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8/20/2015

When Jörg met Esther

From Randian, by Christopher Moore(墨虎恺) Translated by: 顾灵 当Jörg遇见Esther 如果说艺术交易商和她/他的藏家们结了婚,那么画廊主是和他/她的艺术家们结了婚。当然,这么说太过简单了,也不是所有婚姻都是幸福的。这两种婚姻的区别,反而可以从巴塞尔艺博会的一条展商遴选标准里看出端倪:即对艺术家发展生涯的关注、而不仅限于推广。这么说来,“项目画廊”(program gallery)是个特殊类型,常以知性审美著称,其代理艺术家往往是亲近的同行,展览“项目”个个精心规划,对眼前利益唯恐避之不及。简而言之,以艺术家为重。举几个例子:Gavin Brown Enterprises,纽约的Marian Goodman,伦敦的Lisson Gallery和Sadie Coles HQ等。然而,此类项目画廊恰恰是在柏林显现出了其最大的影响力。 柏林的重量级画廊主Esther Schipper 与 Jörg Johnen 近期公布了两家的合并,Schipper 对Johnen Galerie GmbH的并购将会形成一串极具吸引力的欧洲艺术家名单。两家中,只有Johnen Galerie签约了刘野与奈良美智两位亚洲艺术家。尽管如此,这一合并仍会对中国带来潜在的影响。中国的艺术家、画廊与藏家应该、也的确正在关注此事。因为对重要关系与特定审美的细心培养,对特定代际艺术家的代理与关注,也正是中国最成功的几家画廊所共同关心并赞同的发展方向(例如北京公社与佩斯北京的典型关系)。或许更有甚者,比如那些在伦敦和纽约的某些交易商/画廊所采取的一掷千金的战略。 25年前,除了专注于法国印象派的日本藏家,艺术市场几乎全掌握在西方手中,。如今艺术市场比当时大得多,也更国际化,但与其他任何市场相比、仍是非常之小。鉴于艺术还是取决于主观看法与个体观看,不论对藏家抑或作品而言,艺术市场都是由人际关系所统领的。在这一既不透明、又无监管的世界中,关键往往在于“谁?”数千年的收藏传统,“关系”于中国尤为重要,而其野心亦不容小觑(德语中的“Ehrgeiz”一词比“野心”更微妙,流露出一种决心、自信,当然也有骄傲与欲望)。继1989年两德统一之后,低房价与奇性格让柏林逐渐成为艺术生产的主要中心,画廊亦应运而生(往往不是从科隆来),尽管柏林经济仍是一团乱麻。 艺术画廊“体系”(别嫌这词大)的枢纽城市用两只手都数得过来,每座城市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个性。艺术市场诞生于巴黎,完善于纽约,但巴塞尔、柏林、伦敦与洛杉矶都各有所长。二十余年来、尤其是近五年,每座城市都有意或无意地同中国的艺术中心城市:北京、上海与香港建立联系。即便艺术金融中心仍是纽约,发展画廊圈子最成功的路线之一却是所谓“巴塞尔-柏林”。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下欧洲德语区的经济优势,但这和柏林的画廊多年来策略性地讨好巴塞尔艺博会关系甚密,从而柏林的画廊不仅对展商遴选委员会施加影响,更已然成为了巴塞尔艺博会参展商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微妙的策略同样反映在这些画廊同中国艺术家、藏家与前沿“项目”画廊关系的构建上,例如北京公社、常青画廊、麦勒画廊、长征空间、香格纳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与维他命艺术空间,还有新加坡的泰勒版画研究院。 此类瑞士、德国与奥地利画廊包括(按首字母顺序排列——我们无意引起任何不快)CFA、Esther Schipper、Galerie Eva Presenhuber、Galerie Krinzinger、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Galerie Neu、Eigen+Art、 König Galerie、neugerriemschneider、Nordenhake与Sprüth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