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2/21/2014

Zhang Xinjun at Telescope

From Randian by Robin Peckham Translated by: 顾灵 张新军(望远镜艺术工作室) 张新军个展 望远镜艺术工作室(北京市草场地村十号)2014年1月11日至2014年4月6日 望远镜艺术工作室临街的大玻璃窗上贴着半透明的马赛克图案,于是遮住了空间内的作品,即便透过旁边一扇裸露的玻璃门,从外面也还是看不到什么。这里曾是个按摩店,尽管作了些许装修,仍无法彻底抹去那段想来不堪的历史,但也给了空间一点典型的白立方气质。大部分空间被细密的黄色线束分割并界定,两股线束穿过几把老旧的木凳,紧绷着,保持着无可挑剔的平衡,固定于天顶、墙面与地板之间。这组装置作为一个整体,颇具感染力:躺在地砖上的一条板凳腿上几乎像是射出了一股线,直达天顶,旋即好似反弹了,线束逐渐微微散宽,穿过从天顶悬垂下的第二把长凳,并再次聚拢成紧密的一股,随即于邻近墙角的一枚射灯处消失。另一股较粗的线束从天顶的一处墙角出发,立即散射向斜靠着墙面的一张旧课桌,穿过桌面,溅到在地上仅凭三条凳腿稳稳立着的最后一条木凳。然而至为动人之处,并非出于上述空间中的装置游戏,而在个中雕塑般的细节:每根细线穿过木板上那些针眼般的小洞,齐整利落的线束如何收散自如。 第二件作品以其微小的组成搅动着空间,否则必会被刚才介绍的第一件作品切碎:在一柱白色立座上,好多张被剪成三角形的纸片被牙签钉在一团灰色陶土上;一旁的墙面,贴着两张草图,画有类似形状的球体,只是表面替换成了红色、黄色、绿色和蓝色的三角形。然而,观者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些草图,就会为两个入口——更准确地说,是窗户——¬而分心,并进入了第二个展厅。其中一个入口正对着木桌椅和黄色线束所在的几何空间,它是在墙面上硬凿出的一个轮廓粗糙的洞,位于砖墙的下半截。洞口的一双球鞋意味着里面有人,弯腰或蹲下来进入这个洞,你才会发现它不过是一个空开着的巢穴,形状类似于降落伞着陆前即将收拢的样子。黄色、绿色、蓝色和橙色的三角形拼接成了这个局促的空间,大概只能容纳两个人。而第二个入口,则是侧旁开着的一扇普通的门,从那儿可以看到这座布艺结构的外围,包括支撑它的PVC管道、用来固定的白绳和木架。 Zhang Xinjun, “Primary school tables and chairs—telescope No.1 (details)”, material: tables and chairs, thread, dimensions variable, 2014 张新军,《小学课桌椅 – 望远镜 NO.1(细节)》,材料:课桌椅、线,尺寸可变,2014 Zhang Xinjun, “A hole, a spac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cclaimed Literary Magazine Tiannan / Chutzpah Shuts Down

From Randian 文 / 何思衍 译 / 顾灵 知名文学杂志《天南》停刊 业界知名文学杂志《天南》在发行四年后停刊。《天南》主编欧宁于2月19日在其微博账号公布了这一消息。《天南》总计发刊16期,以其另类前卫的内容编选与排版设计遭到了不少文学爱好者的非议——从方言文学到少数民族文学,从诗歌到离散,再到最近一期对后89“钻石一代”的关注。此外,每期杂志都会包含一本英文“刊中刊”,主要是对中文内容的简略翻译。 文学杂志《天南》隶属现代传播集团,欧宁表示杂志难以为继还是主要归咎于财政问题(请看东方早报的报道);他同时披露,每期杂志的成本为50万元人民币,事实上,杂志已由双月刊改为季刊。每期杂志的零星广告(一般只有三处)在竞争激烈的商业杂志站场中也自然难于生存。不仅如此,根据东方早报的报道,《天南》的停刊与近来现代传播集团公开发布的盈利警告不无关系,该集团旗下汇拢着多家一线杂志,包括《周末画报》、《商业周刊(中文版)》、《新视线》及双语艺术杂志《艺术界》。 Photo of the last issue (about to be published) 即将出版的最后一期杂志封面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