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4

Miao Ying: GIF island

苗颖:吉福岛 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和2空间 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 莫干山路50号3号楼2楼, 2空间 莫干山路50号6号楼北1楼, 2014.10.10–2014.12.10 From Artforum 在刷微信强迫症肆意蔓延的今天,脱离了手机、平板电脑的生活似乎对许多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莫说脱离,即便1分钟不看手机或许就会开始焦虑起来。这种焦虑来自于一种表演和交流杂糅的欲望,以及移动通讯技术所带来的高速响应。苗颖在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的最新个展“吉福岛”(.gif ISLAND)是对这种欲望同焦虑的集中展示,以及对生活在因特网中的人的沟通状态的反思。展览海报的主题元素“#”在GIF动画中匀速转动,其平板播放器高挂在展厅顶部,令笔者想到《1984》中的“老大哥”电屏。这一在社会化媒体中普遍使用的符号通常用于标记话题,而苗颖也将之用于其部分作品标题中。 苗颖,“吉福岛 .gif ISLAND”展览现场,2014. 庸俗审美是艺术家的视觉出发,素材则取自网页截屏、自拍、自制GIF、APP等。展厅的首面墙上大幅投影着单屏影像《你等的是我吗?》(2014),这句歌词恰来自耳熟能详的配乐——莱昂纳尔·里奇的“你好”,重复播放着在整个展厅萦绕不去。歌中与盲人女孩的爱情故事在苗颖看来恰是对自己与中国互联网防火墙之间关系的完美比喻,无法访问的页面截图搭配做成艺术字体的“手拿菜刀砍网线”等中英文网络流行语,构成了对网络审查的戏虐调侃。策展人巢佳幸在展览前言中如此评价:“这种轻松的力量正来自于网络语境的平民与自由,让人脑洞大开。”平等与自由或许是万维网发明之初的梦想,然而网络审查与信息交易仍将每一个网民置于权力的监控与资本的剥削之下。 脑洞一词就好比网络聊天工具中的表情符号般形象生动,看了数码印刷《么么哒》(2014)你或许也会感叹自己“脑洞大开。”这幅10米长的竖轴传真纸上错落印着屎宝宝和么么哒的表情符,苗颖解释说:“就好像是在看聊天记录一样的,很长,还拖到了地上。天花板上浮着的几颗猩红色心形氢气球也会慢慢漏气,慢慢落下来,就好像是微信里‘么么哒’的表情动画效果;而最终它们就会砸在地上。”这种对表情符的夸张展示同样用在了《#我我我》(2014)中,这个单独的展厅被布置成一座小店铺。玻璃柜中装了闪亮的白色装饰灯带,几十台山寨iPhone和iPad的套子图案取自网络上的自拍照。苗颖用“美图秀秀”将主人公的脸部过度曝光,形成白色光圈;图片周围均镶了一圈水钻,“交相辉映。” 《景观.gif》(2013-2014)会让你想到牙科诊所,一对躺椅分别用懒人支架固定了多台不同尺寸的平板电脑和电子相簿,循环播放着神经质般抖动着的像素短片;多条黑色的电线与数组夹子交错着,让躺在椅子上的人感觉像是要接受某种洗脑的仪式。同样的仪式感延伸到展厅中的三个金字塔状支架,其中铺着假草皮、放着印有gif图案的靠垫,金字塔顶端各固定着一台山寨iPhone。这些被用来演示催眠环境的金属“帐篷”属于作品《APP催眠》(2013-2014),渐变色的大幅投影呈iPhone应用符号的圆角四边形,艺术家由于拒绝将之做成实际的APP而选择了上述展陈方式。 内展厅的整面展墙挂着大大小小的《泰克抽象主义》(2013-2014)油画布数字版画,这些黑灰渐变的画面来自苹果数码产品的宣传平面设计,油画布喷绘对电子屏幕的重新诠释以色彩明暗对比放大出了某些单纯屏幕画面的细节,将没有内容的电子屏幕本身作为直接的观看对象。 《#土豪宇宙美人APP》(2014)是苗颖与超宇指甲的合作项目,亦作为叶甫纳发起的“展示癖——指甲计划”的一部分。看似豹纹、实则二维码的美甲可在指定APP的扫描下触发苗颖制作的3D动画片段。iPhone样机、美甲台置于一个单独展厅,粉色的灯光弥漫着,散发出引诱的气息。 展览与作品就好像是网络沟通的一面镜子,以相似的嘈杂、混搭、炫耀与自恋堆积出一团信息与潜在的反思空间。然而艺术家或许只有在做减法之后才会给反思空间以更可呼吸的空气。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Leave a comment

2 or 5 images?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Hans Op de Beeck

From Randian by Iona Whittaker Translated by: Gu Ling 汉斯・欧普・德・贝克,”夜画” 常青画廊,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2014年9月13日–11月23日 确实是“夜画”——艺术家独自一人在天黑之后作画,全是黑白水彩,在其他人都归家之后动笔。于是实际见到这些画,并没有感到特别的意外。它们挂在常青画廊由厂房改建的临时展厅(地上铺了灰毯子,观众要脱鞋才能走上去),画里是月光,深向远方的林荫道,都市里一座铁桥,一座展馆,一个女人的背影,她裸着的刺了青的背,还有波涛海浪。这些兀自一人的孤独感怀,或性感遐想,被细密的潮涌舔着,被景里灯光的静谧搂着;画质是多愁善感的,有些是美的。德・贝克的画也做成了动画,淡进淡出,配着忧愁的曲子,展在旁侧的厅里。 展出的还有些雕塑,也挂在墙上,不高不矮——全是些不同的手势:这只手写字,那只手伸出来抓着一根光秃秃的树枝,这只手捧着一小碟莓子,那双手掬着什么看不见的珍宝,或那呼之欲出的身体正在读一张纸。它们就这么从墙里浮出来,截在前臂这儿,像是人类接触的指引。展在一块儿,它们一同塑造出某种诡异的静穆的气氛。单一看来,每件都精雕细琢,同时显得近而远、漠然而亲密。这种感觉弥漫于整场展览。另有些选出的照片,题为《虚空(变化)》(2014),也显得像在舞台上,亦不掩饰其背景中北欧绘画的传统,例如一个摆景中,一张桌子因放了骷髅、酒杯、散着的小东西和一本摊开的书而完整了。《舞台剧的内景(休息室)》与《舞台剧的外景(树林)》(2014)是在摄影房里的摆拍,每次曝光都投在周围的黑影里。 可能会由此联想到常青画廊展出过的另一位比利时艺术家——贝林德·德·布鲁伊克。两者的创作共有相似的沉重的存在感,只是德・贝克没有德·布鲁伊克那种多肉的虔诚。看了德・贝克精心制作、布置的展览,被这些灰墙、灰毯子、灰画包围着,几乎是饱和到要窒息,观者于是要么沉沦其中,要么拒绝这番情绪。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