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07/13/2016

Chris Salter new solo Haptic Field in CAC, Shanghai

超越视觉:《体感场》的奇幻迷境与构造它的艺术极客 / 顾灵 原载于: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近日于上海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启动的大型多感官式体验装置《体感场》(Haptic Field)借助可穿戴设备和融声、光、雾于一室的沉浸式环境,营造了超越视觉、以触觉为主导的多感官联觉体验,来探索身体与意识的感知域界。在以视觉主导的认知方式的当今世界,一场参与性的科技×艺术体验调动了长期被遗忘的触觉、听觉、嗅觉··· ··· 如果视觉欺骗了我们的大脑? ▲ “体感场”,现场 上海。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于2016年7月9日开幕的“体感场”呈现了克里斯·萨尔特(Chris Salter)与意大利艺术家兼音乐家特兹(TeZ)为CAC场地定制的一件大型多感官体验装置。 当人们缓慢步入展场,黑暗中隐约闪现着彩色的光,观众随即被糅合了自然与人工音效的氛围音乐与雾气包围,期间偶尔突然有强烈的白光闪烁。在几乎看不见其他人,视觉又被阻碍的情况下,人们同时调动听觉、触觉、嗅觉,以及一些平时或许被忽略的感觉,如本体感、平衡感、压力感等,从而获得多感官相互叠加的联觉体验。在萨尔特看来,这一体验旨在弥合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五感之分,试图论证感官并非相互割裂、而是相连共融的特性。 ▲ “体感场”,现场 展场入口处设有更衣区,志愿者会协助观众套上为此次展览特制的服装;穿戴上能够振动并发光的绑嵌于服装的臂部、腿部与胸部的线性致动器。振动时而同时发生、时而序列性地发生,振幅强弱也会变化。更衣区的墙上有三面大镜子,穿上特制服装的观众可以在镜中欣赏有如从科幻小说中走出来的自我与他人。同时还需要戴上磨砂护目镜,以及与服装相连的不透明浅色兜帽,目的都在于屏蔽视觉。展场允许同时容纳20名观众。 ▲ “体感场”,现场 这场展览不仅呈现了一件作品,也同时是一个研究项目。人类学研究员张晖在观众体验结束后对其进行访谈。“子宫”、“恐怖片”、“森林”等是来自不同观众对《体感场》的体验描述。萨尔特对观众的反馈非常感兴趣,并将其纳入研究,他认为:“感官体验是在特定文化语境中构建生成的,不像神经科学家认为的那样只是神经刺激,而是受文化、社会背景与观者自身的个性、态度所影响。这就是所谓的感官人类学。” ▲ 克里斯·萨尔特,《置换2.0版本》(Displace v. 2.0)(2012) 克里斯·萨尔特不仅是位艺术家,同时也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 Montreal)新媒体、技术与感觉讲席研究员,蒙特利尔媒体艺术、设计、技术与数字文化研究和创造“六角星网络”(Hexagram Network)联合总监,康考迪亚大学设计与计算机艺术系计算机艺术专业副教授。继在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tiy)修读哲学与经济学后,萨尔特又于斯坦福大学获得导演与戏剧批评专业博士学位。如此广泛的学术背景使其研究自带跨学科、跨领域的特点。萨尔特长期以来与其合作者深入研究感官人类学、触觉科技等,构成了其对延伸人类感知中枢所作的持续性探索的一部分。 ▲ 瓦西里·康定斯基,《作曲》(Composition VIII)(1923),图片来源:wassily-kandinsky.org 萨尔特在题为“从传感器到感官知觉:当代艺术和研究中的’感官转向’”的讲座中系统性地介绍了其研究与创作相融合的工作方式,以及多件代表作品。以感官与艺术的交叉为例,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池田亮司(Ryoiji Ikeda)、库特·海恩特施莱格(Kurt Hentschläger)、索尼娅·切拉里(Sonia Cilari)、詹姆士·特勒尔(James Turrell)等人的作品在萨尔特看来,都在拓展以视觉与图像为主导的艺术传统,转而综合调动多重感官。 ▲ 库特·海恩特施莱格,《ZEE》(2008),这是一个沉浸式的视听环境装置,观众在巨大的空间中被浓重的雾气包围,其间闪烁着的频闪仪和脉冲灯光使雾气变得朦胧梦幻,产生万花筒式的三维动态效果。图片来源:Kurt Hentschläger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Miao Ying: lives and works on the Internet/Chinternet

艺术家苗颖:你以为她住纽约上海,其实她住在互联网上 原载于 端传媒 她是上海85后,你以为她在北京纽约上海,但她其实居住在互联网上,她批判网络也利用网络,若你上网,她便是你的虚拟与你的现实之间,那个独一无二的编辑⋯ 风物   我们同时生活在多个时间:16世纪、20世纪、1980年代、1990年代与新世纪并存。 我们同时生活在多个地点:洛杉矶,罗马,堪培拉,上海,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其他城市。 我们同时可以是不同的人,男女老少,都可以是自己。 时空与身份的同时并存,既在网络上,也在网络下——网络与现实互生,这就是当下的“真实”。此种真实中,艺术家的创作及其所扮演的角色一直都在变化。偕同人类有史以来经历的种种技术与媒介转变,艺术时而是镜子,时而是预言,时而是编辑,时而是问号。 在这个系列里,我们关注当下那些将网络作为互生现实的国际艺术家们。从图像生产,到影像剪辑,再到视觉消费,从网络审查、言论自由,再到信息安全;期望他们的故事让生活在网络中的你,对自己、对网络、对真实,都有新的看法 ——作者 《内容觉醒》在没顶画廊(上海莫干山路50号M50艺术园区7号楼4楼)展至7月17日。 苗颖提供 “内容觉醒”之后有两个现实。在一个现实里内容醒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内容离家出走;在另一个现实里,内容醒在了现实前面,然后把现实摇醒。 苗颖 和许多前代艺术家不同,苗颖是居住在互联网、局域网和她的智能手机上的——“如果这真的不是最好的时代,也要用这个坏时代的方式来告诫人们,而不是抱怨‘这届时代素质太差’”,她这样提出对这个时代的态度。 这个我们生活其中的时代,信息与评论爆炸式铺满生活,旋即就被新内容取代。政治、品牌营销和真人秀的3P已是常态,公投与选举中暴露大量种族歧视与反人权的言论⋯⋯而数字科技与网络媒介,这一度被视为平等共享的平台,也逐渐露出背后信息操控机器的可怖面目。 苗颖。苗颖提供 如何让防火墙两边发生联系 十年前,也就是2006年,“后网络”(after the Internet & Post-Internet)一词首次由 艺术家 Marisa Olson 提出,同年,博客及 RSS 订阅才开始在中国流行。2007年 iPhone 问世,而苗颖在中国创作了《盲区》,这是她所做的第一件与中国互联网状态直接相关的作品。 她针对网络防火墙编写了一套审查系统禁用词汇的完整列表,方法是将《现代汉语词典》中的全部词条按拼音顺序逐一输入 Google.cn 搜索。这份耗时三个月才完成的列表,最后变成了一本敏感词全被修正带抹去的《现代汉语词典》“修订版”,并于2010年在美国首展。也是这一年,上海举办世博会,“谷歌中国”因网络审查退出中国市场。此后,网络审查、自我审查一直是苗颖创作中探讨的议题之一。 出生于上海、求学纽约、如今生活在北京的苗颖,将翻越防火墙内外视作日常:“我自己中国互联网和外国互联网都会使用,所以我希望与两者都发生关系。这才是自然的,因为这也是我每天在面对的东西。”除开创作,自喻“南方公园”动画粉丝的苗颖也为数字文化网站 Rhizome 写过有关弹幕等中国网络文化的文章《我的脑洞又开了2厘米》。 也是2007年,上海举办世博会,“谷歌中国”因网络审查退出中国市场。此后,网络审查、自我审查一直是苗颖创作中探讨的议题之一。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