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6/01/2007

孩子

    表情不是很生动,但仍然是个孩子。     昨天在纸上这样写:     这是一个暴露与被暴露的时代,     这是一个剥离与被剥离的时代。     我们享受、沉浸于谈笑风生,     但却忽然听到科克托说,     我说了太多可说之事,     而对不可说之事,     却说得不够。       自我嘉赏本身就是孩子的不成熟表现,     沾沾自喜地听所有人的溢美之词,     但却虚空的。     生活自然是丰富,有意思,     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只是一篇文字。     他的生活在他的戏剧里,他的书信里,     还有他的海狸。       想念一个人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我总是在怀疑。     去查找是否有他的留言,他的邮件,他的一切痕迹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