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1/07/2014

No Country: Contemporary Art for South and Southeast Asia — A Re-Hash of Identity Politics

From Randian by Robin Peckham Translated by Ling 越域:南亚及东南亚当代艺术展 —拿新瓶装老酒,再谈身份政治 越域:南亚及东南亚当代艺术展 亚洲协会香港中心(香港金钟正义道9号), 2013年10月30日-2014年2月16日 回顾过去五年,香港已然从中国艺术的三线城市转变为国际当代艺术的第三大中心,她见证了Schoeni、Plum Blossoms与Alisan等画廊的式微,迎来了高古轩、白立方和贝浩登,更不消说香港艺术馆对新成立的西九龙M+视觉艺术博物馆的蛰伏。然而,在全球体系中,这或许也标志着香港正越来越多地背负着“亚洲”的盛名:亚洲艺术文献库既已将研究的重心从中国扩展到东亚及东南亚;亚洲协会成立了香港中心;《亚太艺术》杂志将总部从纽约搬到了香港;佳士得和苏富比的拍卖场次编排中安设了“亚洲的20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将中国现代作品同刚从工作室运来的菲律宾画作摆在一起。大家可能很容易忘记,香港之于亚洲,并非布鲁塞尔之于欧洲。恰相反,在中国热钱难以接近的当下,她是一块利商旺财的便捷热土。 如果许多机构只是把“亚洲”作为标签替代相对狭隘的“中国”,那么由June Yap策划的亚洲协会的当前展览则提供了些许平衡。作为古根海姆美术馆瑞银MAP全球艺术行动的一部分——这场“行动”受到了广泛批评,被指责将参展的学术性作品过于简单地以地理界限划分,入选参展的地区也都是瑞银等赞助商发掘商机的新兴市场——这场展览继纽约上东区的首展之后巡回来到香港,并对参展作品有所延展。但即便如此,展览标题“越域:南亚及东南亚当代艺术展”本身仍招至诟病。如今,中型机构还是更偏好类似于“中华五千年”(China: 5,000 Years)及按照国家划分的研究型展览;然而,就算是从文化分析的角度看来,取“越域”(No Country,亦可译作“无国界”)这样的标题仍嫌宽泛,显得野心勃勃又遥不可及。标题中的分词“for”(“为了…”的意思——译者注)是近年来的时髦词,意味着全面规范(也就是“殖民”)对提取式(也就是“帝国主义的”)逻辑下常用的“from”(来自…的意思——译者注)的取代。 Installation-shot (left to right): Truong Tan, “What do We Want,” 1993-94 (b.1963, Hanoi, Vietnam) and Tayeba Began Lipi (b.1969, Gaibandha,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