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坦:关键词项目

——《迁徙、异变与互相干扰的身份》专题研讨会实录,第七届亚欧艺术营2009/2010视觉艺术工作坊

徐坦从2007年开始了他的“关键词”项目,并在美国纽约的Location 1艺术中心首开个展;2008年至今,他先后在广州的维他命艺术中心、瑞典斯德哥尔摩的Bonniers Konsthall美术馆、美国旧金山的Yerba Buena当代艺术中心、香港亚洲当代艺术文献库(AAA)与第53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制造世界”主展单元的Giardini花园中组织了关键词学校,并在2009年英国伦敦的弗瑞兹艺术节举行了题为“关键词:生活、存在、生存”的个展。

每届关键词学校结业,他都会整理并出版《关键词词典》,并创造了他独有的搜索方式。会上,他从语言学谈起,以中国人对“8”寓“发”为例,揭示了中国人强烈的集体意识;具有相当历史几乎堪称传统的“8”、“发”最早来自广东话的发音,且很快就传遍中华;时至今日,北京奥运会的开幕日期也是2008年8月8日,这当然是国家政府的决定,徐坦称之为“国家潜意识”,并发明了一个概念词“亚信念Sub-relief/faith”。中国人是没有正经信仰的,但中国人的亚信念非常强烈。他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一回他在广州早上晨练跑步,休息的时候和一个老太太闲聊,老太太告诉他跑完步后去“刮痧”,排毒效果特别好。中国人、至少是广东人常常把“排毒”挂在嘴边,但到底排的是什么毒?效果到底怎么样?有没有科学证实?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相信大多数老百姓也搞不清楚道理,那对这类“亚信仰”的现象,也就很难分清是人先相信了“它”;还是先的确有了效果再相信?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让类似这种现象更值得研究了。正是为了这种研究,他发起了关键词网站,关键词学校。

 

最近的一届关键词学校,发生在一个玻璃结构的小房子里。中瑞物流设备有限公司(青岛)是一家瑞典在华的外资企业, 生产如机场, 超市手推车, 酒店及其他盛物和搬运的车和框, 这个结构正是由这个公司废弃的,不合格的产品(wrong products)搭建而成。在这结构里将展示访谈的录像,其中部分录像也在研讨会中先睹为快了。访谈包括制作设计竹结构pavilion建筑师和其他建筑师艺术家。作为此届由德国歌德学院与证大喜玛拉雅美术馆合作的“更新中国”展览的一部分,这个名为“暂停与持续”综合媒体的项目也在美术馆所在的大拇指广场上进行了两天的现场互动。现场谈及的问题包括:关于持续性发展,全球化环境下,中国或者发展中国家作为全球加工厂,发展对当地环境的的影响,全球加工厂发展对于中国及当地社会人群意识的影响;对于美学持续发展的看法;对于发展的看法,对于创造性的看法。

回顾发生在该玻璃结构还处在青岛中瑞厂房前的地方性关键词学校,徐坦说当时持续3天的项目一共整理出了115个关键词,并最终根据重要性和话题分类。徐坦将这个玻璃结构称为“展亭”,“亭”与“停”谐音,有中场暂停、休息休息的意思。

 

对徐坦而言,分析方式就是一种美学,分析方式本身成为一种艺术。社会科学的方式与社会发生关系,看起来像语言学/人类学,方式本身是艺术/美学。他用很多统计学的方法,表格、同一值出现频率等来对关键词讨论的结果进行分析,并进一步利用颜色、单位、涵义将数据进行整理分类。来自工厂最热门的关键词是父母与和睦,这与在香港所作的结果很不一样;但有一点一样,就是依然集体主义体现了其主导性。

徐坦对知识、概念、意识活动的看法,将知识分为两种,一种是软件,这类知识可以拷贝、安装,但只有激活了才有用,有意识和价值,这价值体现出知识;另一种是感性,意识大于概念。90年代他做很多概念艺术,后来抛弃了,因为开始对自己艺术家的身份认同产生了动摇,而是对纯粹的行为产生更纯粹的认同。他意识到概念只是意识的尺度,而非意识活动本身。在做关键词学校的过程中他坦言更多是学习、收获。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学校期间,他与很多专业的教师专家共座,跟他们学;而这些教授们也坦言很享受过程,觉得可以有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讲很多平时没机会讲的话。韩愈《师说》有言“教学相长”,关键词学校是学科之间的身份互换,以艺术的名义来做的坦诚交流。

一个中国设计建筑师朋友和徐坦说他做的关键词虽然有意思,但不够专业,不能去参加任何一个专业的论坛,不论是语言学、哲学、社会学抑或人类学,他都不够格。徐坦的回应是:这是艺术互动活动。

给徐坦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参与者,是在2009年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制造中国”主展上,与会的一名年轻语言学博士,针对一个拉丁词“disfattista”讨论了很久,认为这个词是无法在其他语言中找到对应词的。而其词根“fatti”即是“facts”(事实)的意思。

会末徐坦讲了个事实笑话:在张江的一次关键词活动中,他采访一个工厂的普通员工,对方一个劲儿地说和谐、团结之类的词;徐坦很快觉得不对劲,发现是这名员工的科长在围观的人群后方举着牌子示意他照样儿念。还有一次在大丰村油画区(中国仿制油画最热闹的区),被提及最多的词竟然是“原创”。艺术家应该是最具意识的社会角色,这也是徐坦做关键词项目的原因。他在和一位美国语言学家讨论时,对方表示如今由很多词汇都是被商业、政治严重污染了的词汇,如创意creativity, 独立individual, 创新Nuevo, 想象imagination 概念concept, 原创original等等,不一而足。

徐坦认为参与者在关键词学校中,可以深刻体会到认可美学与被认可美学。

About Ling

Open Smile
Aside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