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朋友发的文章 ”仪式的沦落“ 有感

还记得三年多前 还是大一上半学期应该 接到初中同学电话 说”胡俊死了!“ 也不用过世 之类的委婉语。胡俊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还记得上学的时候他是打头欺负我的坏家伙,直到初三快毕业了竟然跑来找我表白。后来我高中去别的区读,就再也没有联系。初中同班的聚会一直存在于口头交流里,从来没有真正实现。结果总是那么讽刺,全班人因为胡俊的葬礼而再一次、也是毕业后第一次、迄今为止最后一次的聚会。
19岁快20岁生日的男孩子,听住在附近、还有来往的几个同学说已经长得很高了,是个大帅小伙。父母离异,父亲找了个女人私奔了,离婚手续听说也没办;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胡俊和同龄的大多男孩子一样,沉迷在电子游戏的世界。那个严酷的夏日正午,他为了节省电费,没有开空调,而是把机箱壳子拆下;打到下午两三点,为了坐得更舒服些,便把脚搁在裸露的机箱上。渐渐溢出的汗流导着热气腾腾的机箱,电——结束了这个生命。或许他死前脑中的所有思想意念,仅是围绕着魔兽中的一场战局;或许他心中一直有着破碎家庭划下的伤口,血止了但伤口会一直痛。
我们全班人,没有老师到场,在他家楼下等候殡仪馆的车。大家互相唏嘘,询问近况,三年多的时间,旧日的音容笑貌豁然眼前。坐在车上,大家都是安静的;胡俊母亲坐在头排,由个亲戚陪着,眼睛红肿,流不完的母亲的泪。到了西宝兴路,排队走上玻璃装饰的楼梯,鼻子一酸,心里早开始流泪了。大家拼钱当场买了三个大花圈,两个大花篮,也不知道应该在白带上写些什么,于是简单的一句话:胡俊走好!
在场外等前一场的人离开,忽然觉得很有些滑稽可笑;就像一场戏,连最后也给个谢幕时间。在世的观众不过重复看着将来的重演吗?为什么都要一再一再地重复发生呢?意义在哪里…… 如上的那些形式都是那么的荒唐、毫无重量;彼处的棺材里是化着淡妆的胡俊,一个死去一星期的人体;其父亲讲述着他如何如何的短暂人生,看不出悲切;周遭的人,我们班同学占了几乎一半;有温暖的感动,旁边的女同学开始抹泪。
拿着一朵百合走过放在他胸口,围成口字的人流,那位母亲哭得声嘶力竭、撕心裂肺,再多的泪水又奈哪般何?

母亲被人拉到一旁的长椅上靠坐,已无站立的力气,想必数日没有合眼,脸上的那种红,让人心颤。我走过去抱了抱她,她就抓着我的背,喃喃地说:”是你吧!胡俊说的,是你吧!“ 不解,但更紧地抱着她。我轻轻摸她的头发,这个素昧平生的中年女人,在怀里哭得像个孩子;我摸着她的头发,让她把身体的重量压在我的双臂上。不知过了多久,那位父亲走过来,将她拉过,揽在肩里,慈眉善目地对我说谢谢。

同班之后的聚餐倒是不那么沉闷,有趣的是竟然还只是男生一桌,女生一桌~ 本来以为会修成正果的两对相视的眼神难以言传~

”胡俊妈妈一直想再找大家聚聚“自那之后,班长在msn上说了好几次;但如今一晃眼又是三年过去,始终没有再聚过。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Response to 看到朋友发的文章 ”仪式的沦落“ 有感

  1. Unknown says:

    心中醒,口中說,紙上作,不從身上習過,皆無用也。—-歡迎來我們的論壇看看哦!http://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