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Ling

About Ling

Open Smile

How a Chinese City Puts Culture at the Center of Urban Renewal

Wrote for: Sixthtone A renovation project in the eastern city of Yantai aims to restore two historic city blocks without letting them become mere commercial gimmicks. Gu Ling Oct 01, 2017 Gu Ling is a writer, translator, editor, and curator focusing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社论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Yesterday’s Dreams: Sarah Lai Cheuk Wah

58_Frontier 黎卓华:一杯用风调和的酒 原载于《周末画报》,编辑:PL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Leave a comment

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 in SHANGHAI MINSHENG ART MUSEUM

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 原载于艺术论坛中文网:http://artforum.com.cn/archive/10844 编辑:dkk 2017.09.01-2017.11.12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前上海世博会法国馆)的螺旋形四层一体展厅被法国艺术家布谢–穆日诺(Céleste Boursier-Mougenot)变成了一条探访桃花源般的甬道,落英芳草,游人甚异。顶层入口处的《雾》首先阻隔了感官,进入展厅前的感觉和经验仿佛都在雾中被清洗干净。穿过雾帘是黑暗的通道,脚步半信半疑地前行,眼睛睁大努力捕捉光线,目光于是被墙上的影像作品吸引:如宽阔公路般在黑白镜头中延展的吉他琴弦,草雀是这些即兴剧目的主角,耳朵也忽然被弦声和啁啾唤醒。再往下走,豁然开朗,且眼前的情形让人忍俊不禁:大大胖胖的滚圆气球在风扇的鼓吹下,活泼地做着布朗运动,让一个日常包裹我们的不可见气流场变得可见起来。这些气球仿佛浮动的音符,演奏着无声的交响。 《示踪器》气球空间的无声音符到《此地入耳》处变成了实在的声响:起伏的人造沙地绵延于步道两侧,刚刚投影里的草雀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你身边。平放在简易支架上的吉他,好像雀的亭台楼阁,琴弦被雀的爪或喙勾动,或被羽拍打,咿咿呀呀地演奏出鸟儿们的歌剧。而观众席则是观者流连的步子。这个陌生的封闭空间,对于这些毛茸茸的歌唱家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改变了它们的生活环境只是因为我们能够,对自然的拟真也会让人生出整个世界就是一套控制系统的假想。而人类终究无法跳出自身的人类视角,即便将空间转换成如此具有触动性的环境,也只能困于这些场景当中。雀儿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如何看待我们,我们无从知晓。现场整体布展和空间装修略显粗糙,但也不乏讲究耐看的细节,比如连接扩音器和电吉他的电线形态都颇为自然。 1961年出生的布谢–穆日诺在音乐学院受过系统训练,并从事过专业作曲,直到1994年才开始尝试声音装置的创作。如果说《雾》是静谧的序曲,《此地入耳》和《示踪器》是两段玲珑丰富的乐章,那么整场展览的高潮或许还是被放在独立展厅的《趋势》。这件第一版创作于1997年的作品,最初是在艺术家家中一个直径2.5米的蓝色充气游泳池中实现的。此次的圆形水池仍是蓝色,水面上,大大小小的白色陶瓷碗在呈八卦阴阳状的顺时针与逆时针水流带动下,磬啷相撞,音色清脆。水池设计了可以落座的浅边,让原本高敞的展厅在成为回音场的同时亦变成绝佳的冥想地。 难得有这样现场零文本的展览,让人如释重负。被艺术家如作曲般精心编排的场景,蓄意地模糊了实体作品或固定版本的界限,并在空气、光线、动物、天气等不可控因素的影响下,展开成为一段段不可复制的体验。在人类知识结构中去讨论自然和人工的分野似乎难以构建有效意义,还不如像布谢–穆日诺这样重新编排出一个可步入的沉浸式有机体,艺术在这里不再只是装饰性元素,而是某种结构,与建筑本身融为一体。写到这里,让我们回到艺术家希望观者体验的第一件作品《编舞》:高高的户外扶梯密集地铺散着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观众小心翼翼地选择着自己的“爬山”步道,而后来者眼望前人的身影,与错落的扶梯假山相合,也成就了一道浑然天成的景观。拟景、造景、人亦其景,景景相扣,便是这趟可以多游几遍的布谢–穆日诺个展之旅了。 — 文/ 顾灵 原文: 轻松愉快,犹如信步自然。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漫游法国艺术家塞莱斯特· 布谢-穆日诺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个展奇遇记。这个上海世博会前法国馆的 螺旋形四层一体展厅被布谢-穆日诺转化成了一条探访桃花源般的甬道,落英 缤纷,芳草鲜美,渔人甚异之。 从《雾》开始,阻隔感官,把走入展厅前的感觉和经验都留在雾里,将感官清 洗干净并裸露着进入接下来的旅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脚步半信半疑 地前行,眼睛睁大适应着黑暗,试图捕捉光线,并朝着光线加快脚步。然后看 到影像《丛》,如宽阔的公路般在黑白镜头前延展的吉他琴弦,草雀是这些即 兴剧目的主角。耳朵忽然被弦声唤醒,还有啁啾,雀停在弦上、又飞离,不规 则的弦声谱出人耳所能捕捉的乐音。豁然开朗,黑白镜头里的草雀成群结队地 出现在你身边,步道左右两处对着沙丘状的沙子,绵延。步道宽度的60%留给 了雀,40%留给了观众。平放在简易支架上的黑白吉他,好像雀的亭台楼阁, 咿咿呀呀地伴奏着鸟儿们的歌剧,咿咿呀呀是雀的爪或喙勾动琴弦,抑或羽拍 动琴弦。而观众席则是流动的,是观者的步子。歌唱家们或无视或端详着观众, 思量着下一幕要怎么演。而这新的空间,封闭在建筑内部、不同于户外,对这 些毛茸茸的小家伙们又意味着什么?我们改变了它们的生活只是因为我们能够, 这是一个控制的场域,控制得和自然很像,对自然的拟真也会让我们想起整个 世界就是一套控制系统的假想。而人的脑子就只是人的脑子,人的身体也只是 人的身体罢了,没有办法摆脱自身的束缚,即便将空间转换成了这种种触动性 的场景,也只能困于这些场景中。雀儿们究竟想些什么,怎么看待我们,我们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现场整体布展和空间装修都嫌粗糙,但还是有讲究耐看的 细节,比如如何用线将扩音器和吉他联接起来,这些电线的形态都颇为自然。 这片《此地入耳》的区域挺长,走着的时候心下还暗暗觉得这些翅膀造物有些 可怕。待到步入《示踪器》区域时,大大胖胖的滚圆气球在整个空间中做着布 朗运动,却让人噗嗤一笑。在空气里,它们让一个日常包裹我们的不可见的气 流场可见起来,在风扇的鼓吹下,以一种活泼的节奏舞动。观者可能会想要把 高处的气球拉下来,或把低处的气球托上去。这些气球好像浮动的音符,演奏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forum, ARTS | Leave a comment

Canton Express 2017

316_Reviews (trascinato)316_Reviews (trascinato) 1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http://www.yellowriver1985.com/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Leave a comment

Synchronicity: Philippe Parreno at Rockbund Art Museum

From Ocula Installation view: Philippe Parreno, Synchronicity, Rockbund Art Museum, Shanghai (8 July–17 September 2017). Courtesy Rockbund Art Museum. Photo: © Andrea Rossetti. Experience, experience, experience. Rockbund Art Museum’s (RAM) solo exhibitions are never about a collection of representative works by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A panel on contemporary art in Shenzhen

深圳当代艺术实践对谈:个人与公共空间的边界 主持:顾灵 嘉宾:杨勇,钟刚,贾立巍 于2017年4月深圳设计周期间 百度云盘在线观看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ldRibF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Living in the future

http://www.litfmag.net/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Shanghai in 100 years grows from the seed of time

原载于 ARTYOO 从时间的种子长出一百年后的上海  撰文/顾灵 你想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吗?每天睁眼醒来,便知又是新的一天。虽然日历上排着任务和约见,虽然已经想好早饭吃什么,虽然日常的惯例无可避免,但与未知相比,这些规划的、已知的仍是有限的。时间累积的单位用天、周、月、年计算,生活在全球城市便捷交通网络中的人,有时并不知道自己下一个时间单位会在哪里、和谁在一起、过怎样的生活。在更广泛的历史与社会层面,世纪、100年是一个最常用的时间单位;如果说对个人未来的规划是一种生存所需,那么对人类与这个世界的未来的想象则更是一种本能。这种想象体现在古往今来的无数科幻著作中,科技发展和生态变化似乎是主导未来的两大因素,这两点及其衍生问题是一个叫“上海种子”的长期艺术项目所探讨的议题。   “上海种子”的英文是Shanghai Project,直译应为“上海项目”。这个以上海命名的项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项目?它是一篇既艰涩难懂、又充满想象力的可步入的童话。以“远景2116”为题,它志在未来。那它和上海有什么关系?除了在上海发生,联合发起人与项目总监、刚卸任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馆长的李龙雨似乎把上海当成一个第一人称。作为中国的金融、经济、贸易与航运中心,上海一方面已然将自己树立为中国大都市的标杆(而且空气质量比北京好多了),一方面也不断取得国际上超大城市的领先地位;而“上海种子”选择上海好像是在赋予她某种影响未来世界的重要角色。不过“上海种子”虽然算个新项目但也并非从零开始,项目所邀请的研究员中有多位都来自项目的联合艺术总监、英国蛇形画廊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与艺术家古斯塔夫·梅茨戈尔(Gustav Metzger)联合策划的“灭绝马拉松”(2014年10月18日至2014年10月19日)。顾名思义,那是一个讨论灭绝的项目,包括环境退化、空气污染、原子武器、社群与语言受到威胁、气候变化、经济崩溃、自然灾害、屠杀、疾病以饥饿、消费主义、森林退化、能源消耗、基因工程、核废弃物等等问题。已辞世的梅茨戈尔创造了所谓的“自毁艺术”,其代表性的一件装置是缓慢滴下的每一滴水滴在接触底部的加热盘前一刻就会蒸发消失(《极限碰触-电炉上的水滴》,1968/2017),像是任何一个世界末日倒计时钟的沙漏隐喻。 新闻发布会 (小汉斯,戴志康,张雷,李龙雨) 上海种子马拉松访谈-李禹焕 上海种子第二章“时间的种子”开幕表演-小野洋子作品“献给上海的铃声”,表演嘉宾杨福东 灭绝显然是讨论时间的一种尺度,或许比100年来得更有效;又或者,现在的100年比从前任何一个100年都要快得多,即便是对以适应能力著称的人类而言。世界末日是一种永恒命题,个人生命总有死亡这个终点,那么世界的未来能是永续时间吗?还是也会面临终点?阿西莫夫在他《永恒的终结》一书中构想了“永恒时间”与“现实变革”,即在时间旅行可实现之后,通过计算历史事件的因果关系及其对未来的影响来改变历史进行“微调”,从而调整某些现实(比如延后原子弹的发明从而避免广岛事件)并保障人类的最大幸福。然而在书的最后,这种对未来与现实几乎全权把控的稳妥机制被“变革”了,来自更遥远世纪的人从导致他们出现的极小概率中回到过去并撤销了“永恒时间”,因为他们发现这种把控将人类庇护于极端危机之外,但人类成长恰来自对危机的应对。从而,人类再次回到所谓的“无限时间”,也可能,我们已然身处世界末日时钟的倒计之中。不过,就像《2001太空漫游》中呈现的那些纪念碑一样,人类从未放弃试图在时间存在或不存在的尽头留存痕迹,从未放弃想方设法追求人类社会永续。 “时间的种子”展览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中庭现场图,2017. 图片由上海种子提供 “未来线路”,邱黯雄及其根基研究员团队成员李倩与杨磊。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现场图再现图,2017。图片由上海种子提供 “重新理解衰老”,金斯顿,2017年,原始资料,尺寸可变。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现场图,2017。图片由上海种子提供 目前,未来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预测但无法被精确计算,又或者,如果掌握了未来,那未来本身还具有意义吗?我们生活在一个危机与和平并存、未来尚且未知的时代,我们还挣扎在争权夺利的种种权力关系之中;如果我们能来到未来时间的上帝视角并被允许修正过去或当下正在犯下的错误,我们会做出怎样不同的选择呢?一个庞然、完全的上帝视角大概是不存在,但一些明智的、相对富有远见的人或许会令我们看到一些不同的方向。“为了未来生存,我们必须设法重新创造人类社区,并保持个体性的差异与多元。”[1]我们首先可以判定的是,22世纪可持续发展的蓝图单靠政府是不够的,一如“上海种子”这个项目也并非来自上海政府的资助,而主要由证大集团与远景能源赞助。 在既有的种种行业门槛与规范限制下,如何提供一个空间、让不论什么职业、什么背景的人都能参与到构想未来、同时探讨当下的过程中,则是“上海种子”试图成为的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是由展览和一系列公众活动构成的,而展览主体又由被称为“根基研究员”的研究项目与其他艺术作品构成。基于研究的视觉呈现让大部分参展项目都不能一看即懂、而需深入阅读相关文本以了解来龙去脉。各个项目之间的关联退后一步看更多是散点式的,集合起来却未能编织出一张强有力的、发人警醒的网络。自2015年12月举行“你好,上海!”论坛起,去年9月发布了包括藤本壮介的远景之丘、朱家角的奇点展览及首期根基研究展示在内的“远景2116”的第一章,今年4月“时间的种子”收纳了关于以AlphaGo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衰老基因、人脑研究、动物灭绝与生态危机、移民、气候变化等议题的研究与作品。 aaajiao,“身影”,纹身现场,2015年。与许聪、刘晓光、谭硕欣和范石三共同完成;医学顾问车烨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现场图,2017。图片由上海种子提供   李龙雨说,他希望上海种子能在视觉暴力的时代,避免做视觉上太娱乐化和简单直白的东西,所以它是一个很难消化的项目,甚至观众看了可能会觉得很不安。但他也试图将看起来总是危机重重的、冷冰冰的科学研究数据和浪漫积极、富有希望与情感的艺术创作相结合。这种结合的一个绝佳例子,是非常打动我的一件来自知名建筑设计师、艺术家林璎(Maya Lin)的作品《什么正在消失?空房间》(2009年)。这是一个环境装置,全黑的通道让人感觉像个地下洞穴,左右分布着几个发光的迷你湖泊——从下向上打光的投影。志愿者会拿给观者一块长方形的玻璃板,观者用双手托着这块其实还蛮有份量的玻璃板,看着从下面投到这块玻璃上的影像。这些影像由成千上万个片段拼接而成,每个片段都是一个完整的章节,章节以画面上“什么正在消逝?”的文字开启,这些文字并非同时、而是交错着出现、直至拼成完整的句子;与此同时,画面中显示一种正在濒临灭绝的生物的影像及其简要说明;而章节的末尾以“不要让它们消逝”作结。捧着这些影像的姿态犹如捧着影像中的生命本身,让人动容。 《出口》,迪勒·斯科菲迪奥+兰弗洛设计事务所,动画投影,45 分钟2008-2015 《时间的种子》,由桑迪·麦克劳德导演的电影。77分钟,纪录片静止图像,2013年,由《时间的种子》制作允惠 “出口”,迪勒·斯科菲迪奥+兰弗洛设计事务所、马克·汉森、劳拉·库尔干与本·鲁宾,与罗伯特·吉拉德·彼得鲁斯及斯瓦特·史密斯合作。动画投影,45分钟,2008-2015。巴黎卡地亚艺术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展览现场图,摄影:吕克·柏格立。 “极限碰触:舞动的软管、云母立方、电炉上的水滴、无题(彩虹/水)”,古斯塔夫·梅茨戈尔。一系列装置与混合媒材,尺寸可变,1968年/2017年。由研究员允惠。致谢Kunsthall奥斯陆与Øyvind Mellbye。 “什么正在消逝?空房间”,林璎。装置现场,2009年。由什么正在消逝?基金会允惠。图片由马修·尼德豪泽提供。 “时间的种子”,卡里·福勒。由桑迪·麦克劳德导演的电影,77分钟,纪录片静止图像,2013年。由研究员允惠。 项目中另一位触及灭绝生物话题的艺术家珍妮弗·雅克(Jennifer Jacquet)在文章《抱歉,2116》(SORRY 2116)中写道:“道歉的动机之一是忏悔会为个人带来的宽慰。…另一个道歉的原因是为了向未来表达,至少这个社会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希望历史的轨迹是不同的,而且我们当中至少有一些人试图采取不同的思维方式。…既然我们对现在道歉,为过去赎罪,为什么不能为今天的罪过向未来道歉?跨越世代的致歉会存在三个主要问题。第一,我们如何与未来沟通。与生活在2116 年的人们沟通或许不会造成太大的困难,但与3116年或者更久以后的人们沟通就完全不同了。第二,如何具体地传达歉意,而非其他信息。第三,如何说清楚我们感到抱歉的原因到底为何。让我们以倒序来处理这些问题。”雅克提议以石材做成已灭绝的部分动物的大型纪念碑雕塑来向未来的人们致歉。   不过这样的致歉与沟通似乎也同时在假设届时人类也将灭绝,并不如此悲观的实用主义者仍会以实际行动未雨绸缪。桑迪·麦克劳德(Sandy Mcleod)的纪录片《时间的种子》、也即本章上海种子项目的母题来源,介绍了挪威政府于2008年设立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的故事。来自世界各地的上万种新作物种子被加入北极“末日种子库”中。这个位于挪威北海岸斯瓦尔巴岛上的种子库已储存82.5万个品种,代表1.3万年农业历史。联合国全球农作物多样化信托基金表示,保存不同粮食作物的种子可以加速繁殖一些有能力抵御气候变化的作物,比如更加抗旱或抗高温的作物。该基金会执行董事玛丽•哈贾提出,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代表着长期、可持续、有效的全球食物供应解决方法,用以缓解日趋紧迫的全球饥饿问题。不过今年曾曝出新闻,受全球暖化影响,北极地区温度急增,导致永久冻土融化,令种子库入口遭到水淹。当时挪威官员阿希姆表示,北极地区去年底平均温度较正常水平高逾摄氏7度,导致部分永久冻土融化,同时引发融冰和暴雨,雪水涌入种子库入口并结冰,幸未波及储存种子的区域。 《14#》,刘窗。装置现场及草图,混合媒材(方形空间、投影仪与Flash文件),2012年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Living in the future

http://www.litfmag.net/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Leave a comment

14th Kassel Documenta

ARTYOO 专题 | 卡塞尔:深感危机的欧洲给自己上了一节负罪感沉重的历史课 / 顾灵 ARTYOO 6月专题 公共,是否参与? 艺术通过事件介入“公共地域” 第14届 卡塞尔文献展 从卡塞尔文献展到雅典,到世界人文政治 从威廉高地公园之巅俯瞰整座卡塞尔城 威廉高地公园顶端的阿基里斯雕像 深感危机的欧洲给自己上了一节历史课 撰文/顾灵 登上卡塞尔威廉高地公园(Schloßpark Wilhelmshöhe)的最高处、来到赫拉克勒斯雕像的脚下俯瞰整座城市大概需要一个小时,这是令人愉快的一个小时:沿着山坡拾级而上,吸入肺部好似在把肺彻底洗浴清洁一般的带着森林清香的空气,蓝天白云在灿烂阳光中显得调皮可爱,边走边可以在林地里找寻最完整松果的游戏。待爬到正在修葺的喷泉时坡度陡增,咬咬牙上紧腿和膝盖的发条,一旦登顶回望,便觉不虚肌肉的酸楚:眼前所见不再只是卡塞尔可爱的五角形中心城区,视野在顶端骤然展开,远处的山脊平缓如海平面,有一种看到了山碗中整个欧洲的错觉。当然,地理的结构与物理的法则使我们无法在平地上一眼就将整个欧洲收入眼底,正如不论五年一届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向雅典学习”如何卖力地收揽种种有关欧洲正在面临的危机及其深陷负罪感的历史参照,也都不可能将整个欧洲尽收于一场展览,不管它有多大(高)。 弗里德利卡农广场 Fridericianum 1943年10月22日,40万颗炸弹炸平了卡塞尔,图示卡塞尔城市博物馆中展出的废墟模型 Hiwa K的影像作品《俯瞰之景》(View from Above,2017)翻拍了卡塞尔城市博物馆内展出的城市模型 这一届文献展最高的一件作品应该是弗里德利卡农艺术馆(Kunsthalle Fridericianum)的烟囱不断冒出白烟,如果不点明这是Daniel Knorr的作品《保质期运动》(Expiration Movement,2017),也不妨碍打老远看到这股白烟就好奇地向它张望。白烟带着感受不到的热气消融在清冽的空气里,一如行走在卡塞尔时历史从看似年轻的建筑和街道中隐身。1943年10月22日,40万颗炸弹集中轰炸卡塞尔,这座富裕的德国城市一日之间沦为废墟。在卡塞尔城市博物馆,Hiwa K的影像《俯瞰之景》(View from Above,2017)翻拍了馆内展出的城市模型,把阿基里斯的视角转换成了博伊斯的视角,把鸟瞰转换成了对历史的抚摸。旁白中有人问:“当我问他们还记得我吗?他们没有一个记得了。”意大利人做的米开朗基罗式的俯瞰整座城市的赫拉克勒斯或许不会是卡塞尔人对卡塞尔城市象徵的首选,而是Wilhelmshöhe主路两旁的橡树和石头,自从传奇人物约瑟夫·博伊斯将他的社会雕塑种入这里,随着时间不断生长的橡树和随着时间不会有太大变化的石头,成了卡塞尔的一种身份标记。 汉斯·哈克,《Wir (alle) sind das Volk—We (all) ar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Canton Express

时隔十四年,从广东快车到广东动车 / 顾灵 如何重现一场历史上的艺术展览,即便这个历史相对来说很近(又或者我们已经没有一个稳定的衡量时间的标准)?香港西九文化区管理局M+展亭近期开幕的夏季展“广东快车”就回应了这一问题。 广东快车展览现场  图片由香港M+博物馆提供 在建并计划于2019年开幕的亚洲最大视觉艺术博物馆M+,自2012年起即着手建立其馆藏,主要面向视觉艺术、设计、建筑、流动影像等20世纪至21世纪的视觉文化,并已获得乌利·希克和管艺捐赠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M+的这些新添馆藏与香港亚洲文献库(AAA)的研究工作相得益彰,由此构建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在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博物馆在系统性、大规模地建立中国当代艺术的馆藏,而当代艺术因其时间上的新而往往被忽视其保管、保存的必要性;同时我们也需意识到这与许多创作与作品本身的语境特定性相关,创作初衷甚至还会与在博物馆白盒子中干净、物化的呈现形成悖论。一些作品被收藏后会在一定程度上被修订,形成更易保存与巡展的形式,而在这一过程中,作品自身所谓的本质会否有所流失则是馆藏研究与工作人员同艺术家商讨的结果,但大多数情况下似乎仍以馆方意愿为主。 陈劭雄 花样反恐 木雕国际象棋、家具、双频道录像(彩色,有声) 香港M+博物馆藏品, 管艺捐赠  2013 年  图片由香港M+博物馆提供 作为管艺捐赠的三十七件(组)作品的一部分,“广东快车”原本是2003年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军械库展区“紧急地带”的一部分,由侯瀚如策划,展示了珠三角地区的文化图景及其影响力,正如M+希克资深策展人(视觉艺术)皮力博士所言:“其创作与中国当代艺术更知名的政治波普与玩世现实主义形成鲜明反差,两项显著的品质是草根和自组织,他们是中国第一代以创作反应全球本土化进程中崭新现实的艺术家。” 段建宇 艺术鸡 玻璃钢、树脂、塑料彩漆、钢骨架  香港M+博物馆藏品, 管艺捐赠  2013 年  图片由香港M+博物馆提供 这批艺术家在2003年受邀参展威尼斯前,由郑国谷主持在阳江做了一场完整的彩排,在当地找到了一个同军械库相似的空间,将展陈设计和作品完整制作出来并实地进行调整。作品和展览的制作获得了张颂仁、金董建平、巴黎Jeane Bucher画廊等个人与机构的资助,而非由威尼斯双年展出资。当时的长条形一体式的展陈是根据军械库的空间定制的(这次的现场还展出了由杨诘苍和杨天娜捐赠的一件当年郑国谷做的展场模型,配合位于刘珩建筑装置《废弃》钢架中的阅读文献区域电子终端里可供阅览的当年展场的纪录照片和出版物,观者得以了解当年的展场效果),而此次2017年的版本则根据M+展亭方形的空间做了调整,郑国谷也受邀两次赴香港考察场地并提出建议:“把长条拗成了U形。”空间改变的影响不仅体现在横向、也体现在纵向,由于层高限制,梁鉅辉的《城》从原先的十三层层宝塔切成了九层,镶嵌着数百张手工切制的透明幻灯片,每一张都是一个中国人的背影。 蒋志 吸管人 喷墨打印照片、声音、彩色数码印刷墙纸、艺术书、金粉、羽毛、旋转灯柱装置  香港M+博物馆藏品, 管艺捐赠 2013年  图片由香港M+博物馆提供 徐坦说这次的展览比上次“漂亮”多了,与上次坑脏、野性、混乱、没钱的能量现场相比,这次的展场是干净、整洁、技术完善的,有点像升级版库房。馆方似乎无意让观者身临其境地体会2003年的情状,而更多从文献与保存的角度将这些作品作为一种已成历史的造物予以展示。 郑国谷 样品房 厨具、挂钩、槽板、文字  香港M+博物馆藏品, 管艺捐赠  2013 年  图片由香港M+博物馆提供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