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8/01/2007

生命

 我很少为自己的文章取那么艳俗的名字,但同时它是纯朴的,我这么相信。 一个初中的同学走了,20岁的生命就此匆匆逝去。 我几乎都不确定是否他还会记得我,但当时的日子依然可以在我脑海里重现。他常常会欺负我,把我弄哭过很多次,后来还写过纸条给我,上面是让我吃惊的内容。 初中的同学因为追悼会聚在一起,一些是整整四年都没有碰过面的陌生中藏着熟悉的面孔。男孩子们都长得很高,很俊朗。女孩子们一些化妆了,有些粉尘的味道。时间是雕刻家,这句话谁说的?真聪明。 大多是觉得惋惜的,因为他的年轻。治丧司仪说话像播音员,没有感情,也许很多事,都会麻木的。即使生死。 我看到他的遗像时觉得很想哭,鼻子酸酸的。等看到他躺在棺材里,我已经泪流满面了。不仅仅是对生命离开的悲悯,更有种切身的不可名状的难过。我慢慢把花放在他棺木上,望着他些微发紫的脸,觉得泪如泉涌。我有种想摸摸他的冲动,觉得生命依然在那里,是可以唤醒的。 我看到他的妈妈,很自然地含泪抱着她,和她一起哭。我摸摸她的背,轻轻地拍打,小声地抽泣。她有点像一个孩子了。 同学们重聚当然欢笑多,饭局,敬酒,烟。但这些凡俗的生活和他没有了关系,或许他原本就未必会有这样的生活吧。慢慢聚拢来的人又散开,不知道何日再会拧在一起。他肯定觉得事情常常会变成带着讽刺的苦涩的笑容。   我留了号码,他父亲打来致谢,我表示对他母亲的担忧。再晚些时候,他母亲也打来了。 我们都没有哭,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或许她的眼泪已经在脸上了。 “我反正和他说的,妈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如果看到你喜欢吃的,帮你买点回来,那是最好。忘记了也别怪妈妈。” …… “我反正和他说的,妈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如果看到你喜欢吃的,帮你买点回来,那是最好。忘记了也别怪妈妈。” 她把这几句简单的话说了两遍。 “我反正把他的房间永远留着,他的照片放在房间里。他会回来看我的,他会担心我。会回来看我。” 我说,一个女人,结了婚多是为着男人累了;生了孩子,自然是为了孩子累了。离了婚一个人带孩子,孩子没有了。女人,只有自己坚强啊。 最后,我说,您如果不嫌弃,就当多我这个女儿。虽然女儿、儿子当然不一样,但有人尽孝心做妈妈的总好过一些。 她道别时这么说,“再会哦,宝贝” 我急急按断电话,怕听到她喷涌的哭声,也怕听到自己的。   我在Royal Merdien第六十六层789下望上海,一片璀璨。那时的我觉得生活似乎又向上跃了一层。 今天,我在昔日同窗眼中看到依稀自己的孩子气。 忽然想到,我会是一个好妈妈。。。。。。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