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笔

随心之笔

for forgetting

for getting getting get 记忆 心己 心乙 忘 亡心 不被好好打理的自己和碎片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1 Comment

小区安保大门的致爱丽丝

小区从2个月前开始进行小区大门的翻修,改装成那种移动式的珊栏,设有读卡器,不论进出都要刷卡。 小区从3个月前开始缩减绿化面积,为留出更多的停车位与倒车面积。 小区改装完成的大门口,常被“致爱丽丝”的机械式曲调所围绕,贝多芬不知会作何感想。 无处不在的致爱丽丝,是人类伟大的爱吗?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Moving Home

英文里的Home是会引发歧义的,家也一样。搬家并不指抽象意义上的家,即所亲的共同生活的人和空间,不过是房子而已。 那么搬家是否会是一件快乐的事呢? 如今并非如此,租客总比房东低一档,房东说什么就算什么,说搬就搬,毫不客气。这也不过是机械的纯粹利益的关系罢了。 傻子才会徒生感情。 但租的不属于我的房子,是否真的会存道别的心呢? 告别房子,好像告别了一段时光。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dish washing

洗碗 老妈常会向我炫耀:你看,我不用洗洁精也会洗得特别干净。这么干净! 理论上说来,油是不溶于水的,油溶于洗洁精,洗洁精溶于水。于是通常的做法是,在洗碗池里放一点洗洁精,然后放温水,搅和搅和,搅出泡沫,然后把所有锅碗瓢盆扔进去,油都溶解掉了,拿刷子把顽固的污渍刷去,然后用水将各种容器、餐具冲洗干净。Over。 于是从理论上,很难理解她的这种“这么干净”究竟干净了没有…不过话说回来,也无从考证用洗洁精搞完了,油是否完全都溶解了呢?都冲净了呢?洗洁精本身会不会残留呢? 我今天按照老妈的做法,开冷水,水流开得小小的一注,逐件逐件地擦洗,刷子用的是从朱家角找来的天然海绵(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植被),反复在水流下擦洗,大致用手摸不觉得油就算洗干净。如此这般,在水池前摇晃了近半小时,都洗完了。水池也擦了。拿抹布擦灶台的时候,发现留下痕迹与去除痕迹的方式是一样的,都是反复摩擦。那么晚上的、勺子上的油的痕迹、或食物的痕迹,比如果汁的痕迹、奶汁的痕迹、蛋液的痕迹,是否都真的通过我不超过10下的反复擦洗就完全擦除了呢?痕迹的留下是那么容易,那么轻而易举,但真的洗除就没那么容易了。 郭鸿蔚说他画画,喜欢将颜料调得很湿,不论是丙烯还是水彩,都调得湿漉漉的。他喜欢这种模糊的不明确的对事物痕迹的描画。那么,关于留痕迹这件事,我既然已不记得先前关于它写了些什么、而只是记得我写了关于它的一点文字;那么,留了痕迹,与留下多少痕迹之间的界限就真的很难界定了。这不仅是一个科学考证的问题,更是一个关于回忆的问题。 即便,我们把过往的一切都录下来,记录的媒介本身也会对事实失去一些、又增添一些什么。我们对无法记住所有事、最起码需要或想要被记住的那些事的懊恼的情绪,究竟是对记住这些事之后我们会相应采取的一些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因而无法实施所产生的失望。也就是说,我们对未来不再将发生的某些事感到失望了。 这是一个过去时与将来时交错的现在时,在我们与记忆纠缠扭打、渴望从其怀抱或即将脱下的汗衫里缴出一些素材来的时候,未来驾临到了过去的每分每秒,并试图改写过去。 如果可以借鉴洗碗的经验,通过反复擦拭,是否可以将记忆留得浓重一些、或遗忘得更快一些呢?我们需要进行的是反复思考的大脑联系,在思考的进程中,思想被构建或消褪,或转化。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sightseer

有时候价值观就会被那么颠倒, 信心就会那么失掉 不论风景多么美好 爱根本做不了借口 只为遮挡无能罢了 面对吧 这世界只能这么正着来抱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How to justify the things?

拥抱那繁星 繁星眨眼睛 一眨一眨亮晶晶 那么远 这么近 你方眨罢我登场 这么亮 那么闪 好像天上的灯光 我来了!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朗读一首诗

曾几何时,我们曾用心大声地朗读一首诗 可曾是冰心的小纸船 歌颂对母亲百感交集的爱 如今,每日不停地说话 有时甚至充满言语的暴力 虽然自知却不去拥抱柔软的改变 固执地莫名地坚守这份不知从何而来的暴力 那一晚,大声、试图字正腔圆地朗读维尔哈伦的原野与城市 艾青的翻译让人想到艾未未的宣言 在大声、尽量地字正腔圆的间隙里 从舌头到喉咙到整个胸腔 都能感受到呼吸 就像意识调动身体的某个部分 用力才会感受到的那股张力 在这里呼出来,再吸进去 形成能量的循环 体会语言的力量 而非暴力、亦非琐碎 让我们大声、尽量字正腔圆地来朗读一首诗 可以是别人写的 也可以是你的话 和着呼吸、节奏、身体的温度来朗读一首诗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大街上碰到穿优衣库羽绒服的人的几率

很高!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K11

不管商场再怎么好设计它还是商场 还是封闭的空间和空气 还是会让人头昏脑胀悔不当初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随笔 | 2 Comments

Wait

早上乘车,到了一站,望向窗外,一位友人站在站台上等待。她望向一方,丝毫未察觉车上望向她的眼光。我有种猛力敲窗叫唤她的冲动,但最终未动,只是更用力地望向她,盯着她看,好像目光可以把她拉转身来看到我似的。车子启动了,我手里的手机扭动着要求发她一条短信。很快,她便回信了。 春季的河滨绿柳成荫,桃花烂漫,但毕竟不比儿时读到的大地苏醒的盛景。倒春寒的同时,暖和的天气一波又一波走近了。我们在寒冷里,是否真要焦急地等待呢?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A destination not for reach, but for run to

In the age of looking/making alternatives, we often project incarnation for another parallel reality. Every story is for every one, every one has something in common, while every one is trying to be different, whilst stay indifferent. Everyone wants a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4 Comments

消费狂躁症之ZARA

连锁品牌店给予极多极广的选择同时,选择本身骤跌。 在隔三岔五的减价中货物的真实价值永不可见。 鳞次栉比的同一泛化是寻找不同悖论反面的自我遗失。 但每个人却都总在讨论自己。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