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1/04/2008

有些害怕

似曾相识的感觉越发明显了,我感到恐惧;怕之前预知的不好的事情真的悄然而至。预知未来的感觉一点也不美好。space登了好久终于上来了,发了三篇文章大家参考参考。 上海今天是久违的大好天气,阳光明媚到比整个8寸cheese蛋糕更让人回味。假想牵人的手走在阳光底下,自己便是最最美丽的人儿。天空蓝蓝的,也不觉得干燥。走路是调节心灵的好办法。 虽然还是经常会落落的,很孤单,但是生活毕竟继续着,可爱的人依然如是。很怀念捧着书拼命读那般舒服的日子,期盼着好书哪。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PRESIDENT CLINTON, GOOGLE GROWS, $100 OIL, BUT NO US RECESSION – THIS IS 2008

By Ralph Atkins, Christopher Brown-Humes, Clive Crooks, Ed Crooks, Mure Dickie, John Gapper, David Gardner, Chris Giles, Krishna Guha, Robin Harding, Fiona Harvey, Roula Khalaf, Gideon Rachman, Stefan Stern, Gillian Tett, John Thornhill, Stefan Wagstyl, Richard Waters and Martin Wolf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PRESIDENT CLINTON, GOOGLE GROWS, $100 OIL, BUT NO US RECESSION – THIS IS 2008

By Ralph Atkins, Christopher Brown-Humes, Clive Crooks, Ed Crooks, Mure Dickie, John Gapper, David Gardner, Chris Giles, Krishna Guha, Robin Harding, Fiona Harvey, Roula Khalaf, Gideon Rachman, Stefan Stern, Gillian Tett, John Thornhill, Stefan Wagstyl, Richard Waters and Martin Wolf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朱维铮《重读近代史》

直到清英鸦片战争爆发之前二十年,即清嘉庆帝死而道光帝立的1820年 ,中国的总产出(GDP)仍占世界总份额的32.9%, 领先西欧核心十二国(英法德意奥比荷瑞士瑞典挪威丹麦芬兰)的产出总和12%,更遥遥领先于美国(1.8%)日本(3.0%)。 由设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出版的著名经济史家麦迪森(Angus Maddison)《世界经济千年史》(中文版,伍晓鹰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提出的这组数据,常使我们的中国史读者感到吃惊。 不是吗?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各级历史教科书,总在反复地告诉读者,“落后是要挨打的”。所谓挨打,当然是指中国遭受西方列强(其后又加上日本)的武装侵略,开其端的就是1840年英国发动的对华战争。 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中外学者已有众多而相互矛盾的解读。中世纪中国向来有崇圣拜经的传统。满清诸帝都好自命“今圣”。雍正、乾隆尤其警惕人们非议时弊,一概斥作“狂吠”。于是百年社会基本稳定,造就的经济繁荣,反而成为政治日趋腐败黑暗的屏风。二者的巨大反差,促使社会两极分化越发剧烈。乾隆生前已出现蔓延川楚七省的白莲教造反,他刚死又因满洲权贵内閧而闹出“和审案”,正是映照“盛世”实相的两面。 所以,倘说鸦片战争是因为中国“落后”而挨打,并不合乎历史实相。 第一, 当时中国经济并不落后,GDP仍居世界第一,便是证明。 第二, 当时中国对外并不封闭。正如经济史家全汉升等早已指出,中国是贫银国,但由明英宗正统元年到民国二十四年,中国实行银主币制达五百年,那源源不断由日本、美洲流入中国的白银,渠道就在对外贸易。一个反例,就是康熙为对付台湾郑氏政权而实行“禁海”,立即导致全国银荒,通货急剧膨胀,而一旦征服台湾,撤消海禁,银贵铜贱现象迅即消失。 第三, 且不说汉唐,夹在蒙元、满清两大世界级帝国中间的明朝,疆域囿于长城以内,但初期有郑和七下西洋,晚期又有徐光启等南国士绅欢迎利玛窦、艾儒略等入华,彰显中国有识之士世界意识的觉醒,便反证所谓到鸦片战争时期中国才有人开始“睁眼看世界”的说法是如何违背历史。 第四, 既使单看逻辑,所谓鸦片战争是因中国“落后”才挨打的说法也不通。英国不是首先觊觎中国的海盗,在他之前,葡萄牙、西班牙、荷兰,都不断从海上入侵中国,那都是因中国“一穷二白”吗?不然,恰好是因为中国比欧洲富。哥伦布相信地圆说,为突破葡萄牙人的限制,以为向西航行便能抵达中国这个“黄金之国”,不想误打误撞“发现新大陆”,就是显例。打个比方,有强盗要劫掠,面对一家穷的家徒四壁,另一家却富得流油,他要冒惊涛骇浪越洋抱掠,岂会弃富择穷,嫌贫爱富? 第五, 前引麦迪森《世界经济千年史》,对于清英鸦片战争前后中国经济数据的统计和分析,未必完整。比如没有提及英国东印度公司由于无法打开中国市场,决定强迫印度孟加拉农民种植罂粟,用鸦片走私方式扭转对华贸易逆差,结果造成中国白银外流,却危害了英国乃至西欧的对华商品贸易。这在马克思的《鸦片贸易史》等文中早有深刻揭露,而麦迪森却置之度外 。 第六, 不过,由麦迪森《世界经济千年史》整合的数据与分析,昭示了一个基本史实,即中国在清朝中叶仍属全球首富,却在世界竞争格局中,迅速沦为“东亚病夫”,成为欧美乃至后起的日本竞相瓜分的鱼肉。个中的历史原因,不正由于当时经济繁荣下政治腐败、社会黑暗的落差所导致的吗?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