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K STUDIO

An Early Winter Walk through Caochangdi

from Randian by Iona Whittaker Translated by: 顾灵 立冬啦!去草场地走一走 今年11月,想去草场地看绘画展的朋友不妨逛一逛站台中国的赵刚个展“契丹人”,有些大尺幅、更多中等尺幅,画的风景、居室和人物。熟悉历史的人知道,13世纪时,契丹这一蒙古游牧民族被驱散甚而消亡,这些画为这段典故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感受。赵刚是星星画会的老成员。1979年,在被北京中国美术馆拒展后,星星画会在美术馆东侧小花园铁栅栏外自己组织了一个展览。时至今日,我们庆幸依旧能看到他的画 对面的三影堂展出了往届年度摄影展获奖者的作品——包括邢丹文、阿斗、震撼人心的陈哲、引人沉思的张晋。值得花些时间好好看看这些不同视角下的镜头。 站台中国的赵刚个展“契丹人” Photographs by Zhang Jin at Three Shadows 张晋的作品(三影堂) Zhang Xiao, “Shanxi”, exhibition view at Pekin Fine Arts 张晓,”陕西”,北京艺门展览场景   北京艺门也在展摄影,同时呈现张晓和王川的个展。读了墙上两位艺术家的自述,对其创作的了解颇有帮助。张晓的镜头捕捉了陕西社火表演及庙会期间的超现实视觉瞬间,而王川透过记录当代中国的镜头扪心自问意义何在、何去何从。 行至前波画廊,夏星的个展《四年》同样与摄影有关,这些绘画全部取自《新京报》头条新闻的配图。其“强烈的观念性”不止局限于他对作品单一尺寸的限定或对复制新闻图片这一题材上的选择。   Xia Xing, “Four Years”, exhibition view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The Dream of Chen Haiyan

陈海燕之梦 From Randian By Iona Whittaker 所有照片 (17) 陈海燕:刻心 墨斋(北京市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艺术区红一号)2013年9月14日-11月3日 我们看过那么多的观念艺术,而当梦的诠释摆在我们眼前——正如墨斋的陈海燕“刻心”个展——对其创作的解读被某种看似寻常所击中。也许是因为如今暧昧的审美环境反倒使如此直接的作品显得奇怪——我们更习惯于年轻艺术家的装置,好比一只荧光灯泡、一个折了的支架和一把扫帚。但创作“艺术”,撇开其前提条件或色迷迷的艺术市场不谈,终究是一种个人活动与表达形式。除却我们意图揭开其意义的努力,艺术自得其乐的神秘恰在于其不可证,不论证人是观者抑是艺术家本人。 陈海燕的这场个展通过呈现梦境为上述思考提供了一些有力的佐证,梦境——是人们总要去解释的(艺术之外的)主题,而“刻心”展示了这位成熟艺术家(墨斋作为一座新成立的画廊,看来不仅面向所谓“新兴”人物)清晰的创作脉络。陈海燕的创作分两路,一路在明,迎合上世纪80年代艺术服务社会主义的主流意识形态;一路在暗,私下里创作关于其梦境的木刻作品。她长久以来坚持记“梦境日记”,这些日记也成为此次在墨斋展出的所有创作的基础;这些作品尺幅不一,有盈盈小作、有恢宏巨制,还有宣纸上的彩墨作品。 Chen Haiyan, “Carving the Unconscious”, Exhibition View 陈海燕,《刻心》,展览现场 小幅作品融合了文字与图像,这些文字,或描绘小梦境、或围绕图像而展开,充盈画幅。这些文字,既形象具体、又情感生动:“我开门看到我的猫跑了…我想要去城市之墙的顶端,但山是黑暗的。我不喜欢,所以我没去…”——恰如梦境。与此同时,令我们感到好奇的是,这些文字在多大程度上被“编辑”过,作者又是如何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进行编辑。猫是多幅画作的主角,杭州乡下的风光亦贯穿始末——陈早年与家人生活在那里,茅屋家畜、林间小道。刻里画外透出一丝梵高的笔触,好像一头金毛狮子,蜻蜓和野鸡变身为车流。 Chen Haiyan, “Chickens Turning into Little Cars”, woodblock print, 19 x 13 cm, 2013 陈海燕,《鸡变小汽车》,木刻版画,19 x 13 cm,2013 这座藏于内心深处的动物园,通过白纸底、黑线条极富趣味地描画出来,带着某种原始的气息——天真且动感十足;这些忽而翻个筋斗、忽而骐骥一跃的生灵栩栩如生,然而仍会提醒观众,梦醒之眼睁开刹那、忽而消散的一刻。超现实主义对“自动”绘画的崇拜在此并未被完全消解,绘画与梦境相遇碰撞出呼之欲出的说服力。上述关联同艺术家的坚定不摇相互编织——这一众作品均出自手工印画——这些简单朴素、田园牧歌般的画作由此浸入一笼成熟的气息。同如今大多数展览相比,这批作品的感染力不同于乏味的即时审美。它们是手工的、视觉的、个人的造物,有着与生俱来的表现力。 离开展厅时,脑海中依然萦绕不去的是大篇宏卷的磅礴气势,与小幅精品的浑厚生动。将自己梦中所见同素昧平生的陌路观者分享,不失为对个人艺术表达的及时提醒。这些融“艺术”同个人领悟于一方画卷中的作品,激发了多样的解读方式,同样引人深思——它们既为艺术之梦,亦为梦中之艺术。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