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6/13/2013

You Build Us Up and Then You Tear Us Down: Eric Tabuchi’s “Monument to Progress”

From: Randian By Clare Jacobson Translated by Ling 建吾于斯,毁吾于斯:Eric Tabuchi,“进程的纪念碑” 进程的纪念碑(Monument to Progress),Eric Tabuchi 香港大学/上海研究中心 [http://ash.arch.hku.hk/tag/monument-to-progress/] 上海苏州北路298号 2013年5月18日-8月18日 开幕:2013年5月18日周六 纪念碑式的建筑往往是简单的。圆形、方形与三角形的简明几何规划;繁复的拱门与层次;或仅以庞大沉重的体量让人不容忽视。然而,建筑会否一日丧名?或反之,会否即成不朽?纪念碑式的与反纪念碑式的建筑近日于香港大学/上海研究中心的展览“进程的纪念碑”中展开较量。巴黎摄影师Eric Tabuchi在此展现了他那引人入胜的作品——摄影、现成照片与模型——激发观者对纪念碑性的重新审视。 展厅之一呈现了一些著名建筑物的建造、竣工与偶有的拆除现场的照片。“纪念碑”在这里意即“看着我”,观者流连于全球各地或美或丑的各色建筑。Tabuchi通过互联网检索到了纪念碑般过量的素材,然而其策展眼光与展示方式所呈现的建筑之间形式上的邻近性则为观者带来愉悦的体验。 其中一面展墙布满了人尽皆知的纪念碑式建筑的黑白照片:巴黎的凯旋门、北京的央视大楼、纽约的世贸中心、苏州酷似秋裤[LG1] 的“东方之门”等等。细心的观者可以分辨出巴黎正宗的埃菲尔铁塔与杭州的假冒货。建筑们百舸争流,各个建筑的独立摄影不再重要。邻墙的架子上摆着五台平板电脑,接连播放着不知名的建筑照片。两面墙联合呈现出苏维埃时期的纪念碑式气质,总体设计下,建筑、城镇、国家却难以立名。纪念碑主义在此更似一种无奈的绝望——对于这种树立纪念碑的意愿,我们并不陌生。 “进程的纪念碑”展厅之二,仍然呈现Tabuchi的摄影作品。正面的展墙展示了两组巴黎城郊的风貌,“小镇上的中国餐馆”与“流动之家”。千万别将前者错认为那些城乡结合部常见的品味低俗的购物商场里那些挂牌“金龙”或“上海”的餐馆。建筑的大红大黄暗示着内里的阳光体验,但门前宽阔的沥青路则指向不详的预感。后者拍摄下无人居住的流动之家,孤零零地伫在路旁、停车场或草坪上。紧闭的玻璃窗与摇摇欲坠的铝合金门压迫出这类建筑的典型苍凉。 “小镇上的中国餐馆”与“流动之家”都是沉闷、低矮的平房,不过日常,却随着眼前的陈列而显得特别。对这些平庸建筑的摄像让建筑本身变得非凡起来,尤其是将每座建筑都摆在画面的正中央。相片色彩明丽,装裱别致,与隔壁的满墙拼贴或平板放映相比,尊贵郑重得多。 更关键的在于,由于针对一类建筑进行系列摄影,这类建筑的档次就被骤然提升了。他重拍Ed Ruscha的《26加油站》(1963),将之称作“距离摄影的完美注解”。他受到了贝歇夫妇(Bernd Becher and Hilla Becher)与路易斯.巴尔兹(Lewis Baltz)的影响。[i]前者的德国水库与后者的美国工业园区同Tabuchi的法中餐馆和汽车旅馆并置,倒也有意思。出于对贝歇夫妇的致敬,“进程的纪念碑”还展出了五座陶瓷做的小水库(其中三座都软塌塌的),它们是按照Tabuchi对法国水库的绘稿在上海制作的。 展出的系列之一同展览同名,“进程的纪念碑”拍摄了重庆的一座古怪楼宇,同时在两个展厅展出,令人印象深刻。摄影爱好者们可能会辨认出,这座楼宇也曾在 Nadav Kander的摄影系列《扬子 – 长江》(Yangtze, The Long River)中出现过。Tabuchi还用同一座建筑的其他现成图片作为素材。其中一张被用作展览海报。另一张的复制品在摄影拼贴墙上展出。用密度板制作的这座建筑的模型被摆在了一个展厅的正中央,而其数码建模的输出图片则挂在另一展厅的墙面上。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