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5

Jimei x Arles Photography Festival

From Randian, by Gu Ling 集美x阿尔勒国际摄影季见闻 法国知名的阿尔勒国际摄影节(les Rencontres d’Arles de la photographie)携手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在厦门集美区举办了首届集美x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活跃在国际当代艺术界的独立策展人李振华担任执行总监,邀请数十位艺术家、策展人、学者、画廊主、收藏家策划了30个展览单元,388名艺术家携近两千幅作品参展,由此挑战传统的策展人运作机制。与此同时,这里还有来自2015年阿尔勒摄影节的五个精彩展览单元。摄影季展期一个月,总计参观人数逾五万名。 集美与厦门 厦门可算是一座旅游城市,以厦门大学和鼓浪屿著称。除了海、殖民史与旅游业,以及隔海相望的台湾金门和海峡两岸故事,厦门同中国当下飞速城市化的诸多二三线城市一样,也在寻求除旅游业之外其他行业领域的发展。GDP作为最主要的政府驱动力(同时也是目标),在地产与金融两棵摇钱树之外,近年来也逐渐将文化创意产业纳入视野。厦门的鼓浪屿与曾厝安在旅游定位上主打文艺范儿,大多由学生、年轻情侣和家庭买单:在特色老洋房改建的民宿住上一晚,或者租上一辆双人自行车从厦大宿舍附近的珍珠湾沿着海兜兜风。文艺在这里被视为一种生活方式,并被旅游行业包装成一种度假产品。笔者对厦门当地艺术生态的了解仅限于顾蒙逊夫妇与厦大合作创立于20世纪90年代的中欧艺术中心(CEAC)及其策划的展览与驻地项目;还有位于鼓浪屿的福建工艺美术学院。漆艺作为当地特色工艺,原料丰厚,大师辈出。 三影堂的创始人之一、摄影艺术家荣荣早在五年前就将阿尔勒摄影节引入国内,从2010年到2013年,北京三影堂连续举办了三届“阿尔勒在北京”。将阿尔勒带到厦门的一个新区,并在这个文化艺术生态还处于萌芽阶段的地区设立一个新的摄影艺术中心,这不仅是荣荣身为福建人的一种还乡志愿,更是当下越来越普遍的“文化兴市”的又一案例。集美区以“人文集美”作为发展定位,希望借助摄影季的举办开创集美的文化生产力 ,借此促进当地经济或旅游生态的发展。近来,集美举办了“人文集美·艺动新城”系列活动,包括草莓音乐节、厦门国际时装周等。其实,阿尔勒摄影节之于法国南部小镇阿尔勒本身,或许也扮演着类似的角色,只是历史要长得多。创办于1970年的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在办展期间会利用当地几乎所有可利用的空间:十二世纪的教堂、梵高中心、古罗马剧院、废旧厂房等历史保护建筑,这座城市也从而成为了国际摄影界的一处重要据点。 集美新区与厦门主岛之间由两座桥相连,所以交通可算相当便利。但集美新区本身与集美城区有一段距离,离厦大和鼓浪屿等旅游景点也相距较远。新区的大多数建筑都是近年来新修建的,多以著名的爱国华侨陈嘉庚命名。陈嘉庚是厦门集美人,早年随父旅居新加坡经商,然而一直热心民族事业,曾加入同盟会并以巨款资助辛亥革命;也正是他出资成立了厦门大学、华侨大学、集美中学、集美学村等厦门主要的教育机构。 整场集美x阿尔勒摄影季共设有三个展区:厦门园林博览苑、厦门嘉庚艺术中心和三影堂在集美新区设立的分馆——三影堂厦门摄影艺术中心与+3画廊。此外,在厦门主岛还有几个外围展(如微信公众号Art289的海杰在不愿去艺文空间策划的“卢彦锦x卢彦鹏照片展”,AKP画廊举办的旅英艺术家朱田个展“00:04:19”等)。 厦门园林博览苑占地近七平方公里。如果想从园博苑的一头穿行到另一头,步行需要逾两个小时。笔者到访是在开幕之后,领略了中国高校园、企业园、建筑园等多个主题分园。除了绿化与人工湖,种种生搬硬造、在中国耳熟能详的公共艺术雕塑与典型化的微缩景观(比如高校园中北大清华的校门)与“园林”并无甚关系。周末下午的时光,游客稀少,从园区大门走到园区入口、从一处“园林”走到另一处“园林”都是遥远的步行距离;而从园博苑的北门走到嘉庚艺术中心,又要跨越一座巨型的陆上桥和超越人身尺度的巨大广场。华表、花坛、桥桩、阶梯,都是宽阔的、挑战步行距离、接近意识形态覆盖的尺度。行走在这被典型新社会主义建筑与金属高楼包围的新区广场上,听陪同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新造的政府楼宇因为反腐热潮而空置,这条意外获得的信息似乎陡然赋予了眼前这广阔现实图景以丰厚的意义。 摄影与展览 摄影与所谓图像制造之间的重合与边界,可算是这场双年展规模的摄影季试图探索的议题之一。这大概本来就是从摄影之外、与艺术交叉的视角对摄影本身的一次试探性检视。正如受邀策展人之一海杰策划“引擎:图像引发的艺术生产机制”时谈到的“想把摄影的主体化解掉,让它变成一个发动机,就像展览名‘引擎’一样,让它引起一系列的话题与媒介反应。”而与之同场并置,由独立策展人、摄影学者何伊宁与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的策展人沈宸共同策划的展览《地景再现》则是根植于相对特定的地景摄影及其透露出的人和土地的关系,所展出的三名摄影师的作品来自何伊宁对逾40位艺术家持续进行的地景摄影研究;此外,两人还策划了“《新摄影》之后,中国当代摄影书展(1996-2015)”的独立摄影书展。由此,不同于国内多家已有多年举办历史的摄影节或摄影双年展与所谓职业摄影圈过从甚密,此次的集美x阿尔勒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从“摄影圈”中跳脱了出来,却又与“当代艺术圈”发生了更亲密的关联、从而和摄影本体在历史或当下语境中的语言或话题讨论联系不够。观者在整场展览中看到的更多是作为艺术创作实践的摄影行为、甚至根本不依赖摄影为媒介的图像生产。不可否认,在不少当代艺术家看来,摄影只是图像创作的一种媒介,而一切视觉艺术活动都是图像生产;然而对摄影本身而言,其特定的图像生产机制及其主体性却因为策展本身的视角而缺席。作为一场摄影季,似乎不失为一种缺憾。 执行总监李振华以邀请策划制集结在一起的多个展览单元之间的叙事与议题没有预设的联系,一方面这不失为激活从业者策划潜力的有效途径,并给予艺术家主体叙述的空间;但另一方面却可能造成良莠不齐的跳跃性观感。当然还有一些具体实施层面的考虑,如何分配展场,如何调配不同展区之间的联系等等;展出的作品越是多元,梳理这些问题的难度就越大。单就展陈方式而言,整场展览仍以把照片挂在墙上陈列为主要展出方式,穿插出版物与零星的影像。 自2010年上任的法国阿尔勒摄影节总监萨姆·斯道兹(Sam Stourdzé)从2015年阿尔勒摄影节选出了五个展览单元:“费里尼:《8又1/2》的色彩”,“Paolo Woods与Gabriele Galimberti的天堂项目”,“唱片汇——唱片封面摄影的伟大探险”,“2015年阿尔勒发现奖”获奖作品展,以及“2015年阿尔勒图书大奖”获奖图书展。阿尔勒摄影节的展区位于园林博览苑南门的展厅一层,整体布展逻辑清晰,层次鲜明,错落有致。 摄影师保罗·伍兹(Paolo Woods)与加布里埃尔·加林贝蒂(Gabriele Galimberti)合作完成的《天堂》项目可以说是阿尔勒展区里最具深度的个展,布展叙事非常完整,讲述的是二人对世界各地避税问题的关注。目前超过半数的世界贸易都流经这些避税区,而来自避税区的新闻络绎不绝。两年以来,二人痴迷于将这个无形的话题配上相对的图片,他们造访了那些拥有避税、保密、境外金融服务和数不清财富的海外金融中心,创造出一系列作品来展示这些地方的面貌,以及更为重要的:展现它们的意义。艺术家将最基本的道德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讨论公共与私人的关系,公司与国家的关系,有和没有的关系。两位艺术家使用他们的摄影,隐喻了这一切。 “唱片汇——唱片封面摄影的伟大探险”及其同名出版物集结了三百余幅经典唱片封面,荒木经惟、罗杰·拜伦、安妮·莱柏维兹、威廉·埃格尔斯顿…无数如雷贯耳的名字与音乐进行了难以想象的融合。从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安迪·沃霍为《地下丝绒乐队和妮可》画的香蕉,到Pink Floyd大名鼎鼎的三棱镜封面《月之暗面》;艺术家、平面设计师、摄影师都曾将黑胶碟的封套作为画布、底片展开创作。除此之外,该展览也做了一些其它的梳理,如因不同制度的限制在不同国家、地区所发行唱片封面之间的对比,例如被审查了的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的裸体合照封面被强加了裸色封套以遮挡二人的私部等等。策展人雅克·德尼在展览前言中写到:“一些摄影师创造了风格,其他的创造了偶像。比起其他任何东西,摄影更在意视觉身份,而唱片公司确立了视觉身份。” 不论从创作主题挖掘的深度还是整体视觉呈现与观展体验的效果而言,阿尔勒摄影节展区的作品与布展质量明显高于其他展区。不同展区中不同单元之间的联系零散,一些展区布展仓促,甚至给人凌乱之感,空间装置与墙面呈现之间的空间把控也稍嫌粗糙。三影堂策划的森山大道个展《断片》带来了艺术家的丝网版画和丝袜摄影两个系列,以及一套艺术衍生品沙发与茶几,不乏商业气息。不过执行总监李振华信心满满地扬言还希望做第二届、第三届,并逐届加长受邀策展人的名单,可以到100人甚至更多。我们无从得知集美政府对摄影季及其他文化艺术活动的评估标准,这种标准除了参观人数、媒体报道等可量化的常规指标外,也应当包括对项目在业界的专业度与影响力的考量。就全国的摄影季、摄影双年展生态而言,在策展模式与策划视角上、以及国际合作的范式上,集美X阿尔勒无疑提出了一种新的行之有效的方式;对三影堂而言,它也实现了地理空间上的扩张,厦门的空间甚至比北京的还要大、要完善。至于对当地社区的贡献,或许仅凭一届还言之尚早,不过荣荣已经提到了三影堂在当地的分馆以及摄影季的定期举办对本土摄影教育的推动作用,而潜在对象是集美学区的14万大学生。与此同时,可以确知的是,所谓的二三线城市对某些已经在一线城市多次展出的作品而言,无疑是新的市场。此外,首届集美X阿尔勒摄影季还延续了法国阿尔勒摄影季“阿尔勒发现奖”的传统,设立了“集美·阿尔勒发现大奖”一名及提名奖三名,分别授予了大奖得主朱岚清20万元及提名奖得主横田大辅、沈晓闵及张增增5万元的奖金。朱岚清也因此受邀参与2016年第47届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举办个展,并出版个人摄影集。归根结底,投入了大量资源的摄影季除了展示作品外,能否更进一步地启发并支持新兴的摄影创作实践,并推动当地的文化认知才是可否长久为之的评估条件。后续的工作仍需倚赖对在地性的研究与具体项目开展的深化。可以说,三影堂新开设的在地空间与一年一度的摄影季相辅相成,加上同法国阿尔勒的紧密合作,想必有着相当可观的后续发展潜力。只是就其摄影季的定位而言,其对摄影创作本身的探究与推动,仍待讨论与观察。 展期:2015年11月15日-12月16日 完整参展作品与艺术家介绍请前往官方网站:jimeiarle.org 在嘉庚艺术中心你会看到: 台湾艺术家阮义忠的《两种乡愁》摄影系列作品,精选了阮义忠最著名的四个系列作品:《人与土地》、《台北谣言》、《失落的优雅》及《正方形的乡愁》,这些作品以温柔的眼光记录了20世纪70-90年代一个真实的台湾。 李战豪策划:一个人的岛屿 朱岚清:《负向的旅程:东山岛2013-2015》,手工书,2015 “拍摄故乡(福建东山),仿佛是走上一条通往幽暗的记忆与我们原初内心的负向的旅程。最终作品将以拆解的实体手工书结合放大的单幅照片以及从故乡收集的对象、声音的概念呈现,还原一个我对于故乡图鉴的再现。它将作为在城市化进程中已渐行渐远的故乡的截面,提供一个可供我们停顿下来触碰的故乡,以及我们每一个人应该去反思何为家乡的含义。 ”朱岚清,2014年第六届三影堂摄影奖获得者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Performa 15: Lasting Value of Performance Art

From Randian, by Brienne Walsh, Translated by: 顾灵 Performa 15行为艺术双年展声张行为艺术的恒久价值 在2004年之前——也就是策展人、评论家与学者Roselee Goldberg在纽约创立行为艺术双年展Performa(意为行为、表演)的那一年,行为表演艺术在纽约的各大博物馆与一线画廊中经常是缺席的。彼时,行为艺术作为一种创作媒介被视为只在地下俱乐部和实验空间才会发生的老古董。20世纪70年代是行为艺术的黄金年代,那时候的纽约房价低廉,Jack Smith、Vito Acconci、Laurie Anderson、Mike Kelley与Yvonne Rainer等艺术家有时间、有精力,关键还有空间来做能接触到广泛公众的行为艺术——自证为一种鲜活的知识表达体。它是对观念主义的最佳补充,后者的观念恰恰需要形式来加以表现,而身体则是最廉价、最便捷、人人可用的一种形式。 1979年,Goldberg还是一名年轻的媒介研究学者,当时她写了一篇题为《行为艺术:从未来主义到现在》(Performance Art: From Futurism to the Present)的文章,在文中,她断言道:“不论是立体派、极简主义还是观念艺术,任何一个学派似乎都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而艺术家们把行为表演作为一种打破艺术门类的方式,并由此开辟了新的方向。”20世纪80年代初期,艺术能够以及应该做什么已经被差不多彻底打破了,注意力再一次被引向相对而言更为传统的媒介,诸如绘画与摄影。包括Cindy Sherman、Richard Prince与Barbara Kruger在内的“图像一代”(The Pictures Generation)艺术家成名之后,又紧跟了一大批闪耀的艺术明星,如Jeff Koons与Damien Hirst,后者的天价作品常被人议论其价格而非品质。21世纪初,行为作为一种视觉媒介从机构的视野中彻底淡出了。 “我刚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工作时,美术馆所理解的表演基本就是每周五晚的驻唱乐队,”Performa 15的策展人之一Adrienne Edwards回忆道。Edwards是一名行为表演学者,专门研究非洲离散与南半球的艺术家。艺术界弥漫着一种百无聊赖之感,这种感觉也反映在艺术市场上,也就是一种艺术只是为超级有钱人而作的感觉,机构们更多是在伺候有钱人的口味、而非迎合大众。 这一切在2004出现了改变,自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究行为艺术的Goldberg已然是一名纽约大学的教授了,她决定成立Performa学会——围绕行为表演而策划公共项目的智囊团。其背后的灵感来自Goldberg为伊朗艺术家Shirin Neshat的作品《鸟的逻辑》(Logic of the Birds,2001年)策划的知名公映项目,这一跨学科的行为表演反思了12世纪的波斯神秘主义,在2002年于纽约林肯中心成功首映后先后巡回到学术声名显赫的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与伦敦Artangel。行为表演的成功与20世纪70年代观念艺术所引发的新兴趣同期发生,与此同时,公众对博物馆的兴趣也在发生转变,人们想看到一些不同的东西。“我想博物馆开始反思人们想要看什么,” Edwards如此评价当时对行为艺术兴趣的重燃。“机构自问‘何以集体表达?’以及‘人们在哪里汇聚?’他们开始看到行为表演是一种能够汇聚观众的特别可行的媒介。” 这一媒介的活力恰从Performa自身获取信心,首届行为艺术双年展Performa 5创办于2005年。同时在纽约城的20余个场地举办包括行为表演、展览、论坛与放映在内的各项活动,全部围绕行为表演艺术展开,首届共吸引了逾2万5千名观众。在全球化的艺术界日益饱和的艺博会,牲畜拍卖会或许比展览与之更有可比性,因为它与艺博会一样都是在巨型展会中心里搭建无数小展位构成的迷宫,简直要让人得幽闭恐惧症。而Performa恰恰创造了一种与众不同,一个现场看艺术的机会,由艺术家们亲自演绎,这是观众可切身感受并能参与其中的鲜活艺术。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rails: Su Chang Solo Exhibition

From Randian, by Gu Ling, Translated by: Katy Pinke 小径:苏畅个展 东画廊(上海复兴中路1331号26室)2015年11月7日-2016年1月5日 复兴中路上的黑石公寓如今因为对面近年开张闹猛的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而更容易被找到。东画廊从淮海中路宋庆龄故居旁边的空间迁到这里一晃也有好几年了,原先这里还是140sqm画廊的时候,上海的艺术圈似乎远没有现在这么多新美术馆、艺博会、画廊热闹。开幕当晚,在二楼露台抽烟的人多半就是画廊的看客,三间展厅和办公室仍然保留了原先公寓的格局。墙全刷得雪白,配上白亮的日光灯,更增强了“白盒子”的感觉。 苏畅在东画廊的最新个展“小径”呈现了一系列新作品,与之前或写实、或抽象的城景雕塑又有了较大的变化。大展厅里的四根全白立柱看似分割了展厅、而其体量却让空间显得不足于完全支撑起它们所形成的场域。这些立柱的大体量,与他早年超写实的微缩城景雕塑相比(细节做得极其逼真的楼宇、树木等),似乎失掉了某种以小见大的批判力量。艺术家有意在立柱表面刻画了一些裂痕,然而与先前那些楼面经久的污渍、高架路旁植被表面堆着的厚厚灰尘相比,此类细节似乎在感染力上也显得微不足道。放大了、变白了的立柱,虽然仍旧延续了艺术家对城市中人日常状态的敏锐洞察力,但却恰因体量失衡而未能将之释放开来。 此次展出的作品中有对新材料的尝试,比如沥青和铝板。体量同样在这些作品中悬而未决。三件铝板作品的尺寸就是苏畅从铝店回收来的尺寸,沥青做的方形扁平雕塑与“小径”即便在材料上共通、但在形式上未免略嫌牵强。立在里展厅墙角的窨井盖,钉在墙上用羊毛做成的脸,从红砖块刻出的一只脚,感觉也还停留在对现成品的琢磨练习。 此次展览前,苏畅前往苏格兰的达夫镇参加了格兰芬迪艺术家驻村计划,在那里驻留了三个月。这也是东画廊与格兰芬迪合作的延续。苏畅在里展厅的另外两件作品:铝板上用锤子砸出来的雨点,和用锤子在墙上砸出来的一朵朵蝙蝠般的笑脸,好像可以让人联想到他那与大自然亲近的驻地经历。不过终究,整场展览的全部作品,更多像是对驻地经历的某种回忆与练习,与艺术家对城市经验的比较和提问,却并未能真正深化到其创作脉络之中。尤其当这所有作品被置于尤其干净纯白的画廊空间中时,仿佛被剥离出来,与它们本要诉说的都关系不大了。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Review:Guan Xiao solo at Antenna Space

天线空间关小个展展评:artworld+302+reviews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