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enry Moore

Walk from the valley to the city, outdoor art in action

从山谷走进城市,户外艺术在行动 From TANC 艺术新闻中文网 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大地艺术运动强调回归自然,以超越人身尺度的规模进行创作;而随着城市化的拓张,人群聚居的公共空间为户外艺术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展示机会。从1970年代落基山谷的传奇巨帆,到洛克菲勒广场门前的“蓝色浴缸”,户外艺术挣脱的不仅是“白盒子”的束缚,也在寻求与公众之间更大范围的对话。《艺术新闻/中文版》本周聚焦“户外艺术”,回顾这一艺术形式如何从空间及与观众的互动性上,为创作开辟更广阔的天地。 ▲ 郑波《稊地》(2016),野草、土、昆虫、微生物,图片来源: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今年6月初在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开幕的“山中美术馆”覆盖了佛手湖畔一整片林野,参展艺术家在山水间创作,作品出入于自然景观。馆长陆寻称“将策展降到最低,是将自由还给艺术家”;对艺术家们而言,离开艺术场馆、回归自然进行创作似乎也确实给他们带来了自由和挑战。于今年7月初在英国卡斯雕塑基金会(Cass Sculpture Foundation)开幕的中国当代艺术群展“无序之美”(A Beautiful Disorder)同样是委托艺术家在英国乡村的氤氲林野间定制创作,在西方语境下回望中国园林传统的同时延展对雕塑的定义。 户外艺术于观众而言,与展示在封闭的白盒子内的艺术作品相比,在开阔的空间中不仅能更敞然地与他人共享艺术,或许更可收获一种新鲜、个体、私密的观看体验。正因艺术创作与展示的空间与环境不同,艺术家创作过程中对艺术可能性的探索,及其对社会、公众参与性的激发也随之拓展。 从大地艺术到城市空间的公共艺术 – ▬ – 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大地艺术运动可以说是对人造环境的拒绝,回归自然、以超越人身尺度的大规模进行创作。他们中的大多数作品是永久性的,好像要在地球上留下存在的标记。一些位于荒郊僻野的作品,常年累月受到自然环境的影响,自身的形态也发生了变化,成为了运动中的作品。最著名的例子当属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在1970年于美国犹他州大盐湖北部造的螺旋防波堤,随着长年来的水面变化,防波堤的形态也时时改变。 ▲ 罗伯特·史密斯森《螺旋防波堤》(The Spiral Jetty)(1970),美国犹他州大盐湖,图片来源:纽约公共艺术基金会 随着城市化的拓张,人群聚居的公共空间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户外艺术展示机会,从海德公园里亨利·摩尔(Henry Moore)的雕塑,到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始于1982年文献展的“7000棵橡树”计划,公共性的概念被广泛讨论,并由艺术家通过雕塑、装置、表演、行为等多种形式的艺术创作加以延展。 ▲ 博伊斯在1982年3月16日在卡塞尔的弗里德里希广场种下第一棵橡树,图片来源:Dieter Schwerdtle 户外艺术展示的显要特性还在于免费,向所有人开放。近期艺术家双人组迈克尔·艾姆格林(Michael Elmgreen)与英格·德拉塞特(Ingar Dragset)为纽约洛克菲勒基金会创作的《梵高的耳朵》(Van Gogh’s Ear)——一座竖立的白弧边淡蓝色泳池,其形态来自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画中的泳池与艾德·卢沙(Ed Ruscha)照片中的泳池,在纽约市繁华商业中心植入泳池这一度假休闲的象征,映照着夏日气息。 ▲ 艾姆格林与德拉塞特《梵高的耳朵》(2016),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大楼前,图片来源:Elmgreen & Dragse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安东尼•葛姆雷: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xavier hufkens 画廊的“光圈”个展

This gallery contains 12 photos.

2009-9-19~2009-10-22 过去三年间, 艺术家 安东尼.葛姆雷 不断尝试利用巢状聚酯骨质纤维来塑造人体空间的模具,这些开放模具有四面体,立方体,十二面体甚至更为复杂的多面体。葛姆雷道:“当我从肌肤表面解脱出来的时候,我便成功完成了一项突破。” 结果便是在 xavier hufkens 画廊 空间展示的令人屏息的巨型人体雕塑, 从地板到天花板,从一面墙到另一面墙,这些聚酯人形空间模具撑满了整个空间。参观者被邀请到这些搏击传统建筑几何学的人形溶洞之中踟蹰,空虚与时间的飘渺无际感充斥心间。除此之外,身下的还只是一具躯壳,普通的躯壳用大尺寸、实际存在的谎言装饰着画廊的地板、灯光与台阶。这是截至目前葛姆雷创作的最顶天立地的人形模具系列。 ‘光圈’ 探讨着空间、人与空间的缝隙、行为、材料内在的细小泡沫,乃至所有人形模具边缘与空气戏剧性调戏捉碎之间的关系。 葛姆雷的艺术一如既往地将人体看做一个空间而非一个实体存在.这也是其人性雕塑艺术完全摆脱了以往的所有架构局限的原因,如此具有视觉冲击力与感官震撼力的作品同时又具备着强烈的泥土香气,让人的心灵莫名温暖。这款装置艺术正像一个用人性与刚性材料绘制的软性空间/时间的地图,你可以亲近感受其宽广无边,星宿栖息其间,人类作为观者亦是被观者,在自由的消息沟通中交流着。 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 1950年出生于伦敦,是英国当代著名雕塑大师,曾获得1994年特纳奖(Turner Prize)和1999年英国伦敦南岸视觉艺术奖(South Bank Prize for Visual Art),因创作英国最著名的公共雕塑——北英格兰的地标《北方天使》(Angel of the North)而蜚声国际。中国观众对他的关注则更多地始于2003年3月至2004年1月由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主办、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主导并与中国民众一起合作的大型雕塑巡回展《土地》(Asian Field)。 官方网站:http://www.antonygormley.com/ antony gormley: aperture exhibition at xavier hufkens gallery, brussels apertur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