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Today

It’s a long time I promised you to visit your blog.But that’s ok,now I’m here. There’s sth. has been too far for me.Such as those sunshine simple days. Always thinks sb. must be there,already there or just waiting.Cuz here I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蔡康永 对我说 值得家 的话

亲爱的宝宝:   虽然不能说得很斩钉截铁,虽然平常很容易就会感到或多或少的不值得,但是我还是想要试着说出这句话:   宝宝啊,人生是值得活的。   我懂什么呢?在这么多这么多活过又死掉的人生面前,我所依据的,无非也就是我自己这个小小的人生而已。   小小的、没头没脑的人生。   我所出生的这个使用中文的地方,俯拾皆是老气的人生态度。我小时候手边堆放的那些厚厚的书、印满了千百年前的人得到的人生结论,四个字的、五个字的、七个字的,都有。   我随手翻一页,就会诧异一次,诧异人是这样活下来的。比方说,我会翻到一句四个字的,说你如果在别人种瓜的田里就别蹲下来穿鞋,免得别人以为你找机会偷他的瓜。再翻一页,又是一句四个字的,说有一个不识货的暴发户,明明买到了一颗上好的珍珠,却只喜欢装珍珠的那个华丽的盒子,他竟然大方地付钱买走了盒子,反而把盒子里的珍珠丢下给店家说他不要。   我拿起另一本厚书,随手翻一页,里面的句子都押韵,念起来很好听,但感情都很特别。这一首是四个字的,说:“青色的是你的衣衫,晃动的却是我的心。”   再换一首,是五个字的,说:“白天这么短,夜晚这么长,当然要点起蜡烛啊到处去游荡。”   再换一首,七个字的,“我如果是蚕,我会吐丝吐到我死为止,我如果是蜡烛,我会燃烧到变成灰,我的泪才算滴完。”   我看着这些奇妙的字,诧异着大人有这么多各自找到的、活下去的方法,这么珍重地想告诉别人,告诉连他们自己也不能想象的、千百年之后的人。   小时候的我,并没有因此觉得接下去的人生好像会很复杂,反而兴味盎然地翻着这些人认真写下来的话,想象着各式各样的人生。   有些小时候读到的故事也很奇怪。故事可能两句话就讲完了,却让我很久很久地发愣。   “有一个人睡着,梦见自己是蝴蝶,结果他醒过来后,就一直搞不清楚到底是他睡着,梦见自己是蝴蝶,还是有一只蝴蝶睡着以后,梦见自己是他?”   “有一个被很多人追着跑的和尚,逃到一条河边,结果看见一个尸体从上游漂过来,他靠近一看,发现那个尸体,竟然是自己。”   这一类的故事,藏在没人注意的这里那里,没事就会让我眼睛一亮。   我一定从此暗暗地对人生建立了一点点戒备。   我长大以后,喜欢很多幼稚肤浅的东西。我去美国那个充满阳光和微笑的加州,去学拍电影的时候,一点也不介意我的美国同学们从来没听说过深沉的、充满玄机的欧洲电影;也没听说过喜欢搞暧昧、追求意境的东方电影。我喜欢他们理直气壮地把电影就当成是能赚大钱、能逗人大哭大笑、能给人力量,也能让人逃避的娱乐货品。   我选课时会选充满不伦和谋杀的黑色电影,会选充满愚蠢怪物和烂特效的科幻恐怖片。我喜欢那些故作冷酷的侦探、怪异的杀人方式、孤立的英雄,还有满脑子浆糊的外星人。   我也喜欢那个年轻国家一些孩子气的事:没事就拥抱、同不同意当面说开、随口开玩笑,以及,很认真地想要相信“诚实、正义”这些简单明了但不实际的原则。   我有些在欧洲求学,或者在美国一些比较森严的大学求学的朋友,都觉得我怎么会在求知这方面这么不想长大、这么口味古怪。   宝宝,虽然我很少察觉,但恐怕事情正如一位和我同住一岛的作家所提示的:   我的灵魂有点太老了,   我太早就闻够了衰老的气息,   我只好倒过来活。   宝宝,你所出生的那个家庭,会给你很多东西,有些你会理所当然地收下,比方说名字、比方说他们在这世上存在的方式、他们交往的人、他们的爱或不爱。   你有可能会像我这样,到某个年纪就挣脱一些、到某个年纪又捡回来另一些。   如果觉得衰老的气味太强了,就不知不觉地往游乐园方向走去。如果太受宠爱了,就可能被不把自己当回事的人所吸引。   也许这样粗糙地描述起来,会给人一种徒劳无功、反反复复的感觉。   但那只是描述的语言太无能罢了。   反反复复会无聊吗?   太阳每天都升起一次、降下一次,但只要我从对的地方望过去,日出和日落都还是让人目眩神驰。   每一场雨都还是能让人狼狈或感伤,每一道闪电还是有魄力,每一道海浪、每一阵微风……全都是反反复复,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的。宝宝,我对这些从来没有觉得无聊过。   我的工作,做电视,倒是常令我感到无聊的,原因很简单:我知道自己在递送远超过人生所需要的故事,不管是骇人的、感人的、好笑的,还是好哭的故事。   一个像样的人生,哪里会需要知道这么多故事?会需要看这么多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这摆明了是一件勉强的事,参与制造的我,本来就应该感觉到一点起码的不安。   其他的工作,帮人减肥的、设计电脑程式的、挖钻石的、收税的、卖房子的、造汽车的、卖小狗小猫的,在做着各式各样工作的人,也都应该感觉到这份起码的不安。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there’s one day…,for my baby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开始我们的人生了。   很奇妙吧?吞感冒药前多少会先看一下服药需知、搭火车前多少会先看一眼时刻表的我们,会这么莽撞地就开始“活”了。   我们哭了,才知道这就是伤心;我们跌倒,才知道这就是痛;我们爱了,才知道这就是 爱。   会因为这样,就需要一本“导游手册”吗?还是,特别为所有像你这样、还没正式抵达的宝宝们,先举办一场“行前说明会”?   我看是不必了,因为人生之所以值得活,就是因为人生是无法解说的。   如果有人坚持要为你解说人生,坚持他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宝宝,你听听就好,不要太当真,你也知道,他们自己的日子不一定过得很好,他们必须以“指导员”的身份活,才活得比较有把握。   你的人生就是你的,你感觉到风时,风才在吹;你把宇宙放在你的心里,宇宙才存在。其他的别人替你决定的、别人替你相信的、别人替你承认的,你也许要背负,但时候到了,你也可以放下。   宝宝啊,这本因为你而写的书,常常出现问号,原因很简单:我不确定的事很多,而我不想确定的事,更多。   我只是比你早到而已,我也会比你早走。我趁着比你早到的这些时间,提醒你一些人生不宜错过的事,以及另一些,最好是错过的事。   因为和你说话,我才有机会常常回想最开始的我,你让我记起了许多我已经忘记很久的事啊,亲爱的宝宝。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无题

    夕阳在重重云层间蕴出猩红来,使着力气漾开,浓厚地粘稠地似乎散发出一点血腥的味息。等登上四楼透过窗户再看时,天只剩下浅浅的一抹橙黄,留在远处稍低的位置,等着消失,等着比原来的挺高处更低些,更低些。     原来会很自然地把家和永远紧紧捆在一起,这种想法天真地存在了很久。可惜,她没有坚持更远的时光,而是停下来换了副现实的面孔。怪不得别人。     记得小时候是个很会写故事的人,写蚊子的身材,写大街上第一辆冰激凌车和我的初恋,写所有赚取小听众眼泪的悲情人物和他们的模糊结局。可惜故事都有个尾巴,于是我宁愿写短短的、断开的句子,让本来就是碎片的生活在文字里表现得和照镜子一般。回过头串起来看的时候,才会发觉碎片就是完整的过往的日子了。     可为什么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我们会为自己所有或许多少有些难于启齿的欲望铵上冠冕堂皇的公章。当我们说着仿佛看破红尘般的话,心里也会发笑的吧。豁然开朗的感觉之所以会重复,是因为那根本就不是豁然开朗。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走向現代的蒼涼 Natsume Soseki. Kokoro, translated by Edwin McClellen (English Version)

    如果現代人的生活只是疲於奔命於如何組織生活,那麼這種生活方式其實只是一種潛藏或習慣性的走避孤寂與悱惻;武士式的「殉死」只能為一個時代標誌著凜然不捨的告別,卻不能為現代浮世的蒼涼劃上句號。漱石的《心》以一種日本式的靜態的美去揭露了明治維新以後紛亂的社會面貌與人心靈深處的荒蕪與虛脫。  夏目漱石最終以「則天去私」的精神結合自然、人性與社會並存的基本條件,充份體現了他認為「情緒是文學的骨子,道德是一種情緒」的文藝教化與社會意義。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无形森林

    走在楼梯上听自己脚步的沉重响声,想象几分钟后坐在屏幕前看王家卫的重庆森林,同时期望着琼斯和裘的蓝莓之夜。结果,影音阅览室和学校图书馆一样让人失望,没了。     于是,想到昨日蛤蟆的油、黑泽明和罗生门。那就看吧。     这是一个有趣的片子,碟的版本比前天的燃情岁月好多了,黑底黄色的中文字幕盖在白色的英文字幕上面,听几十年前日本人说着话,当然还有三船敏郎的无敌魅力和京子仿古中国女子蛾眉的奇怪婀娜。     夏日的黄昏时间,从天亮看到天暗,忽然觉得这部很有意思的片子也是由谎言堆堆、把芥川龙之介的筱竹丛中和罗生门搓在一起。还是科克托的那句话:     我们说了太多可说之事,而对不可说之事,却说得不够。     近日屡屡有写作的欲望,经常想着想着坐在电脑前又就忘了,这很不好,但也无奈。自己在一天天老去啦~~       人总是会有一段没一段的,但是。。。     总有这么个但是蹦出来。     这样就很好。。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Some lyrics (transfered by Ling)

爱情转移歌手:陈奕迅 曲:christopher chak 词:林夕 Love Transfersinger: Chen yixunmelody & lyrics:christopher chak & Lin xi 徘徊过多少橱窗住过多少旅馆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感情是用来浏览还是用来珍藏好让日子天天都过得难忘熬过了多久患难湿了多长眼眶才能知道伤感是爱的遗产流浪几张双人床换过几次信仰才让戒指义无返顾的交换 how many windows I’ve passed byand hotels I’ve stayedonly then I found that departure were naturelove is used to scannedor is to be treasured to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六月火凰飞

当你发觉实际上人的互相利用已经超出了心理承受范围。。。 我不知道这些句点意味着结束还是新生。   凤求凰。 浴火生。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孩子

    表情不是很生动,但仍然是个孩子。     昨天在纸上这样写:     这是一个暴露与被暴露的时代,     这是一个剥离与被剥离的时代。     我们享受、沉浸于谈笑风生,     但却忽然听到科克托说,     我说了太多可说之事,     而对不可说之事,     却说得不够。       自我嘉赏本身就是孩子的不成熟表现,     沾沾自喜地听所有人的溢美之词,     但却虚空的。     生活自然是丰富,有意思,     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只是一篇文字。     他的生活在他的戏剧里,他的书信里,     还有他的海狸。       想念一个人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我总是在怀疑。     去查找是否有他的留言,他的邮件,他的一切痕迹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