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ulia Peyton-Jones

Yan Lei: Interview with Hans-Ulrich Obrist

采访者:汉斯–尤利斯.奥布里斯特(Hans-Ulrich Obrist)、朱莉娅.佩顿 – 琼斯(Julia Peyton-Jones) 被访者:颜磊 现场翻译:田霏宇   汉斯-尤利斯.奥布里斯特(HUO): 这些都是新作品?   颜磊 (YL): 这幅是新的(指着一幅画),其他都是老作品。   HUO: 我在想你画作的不同侧面。有我们在广州看到的那个色轮系列;也有更摄影性的绘画。这两者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是不同的系列吗?是同样的研究吗?   YL: 其实都与绘画系统有关。我所有作品的创作方法都遵循同一套基于数理算法的调色盘。比如色轮这一衍生系列,从中心点扩散出去的每一轮颜色都根据一套数理算法变化,而每个色轮的初始色又由前一个色轮的最后一个颜色决定。   HUO: 所以这是一套系统?   YL: 是,非常系统化。   HUO: 那么有摄影绘画的系统,有色轮绘画的系统,还有别的系统吗?   YL: 色轮画的系统与调色盘本身有关。其中有个递归逻辑,在摄影画这儿也同理,与实际的数字处理系统有关,因为你所看到的这些其实都源自数码图片,它们都曾只是编号填色的画布。然后由未受过专业训练的工人涂色。还有另一层系统,即所有图片都来自艺术系统本身。比如这张,她是田霏宇BAO工作室的第三位合伙人,是个建筑师,她躺在艾未未工作室外面;这是南京美术馆的入口;这是我母校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的大门;这是纽约军械库艺博会;这是停靠在胡德森河岸的无畏号航空母舰。   朱莉娅.佩顿 – 琼斯(JPJ): 在那后面,右手边有张图,看着像个佛像。   YL: 没错,这是三联幅里的一张,中间是色轮,左边是一瓶颜料,标了号填色的那种,右边是佛像或类似传统中国画的图像。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yan lei: what i like to do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曾梵志在保加利亚索菲亚国立外国艺术馆个人收藏展揭幕

来源:Artdaily 国际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曾梵志于上周五(6月11日)在保加利亚索菲亚国立国外艺术馆 National Gallery for Foreign Art的个人收藏展正式揭幕,保加利亚首相Boyko Borissov 与文化部长Vezhdi Rashidov出席了开幕典礼。   此次展览得以成行,缘起保加利亚巨商、艺术收藏巨擘Spas Roussev对曾梵志发出的邀约,并由前者亲自制定了贵宾名单,邀请了保加利亚国内外各界名流前来捧场。来自国外的嘉宾包括超级名模Elle MacPherson、时尚设计师Tommy Hilfiger、玛丽莲 梦露的御用摄影师Tommy Schiller、知名摄影师Annie Leibovitz、英国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 总监Julia Peyton-Jones等。   此次个人收藏展展出了18件来自私人收藏的曾梵志作品,包括了90年代让其声名鹊起的《面具》系列。2008年,曾梵志《面具》系列中的一件作品在佳士得拍场中以970万美金成就了彼时中国现代艺术拍卖史上的新高。   文化部长Rashidov授予曾梵志和Tommy Hilfiger 黄金世纪Golden Century奖章,以表彰其对国际文化作出的卓越贡献。   曾梵志于1964年出生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并小小年纪就立志画画。他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刻苦努力,终而成为一名其儿时梦想成为的打破语境、局限、时尚与时间的艺术家。   1991年,曾梵志毕业于武汉美术学院,中国的意识形态变迁与德国表现主义German Expressionism对他造成了深刻影响。他的早期绘画以其强有力的表现主义手法而显现出鲜明的个性特色,那些挑衅的潜在暴力表达与他大肆渲染痛苦的画布让人难以忘怀。   移居北京后,曾梵志从1994年开始创作《面具》系列。在《面具系列-第13号》中,画面主角:一名男子带着一个笑嘻嘻的白色面具,用他那双巨大而轮廓分明的手爱抚着一只达尔马提亚狗。主角男子与狗之间的亲密关系可以折射出艺术家对周遭世界的乐观情绪,然而,依然有种挥之不去的潜伏险恶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男子真脸上。他锋利的笔触通过描绘风格化的剧院面具与闷闷不乐的人类形体而彰显了强烈的心理张力。   焦虑与心理沉重感也可以从他的肖像作品中读出,其中包括一件创作于2009年的全新肖像作品。画面中,艺术家自己穿着一件红色礼袍,端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背景是庄严肃穆的绵延山丘。他目光热切地望向画外,他那彻底麻木不仁的鬼脸让观者切肤感受到其试图表达心理状态的强烈欲望。他的几乎所有肖像作品都雕画着标志性的荒唐大眼,表白的眼神好似看透了画布,看向不知处的画外所在,与观者面面相对,用他不屈不挠的诚挚创作与独家视角捕捉观者的内在自我。   曾梵志的风景绘画一改评论界一贯称道其表现主义的风格,用粗厚的木桩作渲染,有时也把人体与动物融入其中;他用近乎疯狂的笔触之网将风景画活起来,栩栩生动。通过这笔触之网,反复挥洒出的是词不达意的沉闷、伤感书法与被压制的焦虑突然激灵振奋。曾梵志绘画经常同时手握两把或更多的笔刷,他用其中一支来勾勒主体,其他则旋即跟上丰满画布,留露了其潜意识创作流过的痕迹。这种构建与解构的动作将其绘画俨然变身为了近抽象主义。   自2009年起,曾梵志开始了他冥想式的细节绘画,主题往往是简单而兀自存在的静物:一双鞋、一条鱼或一片羊肉,旨在运用其独特的当代艺术语言来重新诠释艺术历史。通过这些单调平凡的主体,曾梵志生气勃勃的绘画能力及其试图将对使人气馁的人类精神表达转移到对自我内在心灵与自然及其周遭一切的调和谐让上的强烈欲望都跃然画布之上。他的画作不再只是映射这个坐立不安、心神不宁的矛盾世界,更是对超越理性理解之外的对真理的漫长艰辛的内省跋涉之探索。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