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4

Makha Sanewong na Ayuthaya: the Time is Now

From Randian by Roger Nelson Translated by: 顾灵 Makha Sanewong na Ayuthaya: 就是现在 不明熟悉物:Makha Sanewong na Ayuthaya个展 WTF画廊,曼谷(泰国曼谷10110,#7, Sukhumvit soi 51),2014.8.22——9.21 “教育应该教会你逻辑地思考。但如今在泰国,事实恰恰相反。” Makha Sanewong na Ayuthaya说。这位年仅27岁的艺术家刚从Silpakorn大学(这所高校广受敬重,但或许有些老派)艺术硕士毕业,是泰国众多年轻当代艺术家中不可忽视的人物。他在多元空间WTF举办的首个个展“不明熟悉物”展现了他对朴素物理学的惊人把控力,并将这些物理装置同这座拥有七千万人口的国家自今年5月宣告戒严后所经历的当代政治荒谬景况之担忧有机地联系在一起。Makha将现成物与新鲜的创造力相结合,佐以一丝尖锐黑色的幽默感——立竿见影且令人回味。 拾级而上,来到夹层中的WTF展厅,首件作品是《哪面?》(所有作品皆创作于2014年),一个粗糙木盒子镶在墙上,盒子上面有枚持续快速转动的10元泰铢硬币。凑近一点看,你会看到硬币下面有个小洞,传来一颗买来的小马达运转的嗡嗡声,揭示了这件动能雕塑的简单原理。小归小,作品奠定了展览“不明熟悉物”的挖苦基调。 小归小,《哪面?》对艺术家而言却是一封针对泰国教育体制无能的起诉书。10元泰铢的一面是泰国国王的肖像,另一面是座泰国佛塔。在泰国,公开讨论国王或信仰是被禁止的,前者由确立于百年前的君主制法律严格保护。然而即便对泰国文化政治一无所知,这枚永远不会倒向任一面的硬币仍能激起某种对徒劳无用与优柔寡断的困惑感。 同一展厅中的另一件作品《不立,不倒》是整个展览中最大型的一件作品。未抛光的木椅一把靠着另一把皆呈45度倾斜,全由不过一支铅笔支撑。泰国人可以一眼就认出这些是政府为学校教室统一采购的椅子。展览手册中的问句掷地有声:“如果你不能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又有什么用?”并挑衅地暗示Makha的作品们“描绘了那些被架空了的位置的逻辑谬误。” 作品寓意的严肃性被作品形式的游戏感愉快地转嫁中和了。这些四四方方的椅子所呈现的重复几何形态起初会令你联想到极简主义雕塑,然而这重熟悉感却被那支铅笔打破了,它成为了结构中不可或缺的核心,然而形式上却格格不入。与《哪面?》类似,即便不了解泰国国情与作品中所暗含的社会批判的观者,仍能够体会到徘徊于平衡与倾覆之间的“不立,不倒。” 平衡与失衡也是作品《无尽的失衡》之关键。这把老式秤被改装加了一个小马达,不停地前后抖动。这件衡量工具却连最基础的衡量功能也失去了,它引起了惊人的不安,艺术家对当今泰国社会之不公、不正的恰当评价令人揪心。 同一层,《高处不胜寒?》是向装置顶部岌岌可危的一把木椅的致意,它被架在一把刀的刀刃上,这把刀则插在一把工业铝制人字梯上。这无疑是全展最符号化的一件作品,但它仍值得仔细琢磨,脑海中浮现的是宝塔与宝座的图景,环环相扣的结构在构建的必要与显见的无用之间摇摇欲坠。 六件雕塑构成的展览《不明熟悉物》结构紧凑。显然艺术家的创作是从草图开始,再亲手制作等大模型,筛选出最具说服力的方案最终投入制作。或许这些作品出人意料的创作方法恰胜于其克制与简洁。 此次展览可以说标志了继其首个个展《非静物》、及2011年清迈Pongnoi社团艺术空间的展出以来微妙而显著的发展。之前的展览同样展出了日常物通过艺术家微妙的介入而呈现的转化,然而缺乏社会批判,幽默感也不及此次这般黑色,反倒更多一些浪漫主义色彩。Makha将其早期展览称作是对日常物的功能的转变,而“不明熟悉物”则是对日常被视作无用之寻常物的着意渲染。 Makha对实用价值的有意否定折射了当今泰国的政治局势,尽管未动空间或工作室一分一毫。但比这更强有力的是艺术家将挫败感与幽默相结合的回应,反映了泰国国民当今的一种普遍触觉。他的绝大多数同代人都生活在相似的绝望中,这种绝望来自泰国政变腐败看似顽固无解的循环,Makha却坚持保持乐观。他的创作与观看其作品的体验皆始于朴素的“找点乐子”的想法,艺术家平静地表示他在“等待属于我的时代来临,等待改变。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ehmet Ali Uysal: The Past

From Art Forum 默罕默德·阿里·乌塞尔:过去的现在 2014.09.23 2014.09.01-2014.11.15 藝術門•上海 | Pearl Lam Galleries Shanghai 第一眼看到这些悬挂的画框,你并不会觉得陌生。这些画框是你所熟悉的那种古典油画的装饰性画框,有着纷繁的雕刻图案。不过这些画框并非僵硬的金属边框,而是用柔韧的、有些厚度的聚酯纤维做成的。于是当它被一个吊钩悬挂起来时,由于重力的作用,比较自然地耷拉下来,原本的每个直角也都扭曲起来;有几件还被艺术家刻意地多扭曲了一些。我说你不会觉得陌生,是因为它们被悬挂的方式。有三件是血红色的、带着某种牲畜肉类的质感,被挂在屠夫所用的那类吊钩上;有几件是闪亮的银白色,被挂在钢制衣架上。 这是土耳其艺术家默罕默德·阿里·乌塞尔(Mehmet Ali Uysal)在上海艺术门画廊的个展“过去的现在”所展出的两个系列中的一个,题为“悬挂”,另一个系列题为“绘画”,一共十三件作品,散置于大得几乎有嫌奢侈的回廊型展厅的墙壁上。走过漆黑的幕墙与戏剧性的聚光灯后,是雪白得几乎令人晕眩的高挑空间。艺术家在接受画廊采访时说,这是他有史以来得到过的最大的展示空间。每件作品之间都有足够的距离舒展各自的呼吸。 学习建筑出身的乌塞尔谈论作品时提到最多的一个概念是“身体与空间的关系”,强调其创作是使“原本隐形或人们不愿看到的空间得以显见。”其“绘画”系列是在白墙上的一系列浮雕,制作方法是用长方形的石膏模型倒扣在墙上,石膏模型的边缘同样是古典画框有着装饰细节的形制,其勾勒出的一方白色在墙体上成为被观看的“画面”,只是这画面其实是“空白”的。 不过说“空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幅“白画”的诸多可见细节来自“画框”的若隐若现,与其周边被艺术家手工修补的石膏痕迹,以使其同墙面完美贴合,从而几乎成为墙体的一部分;此外,画框所框限的这个区域,仍然同一幅一般意义上的绘画一样,提供了观看的对象焦点。在展厅中前后挪动脚步,似乎空间本身同时在被改变。 这一系列同样让你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因为将绘画雕塑化的前辈艺术家,从Lucid Fontana到Enrico Castellani,也都是通过改变平面来探讨空间的问题。Františka和Tim Gilman-Sevcik在其《艺术家画一方空白》[1]一文中写道: “当你以同样的方式‘解构’一个空间,把它布置成空白,就像你绷好一块画布,让你的整个身体都进入这个潜在的空间;然后你来到对作品的预期中,恰如你将手轻轻掠过书页。艺术家发现,通过密封一个空间并将其漆成白色,来实现对潜在空间的有意营造,并从而抹除细节与旁碍,是如此深具转变性的经验,可以用来帮助他们重新定义自身的创作实践。分心中止、指称缺失的‘空白’作品空间引出了全新的意识呈现,并给予创作者以空间,由此容纳其作品,并使之得以周游世界。…随着一页空白,对建筑的有意简化使空间与时间之间的稳固关系更进了一步,并改变了空间内的行为与感知。” 艺术家本人的话可深见其映照:“…我逐渐意识到,墙面的那道细小裂纹,距离画布仅几码远,亦抖出了其存在;当我覆盖了这道裂纹并把墙重新刷了一遍之后,画布本身呈现出了一种全新的面貌。”所以当你走出展厅,再回头看前言墙边的那幅小小的“白画”时,你或许更能体会你和周围空间的微妙共处。 1.《Artists Draw A Blank》,原文节选自《continent. 》,Issue 1.3 / 2011: 208-212. — 文/ 顾灵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Official Designs for new NAMOC Released

From Randian by Iona Whittaker Translated by: Gu Ling Jean Nouvel Ateliers has released images of the official designs for the new National Art Museum of China, to be situated in a new cultural district in Beijing’s Olympic Park. Jea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Narcissistic Modernity: 14th International Architecture Exhibition / Fundamentals

自作多情的现代性:第 14 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基本 刊载于《艺术世界》杂志2014年9月刊 幕后 Behind the Scene 阅读原刊PDF点这里:Venezia Biennale 2014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1 Comment

Roman Signer at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

From Randian 文 / 顾灵 译 / Daniel Szehin Ho 罗曼·西格纳中国首展近日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罗曼•西格纳——影像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浙江省杭州市南山路218号),2014.08.27 —— 2014.09.09 经过一年筹备,瑞士艺术家罗曼·西格纳(Roman Signer)在中国举办的首次巡回展第一站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展出了205件创作于1975-1989年间、以Super8(8毫米胶片录像机)记录的行动录像,与一组双屏高清投影,及数十本关于西格纳创作的出版物,观众可在一楼文献室内戴白手套阅览。 100台小型投影仪沿着二楼的圆形展厅围成一圈,投影大多三四十厘米见方,高度基本位于水平视线,横竖视图交叉错落,构成了全景环幕带。由于录像皆无音轨,录像中伴随行动所应产生的声音全靠意会,反倒浮出了静默的张力。这些被称为“时间雕塑”的对行动事件的视觉记录,来自西格纳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逐渐形成的一种注重过程的雕塑观。如今这些记录被作为独立的艺术作品。 2012年初在瑞士阿尔高美术馆(The Aargauer Kunsthaus)举办的西格纳个展同样展出了36件创作于1975-1989年间的Super8录像,只是展陈形式截然不同:投影屏幕挨个平行,在600m2的展厅中铺陈开来,更接近美术馆的传统布展。与之相比,此次的小型投影大多颗粒粗糙,时常出现花屏(Glitch),失色失真,挟带着陈旧的时间痕迹。 或许前往观展的人们都带着某种模糊的更高期望,但到了现场仍不过看得漫不经心。这些看似恶作剧的把戏,与录像中艺术家的严肃脸孔,一同构成了对转瞬即逝的现实之映照。没有醒目炫技,大话观念,有的是简约媒介,质朴日常。 西格纳自1972年起,参加了无数展览,包括1976年与1999年两届威尼斯双年展,1987年卡塞尔文献展,与多个个展。西格纳既已成为爆破行为、行动主义、时间雕塑以及录像方面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 西格纳与中国的联系由来已久。1981年西格纳曾追随左派浪漫自由主义来过中国;时隔30年,西格纳于2011年末作为李振华策划的“行动与录像”系列的最后一位艺术家重返中国,并进行了三场讲演,播放了部分录像,介绍了其创作。当时,西格纳已年逾古稀,但精神矍铄。他严肃而臻于细节地描述自己的行为:如何手持炮仗坐在转椅上,如何用点燃的火箭将戴在头上的帽子炸飞,如何排布引线等等。当观众问及爆破行为与蔡国强时,西格纳强调:“我的创作关乎个人,最一开始做的所有尝试都是为了自己的体验,后来通过录像传播,别人才邀请我做些小范围、公开性的现场行动。但这些都并非是像行为艺术那样的创作,是无观众意识的。类似于卡塞尔文献展闭幕式《行动与纸》(Aktion vor der Orangerie)那样的大型装置实属偶尔。而蔡国强仍是表演性的,是为观众而作。”(2) 观看西格纳的创作有如探手入水,感受流水的波动、潜伏的危险、至柔的诱惑、与清凉的体感。正如西格纳本人所言:“我每到一处新地,总会先去找水。”   *展览官方网站:http://www.rscs2014.com/ [1] 2012年上海双年展期间,罗曼·西格纳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烟囱里实施了一个行为:从烟囱顶部坠下一颗巨大的盛满蓝色油漆的木球。侧面、顶部分别架设的两台高清录像机记录下了球体坠落、粉碎、油漆飞溅的过程。 [2]罗曼·西格纳2012年来华讲演实录: https://linggu.org/2011/12/22/roman-signer-comes-to-china/ [3]苏珊娜·亚克布(Susanne Jacob)与罗曼·西格纳的访谈,《明斯特雕塑计划》(Skulptur.Projekte in Münster),1997年,卡斯帕·克尼格(Kaspar König)编著;Westfälisches Landesmuseum出版,p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3 Comments

Zhong Qiu Kuai Le

那低头的温柔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Q&A with Jeremie Thircuir

From Randian 文 / 何思衍 译 / 顾灵 Jeremie Thircuir访谈 Jérémie Thircuir (R) with Enoia Ballade (L) “我所目睹的中国艺术现实与法国书店架上那些关于中国艺术的书中所描写的相去甚远。”这是Jérémie Thircuir于2011年创立图书出版公司的主要原因。他希望通过出版中国艺术家的单人画册,来吸引那些并不熟悉中国艺术的主流读者。鉴于西方对中国艺术家的认识尚不清晰,Thircuir期望通过出版小型廉价图书来鼓励独立书店对此类图书的进货兴趣,从体量上来说也便于架上陈列或携带阅读。尤其针对法国图书市场,此法见效显著:比如,他成功与Gallimard图书发行公司达成伙伴关系,在其分销网络内的600家书店出售他的图书。 Thircuir的首批出版物选择以“摄影”为题材,因为摄影具有最广泛的流通“话语”。此外,“对艺术图书而言,摄影也是最自然的一种题材,因为从印刷上来说不存在失真的问题,而不像绘画或其他媒材。”截止目前,他既已出版10本中国摄影艺术家的单人画册,包括陈维、王宁德、缪小春、宋朝、王庆松、杨泳梁。 此外,他还出版了大部头的《刘小东: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一本新书也正在酝酿之中,将于数月后面世。关于他近期的速成短片系列《不可能的项目》也在筹备之中。 他还提到了经济方面所面临的困难:“大多数艺术出版社倚靠个人投资或投资公司,或其主顾(艺术家和画廊)。”然而Thircuir出版公司的规模很小,“所以我的目标不是怎么赚钱,而是怎么少亏钱!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Irresistible Beauty of Horror

不可抗拒的恐惧之美 德雷福斯 – 贝斯特夫妇收藏作品展 原文刊载于2014年8月总第293期Art and Design《艺术与设计》杂志P168 beauty of horror from Art and Design-2014-08-6 文 Article > 顾灵 Gu Ling;图 Pictures > 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 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 列 奥 纳 多·达·芬 奇 在 其《论 绘 画》(Treatise on Painting)一文中写道, “对墙面上的污迹、灰尘、云彩、水流的沉思会幻化作其他的视像,诸如人兽争斗、风景、怪兽、妖魔等诸般奇妙。”人的历史,是赋予事物以意义的历史,亦是赋予自然以情感的历史。艺术创作的形式,不论文字亦或图像,总寄托着作者心灵的碎片,赋予表达以拟人的色彩,并冀望其可以留存于时间的长河中,保持其幽然的灵光。 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位于威尼斯大运河的 中段,对称结构的现代主义白色建筑面对游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艺术与设计》杂志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