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0/02/2007

生活常会让你措手不及的

生活常会让你措手不及的。 人常常会有这样那样的有趣的事件,比如和别人撞名字,或者走在大街上被别人错认为他人。 于是你就会发现这样一种情况,你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但我们都会努力地寻求自身的与众不同的特性,并为他人认为我们的与众不同性而感到喜悦,谁都会说千人千面之类的废话,不是吗? 飞机场附近自然会有飞机歌唱的声音,正如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人歌唱的声音一样,可惜引擎的表达更为含蓄,或许只有我们停止认为房子可以哭泣的时刻,才会有可能理解这声音的意味。 会有人的房子离你家只有五分钟徒步的路程,但是你们会在若干若干年后才相识,甚至一辈子都不互知。你们共享一条法国梧桐装饰的街道,共享夏日附近高校游泳池的喧哗,共享上海多雨阴沉的季节,甚至共享徐家汇与日俱增的物价。但你们事实上相隔千里。 灯光,这似乎很熟悉的词,多次出现在我的文字里,正如有时候。 原先写东西有很好的习惯,随时随地把要写的东西记下,然后回家扩展成文;然而如今却过分自信日渐衰落的记忆力,文到指边却无力继续。 今天碰到一个中国女人,和一个法国人生了一个孩子,大眼睛、卷头发、非常可爱的十三个月的小女孩,国庆回国探亲。让人艳羡,我抱着她的时候心中真的感动,生活便是如此继续的嘛。那个法国人很腼腆,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什么话。他只有在爱抚雯雯的发梢时才露了个大大的笑容。 看到这样的一家三口是会吃醋的。 抄些别人的话吧: 现实生活中所潜在的可能性,自然和社会本身以内就包含着有理想可能性的设计以及实现这些可能性的操作手续;把我们的感情和忠诚指向寓于所呈现的现实中的可能性;致力于创造未来而不再死抓住关于过去的命题不放。 把知识的对象当作是一种固定完备的实在,是孤立于产生变化因素的探索动作以外的。 ——约翰 杜威 坚持罪恶将消逝于不断前进的进化过程中的主张就会消失这个疑团。一切罪恶都是在进化运动中过渡时期失调的结果。人类(无论个人的和集团的)对环境的完满适应,就是进化的一个极限,它意味着一切罪恶(物理上的过失和道德上的罪恶)的消灭。正义的最后胜利以及个人的善的结合一致,也就是物理法则的实行成功。 这是在寻求确定性,用必然的知识上的证实来建立实在中的“善”的确定性。 ——斯宾塞 作为知识的一种手段的直觉和观察在它们所提供的材料方面还存在有内在的缺陷,该材料天生即特殊;偶然,变化,因而它们对于知识丝毫没有贡献;单纯,意识的信仰。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