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2/11/2007

无奈的一篇

因为我上次试图发两篇都失败了,稿子在家里;没办法,只能先写篇草草的。   最大、最大、最大…… 除了巨大的人口数量, 到底是什么使得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如此巨大?简而言之,中国是世界上成长最快的国家和最大的资本输出国,中国拥有最为庞大的外汇储备, 也已经成为第三大贸易大国;中国还也是最大的金属消费国和二氧化碳的最大排放国。很快, 中国就将成为最大的能源消耗国。 除了雄厚的劳动力资本,还有四股主要动力驱动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那就是:工业化、对外开放、高投资率以及更高的储蓄率。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工业产值在1990年到2000年间以每年13.7%的速度增长,在2000年到2005年间,年增长率为10.9%,然而 GDP在这两个期间的增长比率仅分别为10.6%和9.6%。截至2005年,按市场价格计算,工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为48%,比已经很高的1990年 (42%)还高。 截至2005年,中国的出口占到GDP的38%,这个比重在美国和印度仅分别为10%和21%。这样来看,中国的经济开放颇具小规模经济体的特征。以韩国 为例,韩国2005年货物和服务出口占到GDP的43%,单是货物出口的增长就从2001年的20%攀升至2006年的38%。 中国的投资总额占GDP的比重从2000年的37%一直飞升到2006年的45%。这不但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的投资比率,而且也应算得上是有史以来任何实体经济中最高的投资比率。 最后,中国的储蓄率比投资率还要高。2006年的总体储蓄率占GDP的比值达到54%,预计2007年这一比重还将大幅上升。这一趋势并不是意味着高的家 庭储蓄率,相反从世界银行一组2006年的数据来看,家庭储蓄率只占到GDP的15%,政府储蓄率(财政占GDP的比率)7%,公司储蓄率(未分配利润) 28%,这一比重在2002年仅为14%。 这种增长模式对世界经济有着四个显著的影响:中国经济是高度资源密集型的,对全球价格日益着生更大的影响,正在改变世界贸易的结构,并且中国已经成为资本输出大国。 2006年,中国消费了世界上32%的钢、30%的锌、25%的铝、23%的铜以及18%的镍。中国在2002年至2005年间增长的能源需求等于目前日 本每年的能源用量,并将在2010年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尽管其经济规模只有美国的1/3。而且,中国还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国 际能源署的资料显示,中国在2015年的排放量将比美国要多出1/3。 看看中国对全球价格的影响。最初,中国只是一个迅速增长的劳动力密集型出口国,巨额出口对以美元计价的市场有平抑通胀的作用。但近年来中国却越来越多地对 世界经济有着加速通胀的影响。2003年1月以来,仅世界金属平均价格就上涨了200%,能源价格上涨了120%,很大一部分是因于中国不断增长的需求。 同时,中国出口价格也开始上升,部分是因为人民币升值,部分则是工资的上涨。 转入中国对世界贸易的影响。中国商品出口总额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2000年时出口约2000亿美元,而截至2007年5月的前12个月出口总额则为 1.071万亿美元,短短7年增长了5倍多。中国已经是继德国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商品出口国,按照现在的增速看,中国一年内就将成为全世界第一出口大 国。 2006年,中国进出口商品总额达到1.76万亿美元,虽然仍旧低于美国的2.958万亿美元和欧盟(除去欧盟区内部贸易)的3.18万亿美元,但是最短五年最长十年内,中国应该就能超过美国和欧盟。这是有史以来首次,一个发展中国家成为世界贸易第一大国。 还有一点,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在近年来猛增,2004年为690亿美元,占GDP的3.6%,据世界银行估计2007年将达到3780亿美元,占GDP的11.9%。这样的话,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不仅将是世界上最大的,而且还将是德国和日本经常项目顺差之和。 资本外流是中国庞大经常项目顺差的伴生品,持续增长的外国直接投资带来资本流入,两者一起构成了巨额的官方外汇储备,从2000年的2000亿美元增长至 2007年9月的1.4万亿美元,约为全球外汇储备的1/4,更占到中国GDP的44%,比位居世界第二的日本要高出5000亿美元。 三大难题 中国不只是被世界改变,也在改变世界。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必须认识到在三个方面存在的难题。 首先,中国不可能无止尽地持续其资源密集型的发展模式。前述的世界能源展望指出,如果中国和印度的人均石油消费量达到美国的水平,每天将多消耗160万桶 石油,差不多是现在世界日产量的两倍。而如果世界每天消费240万桶石油,只要26年就将耗尽可采集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类似地,如果中国和印度的人均二 氧化碳排放量达到美国的水平,世界排放量将是现在的三倍。正如国际能源署指出的,"这样的增长带来的气候变化隐含将是灾难性的。"这或许意味着到本世纪末 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将是工业化前水平的3倍。 很清楚,这一切不可能发生,中国的发展不可能再如过去般资源密集。然而转型的挑战极大。很明显,这种转型是全球转型的一部分。更高的能源价格会使得这种转 型所需要的诸多条件得以满足,但若要保证温室气体排放的减少,光这个远远不够。面对未来减排挑战,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任重道远。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