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8

Facebook与Google

Facebook平台将开放源代码,与Google的OpenSocial竞争。双方争夺的很可能是互联网的制高点 5月28日,全球第二大社交网站Facebook通过电邮向媒体发出一份书面声明,证实了此前关于Facebook平台(Facebook platform)的源代码将开放的传言。      所谓Facebook平台,是指其在去年5月推出的一个对外开放的项目——把自己的API(应用编程接口)向公司外的第三方软件开发者开放,允许第三方开发者将开发的产品和应用在Facebook平台上推广。      在上述声明中,Facebook表示要进一步扩大对外部的开放。其发言人说,公司正在实施开放源代码计划。源代码开放后,其他社交网站也将可以利用Facebook的平台。      发言人并称,Facebook平台日趋成熟,走向开源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具体的细节会很快公布。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Facebook的这项举动,实际上针对的是Google在去年11月推出OpenSocial,力图避免其威胁到自己目前的优势地位。而Facebook与Google展开的社交网络平台争夺,很可能牵涉到谁能夺得互联网未来的制高点。 互联网上的城市      Facebook目前是用户数全球排名第二的社交网站,排在MySpace之后。它由哈佛大学学生Mark Zuckerberg在2004年创办。Facebook的字面意思,就是“纸质的花名册”。学校通常把花名册发给新来的学员,帮助大家互相认识。Facebook的创办初衷,就是帮助大学生互相认识。它首先在哈佛大学风靡,然后迅速推广到全球各地的高校,后来又进入高中。从2006年9月11日起,Facebook开始向社会上所有人开放。      虽然从注册人数来讲,Facebook还比不上MySpace,但前者的风头显然已经超过了后者。Facebook最大的优点,是注册用户大多数用的是真名,且网站努力排除不用真名的人,这令Facebook作为一个社交网站,有着MySpace无法比拟的优势。      业界目前对于Facebook的评价非常之高,认为它是自Google以来,出现的最热门的互联网企业。还有业内专家评价,Facebook改变了人们对互联网的理解。在Google出现后,人们一度认为,搜索是人们最必不可少的互联网工具,在互联网上做任何事情,搜索都是第一道必经之门。但Facebook正在改变人们的观念——将来人们可能会先到Facebook,在那里再开始用Google搜索等互联网服务。Facebook与Google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关系,将可能如同Windows系统与软件开发者的关系,Facebook可能成为所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基础架构和操作系统。      一起网CEO、互联网专家谢文说,Google一直是互联网潮流的引领者,而现在Facebook取而代之。      在谢文看来,Facebook是Web2.0的真正代表。它相当于一个几千万人口甚至上亿人口的城市,人们在那里生活。而Google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只有借助于Facebook,才可以把服务提供给用户。      这或许正是Facebook令Google感到不安的地方。 从2000万到7000万      在Facebook平台推出之前,社交网站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各自都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抓住自己的用户信息不放,对外部不开放,被称为是“带围墙的花园”。      但2007年5月24日,Facebook率先宣布了平台计划,并取得了绝佳的效果。当天,Facebook搞了一个盛大的活动,邀请了大约750名第三方开发者,由他们展示自己的产品在Facebook平台上的应用,合作伙伴包括亚马逊、Digg、Photobucket和Slide等。      对于第三方开发者,他们得以直接接触到Facebook这个平台上的数千万用户,而对于Facebook,因为有了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的产品,也使得自己成了一个更具强势功能的平台。      在这之前,MySpace对第三方开发者开发的产品持排斥态度,Facebook此举因而引发了业界的连锁反应。      现在,Facebook有2000多个由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的产品和应用。其中,用户数量在百万以上的产品和应用,就有20多个。为Facebook这个平台开发产品和应用,成为了一些小型Web2.0企业的头等大事。第三方开发者甚至可以利用Facebook的API(应用编程接口)重新创编网站上最流行的应用软件Facebook Photo。      Facebook的大胆举动可谓创造了奇迹,从2007年5月至今一年时间,它的用户数从2000万增长到了现在的7000万。      Facebook在今年5月9日的一份新闻稿中称,去年5月的Facebook平台推出后,来自225个国家的35万名第三方开发者进行了注册。      在它的冲击下,去年起,各网站竞相进行“开放运动”。业内认为,2008年,开放将成为一个主题词。 反击OpenSocial      Facebook的迅速崛起,令Google不安,Facebook的模式让Google有“命运被人操控”之忧。Google的对策便是推动社交网站的源代码开放。      Google的想法得到了其他社交网站的认同,因为Facebook的成功已经让他们看到,第三方开发者开发的产品是社交网站吸引用户的必备重要工具。      2007年11月1日,Google联合MySpace、雅虎等网站,创办了OpenSocial(开放社交)。OpenSocial本身不是一个社交网站,而是一个开放源代码标准的非盈利机构,任何参与这个机构的社交网站都可以使用这些标准。由此,第三方开发者根据OpenSocial的标准开发的应用和产品,可以通行于参与这个机构的所有社交网站中。      OpenSocial吸引了大多数的社交网站,包括MySpace、LinkedIn、Google在巴西社交网站Orkut等等,涵盖了1亿多用户。但是,Facebook没有参与。      这是一个比Facebook更大的平台。第三方开发者原来只能为Facebook开发应用,现在则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替代品。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原来要把产品和应用推广到其他社交网站,需要得到Facebook的认可,而有了OpenSocial,第三方可以绕过Facebook把产品和应用推广到众多的社交网站。      在推出OpenSocial前一周,Google在与微软的竞争中失败,微软抢先购得了Facebook1.6%的股权,耗资2.4亿美元,这也把Facebook的估值提到了150亿美元。      OpenSocial对Facebook构成了有力的挑战,令Facebook有变为孤岛的危险。      5月28日,Facebook确认了将平台对外开放的消息。业内人士认为,Facebook此举是对OpenSocial的回击。      在Facebook平台对外开放后,其他社交网站就可以方便地利用Facebook的平台。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以前在Facebook开发的产品,若要发到其他社交网站上,需要得到Facebook的批准,但现在不再需要,他们可以直接发到其他与Facebook有合作的地方。Facebook由此变成了一个与OpenSocial相竞争的“标准”。      但同时,对于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站,最有价值的恰在于它掌握的用户资料。在进一步的开放后,如何确保其核心价值不缩水,对Facebook而言无疑是新的挑战.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Love

Life is strange. lol   I love human, to be continue. 😉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2 Comments

teared for that 3 min

tearing up the life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FRIENDS AND FOES REACH OUT TO AID DISASTER ZONE

The text message sent this week by China’s largest mobile phone operator to subscribers in the country’s earthquake-hit southwest was unusually solicitous for a communication between a company and its customers. “Are you still in the earthquake disaster area? W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新基金改变老亚洲?

就在中国国家主席开始名为“暖春之旅”的日本访问前一天,中日韩与东盟10国在西班牙宣布了建立共同外汇储备基金的计划。根据声明,这一总额为800亿美元的基金,80%将出自中日韩三国,其余则由东盟国家分担。中国官方媒体将这只基金比作“亚洲IMF”,称其将在爆发金融危机时维持地区货币稳定,减少区内各国对IMF的依赖。 这只新基金的问世颇有些出人意料。国际金融公司资深投资官员李耀博士对FT中文网表示,类似方案已经讨论了多年,在此刻成行“有一些比较深刻的政治原因”。中韩日三国——尤其是中日之间,抛开了往日在地区事务上存在的众多争端,不仅在区域金融合作上达成了共识,还起到了明显的牵头作用。经济学人集团中国首席代表许思涛相信,“中日关系现在发生了突破性的改善”。 不少观察人士相信,这个基金蕴含的意义非凡。法国巴黎百富勤中国总经济师陈兴动表示,在此基础上亚洲整个的相互依存关系将得到“重新设计”。而前亚洲开发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汤敏认为,虽然还落后于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的一体化程度,目前亚洲内部的合作进程正在加速。 “不要低估亚洲国家合作的潜力和合作的意愿,以及合作的效果”,汤敏说,“现在的亚洲跟过去已经不一样了”。 这只外汇储备基金预示着一个新亚洲的出现吗?还是只不过一个时政的产物?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要理解这只基金,首先需要懂得日本。 日本十年AMF梦 某种程度上,中日关系是理解这只被称为“亚洲IMF”共同外汇储备基金的关键。长久以来,建立亚洲的货币基金(AMF)便是日本矢志不渝的愿望。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便挑头提出了亚洲货币基金(AMF)的想法,目的是避免金融危机蔓延以至扩大化。但这个方案遭到美国否决。随后,日本又提出了成立亚洲债券基金,也是唱和者寡。终于在2000年,这个方案演化为东盟10国与中日韩之间的一个货币互换协议——清迈协议,由签署了双边协议的国家之间互相提供短期资金支持,以化解流动性危情。 然而在亚洲的现实下,以“双边互助”为特征的清迈协议并没有太多实际意义。最重要的一个障碍在于,亚洲国家之间的差别很大。2007年,新加坡的人均年收入超过3万美元,而印尼的人均收入还不到2000美元——要在落差如此悬殊的国家之间实现资金互助,并不现实。 另一个现实是中国的实力和态度。一方面,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后,中国的经济规模与今日尚有较大差距,要在地区经济事务扮演主角仍需时日。1997年,中国的外汇储备约1399亿美元,还不到2007年底1.53万亿美元的十分之一。另一方面,素来冷淡的中日关系也对日本推进亚洲货币基金的毫无助益。 但日本从来没有放弃AMF的想法。谢国忠认为,随着国际贸易地位相对下降,日本希望在金融领域有所作为。考虑到国际大金融机构集中于欧美,要在金融领域发挥影响力,东亚是日本更实际的选择。据悉,日本财政部和中央银行一直有专人负责推动AMF计划。 “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好理解的”,谢国忠说,“但是十年前做了决定,日本会一直推进”。 中日各取所需 自1998年以来中国国家元首10年来首次出访日本,带给了日本一个推进AMF计划的契机。“毫无疑问中国和日本都想成为亚洲的领导”,李耀说,“这次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反映出中日之间已经达成力量的一种均衡,谁不能忽视谁,谁也不能排挤谁,只有互信互利最后才能双赢”。 陈兴动指出,福田政府现在只有20%的支持率是中日关系升温的一个大背景。福田政府希望通过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提升政府的支持度。“在目前的中日关系中国明显处在主动地位”,陈兴动说。 但从日本来看,改善自己与亚洲主要对手的关系有着更深刻的经济因素。作为出口导向大国,近年来日本的贸易结构正在发生巨大的转变。高盛在一份去年中发表的报告指出,“日本在美国进出口中的贸易份额急剧缩小,而在亚洲(以中国为中心)的贸易份额却仍在明显增加”。 根据高盛的数据,上世纪90年代美国在日本进出口总额中占到27.5%,2007年中却滑落到16.5%——而同期中国占日本贸易的比例却从3.5%上升到17.7%,一举超过了美国(参见图:美国对日贸易下降,而亚洲权重上升)。与之相应,过去十多年来日本对亚洲的销售始终保持了高速增长的势头,与本国和对美欧销售平缓的增长形成鲜明对比(参见图:日本企业在亚洲本地销售高速增长)。 专家们普遍同意,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是中日韩能够在区域金融实现合作上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这一筹建中的共同外汇储备基金总额为800亿美元,而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新增外汇储备便已经接近1600亿美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再三强调说,这个钱中国即出得起,又必须要出。“价值在于地区发展、在于稳定”,陈凤英说,“地区大国就应该发挥地区大国的作用,这是一个责任问题”。 “这次在日本签署的第四个中日文件,确认了亚洲以中日为主导,一个中日主导的亚洲已经出现了。”陈兴东表示,最近奥运圣火全球传递在法国、英国、美国受到了很大的抵制,很大的一个启示是要想成为国际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中国很难一步跨越。中国需要从亚洲地区开始,先在地区性发挥领导作用。“中国走出这个战略是很高明的一招。” “对抗一场已经结束了的战争”? 一方面,共同外汇储备基金无疑将挑战IMF的区域地位。前亚洲开发行经济学家汤敏认为,无论在及时性和数量上,新的共同外汇储备基金都将优于IMF。而无论是IMF还是世界银行或亚洲开发行,其贷款都需要遵照严格的制度、较长的程序。此外,这些既有金融机构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欧美,“而这个(共同外汇储备基金)将由亚洲人自己决定,因为是自己的钱”。李耀则指出,区域合作与全球合作到底是相互替代还是相互促进是一个经常被讨论的话题,尽管如此,“地区性合作是不可阻挡的一个潮流”。 另一方面,在亚洲诸国没有建立起一套完整有效的监控体制之前,共同外汇储备基金完全独立于IMF运作存在很大的风险。事实上,正是因为区域机制不完善,清迈协议之下大部分救助资金的启动需要与IMF条件性贷款挂钩。中国社科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高海红认为,如果不尽快建立类似IMF的监控机制,共同外汇储备基金就只是一个形式。“有了钱是不够的,真正出事的时候得知道钱应该怎么用”,高海红说。 也有学者对共同外汇储备基金意义提出了尖锐的质疑。谢国忠认为,和十年前相反,今天的亚洲并不存在美元不足的风险,而是普遍面临美元储备过剩的难题。如果美国从下半年开始加息,会出现美元流出亚洲的情况——由于对亚洲外汇储备基数过高,这样的回流并不会带来美元短缺之虞。“(共同外汇储备基金)对日本官僚来说是个成就,但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谢说。 在2007年5月,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Nouriel Roubini便撰文指出,97-98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固定汇率制和对金融市场薄弱的管制,而亚洲今天面临的最严重问题却是为了防止货币升值累积了过多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过剩造成了过度的货币和信贷增长,各种各样的金融资产泡沫,和对净出口与美国经济增长过分的依赖。“这最终将导致一场新的、不一样的金融危机”,Roubini认为,“而亚洲却正在对抗一场已经结束了的战争”。 (高原对本文也有贡献)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Jamil Anderlini in Dujiangyan

AMID THE MUD, FIREWORKS SIGNAL NEW SURVIVORS   When the earthquake hit on Monday afternoon Yang Xueqin’s class was on the sports field. “My class was the lucky one. Most of the others were inside and we watched the mai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亲历震区】震后都江堰

尽管雨还没有停息,道路泥泞不堪,但这座城市的多数居民,还是选择了露宿街头。都江堰城区供电尚未恢复正常      【《财经网》专稿/记者 李虎军 赵剑飞 发自四川都江堰】5月14日零点左右,《财经》杂志第二批前方记者赶到都江堰市。  尽管雨还没有停息,道路泥泞不堪,但这座城市的多数居民,还是选择了露宿街头。  距离成都市区50多公里的都江堰,原本是一个休闲旅游的好去处,此时却成为了靠近震中的前沿地带。  整个城市几乎是一片漆黑,都江堰城区的供电尚未恢复正常。  市区幸福大道的街道两侧,密密麻麻地停满了各种车辆,车内大多住着人。  能够住在车内,或许已经算比较幸福了。一位老太太倚在一辆人力三轮车上,紧紧地抱着毛毯,却依然不能抵御雨夜的寒意。她用疲惫的声音告诉《财经》记者:“还是有些冷。”  在塑料布搭成的挡雨篷下,一些市民干脆将床搬了进去,伴着雨声入睡。有的挡雨篷下,还摆放着锅碗瓢盆。  不时有救护车从大街上急驰而过,直奔成都方向。  一座尚未完工的体育场戒备森严,那里是都江堰市的紧急救援指挥部。体育场一侧的军用帐篷内,多位地方领导正在商议救灾事宜,气氛颇为凝重。  在体育场的另一侧,施工单位搭建的两层简易办公楼,如今成为了济南军区某部的临时指挥中心。两位年轻军官告诉《财经》记者,他们是先头部队,刚刚抵达都江堰,而大部队正在昼夜兼程赶来这里。  紧急救援指挥部一带,可以接收到中国移动的手机信号。但仅仅一两公里外,信号就消失了。  大地震之后,成都电视台的杨镭与住在都江堰市的父母只联系上一次。她在电话里告诉《财经》记者:“我不知道父母现在的情况怎样,非常替他们担心。”  救援队伍和物资正陆续抵达都江堰市和各个地震灾区。5月13日,《财经》记者乘坐国航CA1425航班,从北京飞往成都。飞机到达成都上空后,盘旋了约一个小时才降落。乘务人员不停地向乘客们解释,由于大批救灾队伍和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四川,成都双流机场过于繁忙,民航班机需要为救灾让路。  从成都到都江堰的高速公路上,收费站已经无人把守。  14日凌晨2时,紧急救援会议继续举行。都江堰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目前仍然在搜集受灾情况,情况在不断地发展变化,“我们正在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  根据气象部门预报,都江堰市和数十公里外的汶川县今天仍将有雨。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汶川地震:中国形象的嬗变信号

一场引发近万人死亡的特大地震在中国猝然发生,震波罕见地波及中国很大范围的领土:北到内蒙古,南至海南省,东达上海,共22个省、直辖市及自治区。中国官方内部的动员体系此次显然有了截然不同的轨迹。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在应对自然灾害方面,正试图改变既往隐瞒或公布迟缓的做法,以期掌握舆论的主动。 猝不及防的7.8级地震在中国西部四川省汶川县爆发时,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内地很多城市即刻感受到震波的存在。灾难中的死亡数字,不断增加。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截至今天临晨时止,四川全省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惊人的8533人。相信这不会是最后的伤亡数字。 这场波及大半个中国、影响了数以亿计人口的灾难,几乎在一瞬间,成为昨天下午中国最主要的话题。下午3点,北京东四十条附近,西装革履的白领逃离短时摇晃的高楼,站在路边观望、交谈、发短信,等待危险过去;上海徐家汇的街头,也挤满离开办公室的人们;就连绝少感受到地震的贵州山区,建筑物的震颤也让人感到恐慌。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震动,正在驾驶的北京的士司机赵明说,他直到听乘客说起,才知道地震的事情,“车在走动,没感觉。” 手机间突然上升的短信和对话,让网络压力陡增,各种猜测也开始出现,包括三峡大坝的建成对四川复杂地质可能带来的影响等。几乎是突然间,来自媒体的声音加入到信息传递的潮流中。 汶川地震发生约18分钟后,新华网开始发布消息。短短几个小时,新浪、腾讯等中国知名门户网站,已将海量新闻,包括对地震的防护方法等,以板块组合的形式,呈现于首页的显要位置。除了新华社记者的文稿,大量的信息来自各主要城市平面媒体们主办的网站,这些有直播色彩文字,不断刷新——在过去,这些内容或要等平面媒体发表后,才会在其网站上公布。 声誉甚佳的《财经》杂志主办的财经网基本实现了对此次震灾的滚动报道。昔日擅长深度调查的写手,现在更像通讯社的记者,把采写的简短信息不断上网。他们甚至制作了一段视频,将其放到首页供阅读者点击观看。视频摄自北京东城区一处写字楼聚集地,采访者不断询问逃离办公室的白领们对震动的感受。镜头里,一名过分敬业的保险推销员“危机公关”,大声向身边的女职员们推销其保险计划。 下午晚些时候,紧急集结的中国军人努力通过受损严重的道路,赶赴四川、云南地震严重区域救援,中国总理温家宝也紧急出现在震灾地区之一都江堰市。他在专机上的救灾讲话在中国的国家电视台里反复播出。深夜,温在灾区行走查看的镜头几乎同时在电视和互联网上出现。 人民网上出现北京昨夜会有余震的预测文字不久,中国地震局即发言澄清此为谣言。 在中国,这是一次少有的媒体反应快过行政部门的救灾、调查进度的竞赛。 从北京到边远的贵州,可以看到整个行政体系都在把“及时公开准确信息” 作为稳定民心的关键,电视、网络甚至手机短信,都成为官方信息的发布渠道。 2008年,对于中国,显然是个不能平静的年份。年初的冰雪灾害的影响还未过去,这次影响空前的地震又突然发生。但与几个月前冰雪灾害中的迟钝与封闭相比,中国行政机构此番似乎换了全新面孔,尤其是对公众的信息回应,令观察者印象深刻。 中国网络媒体让不能同步出版的印刷媒体们相形见拙。从昨天下午2时46分第一条新闻在网上出现到今天临晨,中国几家大的门户网站已经形成了规模效应。一些网站还动员在灾区的博客主人记录他们在一线看到的情景。这一情形在西方或许不是新闻,但在中国,或具有里程碑式的不同。中国的互联网再一次证明其主流地位,不是靠行政级别,而是靠强大的信息整合方式及对2亿网民的影响力。 一些未必受欢迎的信息,也借助互联网庞大的交流空间流传出来—— 例如,四川媒体曾披露的异常征兆,比如蟾蜍大规模迁移,在当地林业机构的解释中,成为“正常现象”。 一位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在五年前的论文中也曾提醒,“四川地区下一次7级以上地震孕育已经接近成熟”。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往往被当作此次地震的坐标。“文革”末期针对新闻的封锁,可谓登峰造极:先是不准记者进入灾区,之后,对进去的记者也有严格限制:只准拍物,不得拍人。以至于今天,后人在留下的照片里只能看到彼时的残垣断壁,而很难看到那些伤者或死者。 两周前,中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开始实施。据此条例精神,对突发事件的及时公布,是官方的责任和义务。而让人纳闷的是,既往在各种灾难报道中表现不凡的一些知名地方媒体,已接到来自宣传系统的禁令:不得派记者进入地震灾区——看来,没有官方的首肯,中国媒体对信息传递的多元参与,仍不能松开手脚,尽管这种松绑对政府当下的救灾和随后的慈善动员有益无害。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一个中国,几个金融中心?

5月9日至10日,上海召开了“2008 首届陆家嘴论坛”,主题为“世界格局中的中国金融”。会议云集了国内外高官及行业领袖,规格之高堪称中国的金融“达沃斯”。尽管包括了诸如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全球外汇储备管理和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等诸多重大议题,“上海如何加快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无疑是此次大会的真正焦点之一。东道主的诉求非常清晰:借高规格金融会议重温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梦。 在论坛召开前夕,5月8日,上海市有关方面专门召开了一次闭门会议。在是次会议上,市长韩正与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国际咨询委员会便讨论了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问题。该咨询委员会成立于2007年8月,专职为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建言献策。 早在1992年,上海提出要建立国际金融中心。根据《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十一五”规划》目标,该市拟在2010年形成国际金融中心的基本框架,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 不过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并非上海一个城市的梦想。作为全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北京亦一直不遗余力在打造全国的金融中心。随着前北京市长王岐山升任主管金融的国务院副总理,北京的金融理想无疑将更上层楼。 5月6日,北京市《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业发展的意见》正式对外公布,首次提出将北京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并在空间布局、市场体系建设、吸引人才等诸多方面做出详细规划。 北京市有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北京能不能建金融中心、要不要建设金融中心,这些都不应该成为疑问;应该疑问的是北京发展金融产业过程中,到底可以从哪些方面努力,还有哪些地方有改进的空间。” 中国目前最重要的两个城市前后脚大唱金融戏,令外界感受到“金融中心”热潮又起。除了这两个正在“较劲”的城市之外,地处中国南陲的经济重镇深圳2007年亦明确表示,将于2010年建成一流的现代化、国际化的金融中心城市。 深圳手上的牌有两个,一是倚靠香港的地缘优势,二是借助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初步完善,让金融与创新型经济互为推动、共同做强。由于近年内外挑战加剧,加强与内地合作、巩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亦成为香港政策重心之一。联手深圳打造港深金融圈,正成为两地积极推动的共同事业。 何为国际金融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应具备哪些基本要素,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陆家嘴论坛上指出:第一要有国际通用的法律和制度的环境,第二要有一个对内、对外都十分开放的和比较完善的金融市场体系,第三要有能够大量、实时、客观反映市场和产品变化信息的良好的金融基础设施,第四要有一个能够聚集一流国际金融人才的能力。 就此标准来看,无论上海还是其他中国城市,目前离国际金融中心尚有很大的距离。然而,在这轮大城市竞争国际金融中心的潮流带动下,中国二三线城市也开始了对区域性金融中心的角逐。天津已提出建立离岸金融中心的目标,广州也有建立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想法……据本地媒体报道,中国提出建立金融中心设想的城市多达90余家。 中国城市们纷纷采取“金融立市”的战略,一方面固然表明金融业能对一个城市经济、就业和影响力带来重大提升,另一方面更说明,长期以来中国城市发展严重趋同的顽症难以根除。这些脱离实际、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到底能给中国经济和社会带来什么呢?也许不用等到2010或2020年,便能够看到这轮中国金融中心热的远景——早在2005年,当时的中国建设部部长汪光焘便表示,全国有183个城市提出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规划。中国不妨规定,只有目前已建成国际大都市的城市有资格提出金融中心申请。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Leave a comment

Relationships

Human beings are interesting and life is strange. lol   Let it be and going on and on……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7 Comments

Alan Beattie, Stephanie Kirchgaessner and Raphael Minder

LEFT IN THE COLD   At last year’s meeting of the Group of Eight rich countries in Germany, leaders issued a strident call against what they referred to as “investment protectionism”. It was a statement that took on an increasingly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

Martin Wolf

A TURNING POINT IN MANAGING THE WORLD’S ECONOMY   As the latest World Economic Outlook from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remarks, “the world economy has entered new and precarious territory”. What are perhaps most remarkable are the contrasts between booming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