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0/28/2010

A Q&A with Centre Pompidou President Alain Seban

This gallery contains 7 photos.

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主席Alain Seban专访 By Andrew M. Goldstein 顾灵编译 下个月将迎来蓬皮杜-梅兹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下文简称梅兹馆)开馆的大好日子,这将成为除巴黎之外法国国内最大的一座艺术空间。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她将成为传统法国艺术复兴的文化重镇与主要阵地。ARTINFO与蓬皮杜艺术中心主席Alain Seban 就由日本建筑师Shigeru Ban 与 Jean de Gastines共同设计的蓬皮杜-梅兹新馆及其对这家巨型艺术机构的设立动机及发展规划进行了专访。此外,蓬皮杜的移动美术馆项目(mobile museum program)旨在将艺术以剧院巡回演出 (itinerant theatrical production)的形式带向法国乡村郊野。谈话还涉及了法国绘画的复苏,以及Seban对亲身近距离欣赏艺术之不可替代的执着信念。 下文为专访全文,粗体为Artinfo,普通字体为Alain Seban。 我还没能有这份荣幸亲眼看到蓬皮杜–梅兹新馆,在照片里她看上去妙极了,就好像一顶典型的中国农民草帽降落悬浮在法国乡村郊野里。 其实中国草帽正是新馆设计灵感的来源。建筑师Shigeru设计了六芒星晶格形的中央立柱结构支撑起巨大穹顶。所以最初的想法是中国草帽和六芒星晶格,后者可称是法国的象征符号——其图案形状其实恰与法国国土之形貌相符。 新馆完工了吗? 已经完工并将于今年5月12日正式开馆。开幕的第一场展览正在紧张布展中,800件艺术品已从蓬皮杜运往新馆,此外我们还从其他艺术机构借了100件艺术品充实新馆的开馆展览内容,其中大部分都是20世纪大师们的杰作。同时,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来展示我们的核心藏品:马蒂斯Matisse, 毕加索Picasso, 康定斯基Kandinsky,杜布菲特(Jean)Dubuffet, 苏拉日(Pierre)Soulages, 以及路易斯 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 那这些大师杰作都用法国高铁TGV快运?(译者注:这个问题应该是提问者的一个笑话,因为法国高铁系统的罢工问题与从不准点是出了名的,用这系统来运送大师杰作无疑是莫大的冒险。) 我们定了卡车来运这些艺术品。 梅兹馆将作为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分馆与某种延续和补充,对吗? 我必须强调梅兹不是蓬皮杜的附属,也不是说我们利用梅兹馆来作为蓬皮杜空间上的延展以利于筹划更多展览。她是一座独立自主的艺术空间,相对来说是地方性的,正如蓬皮杜是国家性的一样。她是一座艺术馆(kunsthalle)——她没有永久馆藏品,她只有维持一定期限的暂时性展览,而蓬皮杜的丰富资源可供其借用,甚至可利用我们的威信起到杠杆作用来获得其他艺术机构的帮助。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她不会完全依靠蓬皮杜的馆藏。 不,她是一个独立自主的艺术机构,有自己的委员会。我虽然依然是这个委员会的主席,但我们并不占有绝大多数的决策权。当地的董事们在委员会中同样占有席位。梅兹馆有自己的馆长、艺术总监、策展人,他们都来自蓬皮杜没错,但如今他们已经不再为蓬皮杜工作,而是为梅兹馆工作。我认为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蓬皮杜-梅兹艺术中心(the Centre Pompidou-Metz)正是出于振兴经济枯竭地区的初衷来设立的,正如古根海姆Guggenheim 的毕尔巴鄂馆Bilbao(译者注:古根海姆毕尔巴鄂分馆的设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毕尔巴鄂这个一度潦倒困窘的重工业城市的复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尤其是Frank Gehry的建筑更是让其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从而带动了该城市旅游业的发展), 或美国纽约当代艺术馆的MASS分馆MASS MoCA,甚至像迪亚艺术中心的灯塔馆Dia:Beacon。梅兹地区先前主要以矿业为支柱产业,而由于采矿业的逐渐消退,地区财政状况进入了赤贫状态,大多数人因为失业而远走他乡,我们与当地政府共同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振兴当地民生。因此梅兹馆必须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地方性艺术机构,从而可以与当地人民建立非常紧密的关系,并完全由当地机关、企事业单位与文化工作者进行管理、组织与参与。因此一座巴黎的分馆远远满足不了这些实际需求,不会达到预期效果。 迄今为止,梅兹馆的委员会与梅兹当代政府申请了哪类艺术?我觉得他们应该会比巴黎保守很多吧? 他们都和您讨论什么样的展览?你们之间进行着怎样的对话?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