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5

Mirrorcity at Hayward Gallery

展览看不完 文 / 顾灵 Gu Ling 图 / 海沃德画廊 阅读原文请点击如下链接: 《艺术当代》2015年第1期p56-61镜城展评6p 镜城 2014.10.14 ~ 2015.1.4 伦敦海沃德画廊

Rate this:

Posted in 《艺术当代》杂志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Budi Tek Plans to Bring Picasso and Rain Room to Shanghai

余德耀计划将毕加索与雨屋带来上海展出 From Randian 今年艺术登陆新加坡艺博会的第一场圆桌讨论上,余德耀宣布了他在上海的美术馆接下来的一系列票房大展计划,包括2012-2013年先后在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与纽约现代美术馆引起轰动的Random International的项目《雨屋》(2012年),预计于2015年在沪展出。 此外,两场现代主义大师展分别与巴黎贾科梅蒂基金会和巴黎毕加索美术馆合作,前者计划于2016年3月展出,后者计划于2017年9月展出,引起了本地观众的广泛关注,预计由毕加索美术馆和一位中国策展人联合策展,这位中国策展人最有可能是巫鸿,余德耀美术馆的开馆展《天人合一》即由他策划。是次展览还将包括几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以形成与毕加索的隔空对话。 除此之外,刘野个展将于2016年2月在余德耀美术馆举行,携手美国沃思堡(Fort Worth)现代美术馆的知名街头艺术家、设计师卡伍斯(KAWS)的个展将于2017年举行。 《雨屋》的展览面积预计150平方米,并将巡展至多个不同城市,其中可能还会包括新加坡。最终,项目将在余德耀建于巴厘岛的新馆安家。该馆参照了日本直岛的运作模式,致力于成为一座新的“艺术主题公园”。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All visible could be exhibition

可看的皆是展 艺术世界293 2015年1月2月合刊(奥沙艺术基金) P148 正如金钱不过纸造,展览也就是几间房 中国上海|奥沙艺术基金 2014 年 11 月 20 日-2015 年 2 月 28 日 (顾灵|文)比利安娜·思瑞克(Biljana Ciric)在奥沙艺术基金上海策划的展览有个让人过目不忘却颇为拗口的标题:《正如金钱不过纸造,展览也就是几间房》,其中包含的类比关系,皆是将对象的物质媒介与其携带的价值与意义相分离。“不过…也就是…”亦透出一种兼杂不屑与无奈的口吻。早在我2011年与比利安娜的采访中,当谈及现场艺术的“市场免疫力”时,她就指出:“今天被我们日常谈论的艺术,我们已经完全习惯于观看它,它其实已经 慢慢变成了消费文化的一部分。艺术品的生产其实是我们市场经济模式下的物品生产。这一点在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通过类比关系,标题也将金钱与展览联系在一起,展览成为“艺术消费品”的“短期橱窗”,而支持所谓知识生产与艺术尝试的空间则十分稀少,甚至随着市场商业化的日益泛滥而越来越少。展览从文献《上海展览史:1979-2006》出发,可以说是对文献的视觉化呈现;这本收录了艺术家自我组织展览的多样文献的出版物,为展览本身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因而展览提供的视角也是相当的丰富,从艺术家第一人称的叙事,到新作品对文献的回应;从对机构的空间探讨,到针对机构所处的体制网络与㐀构的解析;从策展实践到文献梳理。参展艺术家有上海的前辈如余友涵、丁乙、张健君、施勇、申凡、张培力等,也有年轻的周子曦、胡昀、李然等,还有国外艺术家柳思雅(Marysia Lewandowska,波兰和英国)、亚森·班淖(Yason Banal,菲律宾)、察达·阿迪塔玛(Charda Adytama,印尼)、路加·韦利士·汤普森(Luke Willis Thompson,新西兰),以及澳大利亚独立出版小组 3-PLY 等。 3-PLY 的重印计划(Re-Print)选择了 1996 年发生的“让我们谈谈钱——上海第一届国际传真艺术展”,可谓再切题不过,这一被视为在中国举行的首次由艺术家组织的国际艺术展览,对全球的展览制作历史而言,也是个关键的展览。而传真这一媒介本身的脆弱也使重印显得非常必要。另外,阿迪塔玛的现场表演《回家》(Going Home)亦是从几页老照片的传真复制开始,向观众绘声绘色地讲述两条交杂的回忆线索:艺术家本人的和照片主人公的。对回忆的讲述在这里不像探案那样是为了抽丝剥茧揭露事实真相,而是“和想象在这里邂逅、浮现”,对阿迪塔玛来说,“这种记忆能填补过去和现在之间的沟壑,激发相似的记忆和体验。”施勇的装置《曾经,形式往往源自于被动而非抵抗,正如下雨我们用雨伞。现在呢?》占了地下展厅的一整个房间,与展览标题的拗口与口吻相呼应,它们通过一组独白和声音装置将艺术家早年的多个作品模型连接起来;而胡昀的《观者有意,作者无心》则将施勇与钱碨康早期作品的文献作为现成品素材,两者皆是对文献(过往的创作概念与记录)的再创作。莫娜·瓦塔玛努与弗洛林·图尔多(Mona Vatamanu and Florin Tudor)的录像装置《审判》与IRWIN 小组的《重探NSK北京大使馆计划提案》都成功地为展览提供了浓厚的政治语境,前者以赠送鲜花盆栽的形式暗喻了对共产主义领袖及其领导方式的揶揄,后者通过虚拟NSK这一不存在的国家政权进而模仿政治话语,幽默地嘲讽了当今的国际外交形势。 展厅前言墙的布置别出心裁,由一连串作品组成,包括 2014 年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旧馆)最后一个公众开放日的照片(胡昀作品),以及 1948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Living in the Future

From Frieze Blog by Matthew De Abaitua Living in the Future, Issue Two Living in the Future is a small magazine of essays, fiction, speculations and poetry, exploring science fiction ideas and the ‘science fiction-like phenomena’ emerging in the contemporary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