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卡尔维诺自传

你向我索要一份生平资料 — 这总让我为难。个人的信息,即便是登记在社会机关中的,也是人所拥有的最隐秘的一部分,而把它们公之于众,那感觉好象是去面对精神分析专家。我只能这样去想:我可还从未被精神分析过呢。   我就这样开始讲起吧,我出生时的星象是天秤座,因此我的性格中沉稳和躁动得以互相中和。我出生时,父母亲正打算从旅居多年的加勒比地区归国,所以这地域上的迁移总使我向往着到别处去。   我双亲所拥有的知识全集中于蔬菜王国,他们关心着其中的奇迹和特征。而我,被另一种蔬菜—文字—所诱惑,没能去学会他们的知识,因此我和人性化的知识总有隔膜。   我在里维拉的一个小镇上长大,周围的气象平凡琐小。大海和高山保护着我,使我无忧无虑。分隔我和意大利的是一条狭长的海岸线,而我和世界之间只隔着近近的一条边界线。告别这个安乐窝于我仿佛是重温出生的痛楚,而我只是在如今才意识到这点。   我的成长正处于独裁时期,后来在战争时期我又投身戎马,这些使我总抱有一个观念:在和平与自由中生活是一种脆弱的好运气,很可能在一瞬间它就会被夺走。基于这个观点,我把自己少年时期太多的精力给了政治。我说太多是相较于我实际可以作出的成果而言,并且那些看似远离政治的事物其实能够对国家和人民的历史(甚至政治)施以更强大的影响。   战争一结束,大城市向我发出了比我的乡土情结更有力的召唤。我曾短期徘徊于都灵与米兰之间,无法抉择。我最终选择都灵自有原由,也承受了这个选择造成的后果。现在我已经忘记了因和果,但多年以来我一直告诉自己,假如我选择了米兰,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我很早就开始尝试写作。出版对我不难,我能立刻找到品味相投和理解相近的人。但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并告诉我自己,这只是机缘凑巧而已。在出版社工作时,我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和别人的书打交道上。我不后悔:为群体的文明和睦相处而做的每一件有益的事,都不会是浪费精力。都灵严肃而忧伤,经常地我会离开它前往罗马。(凑巧我所知道的唯一谈及罗马而不贬斥的正是都灵人。)所以罗马也许是意大利城市中我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我甚至从未自问过原由。   对我来讲,理想的住处是个外来客能够安心自在地住下的地方。所以我在巴黎找到了我的妻子,建立了家庭,还养大了一个女儿。我的妻子也是个外来客,当我们三个在一起,我们讲三种不同的语言。一切都会变,可安放在我们体内的语言不会,它的独立和持久超过了母亲的子宫。   米兰,1980年,9月至10月。(文/俞宙 译)   (我意识到,在这份自传中我关注的主题是诞生,我谈到了和我第一眼见到光明相关的以后的一系列阶段;现在我想回得更远,回到那出生前的世界。源于追根溯源的要求,每份自传都会遭逢这样的风险,比如《项狄传》,主人公从他的祖先开始唠唠叨叨地讲起,当他终于要讲述自己时,发现却已无话可说。) [注解]《项狄传》(Tristram Shandy):十八世纪英国小说,作者劳伦斯·斯特恩。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SOI Honored Guest Program工作手记

三轮面试之后我开始进驻浦东国际机场接待特奥贵宾。 微笑。 余世纬在机场也有地盘。 VINNY JULIE 徐志摩说, 我可以飞的。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Richard McGregor

Raid on a piggy bank In any other country, a shortage of pigs might be brushed off as a temporary phenomenon, cured by another turn in the perennial “hog cycle” as rising prices prompt higher meat production. But in China,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Geoff Dyer

HIGH SALES BUT STILL TOO MANY CARMAKERS Just like the country’s soaraway economy, the Chinese car market continues to defy expectations with its pace of growth.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year, sales of passenger cars increased 26 per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Richard McGregor

If you are Chinese, try very hard not to be ill l will not easily forget the first time I entered a Chinese hospital, a few years ago – and not just because I was ferrying my pregnant wife into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记者 魏城

A “我不是农民工,但我来自农村。”听完我这次中国之行的采访题目之后,他首先向我声明。 他叫严仁杰,我采访他时,他还是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本科四年级的学生,这篇文章发表时,他可能已经开始工作了,而且是地道的“白领”工作──当时他就告诉我,上海张江高科技工业园区的一个企业已经与他签了聘用合同。 但我还是决定要采访他。就是因为他来自农村,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 城市化,不仅仅是农民进城务工经商,也包括农家子弟进城读书、留城工作。中国恢复高考至今已经30年,通过上大学这条路实现自身城市化的农家子弟肯定数以百万计,然而,人们一谈起城市化,就联想到农民工,很少有人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这些在大学读书的农家子弟,似乎自从他们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与“农”字无缘了。 但严仁杰毫不避讳他的农村出身。他说,他上大学的部分费用,就是靠两个姐姐出外打工赚的钱资助的。谈起家乡,他的语调中、眼神里,显然带着一种眷恋、一种神往、甚至一种惆怅。 他的家乡在安徽,地理位置非常奇特,位于长江中心的一个江心岛上。“岛上有一个乡镇,七个村子,原来居民有一万三千多人,98年发大水,差点儿把岛冲垮了,很多人都移民,搬走了,搬到岸上去了,现在岛上居民只有八、九千人。”在华东理工大学的学生食堂里,严仁杰对我如此描述着他的故乡。 “我们村里生活提高的节奏蛮快的。”他的安徽口音很重,而且语速极快,“我小的时候,衣食不保,现在基本上是衣食无忧,生活达到小康了。” “那主要是靠农业,还是靠其它副业?”我很好奇。 “农业占的比例很小,主要是靠孩子在外面打工挣的钱。” 严仁杰回忆说,上高三时,他开始意识到要努力学习:“我那时有很多想法,我想,即使我考不上大学,我也要做一个农民工,去城市里去谋生。那时我对科研比较感兴趣,决心考上一个全国重点大学,所以那时我学习很刻苦。” 但严仁杰很爱他的故乡,因为他童年的许多回忆都与这个江心岛联系在一起。他不无伤感地说,他梦牵魂绕的故乡,今后可能会消失,因为小岛经常受到长江洪水的威胁,政府打算把岛上所有居民都迁到岸上去。 “村里老人都不愿意走,他们祖祖辈辈住在岛上,已经有两百年的历史了。但即使政府不强迫搬迁,岛上最终也会没人的。村里的年轻人基本走光了:他们都到外面打工去了。有的人在外面成了家。” 严仁杰长得很秀气,瘦瘦的,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光看长相,猜不出他是农家子弟。 “你也会在外面成家吗?”话说出口,我又有些后悔。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B 最近,我在伦敦远郊家里的电视出了故障,我便打电话让人来修。 预约上门维修的时间到了,两位操着蹩脚英语的技工敲开了我家的门。维修工作结束后,我们随便聊了起来。两位技工来自波兰,年龄大的大概30来岁,已经在英国工作了四年,年龄小的只有20岁出头,刚来英国一个月,是赶着波兰加入欧盟后兴起的新一波出国打工潮来到伦敦的。 “你们在波兰时就认识吗?”我好奇地问。 “他差点儿成了我的brother-in-law(中文“妹夫”之意),”年龄大的那一位笑着说,然后朝年轻的那位做了个鬼脸,“但他不喜欢我,所以我们没有成为亲戚。” 我告诉他们,我刚去了一趟波兰首都华沙,玩得很高兴。 “是吗?我还没有去过华沙呢。”年长的那一位一边拆卸电视顶端的数码调台盒,一边心不在焉地说。 “那你们二位来自哪个城市?”我有些诧异。 “我们都来自农村,一个村的。”那个小伙子用波兰口音很重的英语说。 波兰加入欧盟之后,来英国打工的波兰人越来越多,街头上、火车里、商店中、吧台前,你随处都能听到波兰式英语,这些波兰打工者不仅有“波兰乡下人”,也有许多受过很好教育的“波兰城里人”。全球化模糊了移民输出国的城乡界限,穷国整体成为世界的“农村”,富国则成为我们这个因全球化而急剧缩小的星球上的“城市”。 我又想起了我最近的德国、波兰之旅。在柏林至华沙的夜行火车上,我遇到一位英语颇为流利的华沙青年,他在德国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但选择留在德国工作,只是每个星期五晚上,他会乘坐这趟夜行的列车,回家与父母共度周末。 “如果我在华沙工作,我父母在柏林,我就花不起这个钱,每周与父母团聚。”我们在卧铺车厢的走廊里聊天时,他对我这么说,他戴的近视眼镜的镜片,反射着火车所途径的一座德国城市闪烁的灯火。 他告诉我,波兰加入欧盟后,大批青年跑到西欧国家打工,波兰劳工短缺,许多波兰公司甚至不得不去印度等南亚国家招工。他还说,历史上,波兰一直是移民输出国,著名的波兰人大多流亡海外,如音乐家肖邦、化学家居里夫人、电影导演波兰斯基等等。说这些话时,他的口气中带着一丝无奈。 我也向他讲述了今年五月份我的中国之行。听到我采访过的形形色色农民工的遭遇,他很感兴趣,提了许多问题,我还很费劲儿地用英语给他解释“农民工”这个中文词儿的确切含义。 “我也是一个国际农民工。”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C 其实,在地球上穿梭的这支日益膨胀的“国际农民工”大军中,也有不少中国人的身影。他们也许是广东、福建的农民,也许是东三省的下岗工人,也许是学成之后留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工作的北京、上海的前留学生。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也是“国际农民工”大军中的一员。 然而,由于国界的存在,寻找更好生活的中国人,还是更多地被限制在中国境内流动。尽管如此,全球化的影响在中国依然无处不在。因缘际会,中国赶上了全球产业转移的千载难逢的机遇,顺势成为“世界加工厂”;里应外合,原来就在寻找更好生路的中国农民,冲破种种制度的阻碍,进厂打工,进城谋生,天、地、人三大元素,共同在中国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浪潮。 如果有人问,中国自1840年以来最重大的变迁是什么,过去我也许会选择辛亥革命或共产主义革命等政治变迁,但如今我会选择发生在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城市化进程,虽然这一进程未曾经历改朝换代,也未曾闪现刀光剑影,但其意义却极为深远,因为只有生活方式和文明形态的变化,才是最为深刻、最为实质的变化。 我这次中国之行所采访的许多学者,也高度地评价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深远意义── 曾经主编过六卷本研究专著《中国移民史》的上海学者葛剑雄告诉我:“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这样写道:没有移民,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也就是说,中国的现代化过程,很大程度上是人口和资源的重新配置,必然是一个城市化的过程。” “我觉得,城市化进程是全世界每个国家都要经过的。”北京学者茅于轼则这样开始回答我的提问,“农业的产出很低,所以要致富,必须靠非农业。中国的特点是,这个过程进行得非常快,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非常快,中国的农民比例也非常高,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大规模的人口流动。” “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城市人口能够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净增4亿人。”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引用了一串统计数字,向我说明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史无前例程度,“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所以中国的城市化不仅对中国产生影响,而且也会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 “我个人认为,中国农民工流到城市来,他们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作用,怎么评估都不为过,”上海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彭希哲对我说。彭教授还认为,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也是一场文化、知识的启蒙运动,因为一亿多农民在城市里工作、生活,他们接受了城市的生活方式、生活理念和创业理念……在整个过程中,政府没有花钱,却完成了对一亿多农民的再教育,这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40ys,what can happen?! 中文版v.06.20

今天我看到他微红的眼角,微红的皱纹,事实上他身体很多处的肤色都是微红的,很像我记忆中新近添加的某个理应再熟悉不过的人。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唇的组合如今在我看来很亲切了,我可以一直看着他,但不知为什么。没有莫名的惊喜,没有特殊的愉悦,但眼光就会许久地粘滞在他脸上,似乎可以看出另一片天地河山来。他有一个秘技,就是会震颤双眸,好像通了电一样,我是无缘学会了。就像某些人可以只动耳朵,有些人可以只动眉毛,而像我这样的只能动正常需要动的地方。不过光是看他偶尔表演就已经挺兴奋,感到神奇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开头,因为他鼓励我写一个长篇,但这样的开头有些不伦不类,我甚至都没想好是否准备从头讲到尾,或者这个尾巴的存在还很恍惚。最近有许多幸福的人儿跑到相对遥远的地方去玩,比如新疆,比如北海,比如九寨沟。都是很美丽的地方,他们带了好多照片给我看,但是这些照片就像这个开头一样,不伦不类。因为照片永远无法和那个地方紧密地联在一起,因为地方总是和你在一起之后你的心才会觉得和它有联系,你才会或许觉出些深意、美感来。 那天我晚上一个人沿着学校里那条窄窄的河走,有树的影子倒挂在河里,远远的是四期宿舍楼普遍泛着白光的灯映儿,还有青蛙在排练合唱,虽然已经快入中秋了。那天晚上的月亮很细很细,黄得就像营养不良的青春期少女的脸色,我很担心她十天里能不能养到白白胖胖,因为今年中秋我很早就开始惦记了,因为那是我一个朋友的生日,也是有生以来唯一一个我提前十天就发祝福短信的中秋。存在手机里的样稿是这样的: 月圆秋,意正浓,把酒言欢却道几番离索,落落落。 晷阁空,高荷渡,嬗笑婵娟奈何夜绸如故,过过过。 现在回头读觉得写得不好,这个小曲是在华山医院候诊的时候凑的,当时排队等着看手上的真菌感染,闲着想不出事情做,于是就。 人家有时候会说你似乎太忙了点,或者你想的太多了,累不累?但我似乎潜意识蛮享受这种近乎塞满了的生活。当然在我阅读的时候例外,觉得身心俱空,当然前提是那必须是本好书。写东西的时候内心也平静,只不过身心都塞满了罢了。 写完了这些凭空想到的非常简单的句子,我想开始我的故事了,如果你同意的话。 我遇见他的时候和遇见其他所有他的同乡一样,并没有很强烈的交流欲望。但是可能那时候我就把pourquoi pas印在脑子里了,于是打了招呼之后,闲聊误解加巧合,于是联系竟然保持了下来。 人的记忆是会出错的,所以我先申明,再三申明,这些未必全都是事实,但人的趋利避害的天性总是喜欢把对他们有利的记下来,使他们感到愉悦的记下来,这是大部分情况。看看小黑的罗生门就知道了。所以如果有哪位我的亲爱的剧中人发觉书写与事实有出入,请尽管和我说,如果我能唤起来沉睡的某某诚实神兽,我会来改掉的。 保持下来之后两个人就会碰面,不管是不是我想要,或我先提出的。徐家汇对我而言曾经只是梦幻阶层的华山路的背景图式,然而从某天开始,从某天关系正式建立开始,它对我而言已经胜过了一个地点的意义。 我原以为我会记得初吻的所有细节,结果却是我只记得当晚因惊诧的玫瑰云彩的突然初吻而没有喝到的是果汁。我记得我曾在这里说过人生总是讽刺的。确实如此。我熟悉他身上的每个细节,每根细纹,这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不需要赘述所有的日子,点滴(这个词很傻,容我日后改)。让这个该死的借口见鬼去,我正在写哪! 似乎用了太多的“我”了,抱歉。 有一天下雨,我不很想去见他,原因已经很模糊了。雨挺大的,我鞋子坏了。犹犹豫豫,踌踌躇躇地徘徊了一会,还是到了他家门口。但开门进去之后鞋脱到一半就想走了。如今我甚至有冲动想用歇斯底里症(又称臆症,据著名的弗洛伊德先生利用少女某拉的故事介绍,这是一种由俄狄浦斯类性意识引起的器质性神经系统病症。不过我在这里要向首位翻译相关心理著作的同仁致敬,因为臆字本身就已经包括了身心双重含义)来解释那次的呼吸系统不适。可惜他总认为心理学家是狗娘养的。呵呵 然后我再他家附近自己掏钱(不知为何我很想提这一点,原因你还要问?!很明显嘛,我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买了双海宁式的麻底的高跟凉鞋,挺漂亮,我很喜欢,可惜一年肯定不到的时间它有坏了。我妈曾经喜欢说我有铁脚,因为鞋子的寿命常常不超过一年,而袜子的寿命更短,可能在鞋子寿命的百分之一到十分之一间波动,原因只在于连续使用它的时间间隔长短。 然后两个人互相蒸发了好久,直到有一次我去星巴克见他,他拒绝作朋友,然后给了个礼节扔下我送他的功德林苔菜素苏月饼走了。我原本以为我们两个在互相的生命力就此消失了。不过,他今年表现很好,我送给他一个常州新佛塔的百果无糖月饼,还有人家带给我的天津麻花,他都很迅速地吃掉了。由此伴随的现象可能只是他比去年胖了那么一点。 有时候我们会隔着窗看夜上海,有时候我们在pladanna中间或旁边走路,有时候看看欧式的老房子,有时候试试不怎么地的新餐厅,当然总有凤毛麟角意外出现的好角色。我曾经以为最大限度是我会觉得我爱他,但结果是不仅仅是以为。 这个结论是开头那个长久凝视时确定的。 有观众会有同感对吧?。。。 符号可以像锁一样把某些东西锁住,灵魂也是一样,不安分的终究不安分。 初次认识的新朋友,都会在我的灵字这里逗留0.01~60秒不等,今天有个可爱的他的同乡破了例,举到亡灵的例子,并且用偶尔异常出色的mandarine说“这个不该说的不过”,然后一直挂着很灿烂很纯真的笑容。Oups 不论工作还是走路,我从来没有把心很确定地像今天这样给某人留个位置,除了我那对孤苦无奈而又可以过得没心没肺很快乐的双亲。 时间是最聪明的,不短不长。即使事实上并非如此,它也成功地让某些孩子般的人物,如我如他这样的,认为如此。 此刻,已经超过晚间十一点了,(再次申明msn空间的时间不对)微红的小男孩在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之后上床睡觉了,那我也睡了,对不住啦。 兰登书屋的总裁贝内特.瑟夫说他做讲座受益于他大学的一个老师,那个人教导他成功的讲座不是演讲而是交谈,我不知道这次这篇小东西的尝试是否能够套用这个可能貌似并不恰当的例子。 晚安,诸位。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纪念张爱玲 转载自友人邮件

09月19日 18:59 编辑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一枝桃花."  "硕达无比的自身和这腐烂而美丽的世界,两个尸首背对背栓在一起,你坠着我,我坠着你,往下沉."  "但是,酒在肚子里,事在心里,中间总好象隔着一层,无论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上去."  "男人彻底懂得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 "从前,他顶讨厌小说里的男人,向女人要求同居的时候只说'请给我一点安慰'.安慰是纯粹精神上的,这里却做了肉欲的代名词.但是他现在知道精神与物质 的界限不能分得这么清.言语究竟没有用.久久的握着手,就是较妥帖的安慰,因为会说话的人很少,真正有话说的人还要少."  "男人憧憬着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  "他看着自己的皮肉,不像是自己在看,而像是自己之外的一个爱人,深深悲伤着,觉得他白糟蹋了自己."  "女人还没得到自己的一份家业,自己的一份忧愁负担与喜乐,是常常有那种注意守侯的神情的."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善良的人永远是受苦的,那忧苦的重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只有忍耐."  "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倒也就完了,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变的更坏,更坏,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  "小小的忧愁和困难可以养成严肃的人生观."  "无论中外的礼教之大坊,本来也是为女人打算的,使美貌的女人更难得到手,更值钱,对于不好看的女人也是一种保护,不至于到外边对着失败,现在的女人没有这种保护了."  "太大的衣服另有一种特殊的诱惑性,走起路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的地方是人在颤抖,无人的地方是衣服在颤抖,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极其神秘."  "一个有爱情的家庭里面的孩子,无论生活如何的不安定,仍旧是富于自信心与同情--积极,进取,勇敢."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塞巴斯蒂安.卡斯特科奥

 寻求真理并说出自己所信仰的是真理,永远不能作为罪行。没有人会被迫接受一种信念。信念是自由的。  A.D.1551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report in University:趋利背景下的广泛性被动渴望

趋利背景下的广泛性被动渴望 ——对大众培训的考察与反思 2006年11月7日,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温家宝在讲话中指出: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是推进我国工业化、现代化的迫切需要,是促进社会就业和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途径,也是完善现代国民教育体系的必然要求,是当今市场对数以千万计的高技能人才和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的迫切需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提高城乡劳动力的就业和创业能力,不断完善国民教育体系,合理配置教育资源,把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放在同等重要地位。这段讲话为日后由温家宝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奠定了基础。 2000~2007年,我国普通高校毕业生的人数分别是107万人、115万人、145万人、212万人、280万人、338万人、413万人、495万人,逐年大幅递增。然而,就业率却是连年大幅下滑,2001年、2002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率均达到80%,2003年就业率降为73%,2005年降为72.6%。一增一减,这两组数字非常直观地说明大学生的就业压力非常抑迫,而其就业困难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缺乏职业技能,不能适应职业市场的需要。 为了响应政府号召和顺应市场期望,一个热门的新兴行业——培训业,悄然诞生了。 培训,是指与工作相关技能的学习,这种学习在短时间内就能得到回报,因而它代表一种低风险的投资。而教育主要是为了下一个工作做准备,它在一个中等长度的时间段内取得回报,具有中度的回报风险。例如,公司内部的HRD人力资源开发,( human resources development)及与之配套的检验机制:ROI投资回报率, (return on investment.)通过投资成本与收益的比较来衡量开发项目的实际价值,其中成本包括机会成本和沉没成本。“首都文化创意产业人才状况的实证分析”(赵莉)一文中,作者在进行建议时提到“改进在职培训,提高培训的灵活性、系统性”,此条也即参照先进经验之意。正如中国古典《劝学》有言:“圣人生于疾学。不疾学而能为魁士名人者,未之尝有也。”而本文着重探讨的,是大众培训。 还记得那十二年漫漫寒窗,有多少是在“补课”的大旗下度过,校内的,老师家里的,社会机构的纷繁复杂的形形色色的“训练班”将题海和答题技巧与高分和名校紧紧相连。结束了高考,本以为意味着与所有类似机械训练的永别,没想到铺设在眼前的是更加广阔无垠的大众培训市场。中高口,留学考,国家劳动部的各项认证资格考,花样繁多的计算机考试,律师资格考,国家司法考试,国际注册会计师,金融行业各色认证,果然是“考试的海洋”。当然还有热门中的热门:公务员考。个中奥妙暂按不表。     既然有如此多名目繁杂的考试,应试培训自然成为经久不衰的香饽饽,因其对口的巨大市场需求而与考试市场一起携手逐级飙升,应试培训辅导班应运而生。于是,极富中国特色的快餐式教育产业从此蓬勃发展,天天向上,卓有生气。似乎复习备考的季节延长成了全年,“琳琅满目”的各种资格认证摩肩接踵。城市各处的布告栏和大小报刊上培训班的广告从未能离开你的视野,只要有考试就有培训班。任何考试的出台,都意味着一个新兴的硕大培训市场的诞生;由于某种程度的垄断性,其盈利空间异常宽广。如此肥得流油的美田怎么可能不兴旺发达?随着市场细分的增强,培训机构呈几何级数增长,他们不断根据考试主办方的易变纲领调整自身的定位,建立有效的宣传商业模式。考研类,IT类,自考类,成人高复,不胜枚举;尤其是英语培训的淘金者之众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应试培训在高利润和高需求的共谋催生下飞快地“茁壮成长”着。     很快,大名鼎鼎的培训机构赚得盆满钵满,广告满天飞:新东方,昂立,乐宁…等等。对于孩子们来说,假期就是培训期,大家都学你不学,“傻子!”。从而充斥着祖国花朵们视野的,是眼花缭乱的幼儿声乐、书法、奥数、舞蹈、乐器、英语,中学生家教、补差、提高,各个科目各个年级的各个培训班热热闹闹、张灯结彩。当然对于成人而言,闲着的也是少数。继续教育就是社会充电,有啥考啥,大把钱洒在了目力所及的所谓“热门敲门砖”上,不同的机构镀不同的金,头衔很长的权威专家们组成的培训讲师团也由此成为了中国奢侈品消费市场的又一支生力军。     然而在这一切欣欣向荣的背后,阴影的存在是必然的。孩子们不再是孩子,是揠苗助长中的现代版苗苗;职员们不再是职员,是杞人忧天中更胜杞人的炒老板鱿鱼和反炒鱿鱼大军。韦伯对于工具理性“铁笼”的忧叹,西美尔对“货币哲学”及其文化悲剧的感唯……所有的反思性都让我看到了隐藏在这阴影中当代人的无限生存焦虑。 通过大众培训热的文化深思去透析当下中国大众的社会心态嬗变与焦虑心态,大众培训热中的种种新现象折射出当下中国人怎样的生存境遇和心性结构?思索在一个日益单向度的时代,人为何越来越难保持自我的丰富性和全面性?成功背后的大众心态解读出的是趋利背景下的广泛性被动渴望。 社会究竟需要怎样的人才?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是多种多样,也是不断变化的。培训热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今天教育的时尚话:网络热了学网络,明天心理热了学心理,后天营养热了学营养,大后天基因热了学基因?需要什么学什么,多少已经参杂了炒股时的投机成分了。由于价值观和社会舆论的误导,本来需要大量人才的众多岗位无人问津,目光聚焦在少数金领职业上,社会心理加重失衡。社会心理学指出,个体在对他人和自我行为动机进行归因推论时,会表现出归因的从众性,导致个体对社会现象不进行独立思考而出现盲从行为。 成功学话语中存在的种种倾向极易误导人格成长中年轻学子,当下的社会性格是金钱崇拜。古有“义利之辨”喻人“君子忧道不忧贫”,结果利义失衡重义轻利,道德成为个人生活的中心,人欲成为社会批判的对象。“漫长黑暗的中世纪”提倡的禁欲主义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改革的春风不紧催生了雨后春笋般的高楼大厦,吸引了汹涌海浪般的投资热潮,更唤醒了国人求财致富的强烈渴望。追求个人物质利益追求个人社会地位升迁的欲求空前高涨。社会物欲化倾向日趋明显,国人金钱崇拜的表征套上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哲学抽象为对大众金钱崇拜的学术表达。透过这片模糊的金色,我们似乎能够更准确地触摸到整个社会的一种群体躁动,触摸到当代人对社会巨变所持有的一种焦躁不安的心态,一种急不可耐的情绪反应,一种缺乏理性的群体性躁动行为。 眼前这场教育市场竞争只不过是为了获得社会分层中的有利位置而被人为提前了的竞争而已,学历社会的出现就是以大规模教育考试制度的存在为前提条件的。文凭、证书除了能代表一个人所收的教育水平进而明显增加个人未来货币收益外,更重要的是它们还会为个人带来许多非市场收益,如职业声望与闲暇福利等。获得相应文凭与证书同时也是个人参与现代社会生活、创造分享社会发展成果的基础,进不了教育阶梯则意味着会被排挤到社会的边缘。 片面理性化的证书成了布尔迪厄文化资本论中的一个另类丑角,其回报率由于市场流动性的快速增长而变得有目可睹。于是这样一群新人有了这样一个新名字:“候考族”。 每一张高精尖证书背后是不菲的培训费报名费书本费,但很多人依然趋之若鹜。因为,每个人都清楚:这是一个快速“折旧”的社会,知识不更新就只有被淘汰。于是又有了一个新名词:知识焦虑症。 包括货币、专家、证书等作为社会所谓的信任系统的出现和蔓延,都彰显了现代社会的虚拟理性色彩。西美尔在《货币哲学》中专门讨论了“货币经济所导致的理智技能对于情感机能的优势”。如同货币一样,证书作为一种交换中介,使知识变得客观化、数量化、均质化、标准化。然而,与之配套的速食教育:“培训”,已然成为了一种泡沫教育。 画饼式利益的驱动是许多学员队考证的认识本末倒置,买椟还珠;同时,实实在在的利益驱动更是让许多培训中心和考试中心背叛了游戏规则和职业道德,堕落成靠出卖诚心挣钱的短视企业。虚假知识的虚假繁荣,如何可能导致社会的真正和谐?! 值得深思。     参考文献: 培训实践(欧洲培训管理实务) 彭妮.哈克特  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  2006年12月 HACKETT P.  (1996 )  Succes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伯格,卢克曼《社会实体的建构》

人类是通过自己的实践创造和维持着社会现实,现实不过是社会互动过程中人们构建出来的,所有人类社会活动过程都具有一定的文化和历史特殊性,所有的认知方式和思考方式也都受到文化和历史的影响:知识同样也经历着一个建构、维持和解构的过程。因此,always in there, not out there, 即独立于人的存在。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又一天

 不知从哪一天起,我知道了凤梨并不是一种梨,而是菠萝  不知从哪一天起,市郊不同寻常的白色天空括了秋天的树就像是浮雕却还能惹我联想到儿时的环保成人漫画 2007年的5月23日,其实并非一个普通的日子。对我而言,也对我们这个星球而言。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和佐治亚大学的专家们统计发现,今年5月23日,世界城市人口为33亿399万2253人,农村为33亿386万6404人。他们将这一天作为“分水岭”:世界城市人口有史以来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我知道,如今全球每天都有大约18万乡下人涌入城市,但我不知道,促使全球城乡人口平衡的天平决定性地偏向了城市这一边的那十几万人,是不是也包括了城市街头随意可见的那些肩挑背扛、神色惶惑的中国农民? 人类进化史上,标志着人类生活方式发生重大变化的“拐点日”并不多。美国作家布罗诺斯基曾在《科学进化史》一书中说过:“人类攀升进程中最大的一步,是从游牧生活转向村落农业的变化。”不过,由于年代久远,那一巨变的“拐点日”已经无从查考。但无人否认,2007年的5月23日肯定是有据可查的另一个历史巨变“拐点日”。如果说游牧文明向农业文明的转变过程是迁居变定居,那乡村文明向都市文明的转变过程大概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定居变迁居。 然而,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并非都在同一天走过城市化进程的“拐点”。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城市化的国家,它在1851年走过了这一“拐点”;美国则在1910年代末期跨过了城市化进程的“分水岭”;尽管带领全球走过这一“拐点”的那十几万进城农民很可能包括了许多中国“农民工”,但中国目前的城市化水平仍然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只有大约43%。 不过,在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看来,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城市化进程增速,却明显高于世界平均增速。 “近30年来,中国是世界上城镇人口增长率最快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的数据,1975年到2003年,发展中国家城市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6%,世界平均增长率为2.5%,中国则为4.1%;2010年前后,中国城市化率将超过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到2030年将达到60.5%,高出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3.4个百分点。” “你所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不过是迄今为止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潮的几朵浪花,这一人口迁徙潮就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