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4

Photo Shanghai 2014

Published on Art and Design, Issue 179 总第209期 2014 November photo_sh_2014

Rate this:

Posted in 《艺术与设计》杂志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he Morning Light Underground

文 / 顾灵 译 / Laura Tucker From Randian 地下的上午阳光 上午艺术空间创办人邓叶明和于吉(Lam&Jam)专访 上午艺术空间是国内少有的致力于驻地及展览项目的独立非盈利艺术机构,座落于上海奉贤路与石门二路口的一幢老式住宅的地下室,由邓叶明与于吉(Lam&Jam)创办于2008年。两人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于吉致力于对材料上的多样探索及雕塑装置的创作、和现场行为艺术创作;邓叶明通过开办小型的设计事务所维持空间的运营开销,并负责空间项目的实施。空间成立至今,每年定期为国外艺术家提供驻地及展览项目,同时为主地艺术家提供与国内艺术家交流甚至共同展出的机会。参与驻地的国外艺术家包括Peter Vink(荷兰)、Karen Ann Lee(新西兰)、Sibylle Hofter(德国)等,并于2013年达成与歌德学院的合作关系,由双方一同评选一位德国艺术家在上午艺术空间完成两个月的驻地项目。此外,空间也会不定期地为国内艺术家举行个展及群展,并举办以表演、行为、公众参与式的艺术创作,实践为主要观察对象的公众活动,如草台班的演出,现场声音与肢体行为等。【燃点】近日采访了空间的两位创办人,就其创办初衷、运营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以及未来规划等展开讨论。 燃点:请问最初为什么想要开办上午艺术空间?又为何会选址在香山路的别墅? LJ: 最初是因为邂逅了香山路上的法式建筑,让我们想要做些什么。于是用完所有的积蓄付房租、整修空间,开办了上午艺术空间。起初主要是和一些熟悉的朋友做一些小范围的交流展,而且毕竟是自己的空间,平时一半当做展厅,一半当做工作室。那个时候我们两个还都想继续艺术创作。 燃点:可以具体谈谈当时做的一些项目吗? LJ:2009年,新西兰有一个亚洲基金会,在我们这里做了一个简单的工作坊;本地的话,像赵波、刘雯婷、杨璐佳、陆扬、胡筱潇等都在香山路空间展出过;还有不少国外艺术家的交流工作坊。那时候其实我们更像是一个“沙龙”,主要是大家聚在一起,交流创作,有一点简单的策划,合作的艺术家也是各种各样,还没有一个体系,也不懂媒体宣传。之后慢慢的,我们发掘出一些比较擅长的领域,比如对我们而言,在国外的推广比国内要做得好,然后我们强调合作的艺术家媒介上的丰富性,尤其是表演类的,包括现场、行为、肢体、戏剧、还能延伸到纪录片。在这过程中,我们两人的分工也逐渐清晰起来:于吉是主要的概念策划,Lam则更多在落实项目上,包括布展、视觉设计等。 燃点:上午艺术空间最大的特色莫过于驻地项目,请问你们是如何规划的? LJ:我们正式规划驻地项目其实得从2010年算起,每年1个, 在选择艺术家的时候我们更倾向于没有旅华经历的人。这是因为对艺术家来说,对未知的新环境,他们会抱着更开放的文化交流的态度,或者说他们来能体会到的当下的差异性就越大,换言之收获可能也就会越多;驻地期间的创作及展览方案基本都要求尽量在本地挑选材料并在本地完成。当然,除了来这里工作之外,我们也会帮忙安排一些不同的活动,介绍一些圈内的朋友,让大家可以达成真正的、愉快的交流。这种交流也不仅限于艺术,我们鼓励艺术家深入本地文化和市井生活,希望他们可以尽量多地接触城市,通过驻地,建立新的视角来看待这座城市。 话说回来,对驻地项目而言,最重要的自然还是工作,我们每期驻地的周期是2个月。艺术家在驻地期间保证工作强度也很重要。 燃点:在2010年,你们搬来目前奉贤路的地下空间,请问这个新空间带给项目本身怎样的改变?又是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地下空间? LJ:搬空间是因为房屋背景的不可抗拒因素而被迫搬离,却也成为从新调整空间发展方向的契机。我们十分喜欢奉贤路的新空间,它位于南京西路商业中心的地下室,交通方便,不需要特意跑到艺术园区里。空间在地下,没有天光,相比之前香山路的别墅显得更为中性和本质,没有任何建筑装饰近乎毛胚状态的水泥空间也显示出我们真实的艺术态度。 燃点:请问可否具体举例谈谈一些与空间互动关系特别强烈的项目? LJ:今年的首个项目是刘钢的《当空间作为作品》,这是一件彻底建立于讨论物理空间和艺术空间的作品。刘钢用相同的材料模拟了一个缩小30%的上午艺术空间,并展示于真实的上午艺术空间内。也就是说,观众进入了大空间套小空间(真实空间与复制空间)的矛盾里。当然视觉和身体上的矛盾感受不只是艺术家想要传达的,作品直指空间与艺术品的置换以及对于独立空间概念的探讨才是艺术家的深层寓意。我认为这是一个从逻辑分析角度很能代表上午艺术空间态度的项目。 另外像两年前荷兰艺术家Peter Vink在空间的驻地项目从名字上就表明了作品与空间的关系。他用上百个激光红灯照亮了空间结构的每一根棱线。这件抽象极简的作品却能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视觉印象。 燃点:目前新空间的展览规划,除了驻地之外,也有了其他的常规展览计划? LJ: 从2010年搬到奉贤路,我们开始推动与年轻策展人的合作项目。更明确地说,是支持有意愿往策展方面发展,但并没有策展经验的年轻人。策划展览是个特别要求全面的工作,起步甚至比成为艺术家更难。所以我们愿意提供给这些年轻人第一次机会,让年轻策展人从一个更自发,独立,纯粹的艺术空间开始自己的策展之路。这便是我们的愿望。参与了这些项目的策展人有黄乐、姚梦溪等。 燃点:请问你们是如何构想与歌德学院的伙伴合作的? LJ:我们和歌德学院合作的方式,是双方(独立策展人作为第三方)共同评选一位出色的德国艺术家,一同支持艺术家在空间驻地两个月并完成他/她的创作项目。歌德学院会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我们在各方面的评审标准都相对默契,我相信是上午空间一贯的态度和作风符合对方希望为德国艺术家提供的交流机会的标准。 燃点:对空间接下来的发展,有何预想和期望? LJ:我们一直抱着“做10年”的打算,现在算下来,还有四年;到2018年,我们应该可以有一定的积累,做个总结,再继续前进。我们和空间一起成长,或者说,空间代表了我们的成长。接下来,我们很希望可以做一些文字的整理和出版工作,将继往的项目通过文字进行梳理和展示;而且我们相信,文字本身也可以超越空间、甚至带给上午独立的阐释、解读和记录。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Salesmanship, showmanship—2nd Edition of Art021 Shanghai

by Gu Ling, Translated by Daniel Ho From Randian 卖场即秀场——Art021艺博会回归上海 双11余波未消,买气渗透在及不上Apec蓝的空气里,但也不算坏。深秋自有一些凉意,似乎将呼吸滤得干净一些,不过头脑仍是不冷静的。上海的11月尤其如此,仿佛有赶超九十月的趋势,每周每天地赶场,各式各样的开幕。不过跑多了你就会发现一个道理,但凡画廊当前在做个展或群展的艺术家的作品,也都清一色约好了似的在艺博会中现身。不少你没跑到的展览在微信朋友圈中的刷屏,多少可以缓解你的焦虑,告诉你其实也没错过什么。另外有个或许会令你觉得自己并不那么重要的阶级化趋势是:在开幕之前,预览变得更为普遍,当然,预览肯定只为藏家开放。 2014年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安塞姆.弗兰克在接受《艺术界》Art021特刊《她:未来,近艺术》的采访时如此评价上海:“目前无处不在的超现代性美学沉迷于创新、变革、改造、交流、想象、对话,以及其他无限的可能。这是一种迷惑、曝光过度、在一定程度上融合的美学。然而,它遮盖了这样一个事实:根本没有创新可言,没有改造,也没有真正的融合;在精神层面,有的只是本体论的固执和身份认同的幻象,以及对某种帝王般宏大气派的渴望——我们又开始体会到那种气派了。” 如果说本体论的固执和身份认同的幻象较为晦涩难解,那么“对某种帝王般宏大气派的渴望”则是绝大多数人一眼便明白甚至正在身体力行的。今年的第二届Art021艺博会仍然选址于上海外滩的源头——洛克.外滩源,这片20世纪初英国精英汇聚的金钱与文化之所,在时隔80年后的今天,修葺一新,曾经的装饰艺术设计风格的骨架之内,装填着“俗不可耐的当代艺术”。从首届的中实一幢楼,扩展到圆明园路一条街:自邬达克的真光大楼始,经新天安堂广场,贯穿兰心大楼、协进大楼、哈密大楼等,收尾于中实大楼。浓郁的后殖民主义、后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气息扑面而来,中实与真光两大主展区入口处的霓虹灯装饰仿佛上海“东方巴黎”时期的夜总会大门,围成一圈的白炙霓虹灯与几乎刺目的宝蓝主题色交相辉映,夜色中同样被打成宝蓝色的沿街银杏树、建筑外立面无不挥发着妖媚的气息。这种“迷惑、曝光过度”遮蔽了一切展出的作品与来访的宾客,形式成为了主体内容;借西岸艺术设计博览会策展人、艺术家周铁海语,“艺博会就是一件作品。” 满眼的海报、灯箱与明星祝语视频,一种欢庆消费的气息弥漫在这片昂贵的土地上。藏家一跃来到台前:Art021执行委员会委员、主创应青蓝(Kelly Ying)与包一峰本人即是活跃的当代艺术收藏者与推动者;由香港藏家、匡时拍卖特邀咨询赵令勇(William Zhao)以及K11掌门人郑志刚(Adrian Cheng),罗扬杰(Alan Lo),刘雯超,应青蓝,赵凌甲(Chloe Zhao),Jane Zhao,高超(Amy Gao),吴亦深等人的收藏——而非作品为线索策划了“第四届两岸三地收藏家--邀请展”(Showoff–The 4th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ollectors);龙美术馆联合创办人、馆长王薇,资深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DSL收藏创办人Sylvain & Dominique Levy夫妇,赵令勇与青年藏家周大为在艺博会同期举行的主题论坛中公开讨论“私享与众乐——个人收藏转向机构收藏的意义”。因而,若想了解艺博会的成交景况,或许也不用再向画廊打听,而是直接听藏家在微信朋友圈自行炫耀花了多少钱买了谁谁谁的哪些作品就好。 总计54家参展画廊大多拥有了比去年大得多的展位,开幕前一天举行的藏家预览让不少画廊在开幕前就已售出超过半成的展品。天线空间正在举行个展的尉洪磊的“自拍神器”金茶壶,据画廊主王子介绍,在开幕当天既已售出三个版;而在个展中就几乎卖光的黄宇兴的绘画,在艺博会现场也仍是叫好叫座。来自成都的千高原展位人头济济,据称成绩斐然。各大国际画廊也都带来了不少明星艺术家,比如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与白立方都带来了翠西•艾敏的霓虹灯作品,白立方的安东尼•葛姆雷代表性的人形雕塑也同样抢眼。注重新媒体、尤其数字创作的北京杨画廊带来了林科新近个展中的“计算机美学”。长征空间展出了展望《飞来石No.4》与一度以颠覆性的行为艺术著称的朱昱近年来的绘画作品《茶渍T19》。麦勒画廊的展区俨然是谢南星的个展,其《三角关系逐渐移动》系列布面油画还以艺术家手工书的形式于艺博会同期出版,特邀知名策展人李振华参与对谈及策划。 与中实的熙熙攘攘相比,由于展区导引不利,位于真光展区“1+1项目”的7家画廊却在抱怨人烟稀少。1+1,顾名思义,就是一家画廊+一位艺术家。Vanguard画廊带来了毕蓉蓉的拼贴画作;致力于有限版作品开发的仁庐带来了张培力最新个展中的纸上作品;新近成立的没顶画廊同样带来了正在举行个展的何岸作品;BANK不出所料地展出了正在南京四方美术馆举行个展的廖国核的“祈福”囚牢,他的放屁娃娃也一时间成为微信朋友圈的一大刷屏热门;C-Space、非青计划与东画廊分别带来了张书笺,戴牟雨与张云垚的作品。真光展区还汇聚了包括安全口在内的几家香港画廊,及余德耀美术馆、四方美术馆、昊美术馆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铺天盖地的上海双年展广告)的展位。原定放在新天安堂、后却被“扔”在九楼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灯光装置《你的偶遇》更是孤单寂寞,的确只能偶遇、无从寻觅。 不过,真光一楼的公共展区却比中实更有看头:佩斯画廊代理的刘建华作品《落叶》为展厅注入一丝恰到好处的萧瑟离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代理的李青作品《最后的主义——列宾《托尔斯泰犁田》之后》(The Last Doctrine—After Repin’s “Tolstoy Plowing”)要求观者从被中间一刀劈开的画作与画中人、马之间穿过,雕塑半马的内部组织结构一览无遗,整件作品的形式与徐震早年仿制达明.赫斯特浸在福尔马林中的“鲨鱼”所做的“恐龙”颇为近似。香格纳上海画廊当期个展艺术家梁绍基也将其蚕丝装置带到了这一展区。著名印度艺术家苏伯斯.古普塔的黄金大爱心同在这一展区引来无数年轻女性的合影。反观中实,博而励画廊带来的邱黯雄应此次艺博会委托最新定制创作《山河梦影-窗户计划》却仍未摆脱其一贯的视觉语言,显得毫不出彩。Simon Le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Not only, But also – new solo by Zhang Peili at Ren Space

张培力谈“不但 | 而且” 张培力,“不但 | 而且”展览现场,2014. 2014年夏天,张培力应仁庐邀请,赴美参与了为期一个月的驻地,在新墨西哥与奥克兰的两个版画工作室进行了多样的媒介尝试。仁庐近期为其举行的最新个展“不但 | 而且”是艺术家近20年来再度尝试平面创作的首次集中展示,参展作品中不少皆是其赴美驻地的成果。围绕这些新的媒介尝试,艺术家张培力谈及长期以来试图摆脱图像背后强制性的文本与叙述,通过观看与视觉趣旨呈现模棱两可的生活态度,以及借新的媒介工具进一步拓展作品对图像背后的实质的揭示。 我去的这家驻地的主人自己也是一个艺术家,他对手段和技术简直到了疯狂痴迷的程度,于是招募了一大批艺术家进行大量的媒介实验。我在驻地期间与他有非常多的交流,并通过大量的试验来探索实现我想法的方式。我在他的工作室里看到各种各样的机器,有做纸的,有做颜色的,甚至包括从矿石中直接提取(色素)的一些器械。这些技术也就成为了我展开工作的条件。若说创作的环境,我觉得西方艺术家更自然一些,更像艺术家。国内的人太实际,太注重结果,想要的太多。中国这个国家,从物质极度匮乏,飞快地转变到物质极度丰富。我们所承受的金钱的压力与诱惑都比别人大得多。 我们做了大量的试验,所以其实有很多废料,从中选出了这么些作为最终成形的作品。筛选的标准,一是能否成系列,二是画面本身。比如压色的轻重,不同图层之间色彩相互粘连的平衡,底层中的形象可否恰到好处地呈现及其与其它图层之间的关系,等等;其中我手绘的墨迹给了画面独特的肌理。同一个画面我们会做好多,然后挂起来一排,细细地作比较。 其实我对版画的兴趣由来已久,因为它既是一种复制的媒介,又因为必然的偶然性而每一张都不一样;它既有平面绘画感,又有机械制作的感觉。工作室的技师其实自己也都是艺术家,对技术有非常高超的控制力,对每一种器械都非常精通,但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极其愿意尝试,并很快就能明白我的想法和意图。如果有机会,在设备、技术等方面有条件,我还希望可以继续这样的尝试。但可能国内即便能找到类似的机械与技术,怕也很难找到具备如此职业素养与服务精神的技师。 《墨迹》(2014)、《女播音员的嘴唇》(2014)与《女播音员肖像》(2014)均取自《辞海-水的释义》(1991)中那名女播音员的形象。平面的魅力在于,从时间上好像退回去了,时间被凝固在那个点上把那个形象打住,并转换成某种固态的图像。这位现在大概已经退休的女播音员,曾经是整个国家,社会,政治,权力的象征。她每天出现在电视播报中,全中国的人都认识她。这个形象或许对今天的人来说已不再重要,但对我们这辈人来说,是深深印在脑子里的形象与记忆。 我一直对事件,图像,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特别感兴趣。《时隔一年的公园正门》(2014)等无人的风景照饱含着这些关系,我每到这样的地方,都会好奇它之前是什么样的,这些建筑的背后呈现出怎样的社会变化,而社会又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虽然风景中没有人,但却与每一个人都有关。我多年来一直在试图摆脱图像背后的“文本”,“叙述”。图像是一种强制性的记忆。我每到这样的地方都禁不住感到激动,一定要把它们拍下来,做成作品。有时候这些单纯的纪录、不需要加上任何东西,就已经是作品。至于为什么要摆脱这种文本,我想艺术家总是试图用媒介的多样尝试来试图消解文本,单独的图像,从我的角度,就可以看到它背后的一种实质性,一个很强大的系统在运作。这些仿造欧洲建筑的地产项目,寄托了很多中国人希望住在欧洲建筑环境中的神奇的向往。取这样的景,找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客观的呈现,心里实则感到一种悲哀与纠结。 平面与录像语言的不同,只是具体手段、媒介之间的不同而已。录像当然有时间性、运动感,而平面则是相对静止的、与此同时却可以不断重复生产、不断被复制。我对观看与呈现所形成的矛盾尤其感兴趣。比如在处理《现场》系列时我所抱有的一贯的暧昧态度。乍一看,地上的人形会立即引起观者视觉上、心理上的危机、不安的因素,而在媒介上的处理则刻意做了许多混合,让它看上去语焉不详、模棱两可,不知道是要欣赏什么:是看画面美不美?还是看事件本身?似乎有、又似乎没有的这种图像在媒介上的处理,是我刻意混淆的。作品的表达永远不应该是直接的表达,做作品总是复杂的,包含着你的美学的趣味,视觉的习惯,以及对我而言,试图利用政治上的模棱两可,来引发一般人对自己固定的概念的怀疑。艺术的某种手段,试图使它产生可以解读的丰富性,而读法是四通八达的。 — Artforum — 文/ 采访/顾灵

Rate this:

Posted in artforum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Protected: The missed goodbye kiss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随笔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Protected: 类似恋爱的心情

There is no excerpt because this is a protected post.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