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康详解农村金融“填空”之路——意大利中国务工之困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认为,要解决的不是农村金融机构的空白,而是金融服务的空白,并且绝不能搞代办站 —— 前言
 
在解农村金融之路之前,我来说一件发生在意大利的事情。
 
记得在今年1月底我申请意大利签证之时,面试厅里挤满了申请意大利务工签证的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温州人,前往异国他乡实现其财富之路;其中也有一部分,是衣锦还他乡,带着父母去国外看看自己所创之成就。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小伙子,供职于一家浙江的机电企业,曾经商务旅行至南美墨西哥,北欧比利时,带着中国的机电产品在全球同行业的展会上进行展示讲解。然而,他并不会说英文,也几乎很少有时间在国外商旅的间隙到处走走看看。记得异常清晰的,是他双手捧在胸前的公司营业执照,大大的相框中绿色的公文配着他朴实的绿T恤,好像是未来倒转的超现实主义图景。
在我下楼时,和一个同申意大利旅游签证的女子一起等出租,两人都含着忐忑的心情。她也是当地一个朋友相邀担保,去米兰玩两周。我们互祝好运着离开。
 
对于这次签证的结果,相信那大批的务工签和商务签,一定十分顺利地上了飞机吧。他们将在意大利用双手和智慧创造财富。然而究竟什么样的未来在前途等待着他们?
 
“意大利大批手工艺工厂倒闭,工人失业,人流涌上街头讨伐贝卢斯科尼政府,要求解决中国企业不正当竞争的景况,通过法律手段维持法定的务工环境。”这是日前意大利的一条新闻播报。事情是这样的:
 
在托斯卡尼和Forli in Emilia Romagna的富人区(有钱而有教养的人),前些年开始出现了几家中国人开的小作坊,每家的雇工在15至20人,为一些皮鞋、沙发等工艺类产业巨头公司(如法国的罗奇堡Roche de bobois)作OEM。由于中国企业主负责这些雇工的吃住,由此得以保障其超长的工作时间与超低的薪资待遇。因此,他们的开价往往远低于意大利同行业企业的产品报价。比如,一把罗奇堡的转角大沙发,在他们漂亮的旗舰店橱窗中展示标价为4000欧元,然而从这些中国工厂到罗奇堡自家“后院”贴牌之前的价格仅为250欧元,如此巨大的价格差等同于丰厚的收入与疯狂的竞争。暂且不论这些务工是否都曾经和我一样在长乐路的意大利领馆签证面试厅中回答问题并焦灼等待着未卜的“前程”,仅从这些产业巨擘协同地方政府“维护”这些中国作坊的存在,“维护”他们上交务工每日工作“不超过4小时”的超低价税率及相应的超低价产品而言,这个新闻的来源就异常清晰了。
 
大量意大利手工艺制造企业雇员的最基本薪资是700欧元(不含税),这意味着该岗位的职责要求是十分简单而轻松的,同时这位哥们必须想别的办法来供车供油供夜生活。一般而言,一位拥有技术资历的工人总有个1000欧元的月薪,同时公司还必须为其上缴大约500欧元的税收,同时加上社会医疗、福利保障。如同样按15人每家Azienda(意大利语称这类作坊的词)计算,仅人力成本就高达22500欧元每月。同时高额的企业所得税更是逼迫着这些Azienda一家接着一家倒闭关门。
 
若论及工艺质量,我们广大的中国务工无疑是聪慧而勤劳的。他们用所有的时间学习、掌握这些工艺技能,足不出户唯有工作。在罗奇堡的所有出口沙发上,都标有Made in Italy字样,然而事实上,是Made in Italy by Chinese。意大利引以为傲的手工艺行业作为国家出口工业的主力军,正在将整个行业拱手相让。
 
与此同时,与罗奇堡一样的大品牌也加入到这一混乱市场的混乱制造者的角色中来,在这片肥得流油的“土地”上摇动着“橄榄枝”。于是在过去的一年中,托斯卡尼和Forli的这两个区域中小小的中国town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出了超过135家(该数字为注册企业的数目)的中国作坊。他们互相叫劲,压低价格,维持竞争力;甚至大打出手,从和谐共处、互帮互助发展为见钱眼红的冤家仇敌。而这些埋头苦干的中国工人们,他们不知道橱窗中的标价是他们手中所得的20倍,也对自己是那些大企业手中的操线木偶迥然无知。他们创造了需求,现如今被需求所控制。
 
在意大利大批失业工人、破产企业主上街示威游行之际,大幅标语中打着“我们上缴的高额税跑到了不正当竞争敌手和缺德客户的腰包中,把我们自己压垮了”有人提了个问题:“为什么罗奇堡在法国就没有雇佣大批的中国作坊?”因为意大利的法律体制远比法国宽松。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温州同胞在法拉利中飞驰而过,但在意大利只是一片伤心场景。
 
然而要改变,并非一个缓慢的过程。意大利拥有四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其中Guardia di Finanza(主管金融行业)和Carabinieri(主管产业犯罪)是解决以上问题的主力军。同时,积极动用法律规制,要求所有企业都实行统一的意大利雇工标准,让每一个工人,只要在意大利的土地上,都有权享有社会医疗、保障等福利,都有责任缴税维持社会公共资源的运转。
 
当每个人都盯着眼前利益,荷包鼓鼓的时候,是不会有严肃反省的声音冒尖的;只有当劣势人群无法继续忍受之时,爆发出的呼喊才会振聋发聩,媒体才能看到可曝之点。如今,罗奇堡的企业声誉受人唾弃,中国务工的生存状态岌岌可危,中国作坊的恶性竞争不断加剧,意大利雇工及企业主流离失所。那么,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如何使欠发达地区的居民平等地享受最基本的金融服务,体现服务应有的公平性?实现金融空白乡镇全覆盖意义重大。”银监会主席刘明康10月16日在贵州举行的全国金融机构空白乡镇金融服务工作推进会上如是说。此次工作会议传递出的主要信息是,力争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实现全国近3000个金融空白乡镇的金融服务问题。

“在大城市、沿海地区赚钱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考虑广大欠发达地区?在一些地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能否做到即使赔一点也要给当地居民提供基本的金融服务?”刘明康表示,银行业应该将市场化原则与履行社会责任相结合,为国家分点忧,作为服务行业,更重要的是实现金融服务的高覆盖,体现服务的公平性。而在银监会相关倡议的征求意见稿中明确,银行业金融机构撤并县域机构网点实行计划管理和指标控制,在监管部门审核后方可实施。刘明康表示,金融危机尚未过去,今明两年,经济仍面临极大的挑战和不确定性,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可能加剧。明年就业形势可能面临较大挑战,农民工返乡,或在城市滞留,都将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带来挑战。没有很好的农业基础,就不可能有富有弹性的社会,所以解决金融空白乡镇的服务问题,刻不容缓。

刘明康同时强调,要解决的不是金融机构的空白,而是金融服务的空白。“不要搞形式主义,有机构不发挥作用,也是白干”。刘明康的这一表态,受到了多位与会金融机构代表的认同。因为实现金融机构全覆盖的成本之高,难度之大,不言而喻,但搞不好,仍可能流于形式。刘明康强调,应克服形式主义,重点强调和发挥金融服务功能。“单靠增设机构的困难很大。如果要全面覆盖,至少需要增加五万人。”农行行长张云在会上直言,农行会在挖掘现有网点和人员的潜力方面下功夫。尽管为空白金融乡镇提供基本的金融服务,一定程度上是社会责任使然,但刘明康称,一定要坚持市场化原则,要注意算账。认真研究如何能在成本和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微利,如何通过正向激励而非行政命令方式,促进金融机构主动地承担其社会责任。刘明康表示,在这些地区提供金融服务,可以坚持标准化网点与多种简易便民服务相结合的办法。如相关网点可以不设洗手间,但能否多几个板凳?乡镇赶集时,是否可以考虑发号的办法?一些凭单太小,不便于老人辨识,且要使用大写数字,这些做法能否略做改进,便捷群众?他说,要有精细化的服务意识,不因店小而欺客。“绝不能走老路,不能搞代办站和代办员,”刘明康透露,2006年银监会曾下决心清理了农信社的代办站,因为当时与农信社相关的案件中,80%都是代办站干的,绝对不能重蹈覆辙。既要大力发展金融空白乡镇的服务问题,同时也要风险可控,还应严厉打击逃废债问题。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Response to 刘明康详解农村金融“填空”之路——意大利中国务工之困

  1. says:

    活动我今天才看到哦~以后要是有提前说一声不过最近很搞的,得看政治和英语.时间真不够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