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5

2015 Fine Art Asia: Fusing the Ancient and Modern, the Chinese and Foreign, Focusing on Global Design

2015第十一届典亚艺博:融汇古今中外,聚焦全球设计 From Randian, 文/顾灵,译/Fei Wu 2015年10月4日至7日,第十一届典亚艺博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来自全球25800余名收藏家、业内人士与公众纷至沓来。逾100间画廊带来了6500余件展品,总计价值逾28亿港元。展会同期,苏富比、邦瀚斯、佳士得、保利等拍卖行的秋拍预展也在香港缤纷呈现。 自2011年起出任典亚艺博联席主席及董事的许剑龙(Calvin Hui)表示:“典亚艺博的活力恰在于古今中外的融汇,在展陈上将多样的艺术精品有机地呈现给观者,让每一步转角、回头都有惊喜。对于参展作品的品质把控也是典亚艺博一直以来的坚持。” 今年不论是画廊、艺博会还是拍卖行都表现出对日本具体艺术(Gutai)的极大热情,从De Sarthe画廊举办的具体艺术展,到苏富比预展中具体艺术的专门展区,再到典亚艺博上日本白石画廊所展出的多幅具体艺术作品。画廊总监透露说,此次有52名藏家专程从日本赶来参加苏富比的具体艺术拍卖专场,其中就有不少白石画廊熟悉的藏家。而随着市场对具体艺术历史的愈趋了解,来自香港本土、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藏家也越来越多。这一曾经用身体、行为、表演介入画布与绘画过程的实验性艺术小组,在解散之后,仍以各自独特鲜明的创作风格深入探索,形成了各人独具一格的艺术风格。 展会上另一人气颇高的展位当属来自伦敦的古董兵器交易商Peter Finer。据创办人之子Redmond Finer介绍,“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典亚艺博,我们感受到了藏家与观众的高度热情。此次我们呈现的有来自西班牙的剑、日本的Jiari、意大利的匕首、德国的盔甲、蒙古的马鞍等多样而罕见的古董兵器,其中每一件都有着卓越的装饰细节,例如带有鲜明风格主义(mannerism)的佩剑纹饰。” 就现当代艺术而言,不乏草间弥生、奈良美智等“常客”;然而我们也意外地看到经营近二十年的杜梦堂(巴黎、上海和纽约)带来了陈逸飞之弟、陈逸鸣的油画作品。此外,新水墨仍是市场的宠儿,收藏的热点;安全口画廊带来的倪鹭露的简约水墨画作或能使人眼前一亮。展厅中不起眼的一片区域展出了由梁兆基策划的“诱境——装置艺术项目”,然而作品平淡无奇,无甚意思。值得一提的是,两位艺博会的负责人在展会中各自均有展位,许剑龙的3812画廊售出了多件当代水墨与设计,黑国强(Andy Hei)的研木得益明代家具展位同样多有藏家惠顾。 步入展厅,可谓繁花似锦。整体装展品质上佳,展品丰富,观展节奏紧凑。尽管行走间似乎无从分辨所谓古董、油画、当代多个展区的域界划分,然而不同艺术形制的展品交杂倒也不失为一种引人流连的做法。与笔者曾到访的专注于古董家具或古典艺术等具有鲜明面向的艺博会相较,典亚艺博的品类纷呈对众多参观者颇具吸引力;然而也恰是由于每种品类的参展商有限,因而观者若非行家、怕也难于评鉴、比较展品的优劣与价值。 今次恰逢典亚艺博主办机构国际艺展有限公司成立10周年,笔者也通过采访了解到典亚艺博其实也是由专转杂的。典亚艺博主办机构国际艺展有限公司创办人黑国强是随父到港的第二代,回族人,主营中国古典家具出身。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即前往美国、欧洲诸如TEFAF欧洲艺术博览会等国际一流古典艺术博览会参观、参展。继在港经营家具店之后,意图开拓收藏市场,并认定艺博会是打开市场面向的有效渠道,由是于2005年创办典亚艺博。 十年来,参展商自创立之初的二三十家增长至百余家,其中尚有多家连续多年参展。藏家群体由初时以英美客户为主、投资为主转向更为多元的市场分布:来自中国、香港本土、新加坡、日、韩等亚洲地区的藏家所占比重逐年上升。在其背后,自2000年既已彰显影响力的“新富”一代(New Money,多从事IT与金融行业)广泛涉足收藏与拍卖市场,并以古董为重。然而随着时代变化,关注点的转移,致力于构建精品艺术交易平台的典亚艺博展陈内容亦愈趋多样:从青铜、陶瓷、玉器、家具、书籍、地图、餐具、银器、摆设等古董,到油画、雕塑、装置、水墨、当代艺术、设计乃至花艺,还有今年首次参展的古董兵器。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Rainroom: Interview with Random International

雨屋:专访Random International,原载于《生活杂志》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沪申画廊:交叉小径的花园

2015.09.09-2015.11.09 沪申画廊 | Shanghai Gallery of Art 看到沪申画廊新展的标题,我心里觉得很熟悉。对这一标题的印象应该是来自胡昉的小说《镜花缘》以及这本小说所挟带的博尔赫斯之影。博尔赫斯这本书更常见的中文译名是《小径分岔的花园》。展览现场被多面展墙分隔,布置为迷宫的形态。策展人、沪申画廊总监张离意在呈现陈彧君、方力钧、郝量、李大方、刘唯艰、刘晓辉、倪有鱼、秦琦、王兴伟、王音、王子卫、魏东、谢南星、余友涵、张恩利15位参展艺术家的创作路径与节点。参展作品涵盖了老中青三代艺术家早期与近期的创作,并以艺术家的年龄作为观展脉络的线索之一:在展厅入口处呈现余友涵1973年的《农村姑娘的头像》,在展厅最深处呈现倪有鱼2014年的《历史之音》与《顿悟2》。参展作品大多为油画或基于绘画媒介的创作形态,张离明确表达了艺术家回归绘画性与绘画语言本体的必要性。当代艺术生态中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多倚赖媒体技术的多元化创作也在不断挑战绘画的主流地位。观者在展墙间穿梭,连续邂逅或水墨、或具象油画、或抽象、或拼贴、或装置等多样形态的“绘画”,每一幅画被从各自创作者的艺术生涯中抽离出来,成为某种样本,漂浮在这一享有外滩景致的独特空间中。移步换景的原理作用于此次的布展策略,每一回头、转身都会遇见不同的图像组合。在这种种并置中,绘画的问题并未被具象地讨论,而是编织成一张似有关联、似无关联的网。 绘画是否仍能独立成为一个话题?似乎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博尔赫斯曾这样评价写作:“我个人认为,所有的作家都是一遍一遍地写着同一本书。我猜想每一代作家所写的,也正是其他时代的作家所写的,只是稍有不同。我觉得一个人仅凭他自己不可能改天换地,另起炉灶,因為他毕竟要使用一种语言,而这语言就是传统。他当然有可能改变这一传统,但与此同时,传统理所当然地要接纳从前的一切。我记得艾略特说过,我们应当努力以最小的新颖更新文学。我还记得萧伯纳曾以不公正的贬低的口吻评论尤金·奥尼尔:’他除了新颖没写出任何新东西。’这意指新颖微不足道。至于一本书——怎么说呢?我所有的作品已经被编成一卷。或许只有几页得以流传。”不得不说,从这段话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书写与绘画作为两种创作媒介之间的某种跨越时空与领域的相似性。当然,正如很少会有作家承认自己只是一遍一遍地写着同一本书一样,也少有画家认为自己是在一遍一遍地画着同一张画。余友涵非常谦虚地对来访媒体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看我去年画的这个画,与以前相比,实在是没什么进步。”所谓的“进步”,或“新颖”,实在需要与时代特征与演进放在一起来看。眼前这15位风格迥异却仍在“绘画”的艺术家,虽说都在制造图像,但图像本身的丰富性与观看或认知图像的方式的开放性已与此种媒介诞生之初相较有了相当的转变。想必我们已经到了一个认知图像与认知现实同样丰富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又何必以图像创作的媒介来束缚围绕创作的讨论呢? 文/顾灵,本文节选原载于ArtForum中文网

Rate this:

Posted in artforu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