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by Day by Night RAM:Face-to-face Hou hanru and artists

撰稿/顾灵 我们从来都不可质疑艺术与其所在空间的紧密联系,正如泰特的透纳奖历届所证明的。因为艺术终究要让人身临其境地切肤体会才算是真的“看”了艺术,而传达艺术的理想“媒介”只能是我们呼吸着的空气。 (We can never doubt the art is twin-ly connected with the space, just like the Turner Prize has been always telling. Because art involves people to really feel it on sight, the ideal medium is the air tha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 Q&A with Centre Pompidou President Alain Seban

This gallery contains 7 photos.

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主席Alain Seban专访 By Andrew M. Goldstein 顾灵编译 下个月将迎来蓬皮杜-梅兹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下文简称梅兹馆)开馆的大好日子,这将成为除巴黎之外法国国内最大的一座艺术空间。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她将成为传统法国艺术复兴的文化重镇与主要阵地。ARTINFO与蓬皮杜艺术中心主席Alain Seban 就由日本建筑师Shigeru Ban 与 Jean de Gastines共同设计的蓬皮杜-梅兹新馆及其对这家巨型艺术机构的设立动机及发展规划进行了专访。此外,蓬皮杜的移动美术馆项目(mobile museum program)旨在将艺术以剧院巡回演出 (itinerant theatrical production)的形式带向法国乡村郊野。谈话还涉及了法国绘画的复苏,以及Seban对亲身近距离欣赏艺术之不可替代的执着信念。 下文为专访全文,粗体为Artinfo,普通字体为Alain Seban。 我还没能有这份荣幸亲眼看到蓬皮杜–梅兹新馆,在照片里她看上去妙极了,就好像一顶典型的中国农民草帽降落悬浮在法国乡村郊野里。 其实中国草帽正是新馆设计灵感的来源。建筑师Shigeru设计了六芒星晶格形的中央立柱结构支撑起巨大穹顶。所以最初的想法是中国草帽和六芒星晶格,后者可称是法国的象征符号——其图案形状其实恰与法国国土之形貌相符。 新馆完工了吗? 已经完工并将于今年5月12日正式开馆。开幕的第一场展览正在紧张布展中,800件艺术品已从蓬皮杜运往新馆,此外我们还从其他艺术机构借了100件艺术品充实新馆的开馆展览内容,其中大部分都是20世纪大师们的杰作。同时,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来展示我们的核心藏品:马蒂斯Matisse, 毕加索Picasso, 康定斯基Kandinsky,杜布菲特(Jean)Dubuffet, 苏拉日(Pierre)Soulages, 以及路易斯 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 那这些大师杰作都用法国高铁TGV快运?(译者注:这个问题应该是提问者的一个笑话,因为法国高铁系统的罢工问题与从不准点是出了名的,用这系统来运送大师杰作无疑是莫大的冒险。) 我们定了卡车来运这些艺术品。 梅兹馆将作为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分馆与某种延续和补充,对吗? 我必须强调梅兹不是蓬皮杜的附属,也不是说我们利用梅兹馆来作为蓬皮杜空间上的延展以利于筹划更多展览。她是一座独立自主的艺术空间,相对来说是地方性的,正如蓬皮杜是国家性的一样。她是一座艺术馆(kunsthalle)——她没有永久馆藏品,她只有维持一定期限的暂时性展览,而蓬皮杜的丰富资源可供其借用,甚至可利用我们的威信起到杠杆作用来获得其他艺术机构的帮助。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她不会完全依靠蓬皮杜的馆藏。 不,她是一个独立自主的艺术机构,有自己的委员会。我虽然依然是这个委员会的主席,但我们并不占有绝大多数的决策权。当地的董事们在委员会中同样占有席位。梅兹馆有自己的馆长、艺术总监、策展人,他们都来自蓬皮杜没错,但如今他们已经不再为蓬皮杜工作,而是为梅兹馆工作。我认为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蓬皮杜-梅兹艺术中心(the Centre Pompidou-Metz)正是出于振兴经济枯竭地区的初衷来设立的,正如古根海姆Guggenheim 的毕尔巴鄂馆Bilbao(译者注:古根海姆毕尔巴鄂分馆的设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毕尔巴鄂这个一度潦倒困窘的重工业城市的复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尤其是Frank Gehry的建筑更是让其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从而带动了该城市旅游业的发展), 或美国纽约当代艺术馆的MASS分馆MASS MoCA,甚至像迪亚艺术中心的灯塔馆Dia:Beacon。梅兹地区先前主要以矿业为支柱产业,而由于采矿业的逐渐消退,地区财政状况进入了赤贫状态,大多数人因为失业而远走他乡,我们与当地政府共同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振兴当地民生。因此梅兹馆必须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地方性艺术机构,从而可以与当地人民建立非常紧密的关系,并完全由当地机关、企事业单位与文化工作者进行管理、组织与参与。因此一座巴黎的分馆远远满足不了这些实际需求,不会达到预期效果。 迄今为止,梅兹馆的委员会与梅兹当代政府申请了哪类艺术?我觉得他们应该会比巴黎保守很多吧? 他们都和您讨论什么样的展览?你们之间进行着怎样的对话? … Continue reading

More Galleries | Leave a comment

Chapters from by Oscar Wild

…to the last I insisted that his so-called forgeries were merely the result of an artistic desire for perfect representation;that we had no right to quarrel with an artist for the conditions under which he chooses to present his work;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1 Comment

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最新杜维恩项目Duveens Commission 2010来自艺术家Fiona Banner

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今天为其最新的Duveens Commission项目——来自艺术家Fiona Banner的《鹞和捷豹》(Harrier and Jaguar)揭幕,同时这也是Banner迄今为止创作的最大件艺术作品,材料来自两架货真价实、从战场前线归来的战斗机,如今它们改头换面作为Banner艺术创作的一部分呈现在新古典主义的杜威恩展厅(Duveen Galleries)中。《鹞和捷豹》(Harrier and Jaguar)由苏富比特别支持,作为泰特美术馆2010杜威恩项目(Tate Britain Duveens Commission 2010)亮相英伦。   在杜威恩南厅(South Duveens),一架海鹞战斗机(Sea Harrier jet)正在垂降,顶天立地于展厅中,几乎充满了整个空间还要往外突。模仿与其同名的鹰鹞,机身表面被手工涂满了天然鸟羽的花纹——驾驶舱、眼睛、锥形鼻子,鸟喙——那鹰钩鼻直指地面,让人脑中即刻浮现出被缚之鸟的形象。   在杜威恩北厅(North Duveens),一架捷豹战斗机(Sepecat Jaguar)仰天躺在地板上,她优雅细长的身躯延展着展厅的长度。经过油漆剥离和打磨,呈现出金属表面, 整架喷气式飞机俨然成为一组巨大的多面镜,映射着周遭的一切与参观者的脸庞与反应。   《鹞和捷豹》(Harrier and Jaguar)无疑达到了气宇轩昂的艺术效果与对战争的深沉反思。   艺术家Fiona Banner表示:“很难相信这些飞行器是因其战斗功能而被发明的,她们多美呀!然而她们确确实实、百分百地是为了战斗功能而诞生的,正如自然中的秃鹰与猎豹一样,她们生来便是杀手。而如今我们提出的课题是她们与生俱来的美,以及与之息息相关的人类智慧与道德准则。我对人类的感觉与思想之间的巨大鸿沟与矛盾非常感兴趣。”   泰特美术馆的总监Penelope Curtis则称:“Banner的项目之所以吸引我们,不仅仅因其简单或融合,更是因为她的想法:将两架玩儿真的战斗机弄到新古典主义的杜威恩展厅里来!”   对语言与符号的痴迷是Fiona Banner持之以恒的艺术追求,战斗机的寓意就好像是她艺术生涯的一个标志性符号,并解开了符号解读历史的新的一页。这件作品的雏形出现在她就读大学期间的手稿中,一些铅笔素描,然后在她1994年的处女作“语言羽轴”(wordscape)中找到影子,这件作品将影片《壮志凌云》(Top Gun)拆分成一帧帧的分散剧本。她的飞行器创作主题同样出现在其最近的作品Airfix中,这是一个将现行服役的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战斗机都做了模型并以这些战斗机的昵称而作了归类。《鹞和捷豹》(Harrier and Jaguar)正是这一系列作品的深度探索,并展现了一个全新的充满喜剧感的、具有历史里程碑式意义的冒险之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透纳奖2010: 短名单艺术家候选作品欣赏

2010年10月4日,2010透纳奖短名单揭晓后的第五个月,艺术家的候选作品展终于在泰特美术馆开幕,四位艺术家带来其各自不同形式的创作:绘画、雕塑、影像与声音艺术,齐集一堂。 Dexter Dalwood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Dexter是此届透纳奖短名单中最传统的一名艺术家——他是个画家——然而他带来的感受远远超越了单纯的视觉体验。他的创作经常想象一些艺术家本人不会在场的场景、活动,经常暗含着政治隐喻的弦外之音,且经常吹真实人物们的毛求疵。 eg: 大卫·凯利之死Death of David Kelly (2009) 背景资料请参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Death_of_David_Kelly。该作品是对这位政府雇佣科学家的自杀事件的超现实的重新想象,也是今年候选作品展中最具争议的作品之一。 Angela de la Cruz De la Cruz综合运用多类媒体进行创作,其中绘画与雕塑是其最常运用的创作类别,看起来这些创作总像还处在未完成的状态。英国卫报知名艺术评论家Adrian Searle(欲参阅其对2010透纳奖的评价视频,请点击: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video/2010/oct/07/turner-prize-2010-adrian-searle-video)称其作品“将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融入艺术创作中,将绘画作品中的沮丧与荒谬成为创作本身。”由于De la Cruz年前遭受了一起意外,导致她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法行走;此次展厅中大多数作品都是在意外发生前创作的,唯有“三脚椅”这一作品在其康复后创作,让人不禁将该作品联想为某种程度上的自画像创作。 The Otolith Group 由Kodwo Eshun与Anjalika Sagar组成的双人艺术家组合“内其石”(the Otolith Group)认为影像作品即“死去电视的纪念碑”。 电视的内在时间Inner Time of Television 2007–2010, 13屏影像装置播放由13个片段组成的、关于古希腊的电视节目《猫头鹰的遗产》(The Owl’s Legacy) Susan Philipsz Susan Philipsz是今年候选作品展中最特别的一位艺术家,因为她是透纳奖有史以来短名单艺术家中首位仅用声音进行艺术创作的。她的装置作品“低地”重塑了她的提名作品,创作了三个不同版本,内容均是16世纪苏格兰格拉斯哥当地青年恋人为已逝爱人在桥下创作、歌唱的挽歌。如Searle所言,“不论是躺在作品展示的房间中央的长椅上,抑或在空间中的不同位置间移步,你都能通过这三重歌声感受到你的所在,这些声音可将人撕心裂肺,将灵魂偷走。” 每年透纳奖的评委成员都不同,但均是来自当代艺术各界的精英专家。2010透纳奖的评委会名单如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