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Guo Hongwei 郭鸿蔚 tiny drop 小意思

GUO HONGWEI 郭鸿蔚 Tiny Drop GALLERIA AIKE-DELLARCO PALERMO VIA SIRACUSA 9 PALERMO ITALY http://www.dearco.it/exhibitions/ghw/ghwworks.html October 29 – November 30, 2011 Opening October 29, 6 pm Aike Dellarco is thrilled to present “tiny drop”, Guo Hongwei’s first solo exhibition in Italy.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Review: “Utopia Nowhere” at Art+Shanghai

From: Randian Translated by: Daniel Ho “Utopia Nowhere,” group exhibition with Luca Forcucci, Emma Fordham, Francesca Galeazzi, Maya Kramer, Li Wenfeng, Tony Ng, Shi Zhiying, Tamen, Mora Wang, and Zhang Lehua. Art+Shanghai (22 Fumin road, House #2, near Yan’an Road, Shanghai). September 16 to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Leave a comment

Reviewing what you have learned and learning anew -Chen Hangfeng’s visual presentation

温故而知新——陈航峰的视觉兑现 /顾灵 For English, please scroll down 故事板1·布拉福德   英国知名艺术家David Hockney的故乡布拉福德曾是19世纪全球知名的纺织重镇,尤以羊毛著称,被誉为“全球羊毛产业的中心”。作为首批工业化城镇,它是英国工业革命的明星。20世纪中叶,正如英国北部的其他后工业地区,布拉福德的纺织产业急转直下,面临着去工业化、房地产贬值、社会不安定、经济萧条等典型“后工业”问题。它是“平行社区”的突出代表,本地白人与大量外来移民之间关于种族、信仰、文化的冲突不断。二战后来自波兰和乌克兰的大量移民与上世纪50年代后期来自印度、孟加拉、尤其是巴基斯坦的移民构成布拉福德的主要移民群体。近年,当地政府为振兴经济极力发展旅游业与文化产业,知名景点包括国立媒体艺术美术馆(National Media Museum )和卡特莱特宫(Cartwright Hall)。其中后者坐落于里斯特公园(Lister Park),前身是曾经的纺织工业巨擘Samuel Lister宅邸,Lister家族将全部艺术收藏捐赠给政府,并由英国地产开发商Urban Splash[i]投资一亿英镑改建成美术馆,作为复兴布拉福德的旗帜。   故事板2·虎杖   虎杖(Japanese Knotweed),是一种原产于日本的蓼科杂草,该物种于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被作为观赏植物从中国引入英国,并广泛种植于各类皇家、贵族园林。由于其地下根系延发深远,极易排挤其他植物,且没有自然天敌的威胁,便很快泛滥成灾,严重影响了本土野生动植物的生存。160多年来,英国每年需投入15亿英镑用于控制其蔓延。2010年英国决定从虎杖的原产国日本引入其天敌虎杖虱(Aphalaraitadori),以期达到延缓虎杖蔓延的目的[ii]。研究表明,入侵物种的全球性增长和传播是过去25年来国际贸易大量增长的结果。 初中政治课本告诉我们,历史是螺旋式上升、曲折式前进的。然而,随着全球化进程与社会化媒体的不断扩张与深入,我们越来越能切身体会到,对这句话的更真实、准确的可能说法是:螺旋式重复、曲折式原地踏步。——题记     陈航峰首次来到英国布拉福德是在2009年,作为当地1mile2艺术项目(Square Mile Project)的特邀艺术家,他与一名英国生态科学家、一名英国本土艺术家组成了一个三人小组,针对生态多样性的议题展开研究。这次为期三个月的驻地让航峰知道了上面两个故事,与当地的一些艺术家、科学家交上朋友,也促成其在2010年创作了作品“入侵物种·蔬菜们”。该作品参展今年于布拉福德卡特莱特宫举行的《非自然选择——陈航峰个展》,并占有一间约40m2的暗房。总计160m2的展厅中,精心布置了十余件创作于2006-2011年间跨系列、题材、媒介的作品。标题《非自然选择》源于主办方对航峰早期代表作“疯狂标志”的过于青睐与对其新近作品的不够重视,但最终的展览想必仍能较为综合、全面地反映航峰在过去6年间的艺术创作与思考。   疯狂标志   1978年,中国文革结束的第二年,拨乱反正,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发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首次被提出;同一年,四岁的航峰被父母送去学国画。中国文人投诸笔墨的雅兴情趣与小航峰成长其中的剧变时代有着颇为讽刺的对比。20年后航峰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对国画的暂时抛弃源自中国基础教育体系的“西边倒”态度,艺术也不例外;谈及绘画必是油画,传统书画教育在整个美术教育体系中无足轻重。但高等美术学院统一枯燥的苏派技法训练与表达观念上的禁锢却让航峰对画家前途望而却步。给我看学生时期的绘画习作时,航峰提到王诘音老师对他的特别影响:“王老师从不教技法,只是聊天。我们画了一幅画去找他,他总是能从画面出发,聊到画外去,这些聊天,让我受益匪浅。”走到画外的航峰接触了时鲜的电脑绘图软件,由此有了全新的图像表达工具与方法,自学平面设计,曾先后在多家广告、杂志公司任职,接触了大量商户、品牌,先后设计多款知名商标、logo,为其后的“疯狂标志”系列积累养分。   2005年,陈航峰把侍奉多年的广告主—全球知名品牌—的标志“玩”起来,与中国传统剪纸符号化的图案相结合,以平面设计的视觉传达与沟通直白的广告语法创作了首件“疯狂标志”作品。他从设计视角出发,将传统剪纸中的符号元素(如龙凤、鸟兽、花草、民俗等)替换为图形相似的各类品牌标志(LV,耐克,壳牌等),以此消解了标志的含义,探讨现代社会对传统文化的不消化。将每日生活“景观”融入剪纸使之重生,这“景观”对过去的剪纸手艺人而言是花鸟鱼虫,对现代人来说却是品牌广告。该系列作为航峰早期创作的代表作,其媒介从最初的传统手工剪纸、宣纸延伸至有机玻璃、牛皮纸、纹身、屏风(家具)、版画、地毯、墙纸与亚克力板。作品背后的手工劳作与一以贯之对剪纸的温暖怀旧都易引发观者的共鸣,反复而简明的对称图案在剪刀的灵巧游走后之展开一霎有某种浪漫的魔术感。这一系列被描述为“机智,微妙,富于美感而吸引人的”。   2007年的《放胆拉》与2008年的《最后的晚餐:快餐》延续了对品牌的调侃,将“疯狂标志”系列中的含蓄幽默外化。《放胆拉》的录像截屏依然有着平面设计的构图、宛如一幅耐克的商业广告,甚至可以提炼出“爱它、穿它、成为它”的广告标语。航峰用橡皮泥和了颜料捏出一条形状为耐克标志、质感高仿真的便便,放在马桶中将之作为一名从头到脚一身耐克的年轻人的排泄物。《最后的晚餐:快餐》也秉承看图说话的讲故事路线,九宫格排列的静帧画面呈现几只鸡将地上用米粒拼成的肯德基标志——山德士上校逐渐吃掉的过程。鸡作为通常被消费的对象将其消费者(人)建构的“权威”消费了,这一循环反思并讽刺快餐及其所处的消费体系。然而更为反讽的是,这些鸡在饱餐一顿之后,面临的仍是被艺术家吃掉的命运。标题《最后的晚餐》名副其实,这一在英国Braziers艺术家工作营驻地期间创作的作品,缘起于艺术家吃腻了有机蔬菜后对肉类的渴望;工作营所在农场的这些鸡走入航峰的镜头,并以“中国死刑犯临刑前要吃一顿好饭”的考虑为鸡们安排了一顿持续近三小时的大餐——鸡显然更会细嚼慢咽,一点儿也不“快餐”。     琳琅满目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大我小我——费俊谈创作

This gallery contains 12 photos.

By 顾灵   关于费俊   现任中央美术学院(CAFA)数码媒体工作室副教授,交互艺术与设计专业方向研究生导师。他的艺术研究及实践涉及数字艺术、交互艺术、交互设计、界面设计和电子出版等多个领域。           首次认识费俊是在不久前复旦视觉艺术学院的“跨文化趋势 | 跨媒介转换——2011艺术、科技与意识大型国际研讨会”,作为演讲者之一的费俊在活动网站上放了张早年影像作品“变形记”的截图作为头像。当时15分钟的演讲让我记住了他的交互设计作品“屯里那点事儿”和他的多重身份:艺术家、设计师、教育者。       一个多月后,费俊再次回到上海,一是受邀华为的合作开发者大会,作为产品设计师出席;二是受《mstyle创意》杂志的邀约在上戏做主题为“大我小我”的讲座。活动海报上的重点是设计,但其实费俊的创作从来都不会将艺术和设计、理念和功能割裂开,而是浑然相成。       费俊,70年代生人,90年代初毕业于央美版画系。随后分配到一家挂历出版社,开发了一套将挂历折成线装书的方法并投诸市场,以解决过期浪费的问题。他对产品功能和用户体验的思考由此可见一斑。相隔10年后,费俊前往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电子艺术研究院(School of Art and Design at Alfred University)就读电子交互艺术专业,这一从事新媒体艺术研究的学术机构自1997年成立以来为各国的访问艺术家们提供了新媒体艺术创作和研究的支持。留学三年间,费俊不仅学习知识技巧,也为学校打工,如为校方数届毕业生设计展设计海报。       2004年,费俊的首部影像作品《变形记》面世,这一通过Photoshop制作的逐帧动画以类苦行僧式的重复劳作在当时还很新鲜的苹果电脑上完成,它也是费俊第一件自己创作配乐的作品。画面中的费俊有如站在哈哈镜前嬉戏的孩童,扭曲弯折的五官常引人发笑,诡异曲折的电子配乐仿佛弹奏出费俊自称为“狂野自我”的心弦。这一对自我——即费俊眼中“小我”——的探索延续于费俊同年的其他作品中。一组黑暗中的实践以影像–雕塑的形式呈现,包括从《变形记》的变形头像获取灵感而创作的纸面具系列、人物肖像正反面的叠加、盒子上路边经过风景的投影等,这些载体好似附着了某种具有精神气质的灵,给予了肖像更多传达。       同年的另一件影像装置《八卦》以一张桌面为舞台、不可见的侃侃而谈的人之双手为主角,邀请观众参与到这场无言的对话中。费俊在自家客厅的天花板上秘密安装了摄像机,将来客侃大山时舞蹈着的双手记录成影像,屏蔽声音,来凸显这些充满表达激情的手势。现场观众的反馈出乎费俊的意料,多数人以为正是自己双手在台面上的动作触发了影像中的手势变化;这种对反馈的自我认同和对互动规则的模糊感启发了费俊之后的互动装置创作,如《倒带》(观众在蹦床上跳跃以够到悬挂在展厅高处的鸟笼,鸟笼内的摄像机把观众跃动的头像记录下来,经过放慢处理后投影在蹦床前方的墙面上,投影保留了鸟笼的栅栏),《叽叽喳喳》(同样使用了鸟笼,采访了一些上了年纪的养鸟人,将录音与鸟笼做成声音装置;观众被邀请坐到一条小凳子上,由此聆听放在凳子上的鸟笼里播放的录音。据称颇受年轻人喜爱,好像孙儿辈难得耐心聆听爷爷辈的唠叨。)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Frieze 2011

This gallery contains 11 photos.

  作者/Mike Collett-White 编辑/Paul Casciato 编译/顾灵       读图:   Frieze-1.jpg   10月12日,伦敦市中心摄政王花园(Regents Park)弗瑞兹艺博会现场,一名参观者正在拍摄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作品“我说了我爱你”(And I said I love you)。REUTERS/Andrew Winning.    Frieze-2.jpg   另一名参观者Paul Chaves在Gerhard Richter的标志性条纹画前自拍。REUTERS/Andrew Winning.       001   今年弗瑞兹艺博会开幕,吸引逾6万名参观者前来观展,各路藏家和交易商都希望在此收获新兴艺术家,或购入新作为其收藏锦上添花。   002   来自全球各地的170 家画廊,特邀的艺术家定制项目与各类讲座,主办方不想看到艺博会因目前低迷的经济局势而同样垂头丧气。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2 Comments

Brancusi and Serra at the Guggenheim Bilbao

This gallery contains 11 photos.

  http://www.guggenheim-bilbao.es/ 读图: The 1911 gilded bronze sculpture “Prometheus” by Constantin Brancusi is displayed during a preview of “Brancusi Serra” at the Guggenheim Museum in Bilbao October 7, 2011. The exhibition, opening on Saturday, featuring the works of Brancusi and U.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

Panel discussion:information, space and News

This gallery contains 10 photos.

参与嘉宾:李振华、胡介鸣、徐文恺、郑为民、顾灵、Marc Lee 地点:外滩美术馆RAM 时间:10月8日11:00-12:30 by 顾灵 LingGU 项目介绍: 这个项目旨在发现新闻传媒和网络传媒直接的裂缝,一个针对信息时代,信息争夺的不可见的战争。一方面我们在面对的是信息的遮蔽和强调,一方面我们在面对的是大量信息的过载,在这个方面,我们既要分析来自限制信息的需要,也就是维护稳定性和社会平衡的需要。一方面我们要认清那些垃圾信息源头的,一个逐渐被放大的与真实世界接壤的另外的世界,它既是真实世界的延伸,也是其反照。 作品介绍:   胡介鸣 1995-1996,装置摄影影像,8000/8000/3000mm,1996 在我的创作中,关于信息的讨论其实很早就有。作品《1995-1996》收集了1995年最后一天中午起至1996年第一天中午止这24小时内面对电视机每隔5分钟非常精准地拍摄一遍上海普通家庭所能接收到的12个频道的电视节日图像。拍摄时间分别记录于图片的右下角。每个图像被制成25cmx20cm的透明正片,将同一时间的12个图像组成一个“截面”,将这些电视图像“截面”悬挂成一个庞大的信息迷宫。 2006年《嗨!一个世界正在建设中》(Hi! A world, Which Is Being Built,2006-2011)诞生。 No.01,2006,装置灯箱图片,1030cm/1008cm/20cm(126cm/206cm/20cm),40个灯箱叠加安装 2006年4月,我写下了这一系列作品的初步构思:用计算机3D技术塑造一个直径1000cm以月球和火星为参照的天体,在这个天体的地表上安排人类的生存景象,这些景象是按当下全球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特征和格局为原材料进行重新组合和编排。编排的原则是违反现实图景的、荒诞的和非理性的,旨在产生一个可供测观的乌托邦世界格局。观众测观的方式参考天体考察的方式,现场安排多个望远镜,观众通过望远镜观看作品的细部,了解乌托邦的景象,反思现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 No.2,2010,网络实时互动影像装置,1080P投影机计算机互联网络 20-60倍望远镜,16-9全高清 作品的第二个版本实现了网络实时互动的虚拟世界建设,无名星球上的历史演化是根据网络的信息进行的,这个版本连线的是www.artlinkart.com网站的数据库,将当下的艺术信息(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展览、作品、文章等)的实时状况与虚拟世界的发展相关联,观众通过望远镜观测获得这样的交互状态。 No.10,2010-2011,信息装置,电脑程序数据库高清投影仪望远镜 未名星球将以彻底数字化的方式存在于赛博空间(cyberspace),星球上城建工程的兴、衰、亡、毁,或再生、迁移,“模拟”着文明的发展境遇,而驱动这枚数字星球命运的恰恰是地球人类的现实境遇:重大的科学发现、地区经济的高速发展或股市的跌荡、战争、移民潮、气候变化、自然灾害……这些都会动态作用于未名星球。艺术家借助计算机与通讯技术“设定”了这样一种“生成关联”,实际上,作品的发展已经超越了作者的主观编排,理论上,这枚未名星球可以无限期地存在于赛博空间,直至关联母体的消亡。 理想状态呈现 这件作品目前进行到第10个版本,正如作品标题,它正在建设中,不同一般的作品,总会有个成品表示创作完成,但这件作品我希望它能像一个生命体那样不断生长。自2006年起历时五年,对我来说就是个五岁的孩子。虽然其呈现方式从静止的图像、灯箱到目前的互动信息装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作品依然按照当初设定的理念发展,但具体明年、后年长成什么样我也无法预计。我为它设定了自身规律、投注意图,创作形式从当初的3D技术直至目前的程序编写,这个星球寄托了乌托邦的理想,呈现人类生存的景象,自己书写历史。其理想的呈现方式,我希望是在一个10mx10m的暗黑空间,观众通过望远镜像观察天文景象一般来观察这个星球的生长,以现实的经验触发星球的建造。它联通网络并实时更新,不知终止点在何处。   徐文恺(aaajiao) 《植入计划》,装置,2008,概念:aaajiao,王振飞,王鹿鸣 交互部分:aaajiao,刘晓光 建筑部分:王振飞,王鹿鸣 计算机图形:aaajiao,王振飞   这是一件2008年的作品,作为上海电子艺术节(eARTS)的参展作品建成于浦东万达广场,其伦理与一般类表皮的算法建筑不同,它通过算法本身来改造空间的结构,用一套简单的算法来生成建筑,其算法不是结论、而是过程。比如1+1=2,一般算法呈现的是2这个结果,而这个项目贡献的十套算法都呈现过程。其算法逻辑基于分形几何,具体来说:在三角形中找中点,由此衍生出新的三角形。这是一套整体改造空间的方法。十套算法建筑分别位于世界各地。最终确定建成的这座建筑是十套中最简单的,出于作品展示效果考虑,我们在其内部设立交互装置,以此将之命名为“植入计划”,即呈现现实与虚拟的交错状态。由于资金的限制,我们没能做更多的延伸,但虚拟和现实双向植入的这条线索依然会走下去,但具体怎么做、做什么还没想清楚。这个项目与两位建筑师王振飞、王鹿鸣共同合作,他们凭借这件作品获得了2010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年轻建筑师单元的二等奖。在我看来这是建筑与艺术联合创作为他们带来的不一样的结果。总体来说,虚拟和现实双植入的概念通过这件作品在一定范围内被实现了,对整体的构思理念也是比较好的尝试。   郑为民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信息隐身和去新媒体(Invisible Info and Avoid New Media)

This gallery contains 12 photos.

艺术家Marc Lee谈创作 主讲/对谈:Marc Lee(http://www.1go1.net/)/李振华(http://www.bjartlab.com/) 地点:民生现代美术馆 时间:10月8日15:00-16:30 by 顾灵 LingGU Marc Lee是一名来自瑞士的艺术家,他先后在巴塞尔和苏黎世学习美术及新媒体艺术。自2002年毕业至今,Marc在为一家电视制作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以获得固定收入的同时,也将工作中的专业编程知识与技巧运用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   策划人李振华对Marc的工作如是评价:“(他)一直是在探寻新兴的网络技术所带来的相对道德观念,以及来自不同文化区域的对当代文化产生歧异的探索。Marc的工作可以被归结为几个有趣的阶段,一个阶段是他基于网络所创作的针对人工智能,和网络自身所带来的对私人侵扰的担忧,如1999年Marc Lee 创作的关于网络智能的作品NUN(http://www.nun.ch/netz.html),极简数字形态和其所关注的一个与真实世界平行共生的数字世界的瞬息万变的成长相关。他之后的作品有一个很大的转变,关注来自电视的新闻和来自网络的实时更新信息之间的关系。自2009年以来,Marc的作品大量涉及此类探索,如与苏黎世电视台合作的项目NEWS, i’m lovin’ it 《新闻,我的爱》(http://www.1go1.net/index.php/Main/NewsImLovinIt)。这个作品可以说是艺术家将新闻片段带入观者视角的尝试,强调了新闻呈现中所出现的片段性、临时性。”   2001年,还在学校进修的Marc与其他五名同学合作,根据老师提出的命题“电子监视”(Electronically Surveillance)创作了一件名为Tracenoizer的作品,这一基于网络搜索、分析与个人网页发布的系统用于生成“数据身份”(data body)的克隆体,以此扰乱人物相关信息的搜索结果,让浏览者无从辨别信息真伪。所谓数据身份,即每个网络用户在网络操作过程中留下的痕迹(trace),包括在线填写的表单信息、各类博客平台的个人网页、搜索记录等等,这些信息会被搜索引擎抓取、收录并无法删除。比如在某人申请瑞士银行信用卡同时,银行就会查询申请人的相关信用记录。为保护网络用户隐私,该系统可根据前台界面输入的姓名,通过内嵌的搜索引擎抓取结果中的前十个链接并自动生成页面,将之即时发布至目录网站平台,搜索引擎蜘蛛也会自动将相应网址再度收录。界面中还提供“克隆”功能,由此系统会自动将这一虚假的“个人主页” 不断复制,可能产生成百上千包含虚假信息的个人主页,从而将真实的“数据身份”淹没在“数据克隆身份”中。此时,当网络用户搜索上述姓名,显示出的搜索结果将大多为不真实或与这个人毫无关联,这些信息无法删除并会快速传播;由于并非实名系统,所以监管部门也无从管理。   是年,出于对作品潜在影响的期待,Marc与LAN和Knowbotic Research继续深化并创作了新作品Clone-it!《克隆它!》,后者将Marc当时就读的学校中100多名教师的网页进行了克隆,之后两个月没什么动静,直到第3个月许多教师都开始大光其火。但这还没完,Marc与小组成员又克隆了同年举办的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的所有参展艺术家页面,如Matt Mullican的页面就被克隆了14次,其克隆网址与艺术家姓名被印制在粘纸上全城分发。由此产生的麻烦可想而知,项目在一片反对声中被迫终止。       李振华认为,这一作品将网络文化中个人私密信息这一话题推向了高潮,充分体现了艺术家的担忧和对未来网络的预见性。通过这一作品,网络作为日常工具得以被观者重新审视,其重要性与发展(包括搜索功能、个性化网页)在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在不断记录并利用用户的个人信息。如何面对这一强大的电子监控系统从而保护个人隐私、私人身份是《克隆它!》这一作品有意识地进行探讨并试图解决的问题,它通过攻击他人来引发受众的注意并激发其产生思考。有些人可能对自爆隐私持无所谓甚至欢迎的态度,而有些人则会建立多重身份来保护自己真实的数据身份,比如Marc本人。   作品The Dogmeat.org Project《狗肉联盟》(http://www.1go1.net/index.php/Main/Dogmeat)创作于2002年,作品的缘起是在当年的日韩世界杯举行之前,FIFA(国际足联)发出正式申明要求韩国禁止食用狗肉,这一类后殖民主义的申明让Marc感到烦扰,又一个西方告诉东方该怎么样的例子。西方同样食用马和兔,而这两种动物是韩国人不吃的。这些食物上的差别反映的应是单纯文化上的区别,而不应由一个所谓的联合协会来规定。于是Marc和金素奇(Kim Sukhee)合作,找到韩国当地一个狗肉屠宰场的网站,对之进行改造,注册了Dogmeat.org的域名,并在网站上登录了一家名为金大宇狗肉公司(Kim Daewoo Dog Meat Company)的假公司,标明公司的总部位于首尔,并在苏黎世设有分部,而苏黎世也恰是FIFA总部所在。网站一上线就有很多媒体关注,还有记者根据苏黎世办公室的地址想要进行拍摄和报道,当然他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家其实子虚乌有的公司。   Marc为网站设计了在线购物系统,如将地区选择为韩国,那就只有一种狗出售(也是韩国人常吃的狗种);如将地区选择为苏黎世,则会有几十种狗的选择:在让人哑然失笑的同时将作品的气氛调节得并不那么严肃;操作的第二步可以选择狗身体不同部分的肉抑或订购整只狗,在选择的同时计价金额会同步显示在右侧的表单中。此外,根据韩国人“在杀狗前打狗会使狗更美味”的说法,订购页面还设有“打狗”及向狗“扔飞镖”的功能(当然都是网页上的图片模拟),同时计价费用会随之上升。在完成选择狗肉与提升肉质的步骤后,用户可在接下来的页面中填入配送信息、信用卡支付信息等,直至最终确认订单,一个错误页面会弹出,提示网站无法送货。事实上有为数不少的人在网站上下订。Marc在网站上设立了论坛和留言区,网友发言很踊跃,其态度主要分成两派:爱狗者极力反对、谴责这一网站;也有人喜欢这个点子,觉得很有趣。双方会发起激烈的辩论,甚至还有涉及种族主义的言论。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Most ambitious exhibition to date on the work of Brancusi and Serra at the Guggenheim in Bilbao

        BILBAO.- From October 8, 2011, through April 15, 2012, the 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is hosting Serra-Brancusi , the most ambitious exhibition to date on the work of Constantin Brancusi (1876–1957) and Richard Serra (1938), two of the greatest sculptor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