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lmgreen & Dragset

Walk from the valley to the city, outdoor art in action

从山谷走进城市,户外艺术在行动 From TANC 艺术新闻中文网 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大地艺术运动强调回归自然,以超越人身尺度的规模进行创作;而随着城市化的拓张,人群聚居的公共空间为户外艺术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展示机会。从1970年代落基山谷的传奇巨帆,到洛克菲勒广场门前的“蓝色浴缸”,户外艺术挣脱的不仅是“白盒子”的束缚,也在寻求与公众之间更大范围的对话。《艺术新闻/中文版》本周聚焦“户外艺术”,回顾这一艺术形式如何从空间及与观众的互动性上,为创作开辟更广阔的天地。 ▲ 郑波《稊地》(2016),野草、土、昆虫、微生物,图片来源: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今年6月初在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开幕的“山中美术馆”覆盖了佛手湖畔一整片林野,参展艺术家在山水间创作,作品出入于自然景观。馆长陆寻称“将策展降到最低,是将自由还给艺术家”;对艺术家们而言,离开艺术场馆、回归自然进行创作似乎也确实给他们带来了自由和挑战。于今年7月初在英国卡斯雕塑基金会(Cass Sculpture Foundation)开幕的中国当代艺术群展“无序之美”(A Beautiful Disorder)同样是委托艺术家在英国乡村的氤氲林野间定制创作,在西方语境下回望中国园林传统的同时延展对雕塑的定义。 户外艺术于观众而言,与展示在封闭的白盒子内的艺术作品相比,在开阔的空间中不仅能更敞然地与他人共享艺术,或许更可收获一种新鲜、个体、私密的观看体验。正因艺术创作与展示的空间与环境不同,艺术家创作过程中对艺术可能性的探索,及其对社会、公众参与性的激发也随之拓展。 从大地艺术到城市空间的公共艺术 – ▬ – 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大地艺术运动可以说是对人造环境的拒绝,回归自然、以超越人身尺度的大规模进行创作。他们中的大多数作品是永久性的,好像要在地球上留下存在的标记。一些位于荒郊僻野的作品,常年累月受到自然环境的影响,自身的形态也发生了变化,成为了运动中的作品。最著名的例子当属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在1970年于美国犹他州大盐湖北部造的螺旋防波堤,随着长年来的水面变化,防波堤的形态也时时改变。 ▲ 罗伯特·史密斯森《螺旋防波堤》(The Spiral Jetty)(1970),美国犹他州大盐湖,图片来源:纽约公共艺术基金会 随着城市化的拓张,人群聚居的公共空间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户外艺术展示机会,从海德公园里亨利·摩尔(Henry Moore)的雕塑,到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始于1982年文献展的“7000棵橡树”计划,公共性的概念被广泛讨论,并由艺术家通过雕塑、装置、表演、行为等多种形式的艺术创作加以延展。 ▲ 博伊斯在1982年3月16日在卡塞尔的弗里德里希广场种下第一棵橡树,图片来源:Dieter Schwerdtle 户外艺术展示的显要特性还在于免费,向所有人开放。近期艺术家双人组迈克尔·艾姆格林(Michael Elmgreen)与英格·德拉塞特(Ingar Dragset)为纽约洛克菲勒基金会创作的《梵高的耳朵》(Van Gogh’s Ear)——一座竖立的白弧边淡蓝色泳池,其形态来自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画中的泳池与艾德·卢沙(Ed Ruscha)照片中的泳池,在纽约市繁华商业中心植入泳池这一度假休闲的象征,映照着夏日气息。 ▲ 艾姆格林与德拉塞特《梵高的耳朵》(2016),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大楼前,图片来源:Elmgreen & Dragse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