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3/17/2007

不做庄子

不做庄子——鲍鹏山“庄子,守望月亮的孤树(一)”听感    庄周梦蝶,舞之翩翩;其为梦也。庄子,诗人般的哲学家,与万千政客分庭的隐士;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总带着些浪漫,带着些超然。    庄周之名,据鲍老师所言,是取“康庄大道,周行不殆”之意,代表了庄子的人生理想。整场讲座贯穿始终的是鲍老师对庄子的极度赞赏、抬高;近乎神化为圣人,且不惜以贬低除庄子外一切人物为代价。在笔者看来,这非常不公正不客观,亦不可取。    先举一小例:庄子当庭骂魏王和惠子“昏上败下”,竟然毫发无伤。    请恕我浅析如下:    如果此事为真,则魏王和惠子不仅不“昏败”,还可以说非常的“贤明”。因为他们能容忍此等“山野村人”在庭上直言令斥。且不论这令斥是否在理,光是这份宽容就值得颂扬。然事实上,庄子令斥的内容仅仅是在玩文字游戏,和一个一国之君纠缠“贫”、“惫”之分,不得不称其荒谬。由此看来,庄子“圣”在何处?!    还有一例,分析之下甚至可以质疑《庄子》所收文章的真实性。故事是这样的:    惠子听信谣言,出相令在魏国上下搜捕前来“探友”的庄子,但竟然没有找到。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庄子站在了惠子的面前。    惠子是一国之相,再怎么说也有几个守卫,庄子怎么可能直接面见惠子。据鲍老师所言,庄子贫困至极,骨瘦如柴,不可能武功盖世胜过宫廷护卫;当然,从科学角度来说,庄子也不可能用任何类巫术法术进得宫廷。所以,如此无法解释之事很难让人信服其为史实。    由此,笔者甚至还有一斗胆冒犯先哲的猜想:《庄子》所著之文字,皆庄子本人脑中想象之情景,正如前两例所示。    此外,鲍老师大加赞赏的还有庄子出众的口才和随时随地编“高档”故事的天才;然很多故事只是用各种自然物种为喻“指桑骂槐”地讽刺在他眼中的“小人”。至于口才,当时诡辩的气氛虽然不比苏格拉底时代浓重,但哲学家之间的“学术交流”并不少。而庄子的辩才,由以下这个著名的“人鱼”小段子即可知一二。    庄惠二人行于河边,望见水中鱼欢跃状。此日恰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庄子心情自然也好,便感叹道:“鱼乐。”    惠子辨曰:“子非鱼,安之鱼之乐耶?”    庄子回辨:“子非予,安之予不知鱼之乐耶?”    惠子当言:“同理啊,你也不可能知道鱼乐嘛!”    庄子无语。    笔者并非有意“冒犯”先哲,质疑鲍师;然即使推翻前文一切分析假设,我们也不应向庄子学习。    不做庄子。    庄子是为寻“道”而“不屑同流合污”的,然这个“道”玄之又玄。他既没有安平天下的宏愿,也没有怜民济世的实际行动。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如庄子般“避世修行”、“自我圣化”。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应该积极地在这个世界上确立人生意义,“入世修行”。我们参与其中,才有批评权,更有改进权。每个人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世界更美好!    月亮还是千年前的月亮,但孤树不再;时光荏苒,我们的会心让月光更璀璨。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