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8/25/2007

有关货币的一些话

 从事某些职业的人,其工作的客观内容是以一个客观理念来衡量的,并且依据一些已确立的标准,该项工作可以为实践者提供主观上的满足感。但是,其中的部分内容也能达到经济上的成功,这种成功,据我所知并非总是其客观上或理念上的成功的一个不变函数(Stetig Funktion);恰相反,这些经济成功不仅可能是最卑贱的本性好出风头、对客观理念进行降格的一种手段,对较敏感和理想化的人而言,其活动更是行为所造就的物质成功不满于主要目标的一种慰藉、一个替代品、一种挽救。或者,最起码物质上的成就好比是小憩与暂时的兴趣转移,它终将把新的力量引导到以心理成就为主要目标的新方向上。公务员、艺术家、教师和学者可能就是这类人。 由此,货币似乎毫不含糊地说明了: 尽管这样的成就落后于其自身或客观的终极价值,但一定还会对其他某些人有价值。需求即价值。货币的结构特别适合替一种不在场的、理想的主要成就充当相对来说令人满意的代理品而发挥作用。因为根据货币的确切性和实事求是的数量上的确定性,它提供给依性质而定的生命价值的波动和起伏一种特定的支持和心理上的解脱,尤其是那些尚处于被压制状态的生命价值。最后,货币与理念价值之间彻底的内在疏离性防止了价值感觉的纷扰困惑。故而当货币通过分开人们的财产拥有与存在的状态,从而使纯粹的智力职业成为可能之后,货币成功地——通过把分化开的东西进行一种新的综合——支持了纯粹的思想价值的产生。在某种程度上,不仅是绝对层面上而且也是相对层面上的思想价值的产生,这个相对层面恰恰是人们无法应付货币这种决定里的绝对性之处。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