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3/09/2007

不知从何说起……(完)

八、    自己还很幼稚,跌跌撞撞的,没见识过多少,但有强烈的好奇心。我会在听“heal the world”时想哭泣,我会加入“四叶草”行动,我会因为一点点阳光而微笑。自己实际上又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际关系。关系构成了重要性本身。卡尔.马克思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本来只是不知从何说起,现在变成整篇不知所云了。不过没关系,只是同大家分享一些零碎的想法。热烈欢迎批评指正,真诚地。    谢谢!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不知从何说起……(待续)

七、    自己常会戏言“人老了,不中用了”,也闻人常戏言“人老了,不中用了”。年轻地我们,渴望探索,但总已先时间兀自“老”去了。摘段msn聊天记录在这里:    灵 说:在忙什么呢?灵 说:最近有心事 ?灵 说:我问得太过冒昧了吧I’m totally a mental~~~¡ayuda! 说:聼歌啦,看書啦I’m totally a mental~~~¡ayuda! 说:沒有,因爲太冷了,所以漫不經心灵 说:这样嘛  不很理解  你耐寒能力应该很好丫灵 说: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I’m totally a mental~~~¡ayuda! 说:說吧I’m totally a mental~~~¡ayuda! 说:沒什麽不能說的灵 说:先问你  你真的想做心理咨询师吗I’m totally a mental~~~¡ayuda! 说:想...灵 说:现行中国相关的认证和考试你都知道吗?I’m totally a mental~~~¡ayuda! 说:只是不想現在做I’m totally a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不知从何说起……(待续)

六、    人的自我完满也是一种动态的过程,注意,仅仅是过程本身。“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话一点不假。市郊夜晚透衣的寒冷,坃坃的橙黄色在水面上荡秋千,冒充桥上照明灯下的倩影。天上,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我所看到过的最多的星星。任何的自我安慰都是多余的。新鲜感后的厌倦如何去克服。。。。。。交流中最关键的是理解;交流后最重要的是宽容。    人很奇怪的,忽而就会变化: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但变化用去的时间一去不返了。回不去挥不去,历历如放电影般没有地方闪躲;这般地捉摸不透。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不知从何说起……(待续)

五、    人对自身有要求:身材,相貌,收入,吃穿;这同时也是对社会中其他人的一种适应或迎合。然后,精神的要求稀少;艺术形式越来越眼花缭乱,但也似乎越来越不知所云。    器械会因断了能源供给而停止运转。永动机是不存在的。人也是一样,没了精神支撑便无其他可言。这种支撑,可以是一个人的爱,可以是一份渴望得到的事业,可以只是一种简单的爱好。但这种支撑的存在很重要,不可或缺。    人多了,总会构成不同程度的喧嚣嘈杂,身处其中要么适应,要么“勒令禁止”;复杂的办法是将其同化为“更优”,但也确实着实的复杂。    耳畔,《新闻联播》正为“两会”大唱颂歌。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不知从何说起……(待续)

四、    认识好多哥哥,差不多都比我大五到十岁。其中曾有向我这样表示的:不仅需要如我般令他倍感“舒适”的倾听者,更需要及时给予忠告的“长者”。正如小坛的小花,紫色白色黄色的短短的一群群的小花,需要我们目光的关注给予其滋润。    对于我们的年纪而言,人生将来的变数太大太多。常言“计划赶不上变化”是也。然时间很多,未知的空间很大,想要大干一番的想法还很强烈。有朋友,有不称意的爱人,有不温暖、远不及今日阳光温暖的家人;但,我试着去爱一切,感激一切,怀着未来,怀着对改变现状的把握、信心与希望。    人活着总得相信些什么,所谓“精神支柱”是也。苏珊.桑曾写过《疾病隐喻》一书,现实中隐喻的运用在我看来远不止疾病一类。比如月牙带给人的意象;比如夜晚的一曲小提琴给人带来的意象。再比如普罗旺斯——在女子心中或是大片绵延的花草地大山坡;再比如巴黎左岸——在文人心中或是大片绵延的小书摊旧宝街。当然还有其他,其他现实中的许多细小事物、具体地点,都能成为隐喻的载体。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不知从何说起……(待续)

三、    很多矛盾之所以共存,原因恰恰在于她们互相矛盾,不自觉地相互提供着对方存在的可能。    阳光从教学楼的间插绿地上方斜射入窗户,我的左手臂和一缕发丝投影在笔端位置下方的纸面上。书写的手亦同样温暖着,因为她在书写。    上身左转90度,抬头窗中映出自己的脸,粉嫩若春桃。用手指的影子在白底上做游戏。    舞蹈,扭动身体,寻求身心的平衡。但,总无法静止不动。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不知从何说起……(待续)

二、    常会排斥“二分法”的世界观,“非此即彼”的想法是幼稚的。人的自我满足感,通常是在一种动态的“挣扎”平衡中获得、升华的。人的欲望不断延展,不可抑制;但满足这种欲望的限制与度量却是可以把握的。这或许才是人的本质特性吧!限制,由客观条件的各种约束提供;度量,由人本身的善恶信念与道德价值观念进行适当制约。所以,所谓的“完美家园”类的最高人类社会理想永远也不会实现;因为各人各时各地的相关想法不可能统一。某些人习惯于以地区简单划分人,分类人的行为;照此看来,就是完全背离科学与现实的讨论。探索中不断变化着的现实人类社会,与个人的尽可能追求的不断进步,才是可实现的真正积极的生活目的。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