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高超(Amy Gao)

Salesmanship, showmanship—2nd Edition of Art021 Shanghai

by Gu Ling, Translated by Daniel Ho From Randian 卖场即秀场——Art021艺博会回归上海 双11余波未消,买气渗透在及不上Apec蓝的空气里,但也不算坏。深秋自有一些凉意,似乎将呼吸滤得干净一些,不过头脑仍是不冷静的。上海的11月尤其如此,仿佛有赶超九十月的趋势,每周每天地赶场,各式各样的开幕。不过跑多了你就会发现一个道理,但凡画廊当前在做个展或群展的艺术家的作品,也都清一色约好了似的在艺博会中现身。不少你没跑到的展览在微信朋友圈中的刷屏,多少可以缓解你的焦虑,告诉你其实也没错过什么。另外有个或许会令你觉得自己并不那么重要的阶级化趋势是:在开幕之前,预览变得更为普遍,当然,预览肯定只为藏家开放。 2014年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安塞姆.弗兰克在接受《艺术界》Art021特刊《她:未来,近艺术》的采访时如此评价上海:“目前无处不在的超现代性美学沉迷于创新、变革、改造、交流、想象、对话,以及其他无限的可能。这是一种迷惑、曝光过度、在一定程度上融合的美学。然而,它遮盖了这样一个事实:根本没有创新可言,没有改造,也没有真正的融合;在精神层面,有的只是本体论的固执和身份认同的幻象,以及对某种帝王般宏大气派的渴望——我们又开始体会到那种气派了。” 如果说本体论的固执和身份认同的幻象较为晦涩难解,那么“对某种帝王般宏大气派的渴望”则是绝大多数人一眼便明白甚至正在身体力行的。今年的第二届Art021艺博会仍然选址于上海外滩的源头——洛克.外滩源,这片20世纪初英国精英汇聚的金钱与文化之所,在时隔80年后的今天,修葺一新,曾经的装饰艺术设计风格的骨架之内,装填着“俗不可耐的当代艺术”。从首届的中实一幢楼,扩展到圆明园路一条街:自邬达克的真光大楼始,经新天安堂广场,贯穿兰心大楼、协进大楼、哈密大楼等,收尾于中实大楼。浓郁的后殖民主义、后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气息扑面而来,中实与真光两大主展区入口处的霓虹灯装饰仿佛上海“东方巴黎”时期的夜总会大门,围成一圈的白炙霓虹灯与几乎刺目的宝蓝主题色交相辉映,夜色中同样被打成宝蓝色的沿街银杏树、建筑外立面无不挥发着妖媚的气息。这种“迷惑、曝光过度”遮蔽了一切展出的作品与来访的宾客,形式成为了主体内容;借西岸艺术设计博览会策展人、艺术家周铁海语,“艺博会就是一件作品。” 满眼的海报、灯箱与明星祝语视频,一种欢庆消费的气息弥漫在这片昂贵的土地上。藏家一跃来到台前:Art021执行委员会委员、主创应青蓝(Kelly Ying)与包一峰本人即是活跃的当代艺术收藏者与推动者;由香港藏家、匡时拍卖特邀咨询赵令勇(William Zhao)以及K11掌门人郑志刚(Adrian Cheng),罗扬杰(Alan Lo),刘雯超,应青蓝,赵凌甲(Chloe Zhao),Jane Zhao,高超(Amy Gao),吴亦深等人的收藏——而非作品为线索策划了“第四届两岸三地收藏家--邀请展”(Showoff–The 4th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ollectors);龙美术馆联合创办人、馆长王薇,资深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DSL收藏创办人Sylvain & Dominique Levy夫妇,赵令勇与青年藏家周大为在艺博会同期举行的主题论坛中公开讨论“私享与众乐——个人收藏转向机构收藏的意义”。因而,若想了解艺博会的成交景况,或许也不用再向画廊打听,而是直接听藏家在微信朋友圈自行炫耀花了多少钱买了谁谁谁的哪些作品就好。 总计54家参展画廊大多拥有了比去年大得多的展位,开幕前一天举行的藏家预览让不少画廊在开幕前就已售出超过半成的展品。天线空间正在举行个展的尉洪磊的“自拍神器”金茶壶,据画廊主王子介绍,在开幕当天既已售出三个版;而在个展中就几乎卖光的黄宇兴的绘画,在艺博会现场也仍是叫好叫座。来自成都的千高原展位人头济济,据称成绩斐然。各大国际画廊也都带来了不少明星艺术家,比如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与白立方都带来了翠西•艾敏的霓虹灯作品,白立方的安东尼•葛姆雷代表性的人形雕塑也同样抢眼。注重新媒体、尤其数字创作的北京杨画廊带来了林科新近个展中的“计算机美学”。长征空间展出了展望《飞来石No.4》与一度以颠覆性的行为艺术著称的朱昱近年来的绘画作品《茶渍T19》。麦勒画廊的展区俨然是谢南星的个展,其《三角关系逐渐移动》系列布面油画还以艺术家手工书的形式于艺博会同期出版,特邀知名策展人李振华参与对谈及策划。 与中实的熙熙攘攘相比,由于展区导引不利,位于真光展区“1+1项目”的7家画廊却在抱怨人烟稀少。1+1,顾名思义,就是一家画廊+一位艺术家。Vanguard画廊带来了毕蓉蓉的拼贴画作;致力于有限版作品开发的仁庐带来了张培力最新个展中的纸上作品;新近成立的没顶画廊同样带来了正在举行个展的何岸作品;BANK不出所料地展出了正在南京四方美术馆举行个展的廖国核的“祈福”囚牢,他的放屁娃娃也一时间成为微信朋友圈的一大刷屏热门;C-Space、非青计划与东画廊分别带来了张书笺,戴牟雨与张云垚的作品。真光展区还汇聚了包括安全口在内的几家香港画廊,及余德耀美术馆、四方美术馆、昊美术馆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铺天盖地的上海双年展广告)的展位。原定放在新天安堂、后却被“扔”在九楼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灯光装置《你的偶遇》更是孤单寂寞,的确只能偶遇、无从寻觅。 不过,真光一楼的公共展区却比中实更有看头:佩斯画廊代理的刘建华作品《落叶》为展厅注入一丝恰到好处的萧瑟离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代理的李青作品《最后的主义——列宾《托尔斯泰犁田》之后》(The Last Doctrine—After Repin’s “Tolstoy Plowing”)要求观者从被中间一刀劈开的画作与画中人、马之间穿过,雕塑半马的内部组织结构一览无遗,整件作品的形式与徐震早年仿制达明.赫斯特浸在福尔马林中的“鲨鱼”所做的“恐龙”颇为近似。香格纳上海画廊当期个展艺术家梁绍基也将其蚕丝装置带到了这一展区。著名印度艺术家苏伯斯.古普塔的黄金大爱心同在这一展区引来无数年轻女性的合影。反观中实,博而励画廊带来的邱黯雄应此次艺博会委托最新定制创作《山河梦影-窗户计划》却仍未摆脱其一贯的视觉语言,显得毫不出彩。Simon Le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