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9/20/2007

40ys,what can happen?! 中文版v.06.20

今天我看到他微红的眼角,微红的皱纹,事实上他身体很多处的肤色都是微红的,很像我记忆中新近添加的某个理应再熟悉不过的人。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唇的组合如今在我看来很亲切了,我可以一直看着他,但不知为什么。没有莫名的惊喜,没有特殊的愉悦,但眼光就会许久地粘滞在他脸上,似乎可以看出另一片天地河山来。他有一个秘技,就是会震颤双眸,好像通了电一样,我是无缘学会了。就像某些人可以只动耳朵,有些人可以只动眉毛,而像我这样的只能动正常需要动的地方。不过光是看他偶尔表演就已经挺兴奋,感到神奇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开头,因为他鼓励我写一个长篇,但这样的开头有些不伦不类,我甚至都没想好是否准备从头讲到尾,或者这个尾巴的存在还很恍惚。最近有许多幸福的人儿跑到相对遥远的地方去玩,比如新疆,比如北海,比如九寨沟。都是很美丽的地方,他们带了好多照片给我看,但是这些照片就像这个开头一样,不伦不类。因为照片永远无法和那个地方紧密地联在一起,因为地方总是和你在一起之后你的心才会觉得和它有联系,你才会或许觉出些深意、美感来。 那天我晚上一个人沿着学校里那条窄窄的河走,有树的影子倒挂在河里,远远的是四期宿舍楼普遍泛着白光的灯映儿,还有青蛙在排练合唱,虽然已经快入中秋了。那天晚上的月亮很细很细,黄得就像营养不良的青春期少女的脸色,我很担心她十天里能不能养到白白胖胖,因为今年中秋我很早就开始惦记了,因为那是我一个朋友的生日,也是有生以来唯一一个我提前十天就发祝福短信的中秋。存在手机里的样稿是这样的: 月圆秋,意正浓,把酒言欢却道几番离索,落落落。 晷阁空,高荷渡,嬗笑婵娟奈何夜绸如故,过过过。 现在回头读觉得写得不好,这个小曲是在华山医院候诊的时候凑的,当时排队等着看手上的真菌感染,闲着想不出事情做,于是就。 人家有时候会说你似乎太忙了点,或者你想的太多了,累不累?但我似乎潜意识蛮享受这种近乎塞满了的生活。当然在我阅读的时候例外,觉得身心俱空,当然前提是那必须是本好书。写东西的时候内心也平静,只不过身心都塞满了罢了。 写完了这些凭空想到的非常简单的句子,我想开始我的故事了,如果你同意的话。 我遇见他的时候和遇见其他所有他的同乡一样,并没有很强烈的交流欲望。但是可能那时候我就把pourquoi pas印在脑子里了,于是打了招呼之后,闲聊误解加巧合,于是联系竟然保持了下来。 人的记忆是会出错的,所以我先申明,再三申明,这些未必全都是事实,但人的趋利避害的天性总是喜欢把对他们有利的记下来,使他们感到愉悦的记下来,这是大部分情况。看看小黑的罗生门就知道了。所以如果有哪位我的亲爱的剧中人发觉书写与事实有出入,请尽管和我说,如果我能唤起来沉睡的某某诚实神兽,我会来改掉的。 保持下来之后两个人就会碰面,不管是不是我想要,或我先提出的。徐家汇对我而言曾经只是梦幻阶层的华山路的背景图式,然而从某天开始,从某天关系正式建立开始,它对我而言已经胜过了一个地点的意义。 我原以为我会记得初吻的所有细节,结果却是我只记得当晚因惊诧的玫瑰云彩的突然初吻而没有喝到的是果汁。我记得我曾在这里说过人生总是讽刺的。确实如此。我熟悉他身上的每个细节,每根细纹,这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不需要赘述所有的日子,点滴(这个词很傻,容我日后改)。让这个该死的借口见鬼去,我正在写哪! 似乎用了太多的“我”了,抱歉。 有一天下雨,我不很想去见他,原因已经很模糊了。雨挺大的,我鞋子坏了。犹犹豫豫,踌踌躇躇地徘徊了一会,还是到了他家门口。但开门进去之后鞋脱到一半就想走了。如今我甚至有冲动想用歇斯底里症(又称臆症,据著名的弗洛伊德先生利用少女某拉的故事介绍,这是一种由俄狄浦斯类性意识引起的器质性神经系统病症。不过我在这里要向首位翻译相关心理著作的同仁致敬,因为臆字本身就已经包括了身心双重含义)来解释那次的呼吸系统不适。可惜他总认为心理学家是狗娘养的。呵呵 然后我再他家附近自己掏钱(不知为何我很想提这一点,原因你还要问?!很明显嘛,我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买了双海宁式的麻底的高跟凉鞋,挺漂亮,我很喜欢,可惜一年肯定不到的时间它有坏了。我妈曾经喜欢说我有铁脚,因为鞋子的寿命常常不超过一年,而袜子的寿命更短,可能在鞋子寿命的百分之一到十分之一间波动,原因只在于连续使用它的时间间隔长短。 然后两个人互相蒸发了好久,直到有一次我去星巴克见他,他拒绝作朋友,然后给了个礼节扔下我送他的功德林苔菜素苏月饼走了。我原本以为我们两个在互相的生命力就此消失了。不过,他今年表现很好,我送给他一个常州新佛塔的百果无糖月饼,还有人家带给我的天津麻花,他都很迅速地吃掉了。由此伴随的现象可能只是他比去年胖了那么一点。 有时候我们会隔着窗看夜上海,有时候我们在pladanna中间或旁边走路,有时候看看欧式的老房子,有时候试试不怎么地的新餐厅,当然总有凤毛麟角意外出现的好角色。我曾经以为最大限度是我会觉得我爱他,但结果是不仅仅是以为。 这个结论是开头那个长久凝视时确定的。 有观众会有同感对吧?。。。 符号可以像锁一样把某些东西锁住,灵魂也是一样,不安分的终究不安分。 初次认识的新朋友,都会在我的灵字这里逗留0.01~60秒不等,今天有个可爱的他的同乡破了例,举到亡灵的例子,并且用偶尔异常出色的mandarine说“这个不该说的不过”,然后一直挂着很灿烂很纯真的笑容。Oups 不论工作还是走路,我从来没有把心很确定地像今天这样给某人留个位置,除了我那对孤苦无奈而又可以过得没心没肺很快乐的双亲。 时间是最聪明的,不短不长。即使事实上并非如此,它也成功地让某些孩子般的人物,如我如他这样的,认为如此。 此刻,已经超过晚间十一点了,(再次申明msn空间的时间不对)微红的小男孩在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之后上床睡觉了,那我也睡了,对不住啦。 兰登书屋的总裁贝内特.瑟夫说他做讲座受益于他大学的一个老师,那个人教导他成功的讲座不是演讲而是交谈,我不知道这次这篇小东西的尝试是否能够套用这个可能貌似并不恰当的例子。 晚安,诸位。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3 Comments

纪念张爱玲 转载自友人邮件

09月19日 18:59 编辑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一枝桃花."  "硕达无比的自身和这腐烂而美丽的世界,两个尸首背对背栓在一起,你坠着我,我坠着你,往下沉."  "但是,酒在肚子里,事在心里,中间总好象隔着一层,无论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上去."  "男人彻底懂得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 "从前,他顶讨厌小说里的男人,向女人要求同居的时候只说'请给我一点安慰'.安慰是纯粹精神上的,这里却做了肉欲的代名词.但是他现在知道精神与物质 的界限不能分得这么清.言语究竟没有用.久久的握着手,就是较妥帖的安慰,因为会说话的人很少,真正有话说的人还要少."  "男人憧憬着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  "他看着自己的皮肉,不像是自己在看,而像是自己之外的一个爱人,深深悲伤着,觉得他白糟蹋了自己."  "女人还没得到自己的一份家业,自己的一份忧愁负担与喜乐,是常常有那种注意守侯的神情的."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善良的人永远是受苦的,那忧苦的重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只有忍耐."  "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倒也就完了,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变的更坏,更坏,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  "小小的忧愁和困难可以养成严肃的人生观."  "无论中外的礼教之大坊,本来也是为女人打算的,使美貌的女人更难得到手,更值钱,对于不好看的女人也是一种保护,不至于到外边对着失败,现在的女人没有这种保护了."  "太大的衣服另有一种特殊的诱惑性,走起路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的地方是人在颤抖,无人的地方是衣服在颤抖,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极其神秘."  "一个有爱情的家庭里面的孩子,无论生活如何的不安定,仍旧是富于自信心与同情--积极,进取,勇敢."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