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12/08/2011

嘟 嘟 嘟 嘟

和欧洲的时差意味着深夜打电话时在skype上的无限纠结。呕哑嘲哳难为听,或索性在嘟嘟嘟嘟之后自行了断。 嘟嘟嘟嘟的这段时间,是神奇的片刻,你在等待,等待世界另一头某个接听的声音,等待那个人接听时提供的语音温度,那种约微的焦躁和莫名兴奋。没错,等待某人拿起听筒和你说话。 有时因为通话质量会互相大声嚷嚷,也就是你听见我没?!我听得见,你听见我没?!我听见啦,你听得见我吗?!我说了我听得见嘛,你听得见我嘛?!着实是个有趣的过程,就好像黄老先生在湘西凤凰山头听到的那种,一个山头朝另一个山头喊话的画面,如果谈恋爱是这么个谈法,想必吵架的时候会分外动听吧。 配合着这嘟嘟嘟嘟,是临睡前昏黄的床头灯,和卧室特有的气味;窗外是暗的夜,窗内是某个期待的表情剪影。曾经也以半夜两点能打电话诉说心扉的人作为朋友的评判标准,那种倾诉的渴望与满足感,那种得以为伴的不孤独。 嘟嘟嘟嘟好像是那种穿行回时间之前找到曾经某个同伴奋力拥抱但又不得不回来、决绝分手的这种回忆之旅的缩影,在这短小的几秒中,你的想象带着情感迂回蜿蜒。 嘟 嘟 嘟 嘟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