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7

关于国有企业股份制转让

MBO是个财务工具,是收购公司的方法。通常我们熟悉的兼并,是由外部的公司来买你这个公司,出一笔钱,有时候钱不够他借钱来收购。这叫杠杆收购。 MBO,是由这个公司的管理团队收购这个公司,借助金融公司的帮助收购公司。我本来是替这个公司打工的,是管理层,那么这个公司是有股东的。由于某种原因,比如战略决策上的差异,管理层要往这个方面发展,出钱的股东认为不行,这时候可能有一个潜在的公司价值没有被挖掘。所以西方的市场上就有人做这个生意。如果管理层的判断是对的,他又没有话语权,因为股东不同意。好,我出钱给这个有眼光的管理层,把公司买走,买走后你就是股东了,可以按照你这个战略去发展。那个借钱的人跟这个公司是什么关系呢?就是我们借钱买房那种关系。我这是买股,股份押在出资人手里,我每年用我管理公司这个股的分红还债,换完后再把这个股份transfer到管理层名下。这是个财务工具,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中很普遍、很常用。 这个财务工具在国有企业改革的时候就引进了中国,引进中国后引起了一系列的麻烦。因为西方的股东是清清楚楚的,管理层也是清清楚楚的。中国的国有公司的股东是谁呢?全国人民。全国人民很难有实际的行动能力。全国到底有哪些国有资产,在哪里?谁知道?很难知道吧,不是应该不应该知道。你要知道就需要巨大的信息成本。我们只能委托政府去管这个国有资产。所以你看这个国有资产全名叫什么?叫全民资产。全民资产一晚上就变成了国有资产。为什么换?抽象的全国人民是很难当股东的。你怎么当呀?怎么开会呀?怎么讨论呀?你说中国电力往哪儿发展?你说一个意见,我说一个意见,他说一个意见。听谁的?怎么表决?做不到的。所以就委托、再委托、再再委托。几次委托之后,因为你最初的委托方都不清楚,那它自然就悬在空中了。西方的股东是清清楚楚的自然人,我们没有。结果呢?国有公司在市场化改革中已经放进了市场。你要在市场上打仗就要有明快的决策权,生产什么、经营什么、工人怎么用、合同怎么签、上下怎么联系?这个全权落到领导班子里去了。 现在MBO进入了中国,很多国有公司的管理层,想通过向他们借钱把这个公司买走。这里就出现了第一个挑战性的问题:向谁买?用英文讲MBO是two parties双方,是要坐在对面谈判的。我们这里经营就是一方,他同意他买公司。剩下问题是定什么价呀?公司资产的定价是很复杂的行为。资产是面向未来定价的,与历史上投资多少无关。如果是有主的资产,历史上投错了是由人买单的。我们这个全民的资产,国家的,投错了谁来买单?这两个并到一起就使MBO在中国变成了很大的麻烦。 但也有另外一种情况,比如联想,海尔,TCL。这些公司跟西方也不同,名义上是国家的,实际上是企业家和员工打出来的。国家并没有投多少钱。联想的故事,1983年成立,科学院计算机所用小金库、计算机所的大型机出租得来的钱。这钱通常是用来给所内人员发福利的,过年买点东西,过中秋节买点月饼。当年就拿20万交给柳传志,加一间传达室。几个人在里头然后就做生意做市场。投资差不多十年,就做汉卡,计算机当中的汉化部分,把它市场化,然后做大。二十万到二十亿呀。这类公司很特别,法定上是国家的,因为没有当初那二十万现在什么也没有呀。可是你倒过去问问,科学院当年发了多少个二十万呀?好多二十万都没了,只有这个长大了。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华新民:从源头上守护公民土地财产权

南方周末编者按:问题与观念是公共知识分子的主要关怀。在后改革时代悄然到来的今天,影响中国前途的关节性问题有哪些;面对现实复杂性,观念的呈现和颠覆又如何。这些是很多读者用心思量过、一直关心着的问题。月度论文拟为这种思考添薪加火,每月月初推出一个话题,旨在为作者留出讨论这些问题的公共话语空间。我们深知,任何对真理的简化都是危险的。所以,我们留出充裕的空间,也期待有兴趣的读者耐心品味。基于同样的理由,我们热切盼望读者的响应与批评。         一位住在老城“保护区”里却时刻保持着警惕的世家老人说:“我生在长在一座几千平米的大宅院里,现在只剩一张三平米的床。我只求在这张床上安静地睡下去,请告诉我有没有可能?”           一位身处“保护区”之外的老手艺人,刚刚腾退完标准租户出租,绝望地问我:“我费了那么大劲好容易要回来的房子,又马上得让他们拆了吗?”         我告诉他们:保护自己不动产的手段是一样的,这第一步是如此简单:去国土局把您的土地证要来,它证明了您的土地财产权!           老人茫然。他们知道老一辈有上世纪50年代以前的地契,也知道“文革”中上交的解放后颁发的房本叫做“房地产所有证”,但他们根本没听说如今私人还有土地证。没人告诉过他们。          “快去吧,不能耽搁了!”我催老人快去。我知道,没有一扇紧锁的屋门能挡得住将来贴在门外的那张告示。        一           在这十年以来的圈地运动中,无论是城里人的祖宅、商品房和已售公房,还是乡下人的宅基地,遭遇损害的并非是个案。应该注意的是,圈地者所占的,并不是我国自1982年开始不允许买卖的土地,而是自1988年以来根据法律,从土地所有权中分离出来的可以买卖的土地使用权,也就是以金钱来体现的土地财产权。           在“文革”十年浩劫中,私人拥有房地产曾被视为“罪大恶极”。而如今,我国已经到处都是房产主了。但是,土地权益不安全,土地之上的一切私人财产都有可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这样的逻辑,不难理解。           环顾世界,在任何一个允许房地产交易的国度,走进每一个市政厅,几乎都能找到一张平面图——一张私有房地产分布图。政府部门、规划师、建筑商以及其它市民,都把私有房地产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而我们深受计划经济思维模式影响的政府部门里,却没有这样的图。一些地方在做建设规划时,可以任意挥笔划线——仿佛我们的城乡大地永远是一张白纸。        二           当下中国,我们的房产,有些是祖辈留下来的,有些是“文革”前从市场上买来的,或者是1980年代以后的已售公房,或者是眼下的商品房。不管是哪一种,不管是楼房还是平房四合院,都属于私有房产。           房地合一、房随地走、地随房走是房地产最基本的法定原则。因为,任何一间房子都不是飘在空中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法律规定,无论楼房还是平房,拥有房地产权即拥有房屋产权以及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对于祖产业主,土地财产权在1982年以前是通过土地所有权表现出来的。而在1982年以后,对于祖产业主和商品房业主,则是通过可在市场流通的明码标价的土地使用权表现出来。           对于已售公房的业主,由于他们的土地使用权来自划拨性质的土地,虽然对每个人自己来说是一份完整的财产权,但在交纳土地出让金之前,这份财产是不能流通的。对于后者,根据房地产基本法理(见所附法条的第五、第六),有关业主也应该和商品房业主一样,得到一份区分式(分摊式)的土地使用权证。因为,所在单位当初在把房产卖给大家时,就意味着同时也卖           掉了楼座下面的土地使用权,此种由划拨得来的土地使用权便分解到每一个房产主的财产中去了,单位从此不再对这块土地拥有任何权利。同时,由于在有关划拨地块上已经根据国家当年的政策发生了买卖行为,即已经在事实上改变了划拨土地不得用于经营的性质,国家便已无权收回其使用权(除非为了公共利益按法定程序征用)。单位元与政府部门之间现在需要做的是补齐一些手续,以纠正长期的非正常状态。           尽管已售公房的土地证没有颁发给广大业主,然而,这丝毫也不能影响众业主已经拥有土地使用权的法定权利。大家应该注意,在那一部分已持有商品楼单元土地证的房主人手里,证上标示的土地使用权分摊面积有时只有几平方米,但却是至关紧要的。它是不动产的安全防线,与四合院或别墅拥有的全部土地使用权一样重要。        三           已经发生的这类“圈地运动”,如此触目惊心。可是,还没有被拆到家门口的人们,却仍处于不自觉之中。他们很少有人会注意报纸上提到的种种“立项”,更不会注意到各地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土地交易大厅里的土地使用权的挂牌出让。他们想象不到自己的私有不动产正在被吆喝着出售,甚至经常还被拿到银行抵押贷款———未来那个带圈儿的“拆”字,只不过是这一系列违法事件发生到最后的情节。           人们不大明白或根本不明白,他们自己除了拥有房屋产权证以外还应该有一份“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而正是后者证明了自己合法享有的土地财产权。他们不知道,任何经营性项目在立项之前,都要先进行土地财产权的转移,而不是在立项之后。他们也不知道现行的法律框架中,除了宪法和若干法律法规之外,还有依据后者做出的一些保护他们土地财产权的法定审批程序。比如在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的审批步骤中,受理条件之一就是要提交国有土地使用权来源证明文件,提交原土地使用权人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这也就意味着要经过原土地使用权人同意转让他的土地财产即有价的土地使用权,才可能受理审批。可是,无论在市中心的老城还是在二环路以外,凡有过或仍有着民宅(祖宅,商品房和房改房等)的地方,绝大部分的经营性施工项目都没有经过这道法定程序。显然,它们一律都属于违法立项和违法规划。           我因此衷心地希望每一个私有房地产的主人,首先都能索取到自己的土地证。比如我所在的北京,对于老城祖产业主的土地证,虽已制作了数万份,但是都放在各区房管局的桌子上,只在去年发了几百份就不再发放了。对于商品房,也只发放了少量,其它的大多数房产主,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拥有这份证件,和不能坐等的意义。然而,有关部门应重视并加速这一工作。因为,按照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释义》,“作为土地使用权人,在他以出让方式取得了土地使用权后,同时也应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划拨方式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则可能尚没有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不过随着发证工作的展开,每一个土地使用者都应该取得土地使用权。”           从1988年开始实行土地证至今,已经16年了,可是我们很多人还不知道它的存在。但现在既然知道了,我们就应该得到它。否则拿什么证明自己的权利呢?拿什么守护宪法和法律赋予我们的土地财产权呢?           还有一点需要了解:除了祖产主的使用权来自其1982年前的私人所有权以外,其它相当多的土地使用权都来源于国家所有权,但它一经设定,就具有了相对独立性。在业主的土地使用权存续期间,土地使用权拥有者在设定的范围内,对土地有使用权、转让权、出租权、抵押权等等,其它人不得非法干涉。在这里,“土地使用权”是个名词,代表着物权,而不能像很多人那样按动词去理解。我们每一个房地产权利人不是“土地使用者”,而是“土地使用权”的拥有者。        四           国家是要建设的,在这过程中要保护好公民土地财产权,从根本上说,这两者是不矛盾的。我们再回到祖产老宅的问题,看看宪法和相应的法律是怎么明确我们的权利的。           应当注意,城镇实行土地公有制的时间,是在1982年,而不是绝大多数人想当然认为的1950年代。这也就是说,城镇土地的所有权在1982年以前,是公私混合所有制,城镇私房主在1982年前仍然拥有自己的土地,只不过在法律不被理会的年代里,这种财产权的概念处于混沌的状态中。1990年国土局曾对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厅发出关于城市宅基地所有权使用权等问题的复函(注:【1990】国土法规字第13号),其中指出:“我国1982年宪法规定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后,公民对原属自己的土地应该自然拥有使用权”。这是何等的明白?还有,1995年5月国土局发布的《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四章第二十七条和二十八条,也有相应的内容。           如果说人们对宅基地拥有法定的权利,那么地面所有“附着物”包括自己的房产,也一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了。不管你的房子好也罢,破也罢,处置权全凭自己,和他人没任何关系,更不能以任何借口非法拆迁,剥夺公民的私有房地财产权。           目前在全国所推行的“立项”和“规划”,大都处在一种程序倒置的状态中,在“立项”和“规划”中就已经侵犯了私有房地财产权。不把这个程序依法纠正过来,种种非法圈地是不可能停下来的。对于正在实施的经营性项目,都有必要重审其程序的合法性。这不光关系着对原住民的公正和对现住民的保护,还意味着对未来消费者的保护,免得后者的土地使用权来历不明甚至可能是赃物。(注:对于生米已成熟饭的已售楼盘,只能是在开发商对原土地使用权拥有者补偿土地使用权后,该楼盘业主手中的房地产才可能合法化)同时这也是对国家银库的保护,因为严格审查用以抵押贷款的土地使用权的来源,便能有效地堵死一条非法圈钱的途径。        名词解释———土地财产权        (一)历史知识           中国国民自古代至今一直拥有私人房地产,也有证明此财产的凭据。目前能见到的有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房地契,有上世纪五十年代新政权依据后者换发的房地产所有证,还有就是现在的房产所有证和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其中祖产主享有的土地使用权由于是自1982年以前的私人土地所有权转来,而不是由国家出让取得,所以是无限期的。当然这种使用权也不是通过“划拨”取得,不能在土地登记表的“土地使用权类型”一栏里写上“划拨”两字)。中国历代也一直有保护国民私有财产的法律,清朝政府和民国政府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也有,从1954年的宪法到今天的宪法,还有民法通则、组织法等,都可以找到与此有关的内容。           中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进行的土地改革只涉及到农村,完全没有涉及到城镇。对此可以查阅当年的《土地改革法》。另外1958年的“经租房”(可参看2003年2月17日的《中国青年报》,2004年1月的《经济月刊》和2004年6月17日的《南方周末》)虽然在“文革”中被迫上交,但仍是不折不扣的私产,在南方广州等城市已开始归还给原主人。           对于农村的私产现状和历史,本人不很清楚,只知误区也很大,希望有学者能仔细翻阅历史档案,给农民的私有财产权一个正确的符合事实的说法。        (二)每一个房地产权利人如何了解自己土地财产权的处境?           要通过报纸和各有关部门及房地产的网站,查找目前正被“规划”、“立项”和“挂牌出让”的地块里是否涵盖着您的私有房地产(不管您现在手里证件是否齐全,若不齐全也不影响您的权利,它只能说明了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再注意一下有关地块土地使用权每平方米的价格,无论是起价还是成交价,您就能意识到什么叫作“土地财产权”和自己的处境了。另外,最好也查查国土资源和土地管理局“土地权属登记事务中心信息网”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抵押登记情况公示》,看看自己的私人房地产是否已经被开发商暗地里抵押给银行了。           “协议出让土地”是暗地里处分大家的私有房地产,“挂牌出让”则是公开的处分了,但大家却集体的不意识,包括很多法律工作者。           至于旨在发放私人“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土地登记,到处永远是在“进行着“而很少能看到结果。比如北京老城的祖产主,拖了若干年后到了2000年才开始填表和张贴公告等,但有关部门只是在2003年才很不情愿地发放了几百份,之后便停下来死活不发了,面对数万房主们的质问,回答从来都是:“在进行着……”           而与此同时,那些窃取了公民土地使用权(私有土地财产权)的开发商,手持一些无效的证件,却在不停地挖着大坑和起着高楼。(南方周末)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点滴

很多联合国的援助物资都有联合国高级官员在里面上下其手,比如运至非洲后许多渠道都可加以占用。因为不是每个环节都是想援助非洲人民的人在做事情,好多人有别的想法。援助物资中相当比例的被当地官员和不法商贩转运到市场去,因为它来得免费,所以市价极低,低到那些原来还可以种粮食卖的农民跟这种低价粮没法竞争。从而就使那些原来自食其力的人也转到被救济的队伍里去,使得贫困地区的状况更加严重。最后,救济面不断扩大,救济变成了自身会扩大的庞大体系在发展。出发点是减少贫困,帮助穷人,结果却适得其反。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Leave a comment

对中国地区差异现状的一些见解

地区差异产生的机理 地区差异的成因和经济发展的机理是密不可分的。在这里请允许我先试着分析一下中国经济奇迹的原动力。 过去几十年里中国经济的平均年增长速度是9%,沿海地区更夸张地呈现双位数增长。制度经济学常常强调明晰和稳固的产权是经济增长的必要条件,比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诺斯和科斯。可是中国对私有产权的保护直到2004年才写入宪法,中国的法律也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中国所有的律师恐怕还远远没有美国一个加州的多,中国的产权界定是那么模糊;但,为什么经济可以增长得那么快? 在这里我想先区分一下名义产权和实际产权。罗小朋教授1995年写了一篇文章,指出中国产权实质上是存在的,是等级产权。改革开放以后,有两种力量对地方政府的竞争起了促进作用:一个是引进外资,一个是财政分权。引进外资额的多少是衡量干部政绩和升迁的一个重要标准,因此卓有成效地调动了干部们的积极性。此外,投资可以带动就业创造税收。但因为资本是流动的,地方政府必须像企业家一样不断招商引资。于是,乡镇干部们才会捧出一打打漂亮的宣传资料,信誓旦旦地保证几天内就能注册企业,厂房三通一平,三年免税等等。在财政分权后,各地为了争夺税源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对投资者的利益进行保护。比如说乡镇企业尽管产权很不清晰,但因其能为乡镇政府创收,所以会受到相关保护。换句话说,尽管从名义上国家对私有产权的保护并不明晰,但是地方政府,尤其在沿海地区,实质上还是从很大程度上对投资进行了保护。有鉴于此,中国的产权实际上也可称为地方产权。这种实际产权的存在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还是有产权基础的。 但是,印度、拉美等一些国家的产权界定都很清楚,可经济增长速度并不如中国,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新德里多年以来都想申办奥运,可花了十几年却连奥运设施建设的用地都征不下来。其实那块地本来就是一块公共用地,但很多贫民在上面搭了简陋的房子,形成了事实产权,政府没有法律依据将这些贫民窟拆除。这就说明,产权如果过分清晰,有时对经济增长也不是100%有利。中国的产权界定确实比较模糊,但这也给经济增长创造了一个机会。这就是下面将要谈到的中国投资人的产权和个人的产权分离状况。 在西方,不管你是企业还是个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要征地的话,必须通过法律的手段解决。刚才谈到,各地政府竞相吸引投资;但资本是流动的,很难对资本征税。不过土地是不动的,将地租拿过来相对要容易些。在各方利益的博弈中,农民的利益是最薄弱的。因为土地的产权归集体所有,而国家只要把土地化为公有用地,那么它的价码立刻就会涨五至十倍。所以各地方政府绞尽脑汁把农业土地转为公有用地。国家对公有用地的补偿按农业生产的收益来定,自然很低。政府一将土地征收上来,就可以拿到国有银行抵押贷款,然后建设基础设施来招商引资。通过这种手段,每个地方政府都相当于一个公司,可以很快创造一个有利于投资的环境;但最终倒霉的还是农民。现在各地方政府大兴土木侵占农民土地的事件越来越多,比如2004年的土地纠纷就比2003年的增加了一倍。这种不对等的产权却对投资者最有利,而这恰恰是中国经济增长快速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产权中出现了等级化:对跨国公司的保护最强,中小企业次之,最差的就是对农民的土地产权保护。这在别的国家我认为是没有的。现在的地方政府如果想发展经济,就会不计任何后果地往前走;这样做在短时期内确实可以大大提高投资环境。举个例子:去年世界银行做了个投资环境的报告,指出中国的沿海地区,尤其是浙江,在全球的发展中国家中是名列前茅的。 然而,既然竞争产生产权,那么是否中国所有地区的投资环境都是良好的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里我首先要引进治权的概念。 中国的经济极端分权,但政治上或者说治理结构上却非常地集中。中国上千年以来一直是大一统的中央集权体制,结构基本呈金字塔式逐级而下,政府的规模由上级编制办决定;而不像其他有些国家那样由当地经济需求和选民投票决定。因此政府的规模基本上与人口规模挂钩,和经济规模没什么关系。但是,对于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社会而言,政府的规模不是由人口而是由经济规模决定的。譬如在美国,穷镇的镇长也穷,富市的市长也自然富。然在中国,各地的乡政府规模和总人数基本成正比而不论当地财力如何。 经济分权以后,各地经济发展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差异,但“一刀切”式的治理结构没有变。这样一来,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在有的地区愈来愈突出。譬如浙江有个村,外来人口比本地人还多,光企业就有百来个,由此出现了警察、教师、税收征管人员普遍不足的现象。也就是说,在一些经济规模大的发达地区实际上出现了小政府。而在相对“穷乡僻壤”的欠发达地区根本就没有企业,但乡政府工作人员也能达到七八十人。随着大批劳动力涌向沿海地区,当地常住人口实际在减少,但政府规模却一直有增无减。因此出现了沿海和内陆投资环境的分离状态;均归因于经济上的分权和治理结构上的“一刀切”。 如果看一下实际税率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我们会发现中国县级之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累退税率。也就是说,钱多的地区低税率而钱少的地区高税率。由此以来,各地区之间演化成不同的竞争游戏规则:沿海地区争投资,内陆欠发达地区争转移支付。西部的很多地区竭力保持着自己“贫困县”的帽子,以此当作资本来向国家索取救济。这样也就不难理解在同样的投资条件下,企业会果断选择东部地区的原因了。 曾经在浙江地区的一个调查显示,平均每家作坊每年的利润都在四五十万左右,但只交几千元的税。正是这样的地税率吸引了外资,也成为了沿海地区互相竞争的筹码之一。企业越多,外向性越强,税率的压低率也就越高。中国的产业集群在短短的十年、二十年内就在沿海地区形成,诸如领带城、纽扣城、鞋都等等,那种“活力”是让人难以想象的。现在各地一般要求保证财政收入8%~~10%的年增长率,企业扎堆可使平摊税收大大减少。同时,产业集群还有许多外部性,这让“一份订单,全村生产”成为可能,客户亦可直接轻松提货。所以,企业集群对产对销都很方便;自然沿海地区的产业集群蓬勃发展了。 总之,财政分权和治权集中的矛盾形成了两个不同性质的竞争:东部是改善投资环境的良性竞争;西部是向国家讨要扶贫款项的恶性竞争。这就导致了越穷的地方政府行为越腐败,而腐败不可能带来投资和财富,于是陷入了恶性循环。减免农业税后这个问题更加严重;因为农业税是许多欠发达地区的重要税源,中央取消农业税后当地政府的规模和职能又不变,只能面临严峻的财政压力。     地区差异与赋权交易 那么内陆欠发达地区是否就这样在恶性循环中“沦丧”了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挑战也同时意味着机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遗留下来的僵硬的政府编制和土地指标很难适应市场经济下生产力的迅猛变更;随着经济基础的改变,各地对“一刀切”式政策的执行成本也越来越不同。对同一体制赋权;比如土地指标,各地需求不同:沿海农转工用地异常短缺,内陆有些地区指标根本用不完。如果允许交易,两者可各取所需;体制赋权交易即可暂缓前面的矛盾。 中国传统的交换是个人的交换,改革二十多年后个人的交换空间更是大了很多;但政府之间的交换还是少得可怜。比如温州,好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土地不够,它甚至需花一百万买一个工业用地的指标;但在一些内陆欠发达地区,每个想都建有开发区可就是没人用。如果能够实现政府间交换的话,就可以在这边买指标,到那边建厂。因为现在中国的土管是完全“一刀切”,土地指标控制相当严。如果交换实现的话,指标总量没变,但实现了双赢。并且,根据上文中分析的制约西部经济发展的原因是“官太多”;那么这种交换“市场”可以将转让土地开发权的资金集中起来设立风险基金,鼓励当地官员脱离行政就地创业。 指标交换的概念并不新,国内指标交换已有先例。据新华社报道,江苏较发达的苏南地区每年都要向欠发达的苏北地区购买用地指标。2002年,杭州市以每亩6万元的价格向同属浙江省的海宁市购买了3000亩土地的使用权。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也于2003年发布了“关于实行建设用地指标置换和农用地整理指标折抵的意见”,鼓励省内交换土地指标。但基本上都是低层级地方政府之间的双边协议,是不自觉地使用了赋权交换原理,且土地指标的置换基本还局限在省内。 因此积极建议扩大赋权交换范围,将之制度化、全国化,实现赋权市场向沿海地区对非农用地指标进行招标的职能。根据有利于提高土地利用率、增加就业、城市化等原则,获取资金建立改革协调发展基金,帮助内陆地方政府“瘦身”。具体方法是赎买财政供养人员的身份,以低价者优先的市场原则逐年赎买,把内陆地方政府的冗员负担降下来。 发展赋权交换的益处十分明显: 1.         被赎买地财政供养人员得到了一笔创业基金,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缓解贫困地区资金短缺的问题并创造就业机会。 2.         对既定的地方政府收入而言,减少财政供养人口等于提高现有公务员的工资水平,有利于改善对公务员的激励机制。 3.         减小地方政府的规模,从而腾出更多财力来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务,改善投资环境,招商引资。 4.         有效缩小了地区差距,为欠发达地区赢得更多的就业机会的同时沿海地区也克服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瓶颈,可以吸收更多的外来人口。 5.         扩大赋权交易有利于巩固和扩大中央政府的合法性基础,实现协调各地经济发展、扩大中央政府税源。 由此可见,发展赋权交换意义重大。中国幅员辽阔,地方差异显著,政治权力又高度集中,均不利于发展全国性的要素市场。而扩大赋权交换能为中国从等级观念鲜明的社会向权利平等的现代社会过渡提供一个平稳的途径。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Inspiration

Edison said:1%inspiration and 99% perspiration.We’ve heard that thousands of times,and the perspiration always emphasized.But inspiration,is the basic of perspiration.If you give out your perspiration on the event you’ve got no inspiration,it will finally becomes a tragedy. Love is just th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一个调查 !! 路过的大学生朋友们都支持填下 然后发给我 谢谢,万分感谢

关于当代大学生职业价值观的调查问卷卷首语:以特别喜悦和自豪的口吻说出自己的职业,毫无遮拦地真正热爱自己的工作,将生命、热情和自我实现都融入工作的职业观是人类的共同精神财富。然而,现实社会往往是习惟利是图以为常,只把工作当成是捞钱手段。那么,亲爱的朋友,你对此抱着何种看法呢?希望在答完这份问卷后,在你心中也能有一个较之先前更为明了的答案。谢谢!华东政法大学0653班 顾灵A卷 个人资料:(在空格后打“√”)您就读的学校及专业:                                              您的性别:    男 □  女 □您现在就读的年级是: 高校一年级 □  高校二年级 □  高校三年级 □  高校四年级 □  研究生及以上□您的政治面貌:                                                     您来自(请填写地名):                                              您家里有几口人:     1 □  2 □  3 □  4及以上 □  您家庭的月收入一般在: 1000元及以下 □            1001~5000元 □                            5001~30,000元 □  30,001~100,000元 □                            100,000元以上 □B卷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Sudden clearity

I suddenly found that my mum really love me,and then I know what love is. She , after all those stuff , she just did what she had used to do.Little little things just the same,although we both changed.But a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Small words (merci Robert Louis Stevenson)

  The best thing is always the thing stays nearest you:the air you breath,the light you see,the flowers you pick,the responsibility you hand,and the liferoad ahead.Don’t imagine ownning stars and moon.Just do your career as your best.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不做庄子

不做庄子——鲍鹏山“庄子,守望月亮的孤树(一)”听感    庄周梦蝶,舞之翩翩;其为梦也。庄子,诗人般的哲学家,与万千政客分庭的隐士;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总带着些浪漫,带着些超然。    庄周之名,据鲍老师所言,是取“康庄大道,周行不殆”之意,代表了庄子的人生理想。整场讲座贯穿始终的是鲍老师对庄子的极度赞赏、抬高;近乎神化为圣人,且不惜以贬低除庄子外一切人物为代价。在笔者看来,这非常不公正不客观,亦不可取。    先举一小例:庄子当庭骂魏王和惠子“昏上败下”,竟然毫发无伤。    请恕我浅析如下:    如果此事为真,则魏王和惠子不仅不“昏败”,还可以说非常的“贤明”。因为他们能容忍此等“山野村人”在庭上直言令斥。且不论这令斥是否在理,光是这份宽容就值得颂扬。然事实上,庄子令斥的内容仅仅是在玩文字游戏,和一个一国之君纠缠“贫”、“惫”之分,不得不称其荒谬。由此看来,庄子“圣”在何处?!    还有一例,分析之下甚至可以质疑《庄子》所收文章的真实性。故事是这样的:    惠子听信谣言,出相令在魏国上下搜捕前来“探友”的庄子,但竟然没有找到。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庄子站在了惠子的面前。    惠子是一国之相,再怎么说也有几个守卫,庄子怎么可能直接面见惠子。据鲍老师所言,庄子贫困至极,骨瘦如柴,不可能武功盖世胜过宫廷护卫;当然,从科学角度来说,庄子也不可能用任何类巫术法术进得宫廷。所以,如此无法解释之事很难让人信服其为史实。    由此,笔者甚至还有一斗胆冒犯先哲的猜想:《庄子》所著之文字,皆庄子本人脑中想象之情景,正如前两例所示。    此外,鲍老师大加赞赏的还有庄子出众的口才和随时随地编“高档”故事的天才;然很多故事只是用各种自然物种为喻“指桑骂槐”地讽刺在他眼中的“小人”。至于口才,当时诡辩的气氛虽然不比苏格拉底时代浓重,但哲学家之间的“学术交流”并不少。而庄子的辩才,由以下这个著名的“人鱼”小段子即可知一二。    庄惠二人行于河边,望见水中鱼欢跃状。此日恰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庄子心情自然也好,便感叹道:“鱼乐。”    惠子辨曰:“子非鱼,安之鱼之乐耶?”    庄子回辨:“子非予,安之予不知鱼之乐耶?”    惠子当言:“同理啊,你也不可能知道鱼乐嘛!”    庄子无语。    笔者并非有意“冒犯”先哲,质疑鲍师;然即使推翻前文一切分析假设,我们也不应向庄子学习。    不做庄子。    庄子是为寻“道”而“不屑同流合污”的,然这个“道”玄之又玄。他既没有安平天下的宏愿,也没有怜民济世的实际行动。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如庄子般“避世修行”、“自我圣化”。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应该积极地在这个世界上确立人生意义,“入世修行”。我们参与其中,才有批评权,更有改进权。每个人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世界更美好!    月亮还是千年前的月亮,但孤树不再;时光荏苒,我们的会心让月光更璀璨。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论文?囵文!

这是一个论文铺天盖地的时代。大批的博士硕士、教授博导,纷纷大批出版复制他们的论文。当然,还有相当数量的相关研究性文章。 但是,这些论文很是不知所云。鄙人总结出以下六多,热切盼望批评指正。 1.篇幅甚长,废话甚多 2.引用文字比原创的多 3.注释比正文多 4.附录里事迹多 5.看了半天脑子里问号多 6.花的银子实在太多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硬盘的独白(转载)

我是一个硬盘,st380021a,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台式机里工作。别人总认为我们是高>科 技白领,工作又干净又体面,似乎风光得很。也许他们是因为看到洁白漂亮的机箱 >才有这样的错觉吧。其实象我们这样的小台式机,工作环境狭迫,里面的灰尘吓得死人。>每天生活死水一潭,工作机械重复。跑跑文字处理看看电影还凑活,真要遇到什么大软>件和游戏,上上下下就要忙的团团转, 最后还常常要死机。我们这一行技术变化快, >差不多每过两三年就要升级换代,所以人人都很有压力而且没有安全感。>每个新板卡来的时候都神采飞扬踌躇满志,几年光阴一过,就变得灰头土脸意志消沉。>机箱里的人都很羡慕能去别的机器工作。特别是去那些笔记本,经常可以出差飞来飞>去,住五星级的酒店,还不用干重活,运行运行word,上网聊聊天就行了。而我更喜>欢去那些大服务器,在特别干净明亮的机房里工作。虽然工作时间长点,但是福利好,>24小时不间断电源,ups,而且还有阵列,热插拔,几个人做一个人的事情,多轻松啊。>而且也很有面子,只运行关键应用,不像我们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要做。>不过我知道,那些硬盘都很厉害,不是scsi,就是scsi ii, fibre channel,象我这样>ide的,能混到工作站就算很不错了。我常常想,当年在工厂里,如果我努力一下会不会>也成了一个scsi,或者至少做一个笔记本硬盘。但我又会想,也许这些都是命运。>不过我从不抱怨。内存就常常抱怨,抱怨他们主板部门的复杂,抱怨他如何跟新来的>杂牌内存不兼容,网卡和电视卡又是如何的冲突。我的朋友不多,内存算一个。他很>瘦的而我很胖,他动作很快,而我总是很慢。我们是一起来这台机器的,他总是不停地说>,而我只是听,我从来不说。内存的头脑很简单,虽然英文名字叫memory,可是他什么 >memory都不会有,天大的事睡一 觉就能忘个精光。我不说,但我会记得所有的细节。他>说我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作技术活,迟早要精神分裂。我笑笑,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容量。>有时候我也很喜欢这份工作,简单,既不用象显示器那样一天到晚被老板盯着,也不>用象光驱那样对付外面的光碟。只要和文件打交道就行了,无非是读读写写,很单>纯安静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至今还记得那渐渐掀起的机箱的盖子,从缺口伸进来的光柱越来越宽,也越来越>亮。 空气里弥漫着跳动的颗粒。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她是那么的纤细瘦弱,银>白的外壳一闪一闪的。浑身上下的做工都很精致光洁,让我不禁惭愧自己的粗笨。>等到数据线把我们连在一起,我才缓过神来。开机的那一刹那,我感到了电流和平时>的不同。后来内存曾经笑话我,说我们这里只要有新人来,电流都会不同的,>上次新内存来也是这样。我觉得他是胡扯。我尽量的保>持镇定,显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向她问好并介绍工作环境。>慢慢的,我知道了,她,ibm-djsa220,是一个笔记本硬盘,在老板的朋友的笔记本>里做事。这次来是为了复制一些文件。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告诉我很多旅行的趣闻,>告诉我坐飞机是怎么样的,坐汽车的颠簸又是如何的不同,给我看很多漂亮的照片、游>记,还有一次她从桌子上掉下来的的历险故事。而我则卖弄各种网上下载来的故事和笑话。>她笑得很开心。>而我很惊讶自己可以说个不停。>一个早晨,开机后我看到数据线上空荡荡的插口。>她一共呆了7天。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有点后悔没有交换电子邮件,也没能和她道别。不忙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怀念射进>机箱的那股阳光。>我不知道记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有的只是她留下的许多文件。我把它们排的整整>齐齐,放在我最常经过的地方。每次磁头从它们身上掠过,我都会感到一丝淡淡的惬意。>但我没有想到老板会要我删除这些文件。我想争辩还有足够的空间,但毫无用处。于>是,平生第一次违背命令,我偷偷修改了文件分配表。然后把他们都藏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再把那里标志成坏扇区。不会有人来过问坏扇区。而那里,就成了我唯一的秘密,我常常去>看他们,虽然从不作停留。>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读取写入,读取写入…我以为永远都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一天,老板要装xp却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他发现了问题,想去修复那些坏扇区。我拒绝了。很快,我接到了新命令:格式>化。>我犹豫了很久>。。。>。。。>。。。>。。。>。。。>track 0 bad, disk unusable> > >>我是一条内存,我在一台台式电脑里工作,但是我记不得我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牌子,因为我健忘。我的上司是cpu大哥,他是我们的老大。都说他是电脑的脑子,可是我看他的脑子实在是太小了,比我还要健忘。每天他总是不停的问我,某某页某某地址存的是什么?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他,可是不出一秒钟他又忘记了,又要问一遍,一次我说大哥你烦不烦,你就不能记住点有用的东西?他说“内存兄弟,我有苦衷啊,每天都在不停地做题,头晕眼花的,我也难啊。”>  其实我不愿意跟他计较,因为他脑子小,思维也很简单。虽然说他是我的上司,可是每次睡觉醒来,他连要干什么都不记得了,总是急急忙忙地找bios兄弟,“嘿,哥们,今天干什么来着”。bios总是很不耐烦地把每天必做的工作说一遍,然后就去睡觉了。接下来就轮到我和c哥瞎忙了。>  在机箱里的兄弟中,我最喜欢硬盘。他脑子大,记得东西多,而且记得牢。他说话的速度很慢,而且很少说错,这说明他很有深度,我这么感觉。cpu也这么想,不过他很笨,每次都忘了硬盘是谁。开机自检的时候总要问:嘿,那家伙是谁?>  "st380021a!"我总要重复一遍。>  硬盘很喜欢忧郁,我觉得像他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做技术活,迟早会精神分裂的,但是他不信。>  其实睡着的时候我总是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忘记掉,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朋友。有一块地方叫做cmos,那是我记忆的最深处,保存着硬盘、光驱的名字。有些东西应该很快忘掉,而有些东西应该永远记得。我再梦中总是这么想着。>  bios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他老是睡觉,但是却总是第一个醒过来。让我们自检,启动,然后接着睡觉。我知道如果我在cmos里头把bios shadow选项去掉,他就睡不成了,但是看着他晕晕乎乎的样子,也就不忍心这么做了。他对人总是爱搭不理,没有什么人了解他。但是这次硬盘恋爱的事,却使我重新认识了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机箱里似乎来过一块笔记本硬盘,很可爱,说实话我也喜欢她。不过现在除了记得他可爱,别的都忘记了。这就是我比硬盘幸运的地方,我把所有应该忘记的都忘记了,但是他却什么都记得。>  自从笔记本硬盘走了之后,硬盘就变得很不正常。每次他的磁头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我们都能感觉到电流很不正常。>  “硬盘这是怎么了?”我问cpu。>  “谁是硬盘?”>  我就知道和cpu没有办法交流,倒是bios没好气地说:“那个傻瓜恋爱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恋爱,因为我记不住东西,似乎有一些人或者事在我生命中留下过痕迹,但是我都轻率地把他们忘记了。>  bios对我说:“对你来说记忆太容易了,所以你遗忘得更快,生命中能够永刻的记忆都带着痛楚。”我不懂,但是我知道bios曾经被刷写过,那时他很痛,像要死了一样。我的记忆是轻浮的,不像他们……我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拥有回忆,而我们有,从此我也学会了忧郁,因为我在cmos里面写下了“忧郁”两个字。>  硬盘一天比一天不对劲,终于有一天,cpu对我说:下条指令是什么来着?>  我一看,吓了一跳:“format”>  “是什么?”cpu很兴奋,这个没脑子的家伙。>  我还是告诉了他。我不知为什么这么做。>  硬盘犹豫了很久,终于说了一句 track 0 bad, disk unusable。>  电停了,很久很久,我在黑暗中数着时钟。>  一个月后硬盘回来了,也许最后的挣扎也没有使他摆脱残酷的命运,他被低格了。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如同一个婴儿,我们很难过,但是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以后不用痛苦了。>  为了恢复数据,笔记本硬盘回来了。"hi,st",她说,"你不认识我了?”>  硬盘没有说话,似乎低格对他的伤害很大。>  过了一会,他说:“对不起,好像我们没有见过吧……”。>  笔记本硬盘显得很伤心,我能感觉到她带泪的电流。“想不到连你也这么健忘”。>  “哦……”。硬盘没有回答。>  我很难过,笔记本硬盘的心里依然记着他,而他把一切都忘了,而那正是他最不希望忘却的。究竟是幸运,还是痛苦,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造化弄人,有一种淡淡的悲凉。>  这时从bios传来一阵奇怪的电流,我感觉到硬盘的表情在变化,由漠然到兴奋,由兴奋到哀伤,由哀伤到狂喜……>  “ibm,你回来了……”。>  ………………>  ………………>  ………………>  ………………>  ………………>  后来bios对我说,其实他并没有睡觉,自从硬盘把那些文件藏起来以后,他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于是偷偷地把其中一些文件放到了备份里。>  “幸好我是dual bios,虽然藏得不多,还足够让他想起来……”。>  我想bios保存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定很疼,“为什么这么做呢?”>  “呵呵,我们是朋友嘛”。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4 Comments

Aspects of English Life:Speech Features(to be continued)

    Most English conversations will inwolve at least some degree of banter,teasing,irony,understatement,humorous self-deprecation,mockery or just silliness.The English may not always be joking,but they are always in a state of readiness for humour.     1.Understatement     Understatement is a form of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