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4/13/2016

Of Vessels and Value: Valerie Snobeck’s Reservoirs in New York and Hong Kong

From Randian, By Iona, Translated by Gu Ling 器皿和价值:Valerie Snobeck在纽约和香港的个展“储液罐” 本文已收录入燃点第三期杂志中(2016年春季刊) Valerie Snobeck:储液罐,纽约Essex Street,2015年10月29日-12月13日 Valerie Snobeck,香港Simon Lee画廊,2016年1月13日-2月11日 近期在纽约Essex Street 与香港Simon Lee 画廊展出的Valerie Snobeck的系列雕塑“储液箱”看上去更像是供实验研究的样本或工艺品、而非艺术作品。“储液箱”系列根据主题被分成了三组进行展示:《楔形和堵塞(Wedges and Jams)》、《大小弯曲(Large and Small Bends)》、《影子与轮廓(Shadows and Silhouettes)》,均完成于2015年。在Essex Street中,这些作品被放在几张一字排开的金属桌上,此种展陈体现出这名常驻纽约的艺术家对打破传统互动的参观动线的企图。 在配合香港个展的出版文字中,Snobeck介绍说“储液罐”系列是对引擎储液罐的忠实复制。这些吹制成型的中空玻璃造物或表面平坦、或留有沟槽,并且在别处或呈球状、或有褶皱、或细长、或像是被捏扁的——糟糕的物理特质,这复制了来自高温或使用对塑料罐子造成的损害。每一个容器都是圆的,即使打开的时候,泛着三种乳白、乳蓝和乳粉色的哑光玻璃,其部分表面有浅黄或浅棕的斑驳印记。每件雕塑都伴有一根细黑光亮的玻璃管,或从开口处伸出,或围绕着造物,以此模拟储液罐的水位感测器。在《楔形和堵塞》中的一件作品里,Snobeck甚至还在主储液罐旁边添了一个小型黑泵作为感测器的一部分。正如与之配对的玻璃造物,这些细黑玻璃管从储液罐的原语境中剥离出来,显得既直白又隐晦,其蜿蜒的形态时而即兴、时而规矩。 Snobeck先前的展览已然揭示出她对现成品、半透明与陈旧材料的兴趣。她在Essex Street的上一次个展“大美容沙龙”(Grand Beauty Salon,2012)取题于画廊对面的一家发廊,用了真的焦油和一点点多少由大海塑造成型的塑料制品。“储物箱”与之类似,让人联想到被回收的玻璃或塑料垃圾,它们在时间中变形并漂浮。以新材料复制现成物并以雕塑形制展示的这些作品传达出对转换变形的信赖以及对常见形态所存有的诗意潜质的关注。Snobeck将塑形玻璃视作一种器皿,一种对有机自然的蒸馏。以她自己的话说:“用吹吸阀做雕塑,在周遭的氛围里呼吸,捕捉海洋与植被,消耗并最终推入塑形模具的中空里。”玻璃韧性在艺术家眼中成就了作为时间化身的器皿。 然而在观者看来,这些从日常语境和功能中被抽离出来的形态,以及把基座与法庭检查员办公台相结合的金属表面的额外维度,为作品提供了其他的诠释可能。“储液罐”系列或可被视作对环境政治的反思,考虑到刚在巴黎签署的迫使多国保证降低碳排放的历史性环境协定,这是一个适时的话题;而如今对塑料、纸板等材料的回收利用受到法律上的强制执行,在展厅中,观者所见则是被回收再用并做成雕塑的消耗品。在一家高档画廊中摆在工业基台上的Snobeck的雕塑作品模糊了艺术珍品与厂方回收废料之间的区隔。她的“储液箱”系列一如其易碎、略显抽象的塑料罐表亲那样,随波逐流并被冲上纯净的海岸,成为可供冥想的器皿。通过类似的形态与材料,此次展览将价值自身的流动性本质的认知托出水面。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