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春节意大利之旅

警告:很长,是篇流水账

照片在这里:http://www.flickr.com/photos/linggu/

Feb. 10th 上海 & Feb. 11th 罗马
九点多起来,写到下午两点左右,交稿Feb.9th英国文化协会艺术珍藏展《未来总动员》开幕。之后开始严肃仔细地整理要带的东西,全搞定差不多就晚上7点了,中间简单吃了点。Gigi把剩下的一点荷兰豆和着番茄酱炒了,Ginger前一天来晚饭的时候带了剩下的白菜芯子炒了星点的腌肉,剩了的一个蛋合着剩下的一点莫扎里拉一起做了pasta,清清爽爽。两个人都有点疲倦、不放松。
八点差二十分陆师傅的车开到楼下,差不多是八点四十分到的机场。换了登机牌往里走,过出入境的时候又因Gigi上次逾期居留被罚的事被当局搞到十点四十分才放人。中间详情就不繁述了,但总有种当局不把老百姓整得发心脏病就不安生。~~ 点到为止,咳咳。
Af延误了20分钟,起航的时候已过凌晨,因为上海天气不好,连着遇到气流颠簸,晚餐差不多一点多近两点才开始,在那之前看了李安的《制造伍德斯托克》,他的作品永远不会让人失望,影片中落落大方、真实有致的裸体青年群在镜头前优雅地晃动,十分欣赏。之后很安然地睡了近五个钟头,身边的法国人还蛮温和的,就是呼吸声重。醒来之后挣扎了一会儿看是不是还睡得着,结果Gigi拿着新买的iphone(当今时代男人的标准玩物)玩新下载的游戏;我又看了一部《Love Actually》,众星云集的一部戏,很多老戏骨都在里面,当红的角儿也不少,是非常成功的煽情片。我在那儿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摸球、一会跟着影片哼唱。
下了飞机在戴高乐转,还是十分方便,但走路如果完全不停顿、顺利跟随指示找到目的地的话也需要二十多分钟,出入境的关卡还要排队。结果非常凑巧地又遇到两年前为我办的帅哥。很搞笑的,安检入口处的黑人女警大老远看到我就高声大喊“你好!你好!你好吗?”煞是热情,笑得我~她还朝QD狂讲中文,搞得不会中文的QD词穷大囧,哈哈!由于我们航班前半小时登机的前往日内瓦的航班貌似突然取消了,所以当场就有点混乱。但也就耽误了10分钟;在2F航站楼感叹戴高乐的设计感,有图为证。那种巨大的玻璃金属穹顶映出人来人往的倒影,后现代建筑设计风格明显而又不失人文关怀。
总计起飞前等了一个小时,戴高乐的拖拉风格实在令人发指,但主要原因这次还是归功于连日的积雪,除冰的整个过程就花费了将近二十分钟。
飞上直达意大利的航班,窗外已然是晴天的爽朗蓝色,厚厚的云层仿佛看不到边际的棉花田(Gigi说像很多群拥簇的绵羊,见图)。
两小时很快过去,可能也是因为回家心切吧,还有就是在iphone上玩意大利当地的牌戏Scoopa,还很有玩头的,所以很好消磨。下降的时候往下望,温和的碧绿青翠的意大利郊野风光尽收眼底,起伏连绵的织锦毯点缀着地中海的常绿植被,美丽如童话(忽然觉得这句话很假,我们常说‘风景美如画’,但这实际上是句很差的句子,就好像我们说某人美得很像他的照片,本末倒置);但看到机场就处于完全惊愕的状态。所有的建筑物与交通工具都比上海或巴黎或其他任何我所到城市小不止一个尺码,几乎没有超过三层的建筑,设计风格也相当“朴实无华”。这得期待今后几日的downtwon游了。
Gigi的父亲,Ersilio来接机,开了去年底新买的Ford。当地细雨绵绵,周边很nasty的感觉,随处可见涂鸦Graffiti,即使是在两步一古的市中心也不例外。Gigi家是一幢独栋的三层小楼,小楼被分隔为左右两半,右边是Gigi叔叔一家,左边二楼住Gigi弟弟一家,三楼是Gigi的Part,现在出租给一对罗马尼亚夫妻和一对印度、波兰夫妻,每层都带小阳台。而Gigi父母平时就住在左边一楼,空间其实都很大,主卧一间、副卧两间,高敞的细节堪称温馨美丽的意大利民风客厅(见图),大大的堪称洁净到完美、被Emilia(Gigi母亲)收拾得纤尘不染的厨房,当然还少不了车库兼工艺室,养兔子的小隔间,门外宽敞的庭院走廊,摆了一张小桌两把小椅,让人轻易就能想象出一幅秋日午后自家新鲜出炉的烤蛋糕配了热腾腾的蒸馏咖啡,两个老伴对坐无言,轻轻哼着已然远去的旧日的小曲,各自想着心事或唠叨家常。当然整幢房子的重点在于一片自留地,以及从庭院入口至最深处蜿蜒全程的各色植被,包括烹调好用的迷迭香、薄荷叶、牛至叶、欧芹、香叶、百里香等等,还有野生芦笋、意大利黑花菜、火箭叶、番茄等新鲜蔬菜,小颗野红梅、金桔、小橘子、柠檬等水果,还有其他近40种大大小小的观赏类植物,让人扶心惊叹艳羡这般惬意的神仙眷侣生活。
客厅墙上正中间摆着两幅照片,一幅黑白的是双亲当年的结婚照,还有一张彩色的是双亲54周年结婚纪念日当天的留影,与之遥相呼应的是门厅上方正中的《最后的晚餐》(达 芬奇)的仿制画。当然少不了的还有一架古典木制钢琴,背靠的墙原先是楼梯,楼上两个套间租出给两对罗马尼亚夫妻。
这次Gigi三位千金中的两朵都来意大利度个四天的短假,和同龄的辈分差了一倍,但也都不是讲究的人。中午吃饭,野生芦笋配腌肉pasta,Gigi开农庄的叔叔自产的有机红葡萄酒和香肠(现烤),黑花菜炒培根,餐后甜点是为这两天当地举行的嘉年华特制的柠檬迷你糖饺(就像上海典型早餐中的那个油炸糖饺),还有手工烘焙的臻果饼干。吃得差不多时Gigi的侄子登门造访,之后不久侄女上门来索要礼物(一双UGG的靴子)。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老俗话不仅要听还要付诸行动,在房子附近的街道随便晃晃,Gigi指给我看哪里住着他的死党,哪里是他最先上班的加油站,哪里是他后来去学手艺的workshop,哪里是他工作时间最长、接触当地群众最多最广的职位:当地一家超市的切肉员。(不光切肉哈,还切芝士)话说回来,他也提到当地新开了一些咖啡馆和礼品店,去年回来的时候还没有。
和gigi双亲拥抱的时候确有回家的感觉,找到爱人成长的巢是莫大的幸福。所有一切如今我眼睛发酸还要赶着出门就先按下不表,之后日复一日娓娓道来吧。
Feb.12th
上午陪Gigi去中国领事馆办签证,挺远的,我一坐上Ersilio的Ford Feel+就犯困,到那边差不多十点,然后咨询、填表,他的特殊情况让对方办事员有点脸色;领事馆的入口非常小,比国内平均房门尺寸都小,进去以后非常朴素,两个办事窗口,一个取证付费窗口,中间空荡荡地摆着两个台子六把椅子,屋子另一头堆放着可能是签证相关的资料,一捆一扎的。由于复印机坏了,Gigi跑出两个红绿灯去,我顺便整理整理资料;人不算多,中国人、意大利人一半一半,工作人员的态度和笑容是国内在短期内(保守估计30年)无法企及的。
全部搞定已经12点了,当天早晨的小雪在回家途中俨然成了15年中意大利前所未有的大雪,雪积起来的速度很快,融得更快;开回家1个小时左右,前半小时看着雪积起来,有男孩子开始打雪仗;后半小时看着雪渐渐消融,到家的时候只剩下分外潮湿的地面了。(回想两年前去法国阿尔卑斯山区Courchevel度假区出差时,也是去的当天开始下过去25年闻所未闻的大雪,解决了瑞士、法国阿尔卑斯区前些年连年缺雪的窘境;我把这趣闻将给Gigi好友Roc的妻子Paola听,结果后者称我为“雪女”——汗~~)
整个下午的时间贡献给做sushi,因为是答应了Gigi的女儿要做;去附近超市搞了点鱼,把中午已经煮好的饭伴了寿司醋和一点点芥末待凉,搅了鸡蛋做玉子;做鱼浆;烤牛油果(9号晚上和Gian、Natalia在斜土路万体馆附近的地道日餐吃饭新学的);间歇还在帮Natalie万年不清的电脑重装。六点多差不多搞定,做了玉子寿司、青瓜胡萝卜寿司、各色海鲜手卷,反响一般,普遍无法承受芥末的呛人回味,Nuts不喜欢海苔;但也基本上扫清,Gigi是一如既往地闷头吃。Nico由于向来喜欢寿司,也吃了不少。
饭后约了去好朋友Alberto家喝杯东西,Felnando夫妻也来了。普遍都有两个孩子,男孩子都比较好动,女孩子反而比较文静。Alberto的儿子Flevdio留了很Roc Billy的朋克头,鼓手,学校里学高科农艺,校园坐落在离家不远的Arena,风景很美。之后夜游Rome,画面都在心头,理解了为什么罗马的车比平均尺寸小一号,也被亲眼所见的罗马城与梵蒂冈在夜景中的Lumination所惊叹。Italy真的是很Human人性、很神性、很真实、很朴实的地方。当晚吃了来意大利的第一顿冰激凌,不是很惊艳;但说老实话上海物价真的是超高,这里两欧元一个甜筒,三种口味HugeSize。
补一个意大利官方电视台娱乐频道一个笑话节目的笑话:路人甲对路人乙说,我家的母鸡很特别;乙于是问,有什么特别?甲说,她会说话。乙说,哦?她说什么?甲:她下的蛋是方的,所以下的时候特别痛,她就“啊~~啊~~地呻吟,像说话”。汗~听完超级冷。
Feb. 13th
Google天气预报果然准,今天阳光超好,早上去附近海滩散步。真的美。照片看了也就那样,着实那份悠然的气息,看海天一色那么亲切,沙滩上有被遛的狗的脚印,大大小小一溜一排,很有趣。附近是海边小镇,都是度假用的房子,Gigi的表妹在这儿有套房,如天气适宜后面可能会来这里住两天。
中午回家,我把昨天剩下的sushi解决掉,Gigi帮女儿简单做了莫扎里拉番茄陷的软披萨。中午不多吃是因为当晚有家庭聚餐,会比较丰盛。饭后直奔Outlet,因为两个女孩子嚷着要买点回去。意大利的Outlet价格和国内差不多,但品质更有保证,Natalie说实际上英国物价也没有贵到哪里去,各有各的便宜。
逛到五点多返程,买了点天然成分的护肤品回来送人。洗个澡换了旗袍,毕竟是大年夜哈,裹了个大红披肩。8点来吃饭的人都准时到,Gigi的弟弟Frabbresio一家,妹妹Laura一家,统共13个人。内容是番茄牛尾千层面、莫扎里拉肉酱千层面、烤鸡(自留地里养的,和兔子一样)、白切肉、炸橄榄球、炸鸡排、沙拉。自家养的鸡就是不一样,特别香。
Laura养了一只狗叫Lilo(哈哈),西施,和我以前养的Lulu是一个类型,让我骤然很想念。给他做按摩,超级温顺可爱的三岁男狗狗。
Feb.14th
情人节。早上送女儿们去机场,之后开车去松树区的周日市集逛逛,20块(人民币同志们)买到两件很好的Jumper,100块买了一双Ecco的红色高跟,250块一双Schollar的正牌。再次感叹上海不是人能住得起的。
中午回家简单吃了昨天Emilia特意剩的千层面,自留地的黑花菜炒炒,Emilia还贴心地煮了米饭,照顾我这个非面食爱好者。因为全Rome的国有美术馆、博物馆情人节半价,所以差不多三点出门,去了国家现代艺术馆Nationale Museo di Moderne,看到很多名家的作品,包括Duchamp、梵高、莫奈、罗丹,等等,有意思的名单改天列,会有配图。
艺术馆很大,我们三点半进去六点半出来,回家去对门邻居Roc家喝个餐前茶。Roc是Gigi从小玩到大的好友,这次去温哥华冬奥会,因为公司是这次冬奥会的某硬件赞助商,2012年还要去London奥运会;妻子Paola是名护士,长得很漂亮身材保持得也好,人很热情,之前Gigi肠癌手术时给了很多帮助。Felnando及女儿、还有另外一对夫妻也在,孩子们玩Wii射箭游戏。去年Roc和Paola来过中国一星期,泡了从那时带回来的普洱茶,闲聊瞎扯间差不多得八点了。和他们说了19日我庆生的安排,回家吃点沙拉,坐过来写东西。
明天早上得陪Gigi去验血,下午去梵蒂冈,待明日流水继续。
Feb.15th
由于意大利的医疗制度如是:每个小区域有当地配备的医生一名,平时像感冒咳嗽之类的小毛小病就在这个医生这里解决,他也有处方权;如果觉得情形严重,会建议去某家医院看或检测。意大利的医院名义上分三方管辖:教会、政府和议会(至今也没理解这里government 和council的区别),但实质上就是私营企业,只不过从业门槛比较高;但只要达标,向相关主管部门申请营业执照即可。我们去的这家是IBI,教会直属的医院,必须预约。Gigi要做血检和尿检,预约在8点,Laura早上7点半来接,空腹出门,周一上班高峰路面比较拥堵。到医院已经8点半了,实际上路程算来并不远;等拿号差不多就过去了半小时,从没想象过意大利的医院和国内一样拥挤;当然主要是因为size小的缘故。之后等抽血又是二十来分钟;抽血倒是很快,从医院出来已经十点多了;饥肠辘辘地在街角随便找了家Bar。其实连Gigi都感到奇怪,因为这里的Pub或Bar每周一上午都关门。
在这里还得解释一下意大利的Bar或Pub与国内的Bar或Pub的区别。这里Bar主营的内容有:饮料、香烟、口香糖、公交地铁票;各式可颂、丹麦酥、甜点、pizza(可选)、三明治、可选菜式(少数;经营大众消费品的店名头还可以是Tabachi[上海话中有烟子店,同理]、Amentelia等);咖啡、酒类,其实对于简餐而言perfect,价格也不贵,和上海相当,可选菜式的午餐甚至比上海更便宜。9.5欧元折合人民币88元可以有一份优美的土豆烤鱼派、大分量菠菜沙拉和惊艳的大番茄焗意大利饭,加上一杯葡萄酒和咖啡,一百元一个人吃得很好了。平均下来,可颂差不多1欧元一个,三明治、披萨3欧元一个,比国内优质得多也便宜得多。
再解释一下公交地铁票,意大利分两种:75分钟票1欧元,单日票4欧元,公交与地铁通乘。当然,学生、老年人、上班族还有对应的减价票。意大利只有两条地铁线路A和B,公交的运营总管和医院一样也分教会与政府,但下属分支有许多独立的私营公司。
好了,接下来说重点。搭了公交汽车先去圣彼得教堂,结果没想到冬天淡季排队的人还是很多,绕了差不多半个圣彼得广场,其中有甚多中国人及亚洲面孔;于是沿着梵蒂冈的购物街走向梵蒂冈博物馆Musei Vaticani,也是相当长的队伍,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多;进去买了票(15欧元每人),绕了两个半小时,竟然惊喜地看到很多现当代艺术名家的早期稀有之作(详见名单),当然博物馆内少不了的是古罗马令人惊叹屏息的古典艺术,包括早期的陶艺、瓷艺、雕塑、巨幅织锦画与壁画。绕了老半天,腿软不说胃口吊足,总算在最末看到了人满为患的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教堂Chapell Sistan。果然和拉斐尔等人的单室拉开了一定差距。坐着欣赏了二十来分钟人声鼎沸与非凡恢弘的教堂顶,我们走了差不多四个街区开外,找到家小Bar随便点了些素菜伴了意大利面包解决午餐。
路上看到一家机构抬头的末尾标了SpA,但看上去一点也不像Spa,就问Gigi是什么~ 原来是意大利文中‘有限公司’的缩写,相当于Ltd.
休息片刻,老天又哭起来;顶着小帽子赶往圣彼得St Pietro,已经没什么人站队。说老实话,描述我就不描述了,大家可以跑去看wiki,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万分rich的所在,还是有些封闭的区域,只供信徒祈祷,一般是不放行的。但督查的体制着实又很松懈,就是拦了红绳配了守卫,他会问你“Only for pray?”你说是,进去就好了。
差不多四点多从教堂出来,在广场上找一个特殊站点(在这一点可以看到原本double的柱子变成single了,具体方位在出了教堂门后右手边的一个白色地面圆形,与肩同宽)。沿着主干道走,商业街末端就是Piazza Navona,之后跟着Gigi在小巷里穿梭游走;无疑,罗马绝对毋庸置疑是全欧洲最美丽、最恢宏、最人性的城市。在这天临近归途之时,我们去了Castel Saint Angelo与其附近架在Fiume Tevere河(发源于意大利中部,汇入地中海,其实在Aurelia附近的海滩对面8小时的航程就是撒丁岛)桥上欣赏黄昏美景(见图)。
雨越下越大,冒着雨乘巴士回家;简单的沙拉晚餐,洗个热水澡,和Emilia和Ersilio玩牌,欢欣入睡。
Feb.16th
前些天听Paola说著名的舞团Momics这次在意大利有专场演出,结果Gigi安排确定人数来订票;附近是著名的Villa Borghese,有Museo di Borghese,但意大利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都需预先电话订票;如网上直接订票付款,还要多付4欧元的服务费。我们到了那里,结果Gigi傻乎乎地在早晨电话没打通的情况下就去了,被拒之门外,当然还有个理由是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上午的忙点,三个中型规模的旅行团挤在狭小的lobby里,于是在附近转转,是非常美丽的心形公共绿地(这里还有片区域原先用作障碍赛马的场地,如今虽然废弃了但马厩还在;附近都是高大的地中海松树,有几棵零星地被砍掉了,问Gigi 为什么把树砍走[应验了卷卷说我是问题少女,我在这里问题超级多,Gigi经常不耐烦地说为什么你有这么多为什么呢],嘻嘻,这次他开了一个很有趣的玩笑:这些树活了太久比较郁闷,长久如此有了抑郁症和自杀倾向,于是园林管理员很着急,请来专治树心理疾病的专家来劝导;结果树就开始诉苦,比如没有行动自由啦、天气不好也不能进室内暖暖身子啦、周围都是长得和自己差不多的家伙、看久了心里很窝火等等,结果心理医生被他讲得觉得也很郁闷,先走一步自杀了;结果这棵树不知怎么也跟着死了;我说那不只一棵呀,都心理有毛病?!他在那里笑,然后一本正经说实际上是因为树生长需要空间的,不能长得很满,我心里暗笑,老早知道了。还有著名的全仿伦敦所在的莎士比亚之屋Globe Theatre;可惜冬季淡季没有演出,大门紧锁。之后沿着购物街走,随处可见历史悠久、家族传代、或摩登或古典的小店铺,出售类别从服装、化妆品、鞋类、帽类、手套、冰激凌、Bar/Pub、古董、画廊、旅游纪念品店、书籍音像制品店等等,橱窗的Presentation都很讲究,煞是养眼。
我们万分幸运地赶上了由美国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意大利罗马基金会博物馆Fondazione Roma Museo承办的爱德华 霍泊Edward Hopper个展,美国近代史上与Mark Rothko齐名的艺术家(大家wiki,这里不繁述了)。还是强调艺术品一定要亲眼看,方能见功力。Amazing&wonderful!展览坐落在Via del Corso,是城内著名的奢侈品购物街之一。(补充知识:罗马是全球大都会中唯一一座以圆形辐射状态发展的城市;现今的罗马地下还有两个罗马城被掩埋着,均是因为历史原因而填埋的,可以想见如今这番辉煌还要加倍,绝对civilized)
在去费里尼著名的电影《Dolce Vita》的途中,有很多餐厅的橱窗中展示了当年费里尼剧组在当地的留影,到达Fontana di Trevi时,整个Piazza di Trevi挤满了游客;和Gigi合了影,背抛硬币许了愿,完美的大年初三,我的农历生日,哈哈。
彼时雨越下越大,两人都有点饥寒交迫,跑到他建议的一家Café享用午餐(内容即是上文介绍Bar时的例子),很惬意的门庭若市、成立于1870年的店。出来之后正是罗马国立的画廊艺术区,穿过n个街区来到著名的Piazza di Spagna看西班牙台阶。
再附近就是Piazza di Parlamento议会广场,还碰巧有Aneglo的露天演唱会,以及2月6日至16日罗马嘉年华的闭幕式,真是非常丰富的一天(可惜了天气)。乘巴士回家,洗澡,Emilia做了完美的甜点(见图)。查查邮件,七点出发去Felnando家晚餐,是玉米糊糊配番茄鸡肉/排骨酱Plenta,菠菜Ricota芝士培根酥皮披萨,佳酿红酒。简单饱腹,夫妻俩的孩子很可爱,女孩子Clara11岁,青蛙是她的心头大爱,整个房间都是青蛙状的玩偶和毛绒玩具;小儿子Tomaso4岁,小天使一枚,见照片。和他玩划井字。Gigi为他们做的室内设计,喜爱。但打听价格发现当地物价的某些方面还是很贵滴,但质量绝对保证,150万人民币只是室内施工部分的价格。当晚是意大利一年一度音乐节的开幕式,每晚3小时的晚会整整持续四天。
饭后喝了点Lemocello和Grapa(意大利当地的Genepi),跑回来坐在这里写流水。Ok,明日继续,我要去睡了,得保证早起;明天又是奔忙的一天,非常期待下周的弗罗伦萨之旅,期待天气转好。但再次强调,罗马绝对是全欧洲最美丽、最恢宏、历史气息最重、最人文、最文娱的城市。
Feb. 17th
早上起来阳光明媚,扩扩胸伸展伸展,去自留地看看兔子,回来整装待发去乘地铁,跑到市政大厅广场的一家美术馆看Caravagio的特展,结果毫无理由地暂时闭馆了,要到20号再开;于是长途跋涉,在无与伦比的意大利旧城小巷间穿行(见图),又去了Fontana di Trevi补拍了一张高清的合照(昨天相机的电池用完了);走向Galleria Borghese,预约的参观时间是下午1点,结果到的时候买了票,还有三刻钟,跑到两个街区远的一个热爱美国灵魂乐的人开的Pub吃午饭,非常优美的鲜虾吞拿鱼沙拉+矿泉水(36人民币同志们,物美价廉),Gigi点了Pasta+餐酒,饭后两颗臻果巧克力;回到Borghese的路上开始下雨了。排入人群入馆,亲眼看到了贝尼尼的阿波罗和达芙妮、女性版的双性人雕塑、卡拉瓦乔等等,盛宴。
三点出馆(参观时间有严格限制),马不停蹄乘地铁A线转地铁B线去火车站附近的罗马国立博物馆Museo Nazionale Romano,亲眼看到掷铁饼的人、卡拉卡拉相、双性人原版等等,盛宴又一。
地铁转公交巴士回家,昨天Emilia特意为我们做的蔬菜汤、今天为我煮的米饭、番茄烧章鱼、小豌豆沙拉,清清爽爽,抚慰了我焦躁而又饥肠辘辘的胃。
潮湿的地面、行走的节奏、深爱的人寸步不离,异乡有家的浓重温暖与馨香,笑脸、亲近的人们。晚上为Emilia做足浴+指压按摩,喜欢得不得了。
看冬奥会女子滑雪直播,怀念Courchevel雪白飞扬的日子,收到Alain的回信,安慰。跑开,回头来详述,要去和Gigi玩牌戏~小朋友寂寞了要。
Feb.18th
今天是万分神奇的一天!原本报有雨的天气却全日阳光灿烂,而且在我的激励提议下,担心下雨天带了把大绿伞的Gigi还是同意去古罗马城(包括罗马竞技场),哈哈,绝对正确的选择。Colosseo+Palatino+Foro+Aperture Straordinarie联票是12欧元,排队的人算多;现场的感觉真的很难言语,时间在那里似乎可以凝滞,加上蓝天白云的大好天气,都快乐疯了。摸着上了年纪的石头和树,你依然可以感觉古罗马废墟完全不是废墟,还相当活生生、气勃勃地与今日的罗马城完美融合在一起。
逛完已经下午一点多,去著名的犹太区逛逛的两人跑到著名的Roscioli Bakery & Pizzeria吃披萨,顺便买了超灵的全麦面包扛回家;之后走到著名的Patheon看拉斐尔的棺材和神奇的镂空圆顶;到附近的一家著名冰激凌店,2.5欧元三种口味的蛋筒,我要了辣椒巧克力、豆奶椰丝和哈密瓜;他属于很怀旧经典型的,选了咖啡、臻果巧克力和椰丝巧克力,跑到人满为患的Piazza di Patheon门口的喷泉边坐下,看川流不息往来的游客。每个人都挂着大大的笑容,很多对情侣拥吻,很多结伴的朋友欢声笑语地走过,配上灿烂阳光照在悠久历史的建筑上,被这样的环境包围着,加上口中快快融化的冰激凌~~会不时拉Gigi亲一口,不然满腔热情快乐就无处迸发了。
稍坐片刻,在附近的购物街小逛一下,征求本灵感大师的意见跑去河边逛,正好激发起他记起附近就是人工岛,跑去岛上看夕阳,身边是轰轰的水流湍急,和爱人坐在草坡上,看桥、看人、看天、看四周、看夕阳,给他讲三毛、和曦的故事,唱《橄榄树》。天色渐暗,过了桥做当地的Trume(有轨电车,二战之后全都拆了,90年代初又建起来)。坐到终点站,跑到88路终点站坐到家门口,路上听ipod的Andreaw Brid,到家七点。Laura的Loli也来了,记得我是上次masage的主,哈兴奋地跑来蹭我。讲到这里,今早上Emilia特别提及我们回上海前铁定得再给她做次按摩,这次最好是精油的,哈哈。(其实昨天做的已经是Cream了)。
晚餐:小豌豆土豆胡萝卜沙拉、(他们吃)番茄Spaghetti 5号面、迷你豆烧自家腌香肠、培根炒自家种西兰花、全麦面包。我就吃点素的,在Emilia的强烈建议下试了今日新鲜的Ricotta芝士,半个红橘(话说小楼门口就是两棵高大的柠檬树)。
由于明天是我生日(其实按中国时间算现在已经开始了),在Paola家Party,筹备的菜单是:
小笼包(Gigi剁肉和虾仁,我揉面,胳膊现在还有点酸)
玉子寿司、烟熏三文鱼寿司
沙拉、Grilled Vegis
鸡蛋+鸡心+鸡肝拌(Gigi的拿手菜)
鱼派(我的拿手菜)
菠萝蛋糕(Emilia的拿手甜点)
一共12个人,明天汇报战况。
这连着四天跑动跑西像个观光客,Gigi有点不太适应,新闻里报明日全天罗马交通系统罢工,可能也就只能就近的绿地、城堡、遗址逛逛,下午陪Gigi去拍X光(他背一直痛),顺便定Momics的票子,傍晚准备上述粮食。
ok,鸣谢广大亲朋好友的热情祝福,生日快乐,Ling灵 ^_^
Paul Klee
Edvard Munch
Gino Severini
Sandro Chia
Giacomo Manzu
Renato Guttuso
Afro Basaldella
The Milanese Gallery II Millione
Renato Guitso
Mario Sironi
Corlo Carra
Riccardo Francalancia
Alberto Gavinio
Giorgio de Chirico
Maurice Henry – Silvio Rotta
Giacomo Favretto
Mario de Maria
Testa di Socrate
Babarian
Feb. 19th
完美的生日派对,详见图片与视频
Feb.20th
上午在家,Gigi准备后两天去托斯卡那、弗罗伦萨的行程,还有预定明日百年难遇的卡拉瓦乔150周年特展的票子。我写日记,逛mtime,收邮件,整理照片和视频。天气阴雨,吃完午饭反而放晴了,阳光特别灿烂,Gigi开车带我去附近的Bracciano di Lago湖,怎一个美字了得!配上完美无瑕的阳光,走在山间阳光密布的小巷村落里~啊!!(见图)
在附近的Bracciano村庄,有一座原属主教之一、后与美帝奇家族联姻的往上追溯达900余年的举世无双的四方古堡Castello Odescalchi Bracciano参观(www.odescalchi.it),更多参见图片。
有个故事,说如今依然健在(94岁)并住在古堡东侧的伊丽莎白公主在12岁的时候就因家族联姻的安排下嫁至此,与丈夫David之间并无恩爱,于是就有一个专门的房间与情人相会。但由于公主身份特殊,此等不宜外传之闻绝对不能有活着的witness,所以这些情人但凡与公主云雨之后,就会被引入一个陷阱:特定部分的地板是活动的,人踏上之后就会翻转,于是这些可怜的人儿就这样真的“献身”了。这块地板的下面,是一个高达七米的凄惨阴森的密室,密室底部密密麻麻地排布着锋利的刀剑,人摔下去绝对“粉身碎骨”,这招和殷纣王的妲己有得一拼。
还有意思的是马桶,与中国古典的马桶不同,他们的马桶更精致舒适,外形是一个立柜,方形大抽屉的高度大约是整个立柜的3分之一,立柜高2米左右,如厕时人扶着把手,方便入抽斗,仆人间隔一定时间来更换。但有趣的是,由于古堡四周就是农场和草原,这些排泄物就被直接从窗口扔出去了;但这古堡可是非常高的,一间普通房就有7米高,客厅14米高,如果从两楼扔出去应该就能砸死个小型号的动物了(不是被砸死也被熏死了),所以凡在古堡四围工作岗位的人都戴着非常大的厚重围帽,以保护头部。
古堡出来,沿湖周游一圈,天已经完全黑了,回家稍作休息,去附近的一个朋友家坐坐,回来简单吃了点沙拉,和Gigi玩Scoopar,他输了两局,欠我两次massage,哈哈~
Feb.21th
今天绝对是纪念日!全天天气出奇的好,上午早早爬起来,去看百年难遇的卡拉瓦乔150周年(1860-2010)展Caravaggio(www.scuderiequirinale.it)。展览地点是Scuderie del Quirinale,这次可以说是逢了双喜,因为也恰是Scuderie del Quirinale作为展览馆的10周年庆。这个地方原来是皇家的御用马厩,相当于孙悟空做弼马温时候管的地方。之前有看过BBC出品的卡拉瓦乔传记电影,虽然短暂人生39载,作品数量也不算多,但他绝对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光影大师与改革先锋,并因个人的暴力倾向与皇家疼爱而驰名海内;他的教名是米开朗基罗,而他的绘画也借鉴了很多西斯廷的米开朗基罗。这次非常不容易地从25家艺术馆、私人收藏、画廊、艺术基金等齐集了40幅卡拉瓦乔的代表名作,Gigi说如此盛大的卡拉瓦乔展可能最近几百年也不会有一次了。订票情况是空前的,单日浏览量是10万人次,3日内的订票总额高达500万人次,被意大利的官方媒体Rai评价为’the exhibition of the year’。由于馆内禁止拍照,只能拍些外景了;但在这初春的光景、萌芽的时刻,花苞吐露最virgin的芬芳,怀想当年卡拉瓦乔的画作在公众间引起的惊天轰动~如今的我们被铺天盖地的广告包围,正如英国青年艺术家Mark Titchner的创作灵感一样,仿佛再也无法真的很纯粹地进入绘画艺术的境界。然而今天的天气实在太美了,尤其是云彩,如梦如幻的难以置信的云彩们,仿若就是为了Caravaggio出来兜风的。
Ragazzo con canestra di frutta,1593-1594
Caneatra di frutta Ambrosiana I musicj,1595-1596,Doria Pamphil Galleria
Riposo clurante la fuga in Egitio,1595,X3
Ibari,1595
Bacco,1597
Conversione di Sauto,1601
Incoronazione di spine,1602-1604
Madonna dei Palafrenieri/Adorazione dei pasteri,1608-1609
Amore vincitere(Amore Vincit Omnia),1602
Giuditta che taglia la testa a Oloferne,1599-1600
Cena in Emmaus,1601,X3
San Bioyanni Battista,1602
Cettura di Cristo nettorto,1602
Sacrificio di Isacco,1603
Amore dormiente,1608
David con la testa di Gotta,1610
Annunciazione,1608-1610
中午回家吃饭,Emilia特意为我们烤的自养鸡,沙拉,米饭,简单丰盛的一餐。饭后去Gigi好朋友Felnando兄弟位于Aranova靠近Castel di Guido的市郊别墅聚会,在郊野的油菜田里走走,割摘野菜,采芦笋(现在有点早,要等到春天就多了,其实野生芦笋非常细小,餐厅里的那种大号的都是人工培育),和俄罗斯养女Pola(领养签证竟然要500欧元,加上手续等非常昂贵,俄罗斯孤儿院的条件非常之差,完全不顾及孩子的感受与成长,Pola内心有较深的创伤,对俄国有抵触情绪,希望完全忘记领养前的生活体验,从零开始新的意大利生活;唉~)、会跆拳道的Nancia,有点神经质经常莫名笑倒的Clara在countryside的小道上狂奔,看农家会爬树的猫,田野里的马粪,栗子树和银杏树,大多的流云在头顶悠悠踱步。
Tomaso(视频里的那个男孩子,Felnando和Franca诡异的金发儿子)和Pola很合得来,还用放大镜夹着纸条写了’Io Ti amo’(我爱你的意思)给Pola看,结果被小女孩无视了;但过一会Tomaso一时不在身边,Pola又满世界大喊大叫着Tommy(昵称)找他;两个小人一起玩荡秋千、滑滑梯、倒爬滑滑梯,很是两小无猜的爱意。
Paola(Roc妻)做的布朗尼蛋糕绝美,还有水果宾治cream派、黑莓乳酪蛋糕、经典苹果蛋糕、Felnando母亲(Splendid lady,丈夫常年卧病在床,一己之力拉扯大八个儿女,三个儿子事业有成家庭和睦,五个姐妹相亲相爱与母亲住在一栋大house里)拿手的葡萄核桃别士忌。之后和Gigi、David、Tomaso玩桌面足球;令我惊奇的是他们竟然有个乒乓桌,结果一众人组团双打。他们每周都会玩,聚会的时候就来比赛,我分外惭愧啊~没给中国人长脸,打得没人好呀~~
回来简单吃点沙拉,写日记,逛mtime,查邮件,准备行李,明天出发托斯卡那。
Feb.22th
美丽的托斯卡纳Toscana,是Cristiano的故乡Grosseto的所在,是Siena、Firenze(弗罗伦萨)与Pisa(比萨)的交界。上午8点多出发,大约四小时的车程到达朋友的设计事务所,午餐是当地的特色吞拿鱼刺身配海鲜拌火箭叶,白葡萄酒和白披萨底,挺好。大约两点多前往当地的两个古老小镇:S. Gimignano和Genova,附近还有古罗马遗址,阳光灿烂,美得没话说。
在S.Gimignano有个特色博物馆Museo della Tortura dal medioevo ai giorni nostri,虐刑博物馆,主要收藏黑暗中世纪前后百年的各种刑具和记录文献,这里是些简单的英文介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电话咨询:+39 0577 942243, San Gimignano:
The first one and the most imitated from 1983,beyond 700mq of exposure,a unique and world-wide famous exhibition.A visual synthesis of the terrifying history of torture and of its shocking ‘devices’.It is the triumph of the obscure side of history.Instruments produced for causing pain and death.An authentic anthology of horrors and human cruelty.
在S.Gimignano我们还参观了当地一座城堡即博物馆Musei civici di San Gimignano,具体位置是Montemaggio(详见照片)。
回来天色已黑,在朋友Cristian的带领下前往Certaldo一家私人旅店住宿。到达时已近8点,原来我们的小appartment竟然坐落在一座古堡中,而古堡的隔壁邻居在“若干”年前就是《十日谈》的作者、著名意大利作家薄伽丘;这座小城有大半是后期新建的,但我们的居所的的确确恰恰是在古堡之中的一个重新整修的套间,虽小但很温馨,挂满了当地的照片和小油画,满屋子金灿灿的向日葵、柠檬树纹案的装饰布料甚至可以让人问道田野间午后阳光的味道。
房东是个非常帅气的托斯卡纳品酒师Andrea,藏酒颇丰,邀请我们品尝了当地手工产的cheese、Prossecco(可以简单理解为是意大利的香槟)和特制番茄红椒大蒜酱、大蒜洋葱醋,配了现烤的蒜蓉面包,别有番风味,很开胃的。
小酌片刻,房东得赶去当地的一个群体品酒会(四人一组、一共八组,算是比较大型的比赛,看哪一组猜酒猜的最准为胜;其实论品质意大利酒绝对可以出珍品,可惜因为大大咧咧懒得PR的性格而打点折扣,被法国酒夺去了应有的天下)。
谢过Cristian,安置了行李,在附近走走,吹吹夜风,看看夜景,听听归林鸟儿的低声轻鸣,回来写日记。现在是时候洗个热水澡上床休息啦,明天得早起。
Feb.23th
上午早早起床,开车下山,在路边的Bar随便吃了个果酱丹麦酥,配卡布奇诺,迎接将近三小时的车程;一路窗外是温和美丽、绵延无边的托斯卡纳乡野景色,但依然不知为何,始终扛不住在这车上的诡异困意;在Firenze弗罗伦萨狭小而古老的街道上微微的颠簸中醒过来,两旁满满地高耸着古旧的建筑、窗栏、雕花,满满地擦肩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公交车的鸣笛凑着热闹,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红尘气息。由于Gigi错过了火车站附近的停车场,结果在附近转了老半天才找到一个可怜的付费停车位。由那里步行穿过带有当代平线风格的Santa Maria Novella 圣玛丽娅火车站来到全球最著名、也是规模最大的哥特风格教堂Cathedral of Santa Maria del Fiore,但凡在如此巨大恢宏的空间中,很多感觉就都只融入身临其中的那份仰望了,大多都揉着脖子出来,哈哈。
临近教堂,走出两个街口便是著名的群雕,包括拎着尸首的大卫青铜雕像,抢夺萨宾妇女圆雕,广场对面还有海神波塞冬的雕塑喷泉(几乎每个喷泉都会有雕塑,规模不一)。拍完照片,走到闻名遐迩的乌菲奇美术馆Galleria degli Uffizi排队,此等淡季还是等了差不多一小时才轮到我们;当然绝对不枉等待,亲眼看到波提切利的春、维纳斯的诞生、诽谤,达芬奇的圆形宗教壁画,文艺复兴弗罗伦萨派及威尼斯派的诸多大师之作均栖局于此。大饱眼福。从临近出口处的长廊窗望出去,可以看到著名的Ponte Vecchio,翻译过来就是老桥。这是一座乍看上去堆满了贫民棚屋的跨在河上的街道;但当我们出馆后走过去,大概也有3分钟的路程,便发现其如今的庐山真面目:目测不到30米的桥两边肩挨肩两溜排珠宝店,桥中间对面对两座雕像,桥下慢慢游走着Fiume Arno,音译过来是阿诺河。很奇怪,意大利的海水都是令人心醉的晶莹剔透的蓝色或黛蓝色,但河水都比较浑黄。说也不是污染或脏的关系,而是这河生来就是这种颜色,罗马的Fiume Tevere台伯河也是一样(参见照片)。话说阿诺河不宽不长,但却在目力所及就架了五座桥;在阴阴的天色中感觉相当不明朗。
时下午两点,肚子在叫但附近都是宰旅客n刀的小馆子,又不高兴走了,反正弗罗伦萨整体物价都较高;于是随便找了一家看上去还干净点的,里面做了几个日本人,还有两个看着像汤姆,点了个海鲜沙拉+Gnocchi(土豆混了面粉做的小圆球,当主食吃的,有些粘牙,有点像迷你的糯米小圆子,但更有嚼劲;在上海有试过用紫薯和红薯同样方法来做,挺好吃的;比较经常地是浇了番茄罗勒酱吃),味道还行,就是价格预料中的离谱。
开着iphone试图找但丁的故居,没找到,甚为遗憾。但感觉也就弗罗伦萨能孕育出写神曲的人了。整个弗罗伦萨感觉色彩比罗马更鲜艳、更亮泽、更戏剧化、也更红尘。
出了市中心就开始回头找停车的地儿,因为得赶着去看Turre di Pisa比萨斜塔,但结果两人原路返回只摸到了Santa Maria del Fiore,之后就迷路了,在附近大步流星地瞎走,跟着模糊感觉的记忆力较差的某两人在某小广场中决定止步;走回火车站后认准了方向,终于回到车中,彼时觉得Ford Feel+的可爱。
差不多又是2小时多的车程到Pisa,天已经快黑了。进了Pisa城后没有看到斜塔的影子,比萨不大的,转了两圈之后找了交警同志问路,结果交警同志忽悠咱Gigi同学,绕了一圈之后发现恰在交警同志之路的反方向,汗。开到门口发现塔并不高的,在附近的停车点接受了黑人同胞的offer,买了张廉价停车证,主要也是因为这当口没什么人有闲情逸致来查。踱步进入星火点点的比萨塔园区;很神奇地有中文的简介牌,原来就是个豆腐渣工程,筹备初期就不顺利,主协办方各执己见,地基挖了差不多停了,再动工建了四层又挺了;这次停得久,后来施工的回来一看,呦~不对,这有点斜,结果不管不顾接着往上造,第七层时算是竣工了。结果越来越斜,彼时人一测,这土太松,不能承受高重的建筑;于是又花费了多年心血将其稍稍扶正。当地有卖很多原先倾斜角度较大与如今倾斜角度较小的对比小模型。塔旁边是两座教堂,挺好看的,对街就都是纪念品店和饭馆了。
我们两个坚决不被宰的吃客沿着街往里走寻找味美价廉的所在,结果路过一条小街恰坐落着当地的大学,Gigi说一般学校周围有好去处;可不,穿过小巷出来就是个广场,有家玻璃房子里面有两桌学生好像是为谁庆生,剩下的也几乎满座;于是决定坐下来晚饭。点了当地特色的托斯卡纳汤,他要了披萨,当然啦~在Pisa吃Pizza是多人的梦想啊~ 还点了份Cabachio,选的是生牛肉,配了火箭叶;要了瓶酒,我请的客,吃得不错~ 饭后在附近的小巷逛逛,结果路过两家小餐馆,发现价格更便宜但东西貌似很好很当地,就后悔了。唉~ 为啥Gigi要说了刺激我呢。
由于开回住处还是要些时候的,所以没有多逛,但个人很喜欢Pisa,有种恰到好处的感觉,古老和生活的气息紧紧相扣,完全不突兀、没有距离感。上了车昏昏欲睡回城堡,洗了热水澡上床,听听窗外布谷鸟的夜歌,期盼第二天美丽的早晨。
Feb.24th
由于之前问了朋友,房东要九点多才到,所以睡到八点多起来,简单梳洗,整理行李,在小镇上逛逛,在白天看薄伽丘的故居,附近的很多房子都用来出租给游客;我们算是友情价,45欧元一晚上;如果按实价算会非常昂贵,即使是淡季。远眺山下小城和远处的托斯卡纳郊野,很是心旷神怡。等了一会儿,Andrea穿了前天的同样装束从阳光里走上坡来,一起在当地的小咖啡馆早餐,尝试了苹果派,Gigi一如既往地classic,要了巧克力可颂牛角(意大利当地的牛角相比国内偏甜;其实即使是家常烹调,都会放很多橄榄油,实在太多;Emilia又口味较重,对我来说都太咸了;其实需要纠正,老人家都应吃得清淡些);Andrea只要了玛奇朵(就是一小杯热奶泡+一滴咖啡)。结了帐,在他的小店里买了当地特产的甜椒酱和蒜头酱,开车出发前往Siena。
总觉得Siena绝对是非常有背景的地方,车停在凯旋门外的小绿地旁,一路走上山,满街的游客和名品店,物价相比别的镇都要高许多。走差不多十来分钟到著名的Piaza del Campo领域广场,这是托斯卡纳最重要的广场之一,因为每年两度都会在这里举行盛大的障碍赛马会,届时整个广场的中心部分都会搭起围墙,入场参观的门票相当昂贵,因此有人宁可选择广场周边更为昂贵的旅店来得比较划算,从窗口观看比赛其实更为舒适清楚,也可免受沙尘飞扬。广场附近是堪称Santa Maria del Fiore的姊妹教堂、鲜明哥特风格的OPA群楼,个人更偏爱这组建筑,完美地利用山坡曲线来建设的六建筑群楼中高耸的哥特教堂尖顶组配着鲜艳的玻璃画,映衬教堂前洁白的大理石台阶和静谧的广场和美术馆,意大利无处不在的鸽子自顾地踱着步,蓝天白云下的母狼雕像诉说着当年一切文明开始的源头与对这份诞生的感谢。
很奇怪的是,OPA教堂中有一组马赛克地画,其中本应作为罗马标志的母狼哺图案竟然呈现在正中,并鲜明标着Siena的字样;而标有罗马的大象图案则同其他意大利中部城市(历史上如今的意大利也是长期分裂,只有中部意大利相对统一)一样环绕着Siena,联想起教堂外的雕像,觉得更为奇怪了。但问Gigi这个一问都不知也没用,让他问当地的解说他又说对宗教没兴趣;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查证一下各种的奥妙。
出了Siena差不多下午一点,开车去沿途的Castiglion del Lago湖兜风,车停在城下,踱步上去换了零钱,找了家当地看着还不错的餐馆吃了顿标餐,我一如既往地水产品爱好者,点了海鲜饭和沙拉,他一如既往地肉食动物,点了肉酱手工面和烤猪排。味道不错,就是太咸,餐酒是当地新鲜酿的,还不错。
差不多三点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走到山顶,瞭望美好的湖景,兜兜转转,下山启程向Gigi的故乡进发。
跟着地图走,一路顺畅,但不得不鄙视一下意大利的路标,很不清楚,需要非常费神仔细地一路留意,免得错过了,绕路回到正确的方向又是要浪费很多时间。在估摸差不多半小时到家的繁忙小镇上去超市买了点当晚的吃食,接着上路;终于摸索到胜利的曙光S.Vittoria时,进了半山腰突然起了很浓重的雾,最难熬的部分能见度可能只有一米,就差我走出到车前引路了;越往山上雾越重,实在不行;当时天色以黑,六点多了,这种速度很危险也很困难;决定掉头下山,出了雾区他认出了一个熟悉的地名(地图上只标大镇,很多小镇不标的),于是反而很容易地找到回Monte di Nove的路。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就开到了听Gigi讲了n久的countryside house。被Emilia收拾得惊人的整洁、毫尘不染,楼上是真正的fireplace壁炉,三间卧室加个客厅,厨卫,楼下也很大,隔壁非常高敞的空间被用作洗衣房和储藏室,堆放着干柴和不用的家什。其实这座房子隔壁连接着的是座教堂,如今废弃了被用来作为metal workshop;所以这座房子原先是用来给教堂的教士居住的地方,楼上楼下原本都与教堂是打通的,方便直接出入;后来Ersilio买下之后重新排布了房子布局,使之更符合居室的舒适。
Gigi到楼下开了水电闸,报了干柴上来生火;我准备火箭叶圣女果沙拉、意大利白茴香红橘橄榄沙拉(毋庸置疑都是油醋汁,这个意大利白茴香个头有洋葱大,气味没有我们放在红烧肉里那个八角茴香那么重,但却是是茴香味)。烧水下三色Gnocchi(加了菠菜、胡萝卜和鸡蛋的三色),Gigi跑来兴奋地嚷:real fireplace, haha~在那里傻笑,忘记开窗户搞得满屋子烟,拉了来做罗勒莫扎里拉番茄酱;我热了买的两片三文鱼、一点生牛肉片和桑巴虾仁,铺桌子。两人坐到桌前,QD嚷:we eat like the King~
由于用的是烧水的那种热水器,需要等很长时间水才热,Gigi奋勇以身试险,结果跑出来冷得直哆嗦打牙颤。我犹豫着等了一会儿,还是不热,就稍微洗洗私处睡了(意大利的标准卫生间都有坐洗具,就是把合成卫浴分开了,很好用很清洁)。
有个重要的需要介绍,是一种和我们的汤婆子异曲同工的暖床具。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一个红陶土做的带把手的扁圆罐,在底上铺一层燃尽的炭灰,中间添上正烧着的火红的木炭,最后盖上一层燃尽的炭灰;第二部分是一个上曲下平的支架,底部中间是个木板,把第一部分架上去刚刚好,然后把被子铺在上面。不一会整个床就非常暖和啦~这一套他们管了叫Prete,就是Prist教士的意思,全称精确一点可以是Prete per Riscaldare il cetto暖床的教士。
Feb.25th
不繁述了,完美的晴朗天气,在Monte di Nove转转,他给我讲家族的故事,这里是Emilia的出生地,山顶的教堂有800多年历史,小小一个镇有三个教堂,是方圆Ascoli Piceno的教会重地,因为当时一位新任的教皇Pop即来自这个小镇。风景绝美,全然不输托斯卡纳,在我看来反而更美,当然可能是因为感染了家的气息的缘故。山脚下多处房屋都是Emilia的亲戚,她与Ersilio的50周年结婚纪念日在2006年于半个世纪前两人联姻婚礼的教堂前举行庆礼,并在当年的婚宴所在办了聚餐。
回家吃了早饭,当地特色的蛋糕包配红茶,开车到附近的海边走走,海水是湛蓝的黛绿,几近透明而美好,轻轻拍打海岸的细沙,留下无数的贝壳和时间记忆。
手牵手去旁边的海边小城Grotta a Mare逛逛,爬上山顶半个多小时,往下望海景美不胜收,阳光分外灿烂,沿着山顶古堡里的久远通道走下来,街边是当地度假的房子和庭院里热闹的狗叫和橘子树。
回来的路上想回附近比较热闹的镇买点特产回去,结果中午吃饭时间店都关门了。到家把昨天剩下的沙拉加了点火箭叶拌拌,从橱柜里找出一盒吞拿鱼罐头(神奇的Emilia)和一罐鹰嘴豆拌拌,烤了烤剩下的软披萨Focaccia,在底楼找出一瓶佳酿红酒,Ok啦。饭间讨论着将来的规划,憧憬一下今后Bed&Breakfast的温馨景况。
吃完收拾好东西,去探望了一下住在附近的Gigi舅舅一家,典型的热情朴实的意大利农家,整洁的燃着壁炉的大房子,父母在车库忙碌,从二楼窗口望出去是阳光灿烂连绵无边的乡野。喝了杯茶,嚼了点巧克力,聊聊家常,他上午刚打回来的野味(野猪、野鹿)让我们带回去一点,Gigi以为Ersilio与他家往来频繁,家里应该还有储备,就拒绝了(事实证明这完全是个错误的决定,后来回家Ersilio责怪他连家里“弹尽粮绝”都不知道)。
出门的时候和舅母吻别,老人家劳碌一生,菊花纵横的面庞依然洋溢着扑面的活力与热情,亲吻脸颊的一刻,感受那依然温软光滑的皮肤;她握着我的手,素昧平生却亲如家人的语气,心疼地说:“怎么这么凉~ ”接着便是那么温暖自然的一吻。让我忽然回想起曾祖母的笑容来。
出了家门,开车五分钟到了他们的另一所邸宅,房子已经废弃不住了,但宽敞的大院子生气勃勃地养着六大笼硕大的兔子、随地乱走的漂亮的小公鸡(还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公鸡,深灰带黑的大尾羽上点缀着斑斓的花纹,高傲地仰着头从身边信步踱过)、两屁漂亮的烈马、七八只青春洋溢的小猎犬在棚里朝外扑腾着爪子,后面的一个棚屋堆满了干草,棚屋前方的围槽挤着五头健硕的大花猪。后山坡上两颗桃树吐露着初春的芬芳,淡粉色的花瓣在徐徐清风中点头摇曳,沿着树枝放眼望去,又是那灿烂的绵延无边的阳光乡野和山坡田地。在这光景里,也只有屏息感受自然与人和谐之美的那份钦佩与欢欣了。
出了院子,和Gigi的表格Claudio告别,出发前往Ersilio的故乡小镇Rottella,其实就在山脚下。他和我说,之前因为附近小镇上的人互相之间都很熟络,就会开玩笑说:住在山顶的人家人品最好,越往下越差,Monte di Nove就在山顶,于是当地乡亲就开Ersilio玩笑说娶了Emilia这个来自山顶的仙女(其实两人年轻时都很漂亮,绝对俊男靓女)。现在在同龄人里也算保养得很好,精神头足得很。
不能多待了,再美也得上路回罗马了,彼时已近下午四点,路上最起码得三个小时。途经的风光也够饱眼福的,有绵连的峭壁山Appenini,有雾气缭绕的连绵雪顶,还有蜿蜒曲折的环山公路。临近罗马时已经六点半了,Gigi选了Motoway能把车开得快一点,绕到Ringroad就花了二十多分钟,在看到Elite的时候终于看到家的曙光。别说,在Feel+里待三个小时,不能舒展腿脚的感觉可只能是Feel-呀。
到家时,Emilia跑到Laura家帮忙,今晚是批萨之夜,哈哈,到意大利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家吃披萨哟!兴奋兴奋,加上中午只吃了沙拉,更觉得饿了~ 跑去洗了把澡,出来逛逛网站,写日志,Gigi在查明晚的罗马之夜演出的票子,只能当晚预订的,比较麻烦。差不多7点三刻出门,走两分钟就到Laura家。Pizza们都已经竣工了,炉子也热得差不多了(大型的屋状烤箱)。帮忙摆桌子,摆酒,炒个花椰菜。新鲜出炉的pizza真是不一般啊,有我喜欢的吞拿鱼洋葱浇头、番茄迷迭香Alice浇头、红椒茄子洋葱素浇头,还有传统的四芝士浇头、番茄肉末浇头、番茄牛肉浇头、多芝士肉末浇头,最好吃的可能是番茄茄子牛肉浇头了。按个人口味,Emilia油盐还是放得有点多,不过刚出来热腾腾、脆蹦蹦的正宗薄饼披萨还是美绝了。吃得有点撑,边吃边聊天,电视里在放罗马队的足球比赛,男生们都比较兴奋,连QD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差不多11点多散了回家,我们俩都累得精疲力尽了,上床睡觉,明日待续。
Feb.26th
醒来已经11点多了,简单吃了个梨,昨晚的披萨好像还没完全消化。悠闲地享受一下家中的明媚阳光,中午把隔天剩下的鲈鱼和米饭解决了,聊了会天,开车去附近的戈多城堡Castel di Guido逛逛。结果长久不去的Gigi没想到那里已经成为私人领地,外人不得入内参观了。在周边的草场瞎晃悠,草丛间有些马粪的痕迹,阳光很好,满地的玛格丽特小白菊花。偶尔会有亮黄色的窜出头来,秀一秀自己与众不同的美艳。
不多会儿都有点无聊,QD前两天连着开车开伤了,满是“今天是休息日”的表情。于是提议他去圣彼得堡附近的公园逛逛,他想来也是,就开车上路。结果不争气的我在车上又睡着了,他无奈地在公园门口把我推醒,无奈冤屈的表情好像在说”是你自己要来的,又睡着”。哈哈,天气好,公园里满是罗马的典型参天松树,高高的直入云霄的松树头上顶着蘑菇云状的大大翠绿的树冠,让人联想到古罗马城中的景象。沿着公园中的湖慢慢走,Gigi说原先他来的时候(10年前),湖里除了鸭子、湖鸥和天鹅,还有水懒,经常看到他懒洋洋地仰卧着,抱握怀里的鱼吃,不知为何现如今都没有了。想来食量太大,被没收了,忽忽。
公园很安静,有许多慢跑的、骑单车的,两块大草坪上都有人踢足球;有个古老的教堂,还有家古老的独栋别墅,外壁上的雕塑脑袋都被盗走了,有些还缺胳膊断腿,依然兀自优雅地伫立。别墅有个屋顶花园,典型的迷宫式灌木丛构造,看着有些凄凉颓废的花园四周围绕着盆栽的小金桔树,裹着厚厚数层塑料膜抵御初春乍暖还寒的气候。
差不多到下午四点,差不多是罗马之夜演出的开幕展览,开车过去不远,是台伯河畔少见的全白当代建筑,Richard Meir的信手杰作,内里是Ara Pacis美术馆。罗马令无数人心怀激荡的历史在黑白影片中摇曳着呈现,两小时的影片让人颇为意犹未尽。
今晚又是大餐之夜,算是送别宴,全家聚餐。Emilia准备了野生芦笋番茄培根意面、迷迭香烤兔子(绝美)、prosciutto(薄薄的一大片猪肉对折,中间放上现切的腌牛肉)、油浸茄子。Tonino的妻子做了巧克力Truffle(是巧克力蛋糕的一种,不是松露),放了太多的可可粉、过甜。我吃了一个从Monte di Nove带回来的椰丝夹心巧克力,很棒的。
晚餐后正啜着lemoncello,Alberto和Felnando来接我们去听cover for genesis的现场演出,乐队的吉他手正是Felnando兄弟David妻子的哥哥,主唱的功力与嗓音可以乱真。差不多到凌晨两点演出结束,胡乱跳了一会儿回家睡觉。实在是累…
Feb.27th
11:00 爬起来,在分外暖和耀眼金灿灿的阳光中咬青苹果,屋外走廊里的小桌子派上用处,端了咖啡和茶,与Gigi各坐一处,想着心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不过阳光实在太扎眼灿烂了,坚持了一会儿,两人决定把车库里平日不用的脚踏车翻出来整整,骑车去附近的超市买要带回上海的东西。列了shopping list,给车胎加气,晃晃悠悠地骑在小道上,某人又开始放开嗓子自娱自乐自我陶醉地唱歌:“我骑在意大利的小路上,屁颠屁颠多快乐~~“瞎诌些囧人的词,反正没人听得懂。最重要的scopa牌一定要买(有个讲made in Chinatown生活在米兰的中国人的纪录片,其中就有个段子讲在唐人街一个叫Greendragon的酒吧里,经常有休假的务工跑去玩scopa牌,据说scopa是他们唯一会说的意大利语。杯具。)还有就是装在牙膏包装里的番茄酱和浓稠的草莓醋。
中午吃得很简单,蔬菜过米饭,饭后Ersilio拿了两个玻璃罐子,分别装了酒腌山楂con liquer和酒腌梅子con liquer。很惊喜呢
下午参观自留地,Emilia为我们详细介绍了各种植被花卉,有十多种不同仙人掌、仙人球,十多种不同花卉,十多种fat plant(类似宝石花的堂兄妹们),葡萄棚,十多种蔬菜,常用的烹调类草本,不胜枚举。
差不多三点Felnando的侄子Stephano来访,是Gigi看着长大的两米多高大个儿的’小’朋友,就读综合社会学,参与该校下属的一家驻中美洲NGO(非政府机构)也即毕业计划,该机构成立12年,项目他全程参与了8年,所驻城市在尼加拉瓜,讲述着事业发展的不易。这个大男孩留着浓密乌黑的络腮胡,意大利标志性的细卷发蓬松地披在肩上,专心投入地卷着烟卷。
Feb.28th – Mar. 1st
整理行李,清点,中午首次品尝了农家的新鲜黑松露拌帕马森意面,盐煮腱子肉,烤羊排。是双亲的送别餐。
下午五点多的飞机,饭后去和住在楼上的Tonino道别,下楼来给Emilia做massage,差不多四点四十启程,到机场五点一刻,正好入关。
结果~~万恶的法航延误航班直到八点半,说是天气不好实则罢工。下一班转机回上海的航班是晚上23点半,飞机从on broad到起飞磨蹭了将近半个小时,时刻担心来不及赶到。下了飞机往里走,跑到登机口时登记已经结束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法语给他们解释了老半天,终于通了登机牌放行,还有一对从别的航班转机赶来的同样上气不接下气的夫妻跟着我们上了飞机。
11个小时的航行无疑是无聊而不适的,没什么电影好看,法航的唯一优点可能也就只有伙食了。晚餐的沙拉、芥末鸡肉和中东小米都很惊艳,甜点是焦糖布丁,很不错,有香槟和白葡萄酒,算是稍稍抚慰了情绪。
晚上六点多到上海,晚了一小时多,去拿行李等得心力交瘁,还有差不多十多个和我们一样望着空空荡荡的传送带。东航代理处的工作人员跑过来说机场里的行李已经搬送完毕了,我们的行李不知所踪。又是心力交瘁地等待、填表,听周遭的吵嚷不安声,大多老外到上海只是中转,当天就都得转去其他城市,最近的江阴,最远的广东,基本都是公差,这种讨厌的事情实在很烦人。我们还算折腾得起,拿了证明文件打的回家。
Feb.3rd
昨天收到两通无用的电话,说有50件行李到了,可能有你们的;如果有,会送来。结果等到晚上,证明没有。
今天上午11点收到电话,说行李已到,现在就快递出,下午就到,但总共三件行李只到了两件。汗,等到下午六点多,还没到,电话催,说在路上,应该很快就到。晚上近10点,还没到,打电话,连线到快递同志,说还有半小时。结果如今此刻晚上11点多才到。唉,如今社会一定要心身健康才能经得起折腾。
上海连日的阴雨很容易打扰情绪,但心中在抒写上述文字时彼时彼景跃然眼前,大家可或多或少在照片视频中见识一斑。
补充:
让人惊喜的意大利街头、广场、河边的设施有二:旋转木马和滑冰场
乞讨的人都很有艺术气息,有假装雕塑的、有模仿卓别林的、有玩乐器的、有迷你马戏团(像帕纳索斯博士的奇幻秀中的那种马戏车)
路边小店铺都纤尘不染地大方展示其精心布置的橱窗,很花心思很重细节很有看头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来自livespac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2010春节意大利之旅

  1. zhuming says:

    真长,还是看代码去~下班慢慢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