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erine Belton

1998年8月,俄罗斯经济遭受金融危机重创,罗曼•帕夫诺夫(Roman Pavlov)等众多年轻毕业生很快就身受其害。他从著名的圣彼得堡大学(St Petersburg University)毕业后不久,找到了一份工作,随后便遭解雇,从此生活没有着落。他说:“当时,物价大涨,货架空空,工作寥寥无几。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当时,圣彼得堡的Prospekt Bolshevikov地区是一排排呆板的苏式高层楼房,帕夫诺夫住在不远处一家破败的学生旅馆狭小的房间里,勉强维持生计。俄罗斯在总统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不稳定的领导下,危机频生,带来了民族屈辱感,他对此记忆犹新。

他说:“当时,我们明显感到自己是冷战的失败者。我们不仅欠了西方好多的钱,还不得不按照西方的节拍起舞。”

随着经济复苏,帕夫洛夫找到了另一份工作。帕夫洛夫今年32岁,在一家开发集团担任商务经理。像许多俄罗斯同胞一样,他感到,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任总统期间,俄罗斯恢复了民族自豪感。

俄罗斯经济连续7年实现快速增长,石油繁荣也帮助俄罗斯偿清了大部分外债。“我们开始与美国平等对话。这是普京的一项重要成就。”

在帕夫洛夫等新兴中产阶级身上,民族自豪感和信心得以恢复。在很大程度上,这解释了为什么在周日的俄罗斯议会选举前,亲克里姆林宫的大党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能保持50%以上的支持率。俄罗斯的民意调查显示,自普京宣布将率领统一俄罗斯党参选后,该党的支持率飙升到60%以上。不过,俄罗斯议会选举前一段时期的非官方数据显示,该党的支持率一度有所回落。

普京的反西方言辞——例如,嘲笑外国人“把鼻子拱进”俄罗斯事务,以及恢复出动战略轰炸机等冷战式举动——向来广受欢迎。勒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鲍里斯•杜宾(Boris Dubin)等独立观察家认为,普京对民主的压制帮助改善了国家福祉,而非造成伤害。

勒瓦达中心10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68%的受访者同意,西方对俄罗斯民主的关切不过是想败坏这个国家的名誉。同时,勒瓦达最近进行的另一份调查发现,绝大多数俄罗斯人首次对自己和国家的未来抱有希望。

普京治下的安定培养了一批中产阶级,他们有钱去国外度假,进餐馆,购买外国轿车,而且在下一次危机中,他们要失去的东西很多。帕夫诺夫坐在一家寿司店,一边品着绿茶,一边说:“现在,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

这家寿司店地处Prospekt Bolshevikov附近,后者自诩拥有俄罗斯最大的溜冰场之一,还有一家新建的购物中心,以及一些面向新兴中产阶级的餐馆。莫斯科投资银行Troika Dialog的数据显示,隨着工资上升,俄罗斯的消费市场明年将超过德国,成为欧洲第一。

如今,帕夫洛夫月薪为2500美元,他正在为未来做准备。最近,他按揭购买了一套两居室。他和妻子玛丽娜(Marina)每周上一次餐馆。他还喜欢玩游艇。今年,这对夫妇正在攒钱买房,就没去度假。但帕夫洛夫说,计划明年去巴厘岛,这比以前去过的埃及、突尼斯和土耳其要再上一个档次。

帕夫洛夫表示,没有普京巩固权力的举措,俄罗斯就不可能实现稳定的经济增长。普京压制反对派是“我们为了稳定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他表示:“我们可以或是把民主作为真正的价值加以保持,或是尝试做一些真正可以提高生活标准的事情。”

帕夫洛夫认为,像他这样的人“得到了不少回报”。“能够迅速通过法律,总是利大于弊。”

批评家反驳道,在很大程度上,近期的经济增长是有机的,得益于油价的上涨,以及叶利钦时期私有化对经济的推动作用。

普京重获对俄罗斯巨大能源资源的控制权,赢得了帕夫洛夫的支持,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克里姆林宫对抗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的行动。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一位商业寡头,曾经拥有尤科斯(Yukos)能源集团,现在则在西伯利亚蹲监狱。帕夫洛夫表示:“过去人们只是把资源开采出来,然后就把所有的收入装进自己的腰包。”

当听到有抗议者前一阵子在圣彼得堡冬宫广场(Winter Palace Square)试图举行反对普京政权的集会,结果遭到殴打和拘留时,帕夫洛夫感到不自在。但他指责抗议者,未获批准就举行集会,是激怒当局的行为。

不过,他担心自己的父母会成为领取年金的“迷惘的一代”。这一代人眼看着共产主义的垮台毁掉了他们的生活,并被抛在繁荣经济的后面。他表示,妻子的专业是教师,但再也不会从教,因为教师的待遇太差。

帕夫洛夫的担心,代表了一种广泛流行的观点。一位海军军官问:“我们有什么样的中产阶级呢?在别的国家,中产阶级是教师,是医生,或是军官。但在这儿,他们是国企员工,他们日子都很难过。这儿没有中产阶级,只有石油富人和穷人。”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Response to Catherine Belton

  1. says:

       俄罗斯经济的复苏,除了领导人的卓识远见;当然也不能忽视我们中国给予他们的帮助,二者缺一不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