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5/14/2014

Interview with Malik Bendjelloul

难得一篇转载,因为太喜欢这部电影 《寻找小糖人》导演马利克•本德让劳尔访谈 From Artforum 马利克–本德让劳尔,《寻找小糖人》,2012,有声,86分钟。 第八十五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寻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导演马利克•本德让劳尔(Malik Bendjelloul)(1977-2014),于近日在瑞典家中猝然离世,年仅36岁。本片问世后,获得很多奖项,也在中国影视爱好者中也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本文编译自2012年《寻找小糖人》DVD发行前夕,英国《独立报》对马利克•本德让劳尔所做的访谈。谨以此文,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电影人。 独立报:你是怎么听说罗德里格兹的? Malik Bendjelloul: 我背包在非洲和南美溜达,带着摄影机想找点故事。共找到六个故事,这是其中的一个。我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故事。起初我并不相信。他们说他的音乐和滚石一样好,我说当然你们会这么说了,因为你们是粉丝,粉丝会喜欢任何奇怪的音乐,但我去开普敦大街上,随便问一个人,问他们“你见过这个人没?他们都说他在这里很有名,名字叫罗德里格兹,你听过吗?”每个人都说:“你什么意思呢,你问我听过他么?这么问就好比问我是否听过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一样,我当然听过罗德里格兹。”然后我就从另一个角度去听他的音乐,当你听了之后,当然,确实非常非常好。 独立报:从你初次听说这个故事到作品问世,制作花了多长时间? MB: 2012年1月首映,我第一次见到糖人(Sugar)(故事中罗德里格兹的粉丝)是2006年,08年开始全职做这部片。 独立报:在你拍摄过程中,故事的神秘性还在一点点揭开吗? MB: 不是,整个故事我都听说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故事的每个方面。所以我被故事吸引了,因为知道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很多。就和侦探小说一样,也类似灰姑娘的故事,还有我不知道的种族隔离的故事,这些加在一起让我觉得可以拍一个长片,之前我做过短片,但这个需要更多的时间。 独立报:决定留下哪些,哪些需要剪掉很难。有没有哪些方面删除掉很遗憾? MB: 那倒没有。我是根据我所听到的讲出来。是糖人第一次将故事告诉我。想象一下,如果你是吉米•亨得里克斯的粉丝,然后你以为他死了,但是你只是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想知道他的死因,最终的结果却改变了吉米的生活。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我最终的故事线索就是从那些粉丝的视角去讲述。 独立报:是只有南非的白人是他的粉丝吗?看演唱会的镜头时候,似乎观众全部或大部分都是白人。 MB: 是这样的,完全是白人观众。在南非德班,有观众看到影片喊:“我在ANC,我是Steve Biko的朋友,Steve Biko是罗德里格兹的忠实粉丝。”是这样的,这仍然是个种族隔离的社会,文化是很隔离的,罗德里格兹主要就是在白人中很有名。 独立报:听他音乐的,都是对七十年代怀旧的人呢,还是说更年轻的一代? MB:他的百分之七十五的粉丝,都是25岁以下,真的。他在南非,完全是很当代的。 独立报:他在美国没有成功,是否跟种族主义有关? MB: 是的,也可以这样说,但并非完全如此。没错,他是墨西哥人,他们确实让他改名字。他们说:“连罗伯特•齐默曼(Robert Zimmerman)都将自己的名字改成鲍勃迪伦,所以你也要改名。“种族问题当然是其中一部分,但还有更多的因素。我的意思是他在演出的时候,背对着观众,不喜欢采访,不喜欢被拍照,你看,有很多原因。 — 文/ 编译/王丹华

Rate this:

Posted in artforum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