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北京,从北京到上海

4.17 高铁

早起喝碗妈妈的红豆汤出门。红豆也叫赤豆,汤煮得够火候,浓浓的豆沙,配上莲子和红枣,暖胃暖心。

高铁很方便,到得早了,坐着看了两篇汪曾祺的《人间草木》。汪先生写栀子花(刚巧昨天阿姨让我去买盆“珠珠花”,上海发音,其实就是栀子花;她如今站在阳台上,望着沮丧的梅雨天叹气呐):凡花大都是五瓣,栀子花却是六瓣。山歌云:“栀子花开六瓣头。”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云南昆明)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哈哈哈。

上车坐定,打开air整理硬盘的数据。4小时48分后准时准点到达北京。

空气着实不好,路也堵,出租并不便宜。去瑞士文化基金会,谈瑞士双人艺术小组Com&Com到上海访问调查并由我做陪同的事。巧的是要去面试的英国文化教育处所在(亮马河大厦)就在对马路,正好熟悉熟悉位置。回CAFA放好行李,稍事休整,又回到长城酒店附近的长城饭店,见艺术与设计杂志的编辑。一个香辣猪手,一个什锦蔬菜煲,一个豌豆牛肉粒,一人半碗饭,轻轻爽爽。

回CAFA,去隔壁方舟院看位画家女朋友,讶异而惊喜。

4.18 故宫

在陶瓷馆幸运地碰上阳光周老师(@新浪微博),讲解得绘声绘色,特别好。

满城烟柳,柳絮飘飞。

在皇城里晃悠时,收到友人泠禅写烟雨江南的小字两首,恍然不知身在何处。抄送如下:

“杭城美,烟雨江南,良渚是个桃花源,成群的山,野径,竹影松风,成片紫藤花,满地野草莓,雾中茶园,日本移来的教堂,寺庙,博物馆。每个地方都美。”

“飞花燕语送归舟 却顾杭城几日留 剩有苏堤垂柳碧 空烟尽处起轻鸥”

赶着关门走到王府井,去首都剧场买“推销员之死”的话剧票。开场前有点时间,与编辑去隆福寺吃小吃,一个煎饼一个羊杂汤,着实喝不惯,煎饼倒是比上海的山东煎饼稍微好吃些。

戏演到近晚上11点,演员很一般,舞美很棒,极简而美。

下暴雨,很多航班因之取消;难打车,步行到东华门宽庭做足底,按得很好,可惜卡着关门的点儿,有些赶了。很放松,走回王府井,打车是个问题,没想到北京这么多黑车。看见一辆出租,问司机走不走,司机说“打表坏了”,我说“我是学生,得回央美的公寓,再晚就得关门了”,司机想了想“学生啊,那就走吧”。上车,打表是好的,问他,他答“我就像QQ多聊会儿天,不想做。再说,看看这么多人打不上车,也感觉挺好的。”自从看了丹泽尔 华盛顿的《人骨拼图》后,就对出租车司机心怀怕怕。他接着问“怎么没上黑车?黑车很多。”我说“一来不安全,二来乱开价。”他说“从王府井去美院,他们能要一百多呐。”好了,回CAFA洗澡睡觉。

4.19 面试

收拾出门,早到约二十几分钟,看看申请的材料,看看陶瓷馆的笔记,又等了二十几分钟,去厕所的路上撞见Nilson,隐约觉得他就是面试官;厕所出来发现果然他在前台等我。

上楼,提问回答:艺术网站、文献数据、青年艺术家的入足市场过早等问题、理想的机构等。27号收到邮件,说策展经验的缺乏;其实本来希望能去就行,是什么类型的没关系。下次再试试吧。。。

中午和郑云翰、振华一碗炸酱面,一碗豆汁儿,一个火烧,几片驴肉,一盘老虎菜。接着去颜磊工作室做documenta参展同期发行的书的部分翻译,不少,刚弄完。

晚上去山西菜,巧遇胡晓媛&仇晓飞,还有杨二、张望&张默一。回CAFA洗洗睡。

4.20 晨跑

早起CAFA操场跑步锻炼,洗个澡,吃完早餐,签了房去工作室工作,临走打包了一份香椿炒蛋(吃得急,有点hou),一份凉拌苦菊,就着故宫里买了垫饥还剩的小羊角,两顿饭。

中午与小路skype。

下午站台中国马轲的个展开幕。

深夜回默一家,整理一下,聊聊她的创作,很有意思。@moyizhang

躺床上又枕聊了一会儿,两人都不习惯,睡得不好。

4.21 草场地

看完马轲的画册,做好笔记(爱Simon Shama,待抄录)。熟悉一下周边环境。去站台食堂午餐,豆腐鱼汤过饭,酱油味儿。摄影季开幕,赞助做得很完善,现代传播集团的女孩子主持很不错。

看了三影堂摄影奖的展览(登在燃点),荣荣很快地做了导览,15个空间,从草场地一头到另一头。回三影堂见Iona,核对报道的撰写,去艺术通道的展览开幕吃饭,东北菜,还行。

4.22 草场地

早晨在家码字,中午去工作室,振华带了四川辣面配凉拌耳丝,还加了一片饼夹肉。好吃!

翻译到3点,去三影堂找Iona(4点本有苏格兰摄影师Malcolm Dickson的讲座,但艺术家因航班原因没能到)。看了哪里哪里(缪佳欣的旅行,终于满足了人待在旅行箱里的由来已久的愿望,但由所谓的妈妈角色拖着又是怎么回事?)、CAAW、没找到155号2A空间(所以没看到赵峰的贫困线)。即便昨天跟着荣荣走了一遍,但还不够认路,还好Iona熟门熟路,很快地看了博尚恐龙个展、EGG画廊群展中Alessandro Rolandi的那把彩色猎枪有点意思、北京艺门一个个展(罗明君的香灰)、一个群展(我看中国,整面墙一头猪很抢眼很耐看)、没找到盐马帮、C空间的两个个展:刘钢的“纸上的梦想:身份图解”一般、JC Bourcart的康登县很有意思(会另写一篇介绍他的作品);荔空间周六周日都关门,显然是不想让观众看展览;黄文亚在亚柏兰艺廊的从外到内都没什么看头;前波的两个展览、陈晓云的坠枯录、草料厂2的小书展都很值得(参见登在燃点的文章);Maguire&Lum的“跳”实在太单薄了。周日下午还看到他们在与摇摇欲坠的poster作斗争。

去草料厂吃青麻椒(类似胡椒)包菜,又碰到荣荣、映里和原九路。走回工作室,与振华、郑云翰去望京韩城吃汤(默一他们去隔壁家吃鱼生套餐);出来到小巴黎(巴黎贝甜)喝酸奶;打车回家正好经过了桔子酒店所在的湖光中路。

回家写摄影奖的文章,奋战到凌晨3点,搞定睡觉。

4.23 胡晓媛

早上翻译,准备写草场地摄影季的Hit-list,和Iona合作写真愉快。打包出门去胡晓媛工作室,碰上一个小心谨慎的北京司机,生怕走错路。再次证明google地图指路实在绕路。走到胡晓媛工作室,她在院子里的高低杠上练吊挂。(另写一篇胡晓媛工作室游记

六点搭顺风车到望京商城街,在没听说的Touch接触连锁咖啡吧吃了份价不廉味还行的炒饭,电源、上网和柠檬水无限量供应,工作是挺方便的。有不少商务人士和年轻人在那儿聚餐、喝东西、谈正事儿。把手头几篇零散的文章整理完,hit-list写到一半,被振华召唤到雕刻时光,正好与lise会合。把hitlist写完,去桔子过夜。

淋浴真棒!设计也不错,躺在床上把胡晓媛的画册读完。

4.24 798

有同伴也勤奋洗头真不是坏事。可惜外面暴雨倾盆,拿了两个苹果一人一个,吃了颗饱含危险明胶的桔子糖。出门正巧打了辆出租,没想是个特别事儿的北京司机。认栽,到UCCA看展览:顾德新(性感泥塑很棒!苹果有些都还看着很完美,有些貌似是被故意鼓捣烂的)、没顶公司策划GUEST、水墨空中花园(已经有绿色的枝桠长出来)。常青、唐人、魔金石(凯伦 赛特另成一篇)、错过了全艺社的Jose Drummond “Spellbound”、视空间的洋场老照片、CAFA的纠结群展(和中欧公共机构交流论坛)、北京塞万提斯学院。

下雨,Lise又拖着箱子,懒得找“那家小馆”,走到Cave Cafe吃pizza(还点了个牛油果金枪鱼色拉,太油,油也不太好,火箭叶太少),都太咸。之后点了一杯薄荷咖啡不错(青草蜢薄荷控举手)。见了一个gay字当头的策展人,斧头美术馆有个“中国”录像群展。

和lise逛了两家设计店,摄影师邸晋军来接她,很客气地送了我本他自己做的限量画册,“湿海”和“中国青年”两套湿版摄影系列。去永康胡同看Echo Ho和科隆媒体学院网络连线的演出(有介绍文章的链接),出到大街上买蝴蝶酥(谢谢那位热情指路的小姑娘),逛到国子监,再走到箭厂胡同,没看到箭厂空间的标牌,逛到头转角有间需要预约的西班牙餐厅(藏红花),深受小资爱戴,进去到地下室做了会儿喝杯茶,时间焦躁症患者没等到点单就走出来了;还是回到永康胡同弄口喝了碗红绿豆粥(后来去接的某人在一家西北少数民族餐厅吃得很丰盛欢乐)。晚上8点差一刻到三影堂,看了原久路的展览(+3空间的混血儿女孩子很赞啊),准点开始贝歇夫妇的纪录片放映(有歌德学院的实录文章,待续)。

opening恨没做到Hilla旁边的位子去

opening恨没做到Hilla旁边的位子去

中场休息时还是忍不住不尝怪物不死心的劲头喝了崂山汽矿,喜欢它的瓶子(哎呀真应该带回上海来)。

4.25 归途

早上翻译完一篇文章,与编辑聊天,联系Luca,联系第二天c&c的行程。打包,吃了两个苹果两个蝴蝶酥,到下午出门去南站。吃了碗康师傅养生牛肉面(在中国快餐连锁里这算得上是家惊喜了)。去换车票时大妈的脸色很不好,刷票的时候倒很顺利(除了站错排站到粉色票堆里去了)。上车,插电,工作,整理文件;隔壁一对情侣絮絮叨叨真遭罪(不好那个男的)。后座两个讲美国口语絮絮叨叨也挺遭罪的。怀疑高铁的沿途线路都选了中国最美丽、整洁的一条路。整理得累了,火车中途临时故障停靠,说收不到前方信号,晚点;停着的时候看了意大利影片《内陆》(感谢莎莎,片子是说非法移民的政治问题,但拍得零零落落的)。

回家,头一遭觉得上海空气洁净。喝了碗妈妈的白木耳汤,收拾准备第二天的战斗。

4.26 Com&Com

M50:M97、55、Vanguard、OV;香格纳Loranzo;买去杭州火车票(小黄鱼+1);RAM;Swatch(Aniwar-1);赶火车;赶着退火车票;西部M50:没顶、何岸(错过啦!)、TOF(错过了)、六仟馆晚饭(楼上熟人一堆,帮c&c引荐:徐震、田霏宇、绵绵;楼下一桌清净、工作、开少儿不宜玩笑、吃自带黄瓜和boqi)。

回家整理、休息。

4.27  小路回家

翻译,接小路。鸡汤+上海炒面。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Tilda)

4.28 JC Bourcart

翻译、买菜、RAM(JC+Mathieu)、SGA(徐冰+JC,maybe review?)、M&S(Vino+Salmon+Tea)、Taxi、HomeCurry、Work、Une vie de chat.

4.29 颜磊fini

翻译fini、宜家shopping、homeCurry Vol.2、DragonFly massage、DVD、Young Adult

4.30 修指甲

RT,不论多小的事,都最好能碰上对的时机。昨晚看查理兹 赛隆的Young Adult,其实想剪指甲已经有几天了,在这儿写着写着、想想昨晚的电影,于是跑到小路刚搞定的绿色小阳台上修建我手脚的蛋白质角质素(没放到养着植物的土里真可惜了,没想起这遭来)。如今清清爽爽地坐回电脑前,打字也清爽起来。

(总有左撇子一说,却少有右撇子;可见少数人和多数人的道理。用右手剪左手左脚的指甲,总顺手一些,打磨的时候也是快速擦动磨甲刀;但到了用左手剪右手右脚的指甲,就有些反手犯难了,于是打磨的时候是尽量快地振动我的手指或脚趾。就好像去意大利时,晚上和朋友聚餐磨cheese,我是挪动磨cheese刀而非cheese,被笑死。小路满脸同情地说,我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孩子们的。)[我似乎又在犯万事从头讲起的罗嗦毛病,谁让这是日记体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随笔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