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A New Narrative

From Randian By Anne-Sophie Jessel Translated by Ling “洛克西”,加布里埃尔•莱斯特(Gabriel Lester)个展 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市淮海西路570号 F座)2012年11月25日至2013年3月7日。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Gabriel Lester)基于我们的回忆与想象,创造了一种独到的体验,在其作品与观者之间构建对话。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行的展览“洛克西”(Roxy)是其在中国举办的首场个展,展出的两组装置分别来自2000年和2011年,均关注对电影叙述的重塑。 展厅一层的《如何表演》(How To Act,2012),引观者走过一条两米长的暗黑通道来到主展区,艺术家选用了来自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弗兰克·卡普拉(Franck Capra)与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等导演的老电影的配乐,为观者的步伐提供一种节奏。展区深处设有一方10×10米的黑空屋子,底部设有舞台。红、蓝、橘色顶灯伴随着音乐随机点亮,舞台上影子渐起,背景的杂音与老电影的嘈杂萦绕空间,让人恍如身在戏中,却全无所视,沦为某种零度电影。它邀请观众想象跌宕起伏、七情六欲、吊胆悬念或激爱浪漫。身在其中,引人入胜,激发出与自我的陌生偶遇,欲想塑造想象中的故事,不依托电影或录像,却能就此超逾一般的观影体验。 《Turn of Event》由不断运转的皮带机构成,皮带上附着了许多微型雕塑:树、房、车、飞机和建筑,雕塑的阴影被周围的灯光投射于展厅四壁。随着皮带徐徐转动,墙面的光影伸缩变化,移动的城市景观层层推开,将整个空间转变为一场戏剧演出,同一场景在持续不断变化的视角中重现。 作品应影子的古老形式之召唤,其主题旨在探索环境演化、城市化与我们所在之间的问题。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1 Comment

A destination not for reach, but for run to

In the age of looking/making alternatives, we often project incarnation for another parallel reality. Every story is for every one, every one has something in common, while every one is trying to be different, whilst stay indifferent. Everyone wants a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4 Comments

Interview with Constanze Kubern

Constanze Kubern – Constanze Kubern艺术咨询事务所 发表于《新艺经》2012年12月刊,总第六期 日期:2012年11月30日 嘉宾:Constanze Kubern 话题:艺术基金、艺术投资 播客链接:http://www.arttactic.com/podcasts/latest-podcast/constanze-kubern-constanze-kubern-art-advisory.html 本期ArtTactic播客重邀Constanze Kubern艺术咨询事务所的创始人与运营总监Constanze Kubern介绍艺术投资基金行业的状况。Constanze荣获了今年“2012年度斯皮尔斯财富管理青年英才大奖”(Spear’s Wealth Management Young Turk Awards)的“年度咨询师”奖项。她会先介绍对一名艺术投资者而言可供选择的不同投资方式,尤其是日渐红火的私人艺术基金。随后她将将分析一线银行中逐渐起步的艺术借贷服务。最后,Constanze评价中国在艺术基金界的主导地位,且有众多基金会安家中国的火热景况。   问:欢迎来到ArtTactic播客!首先,请介绍一下Constanze Kubern艺术资讯事务所就艺术投资提供怎样的服务?谁会是贵方的客户? 答:我们机构的成立宗旨是希望消除艺术投资理财与艺术收藏热情之间的隔阂,两者并非一定要划清界限。对艺术的热爱也可以通过卓有回报的投资性收藏来实现。所以我们提供投资艺术所需的相关金融支持及理财工具,也可协助私人艺术藏家优化其既有的收藏体系与结构,或从零起步建立一套全新的收藏。最重要的一点是:周到关照客户的需求与品位。   问:你如何看到当今艺术投资的发展趋势? 答:当然大多数投资者还是会划分金融资产与无形资产。当我回顾上周纽约的拍卖行情时,发现非常明显的回升:价值十亿美元的艺术品在上周成交,事实上上周的成交额创造了单周历史最高的新记录。我读到的一份拍卖报告中指出,超过50%的成交作品的成交价都达到了2008年以来的最高价。对我而言,这十分清晰地指出艺术投资者不再是最保守的投资群,还有多家银行投资方参与进来,如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United Bank of Switzerland)、美国纽约Emigrant Bank等多家大型金融机构都已将艺术投资纳为理财产品。   问:请问你如何看待艺术收藏与艺术投资理财之间的关系?及投资者应如何参与到公共艺术基金的投资? 答:其实我越来越多致力于“私人艺术基金”的投资咨询工作。自然,投资者可以清晰地看到艺术投资的回报利益及其作为资产投资进行管理的优势,但通常公共艺术基金须花费极其高昂的筹建费用,投资回报也是以年度计算,同时还需有保管保险、资产管理等业务机关与人士的参与,他们都会相应收取要价不菲的服务费与管理费。所以你想通过艺术投资来盈利就不只是建立自己的收藏那么简单了。然而,对于私人艺术基金而言,操作起来则要相对通畅得多,也就是说:在合法注册机构之后,只需拉拢一小撮志同道合、有钱投资的人聚在一起,大家共同集资,在可以购买更多艺术品的同时也降低了个人的风险,这样更经济,就规模而言也更易掌控,比较适合当今的投资者。   问:你将私人艺术投资方式与公共艺术投资方式放在一起进行阐述十分有意思,让我们看到了明显的不同,颇有启发。请问可否进一步将两者作更深入的比较? 答:公共艺术基金的门槛肯定比私人的要高得多,你需要提前做长时间的筹备工作,包括向有关部门提交申请,雇用多方面的专业人士提供流程上的服务,且其操作通常对投资者不够透明,而且对资金的流动性也有很大的限制。公共艺术基金规模都比较大,也相应聚拢了数量庞大的投资者,你或多或少需要以某种方式来提供他们现金的流动性,然而由于其僵硬的运营框架与结构,使得募集资金变得非常困难,因为在牢牢锁住投资者投资额度的同时你又无法提供明确完整的资金走向。因而私人艺术基金就成为了十分不错的选择,其规模相对较小,更易掌控。比如对家庭而言,五个家庭成员各出一百万,集成五百万的一个基础投资额,就可以建立起收藏;同时也随时可以发生直接的交易或销售,资金的增长与流动也可观察到,投资档案也就相应更为透明。因此投资者可以比较放松,不用一直紧绷着神经。与此同时,他们也可以在各自家中流动艺术、共享作品。   问:你之前提到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也越来越多地向其客户提供艺术理财产品,可以就你的经验再多做一些介绍吗?及其将来的发展方向如何? 答:当你看到一个投资领域中有越来越多的投资方入市,资金流不断增长,相应的管理与竞争也就会随之而来,其吸引力也就随之增加。就像我之前提到的,一些银行也开始收集客户的私人艺术收藏,通过借贷运作来获取收益。有意思的是,这也是降低继承遗产税的一种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在英国,比如你借贷一件艺术品,只需支付艺术品价值的百分之四十,那么根据继承遗产税的相关管理条例,你只需支付相应的继承遗产税额。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 tactic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Interview with Matthew Slotover

Matthew Slotover – 弗瑞兹艺术节(Frieze Art Fair) 发表于《新艺经》2012年12月刊,总第六期 日期:2012年12月1日 嘉宾:Matthew Slotover 话题:艺术节、艺术市场 播客链接:http://www.arttactic.com/podcasts/latest-podcast/matthew-slotover-frieze.html 本期ArtTactic播客重邀弗瑞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Art Fair)联合创始人、联合总监Matthew Slotover与我们分享今年的弗瑞兹艺术博览会。Matthew首先会介绍本届推出的全新平行博览会:“弗瑞兹大师”(Frieze Masters)呈现从古董到现代艺术等丰富的精彩作品,首届“弗瑞兹大师”博览会取得了空前成功。同时他将从销售氛围、节奏等方面比较“弗瑞兹大师”与“弗瑞兹艺博会”,及其对日渐回暖的全球艺术市场的综述,并向大家介绍一些被低估或正新兴的艺术现象。 问:今年弗瑞兹艺博会的亮点之一是由您主持策划的首届“弗瑞兹大师”艺博会,请问在老牌弗瑞兹艺术博览会的同期开办这一全新艺博会的初衷与考量为何?艺博会吸引到了哪些新展商?您所听到的参展商与参观者的反馈又如何? 答:对,这对我们而言是跨出了十分重要的一步。其实“弗瑞兹大师”的筹备期长达一年,我们一直在考量在此时开办这一全新的艺博会对弗瑞兹艺博会而言是否正确。我们在1991年成立了《弗瑞兹杂志》(Frieze Magazine),自那以来,我们只与当代文化生态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但有意思的是,过去四年我们陆陆续续地采访了不少弗瑞兹艺博会的参展商与艺术家,有趣的是,其中有许多人都对历史创作很感兴趣,也就是说不仅限于20世纪之后的艺术作品,包括经典艺术大师的经典之作与古董。随后我们就开始构想,如果专为经典艺术举办一场博览会,但与此同时又向其注入当代的元素,应该会很精彩,这同样在我们既定的预想之外。于是我们开始了计划筹备工作,并邀请Victoria Siddall担任艺博会总监。她为我们工作了七年,很有经验,与我们关系很近,过去两三年中为弗瑞兹大师艺博会的筹备工作十分卖力。之后我们在摄政公园(Regent’s Park)找到了场地,那儿离弗瑞兹艺博会的主展馆不远。此外我们还邀请到Albert Selldorf担任展会总设计师,为展会增添了不少当代魅力,其设计效果十分出彩。我记得,在弗瑞兹艺博会开幕之前,我去了弗瑞兹大师的现场,当我踏入展厅,我就感受到那股流光溢彩的吸引力,展场的设计自然功不可没。因为作为一家众所周知的当代艺博会主办方,通常对参展方颇具吸引力的是策展性很强或个人色彩浓烈的定制项目,少有人会对历史性的展览抱有过多期待或兴趣,但出人意料地,我们在现场呈现了贾科梅蒂(雕塑家)、布兰科奇(摄影师)、亨利摩尔(雕塑家)等等大师的特别独立展区,皆为令人惊叹的大师手笔。而说老实话,我们收获了非常积极的观展反馈!Jerome Rosenfeld有着三十年的博物馆管理经验,是我们都非常敬仰的前辈,他说这是他有生以来看过的最棒的艺博会!这对我们而言真是至高无上的嘉赏。从参展的画廊、策展人与藏家的反馈,尤其是从艺术家口中、无论是当代艺术中的前辈还是新兴艺术家,都对弗瑞兹大师赞赏有加,因为他们由此产生了某种预期,因其创作同历史作品同台并置,由此得以更清晰直观地思考他们自己创作的生命力,认识到他们的创作在艺术历史中的位置。从某种意义上说来,他们可能会希望在一百年后,其作品还可以加入这场对话,只不过说话立场站在当下的对面。这是历史与当下非常短兵相接的对话。我们也十分重视艺博会的公共项目,邀请了不少策展人、美术馆开展讨论、讲座。总体而言,这届弗瑞兹大师艺博会成效显著,我们很高兴。 问:古今同在的这种形式确实十分有意思,尤其像你提到的,许多当代艺术家都会提及前辈们的创作对其自身创作风格与话题的影响。我肯定有不少十分精彩的对话,是否可以与我们做更多的分享?这些讲座项目是否也随每年一届的艺博会作为固定项目,与每届弗瑞兹艺博会结合、同步举行? 答:我希望如此。其实对弗瑞兹艺博会而言,长久以来与艺博会主展同步的公共讲座一直被认作是艺博会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我认为这类公共项目对艺博会的重要性在于可以为展会注入知性思考与文化语境。比如今年的弗瑞兹艺博会当代部分,我们邀请到了Brian O’Doherty,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知名著作《白盒子里》(inside the white cube)的作者,还有John Waters(巴尔的摩电影导演、艺术家)、Tino Sehgal(艺术家,常驻柏林),目前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正有一个特别项目,许多非常杰出的专业人士。我们为弗瑞兹大师请到了一些大师级的人物开展对话,对我来说能请到他们真是很珍贵的体验,比如Cecily Brown(艺术家,常驻纽约)与Nicholas Penny,后者是大英博物馆的馆长,他们的对话关于博物馆本身,以及艺术家同博物馆的关系:她尤其喜爱大英博物馆,并与大家分享了过去二十几年来她的观展体验以及她所体会到的变化,而Penny则从博物馆的视角阐述了他对作品的鉴赏标准,以及他认为的一些“奇怪”的作品。对我来说,这组对话尤其有趣的地方在于,由于两人并不十分熟悉,甚至Penny可能对Brown的作品、甚或当代创作并不那么了解,然后两个人分别作为艺术家和博物馆馆长在意见表达上竟然会有那么多的相似与不同,实在令人惊叹!对我来说,这类对话从某种角度而言给了我评价艺术语言的资格,打开了无限可能,也由此意识到,就长期考虑,组织这类新老对话的重要性,不论对前辈还是晚辈,这类交流都十分重要。对许多历史性博物馆的从业人员来说,他们对当下发生的文化景况或当代艺术创作并无所知,那么他们可以如何打开怀抱来接纳当代创作并身处其中,尤其是他们可以如何选择、以及选择怎样的艺术家来开始对话甚而合作。比如我们还请到了Bice Curiger(苏黎世艺术馆策展人、《Parkett》杂志主编,上一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监),她也谈到了类似的问题。这些新老之间的对话于我们而言都具有非凡的启发性。 问:请问从销售氛围、节奏等方面来比较,“弗瑞兹大师”与“弗瑞兹艺博会”会有怎样的区别? 答:他们的不同很有意思。弗瑞兹艺博会全场流动着无与伦比的能量,人们的交流与作品的销售速度非常快,且人人都带着很高的交易预期来观展的,大家都希望在开幕一个小时之内就有成交。而对弗瑞兹大师,交易不是第一目标,且有太多高价作品,作品也不是从工作室新鲜出炉的,参观者的交易预期不及弗瑞兹艺博会那么紧迫,毕竟有不少经典作品有着长达五百年的易手记录,售价高达几百万英镑,买家们自然也需要时间考虑,几天后再折返回来。所以两者的节奏截然不同。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弗瑞兹大师开幕首日就有毕加索高达九百万英镑的作品成交。对这类作品而言,在弗瑞兹大师艺博会的销售速度相较而言还是很快的。 问:我们还很好奇全球化对艺博会的影响,你们也在纽约开设了分站,有许多全球性的大规模艺博会遍地开花,艺博会的全球化也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衡量一个艺博会质量的参考之一。当然也有不少目前而言似乎被低估了的地区,以及一些炙手可热的新兴地区,如:印度、中国、俄罗斯与中东。请问你怎么看? 答:其实弗瑞兹艺博会一直以来与拉丁美洲的关系相当密切,我们有多家来自巴西和墨西哥的画廊。不过今年的巴西势力实在来势勇猛,比往年更胜。如弗瑞兹大师的特别项目“聚光灯“(Spot Light)就邀请了巴西策展人Adriano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 tactic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PARA/noid

From Randian By Iona Translated by Ling 偏执/狂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焦虑时代下的选择悖论” 亞當‧柯蒂斯,李鸿辉,孙逊,邓国骞。 PARA/SITE艺术空间 (香港上环普仁街4号地铺) 2012年12月1日至2013年2月17日。 Para/Site目前的展览《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是摘取“最佳展览标题奖”的不二之选( 尽管标题借自美国科幻小说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于1968年撰写的同名小说,亦为《银翼杀手》的创作灵感)。展览副标题“焦虑时代下的选择悖论”点明了我们当下的处境——旺盛的个人主义滋养于过剩的选择中,与此同时,对自我的反省与眷恋受到困扰,即便做最微小的选择都会动摇。这回轮到资本主义陷入其一手营造的消费影响与选择的漩涡中。Para/Site的局促小空间十分契合展览主题——即便其所在的香港本岛并非是同“选择的意识形态”或消费惯性对峙的最佳自省宝地。 展出的首件作品是孙逊的木版动画“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2011)。虽已眼熟然感染力丝毫未减,粗犷的刻痕勾勒出一张目瞪口呆的嘴,缀满密密麻麻的牙齿,还有互相捶打的生物与痛楚,无从辨认的人类活动。李鸿辉的剪纸人从空间墙面各处冒出来,个头不等,姿态各异——坐着,蜷着,动着,胳膊抬起或手臂摇下——穿着“正式”的黑西装白衬衫,一个个从里到外怒发冲冠,让人恍惚间觉得这不只是图像也不再是现实。邓国骞的三屏录像“东方之都的追忆”展现了两部分别关注当代与历史的短片,讲述香港某几个社区被商业开发而陷入的彻底转变,它们曾经的居住者诡异地在画面间驻足、穿越。最后是亚当‧柯蒂斯的“自我的世纪”。来自20世纪中期的“快乐机器”回顾了消费者的培育史及政治与广告人物在握的控制权,其拼接镜头与配乐也蚕食并分解着画面,同展出的其他作品一样,占据了一方现实虚构不分彼此的模糊疆域。 这组作品为何能营造这真假难辨的氛围,却以探索焦虑与选择为掩饰呢?尽管展览未能完全传达如其所宣称的意识形态之份量,然在这一方小空间中,它的确成功营造了一重海市蜃楼的观感,个中的欲望与纠结、外在活动与内在情绪都以日常的频率运行,幕景则是当代的城市。真不愧为一场不虚此行的展览。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影像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Feel the Lose

Lose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Leave a comment

消费狂躁症之ZARA

连锁品牌店给予极多极广的选择同时,选择本身骤跌。 在隔三岔五的减价中货物的真实价值永不可见。 鳞次栉比的同一泛化是寻找不同悖论反面的自我遗失。 但每个人却都总在讨论自己。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now and here

Never be a single now and here we are now and here but we are also then and there we live every single moments passed and passing we live the accumulation of the life now and here, is the collectiv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消费狂躁症之宜家

每次被小路拖去宜家都心有戒备,他每次都觉察得到,所以每次去宜家都不是很欢乐。 这次也不太例外,但他要买的还是都给买了,开始逛之前还是在宜家餐厅吃了饭。 排队的人流大多在谈论宜家餐厅的好生意,及其同卖家具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程的地铁上一个小女孩做到我旁边,她妈妈问她“郑州、上海和北京,你最喜欢哪里?”她说“我都喜欢”。我在她旁边拿iphone玩24点,她在一旁看了几秒,小手便伸上来,挪了两下牌,问我“还有别的花样吗?换一下”我翻了牌,她又挪了两下,我试着向她解释算法原理,她应了两声,接着小手一边在屏幕上探索一边问“你还有别的游戏吗”我说就这一个。说时迟那时快,她一把将iphone夺到自己手里,熟捻地操作起来,不断点开并关掉各色应用和应用夹,然后证实了确实只有这一个游戏。她无奈地再次点开,让我演示给她看,于是我要从她手中拿回iphone来,她却抓得特别紧;我几乎是硬夺过来,向她演示了两道算法。到站了,我欲下车,她却伸手来强烈地要把iphone夺过去。我费了些劲挣脱出来站起身,转头和她说再见。她口齿清晰地回应了我,我走向车门,听到身后的她朝她妈妈说“你看,她的头发” 这头粉紫冷蓝的颜色,亦是消费驱使的产物。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消费狂躁症之淘宝

淘宝先后在1111和1212战果显著,友人中也不乏居钻自傲的买家。不过在线浏览无数图片页面价格流之后着实无法集中精力。购物狂躁症在朱家角的糕点、蹄膀、角粽铺和农家菜门口蔓延,乞讨者跟讨不遂便翻起白眼埋怨行人小气。千年水乡古镇之水脏,之桥混凝土造。阳光却还照耀,凉夜火盆中的余温仍拨弄空气成水纹。 如今两人像是中了毒,上床之后人手一个mobile开始逛淘宝,真是毒害啊。花费如许时光,要找的到底是那一件衣服、一双鞋,还是别的遗失?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旅游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