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叶凌瀚

Down the Rabbit Hole—Into the Warrens of Basement 6

From Randian by Lisa Movius Translated by: 顾灵 掉进兔子洞——来到Basement 6的养兔场 上海华山路2006号的小区里,藏着一个Basement 6(意为地下室),它见证了一系列奇妙场景的发生。黑暗中的舞者,与昏黄灯光下的酒杯,摇曳出它的标准姿色,甚或更添一些超现实。去年秋天的某个周日,上海的一位声音艺术家操俊军,他身材瘦峭,几乎皮包骨头,脸藏在一顶墨西哥的摔跤面具后,操控着键盘,搞出不谐的噪音,自己折腾自己,沉浸在那杂音之中。空间最顶头,Moyo穿得像个实验室怪咖,正缓慢地、一丝不苟地解剖着一具…插花尸体。其后,实验舞者小柯上台——贴着脏兮兮的、绿莹莹的地面,抽搐、扭动。 《重叠的房间》和《周日有一场约会,但我忘了告诉你》是视界艺术中心、新车间骇客空间、上海当代艺术馆与民生现代美术馆合作的“Make+艺术与科技交流计划”的两场演出。在此期间,“地下室”里大多挤满了年轻的中国观众,疯狂地在微信上直播。Basement 6小组(B6C)共同运营这间非盈利的创意实验空间才刚到一年时间,合作还不怎么紧密,活动也不那么频繁,观众也还不多,单纯作为艺术概念的自由形式实验室而存在。没有固定的策划或遴选机制,它敞开大门,欢迎各式各样的参与者,向年轻和业余的艺术家提供舞台,或让小有名气的艺术才俊冒险新的尝试。事实证明,在沪上逐渐扩大的上流社会与专业艺术界的精英化之间,仍有足够空间让我们期待这类引人一笑的怪诞之作。 Junky, Moyo-Xu Cheng and Olaf’s Performance Junky, Moyo-Xu Cheng and Olaf’s Performance Junky, Moyo-Xu Cheng and Olaf’s Performance 小组的组建与空间的启动均始于2013年春天,Basement 6的公众首发活动定在当年的6月。在加拿大读书的沪籍策展人林哲水对科技与艺术持有特别的关注。Katy Roseland,一个有着设计与多媒体背景的美国人,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四年。她回忆道:“我那时候想找个地方工作,做类似’黑暗中的跳舞’,与Anneliese [Charek]一起自由式的舞蹈表演,我们想找一个向公众开放的场地,但不能是个酒吧。”来自洛杉矶的Roseland和Charek,一个是舞者,一个是VJ,于是通过Craigslist遇到了林哲水,“林提出了成立小组的想法…或许能成。” 一地多用的想法吸引了更多人的加入,既是办公室、工作室又是活动场地的运作方式将团队成员扩展至8人。苏格兰人Arlene Fetiss学面料设计出身,如今专攻插画和摄影暗箱艺术。另外四位都是美国艺术家,也都更年轻:Kate Mimman, Rebecca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he Other Wave

另一浪 艺术家Gordon Cheung评论 伦敦Ben Brown画廊的群展 (陈维、程然、蒋鹏奕、叶凌瀚) From: Randian 文:Gordon Cheung 译:顾灵 在中国经济增长与上世纪80年代“新浪潮”(New Wave)前卫派的进程中,中国摄影与录像艺术出现了“另一浪”(The Other Wave)。Ben Brown艺廊的 新闻稿通过强调一些热门画家“近年来拍卖上陆续破纪录”而为此次展出的作品纳入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语境。与此同时,它也特别指出“中国另有新一代正在涌 现,而其发声值得聆听”的事实。除却将作品置于历史语境的出发点外, 这一展览的核心美感恰在于艺术家们意欲视觉化的静谧冥想空间。通常这类空间都很诗意、甚而引人遐思,卷在城市扩张与社会转型那日新月异的巨浪中,或有人不 知所措,或有人迫不得已。 乍看起来,蒋鹏奕的氛围摄影系列《不被注册的城市》(2008-2010)描绘了一间遮天蔽日、尘埃遍布、满目 疮痍的灰屋子,陪衬着诗意缺失的光景与耐人寻味的神秘。这些图像邀请我们来做白日梦,深挖向我们的内心深处;但在同时,这些超现实的回廊好像激活了一道微 缩西洋镜,透过它我们得以观看城市如菌菇苔藓般快速蔓延。这是一片梦之景,将不同的规模压缩歪曲到同一个魅魇秘境。他此次参展的其他摄影作品乍看上去就是 很规矩、甚至普通的城市图像,然而仔细回味,市民移动的模式好像都是经人安排,成群结队地跌入一个循规蹈矩的不二方阵。那些摩天大楼仿佛形成一个磁场,人 们吸附其上、盲目从众。 陈维精心勾勒的静帧摄影让城市化进程中强大变革力量盘旋包裹着每个个体的现况欲盖弥彰,后者的处境犹如身陷暴风 雨的风眼。这些静帧画面的叙事让人联想到电影表达,不太平铺直叙,而是借用道具、场景与灯光暗喻之。如《另一个邮递员》(2007)描绘了一名看似刚辞了 职的男子正向黑暗走去,身后留下一串永不会被投递的纸件;他曾经职责内的那些社会契约随风飘散、落页满地,牵引着他蹒跚归家的步伐,抑或迷失于城市的深 处。《档案管理员》(2007) 则勾勒了一名孤身一人的男子沿着一条水汪汪的走道朝画面走来,看似位于水库墙的顶面。他将迷蒙城市抛诸身后,公文包敞开、文件逃飞四散,最终黏在湿漉漉的 地上。他被炒了鱿鱼,自暴自弃、失魂落魄了?还是下定决心舍弃自己在城市中的立足方寸?他要上哪儿去呢?所有这些问题都留待我们去解答、去追问:我们曾在 自己生活中所做的决定,它们关乎在一个脚不点地忙着改变的生活中失落身份与目标茫然的感受。 程然的摄影《未知影片静帧》(2008)中,燃烧着的一百美元与黑色胶片好似背景中来了一点红色的霓虹余烬。这 让人回想起上世纪80年代过度享乐主义的那些股市操盘手(暴发户)把高额钞票当火柴来点烟。这幅图景投射了对奢华生活的欲望,但也同时浸透着随时破败褴褛 的危机。他的另一件摄影作品《冻土幽灵#01》(2010)中摇摇欲坠的一串大字Hollywood(好莱坞)用小木签制成。架在山脚的镜头记录下悬在悬 崖边儿上的这个标牌。程然原想通过对“梦工厂”好莱坞的产品与名人文化的看齐来探讨这一成功的失败学。 在叶凌瀚的《小城之春》(2010)面前,我拿不准这些面容模糊的影像截屏画面究竟是真的现存老胶片还是做旧仿 造的,但效果着实惊悚,好像这些鬼魂就活生生地漂浮在这篇叙述的迷失中。这些好像无脸幽灵的角色们永远重复激活同一个浪漫的场景,同一串关于同一个玫瑰色 过去的梦寐。作品标题借用由费穆执导的同名影片,可能挑明了浪漫单纯的羞涩青春同中国特大城市迅速扩张的对比 。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