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othe institute

Lift with care by Hu Yun

轻拿轻放 艺术家:胡昀 展览时间:2013年4月13日 — 4月30日 展览地点:艾可画廊 主空间,上海莫干山路50号1号楼2楼 本文刊载于《艺术时代》 胡昀作为艺术家,希望通过其创作的呈现,激发观众的自我解读,并有意识地对这种解读给予一定的引导。对胡昀而言,创作本身与其呈现是不可分割的,在作品被构想的过程中,其呈现方式亦随之生长。而展览的落成,并非创作的终结,而是艺术家近阶段创作挣扎的诚实展现;这种挣扎,是艺术家怀疑的过程,怀疑才会导向新的问题。虽然艺术创作内容上很难有可称之为全新的、史无前例的创造,且展览形式无论如何在细节上推陈出新却毕竟脱离不开空间陈列,则这新的问题,或观察问题的某种新的视角,应是艺术家创作的价值所在,而其对象,不仅是艺术家本人,亦是观众。   胡昀是一个敏感的人,这种敏感体现在其长期绘画创作中细腻的画面感,以及胡昀创作过程中常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偶然性。也恰是这种敏感,使历史同记忆对胡昀而言显得特别需要有话去说。“历史的联接和断裂激发艺术家反思自我的身份性,并向自己所身处的文化观念以及孕育和推动这种文化价值观和各种冲突与错位的机构体系发出诘问。”[1]历史是被构建的,自然从某种程度上也被历史所构建,而其终极的构建者,自然是人。不论是探险者、抑或实业家,不论是否真的身体力行外出远游,抑或只是徜徉于脑海的漫想,这种旅程以及向未知的探访都会留下痕迹;而这种痕迹,是书写、诠释历史的素材。胡昀自2010年在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和GASWORKS的考察入驻以来将“一个自然历史研究计划”作为持续进行中的线索,从自然历史的角度展开个人研究与实践创作,并以实物、文字、虚构史料、假造文物、口述等媒介呈现、转换、诠释这些素材。   “轻拿轻放”是对易碎物品在旅行前的善意标识。在此次展览中,他以摄影重访了米开朗基罗西斯廷天顶画中“乾坤始奠”的对指,两幅黑白背景的细巧插画,托代购从德国淘宝回来的旅行箱(其中是几张关于某支宗教的拓片,和插在褡裢上的一支状若十字耶稣的风干牡丹),幻灯片响亮地更新着今年开春的一次短途旅行(是对胡昀祖父闪烁回忆片段的重访),一张貌似没有特定起点、终点与地理标记的机器缝纫地图线路的帆布(与早年一支外国探险队在中国西部考察的经历有关),及转角吧台(按铃后,画廊工作人员会走来向你讲述一个由胡昀构想的浪漫故事)。这七件作品并未设有固定的逻辑顺序,观者在吧台听到的故事也会因人(工作人员)而异;作品个中的背景、细节,观众自然无从得知。在这散落的视觉呈现与空间布置中,胡昀试图给予一个开放的讲故事的环境,邀请观众联系个人经验及理解,读出各自的故事,它可以与历史有关,或也无关紧要。   [1] “惯例下的狂欢”项目之二——胡昀个人项目“我们的祖先”,歌德开放空间,2012年11月02日-12月1日。

Rate this:

Posted in 双年展/艺博会/展览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