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ature (journal)

时间斗篷诞生:艺术盗贼何能满载而归?

作者:Seth Borenstein, AP Science Writer 编译:顾灵 来源:联合通讯(The Associated Press)版权2012/Artdaily   科学家称,一项新的隐形技术业已诞生,它不仅可以像《哈利·波特》中的隐形衣那样遮蔽一件实物,还能遮蔽一整个事件。这张时间遮罩其实是将整个时间周围的光速扭曲了。科内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向联合通讯(The Associated Press)解释了这一2011年的研发项目可以如何使得艺术盗贼自由进出美术馆,躲过所有镭射警报系统、监控摄像头甚至你的双眼,满载而归。图片:AP Photo/Heather Deal, Cornell University. 华盛顿报道(AP).- 像哈利·波特的斗篷那样把一个实物隐形是一回事,把一整件事儿搞没了是另一回事。听着不可思议,但如今科学家们已经办到了,他们发明了一个时间遮罩。 试想,一个贼在你眼前和整个监控系统之下把一件名画轻轻松松搬走。你压根就没看见有这么个人走进博物馆,把画拿下然后离开,但他确实这么做了。不仅这个人是隐形的,整件事都是隐形的。   科内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成功实现了一个小型试验,将时间和事件隐形。所以一切都发生于眨眼间:他们的时间斗篷在四十亿万分之一秒中生效,这一成果登载于上周四的《自然》(Nature)杂志。 我们看见事物的过程其实是事物折射的光抵达我们视网膜的过程。通常这束光是连续的。而在这项新发明中,科学家们成功将这一连续光束打断。 这一隐形斗篷的时间性则体现在将这束光从传统三维空间中抽离。科内尔团队这一次改变的并非光束的流动性,而是其运动速度;并非在空间中改变,而是在时间维度上。 他们对光束的速度做了手脚,改变原来让这束光得以被监控摄像头与镭射安保系统捕捉到的速度,从而让一起艺术盗窃案凭空消失。 科内尔大学物理分析师、该项目的合作者Moti Fridman解释说:可以这么理解,科学家们修改或擦除了历史中的一微妙,就像在一部影片中插入你都无法察觉到的一段碎片情节,但它确实存在于影片中,只不过你看不见。* 与此同时,科学家们不仅生造了一个镜头,还生造了一段时间…他们将光线分流,将光的一部分加速,另一部分减速,由此产生了一段时间缝隙,而被隐藏的事件恰藏于这段缝隙中。 科内尔大学物理设备与工程系主任、该项目合作者Alexander Gaeta 解释说:“就好像在时间中事件发生的那一刻挖了个洞,然后你就无法知道发生过的事。” 所以换句话说,光束被改装得过快以致人眼无法捕捉。利用比人类头发丝还细的光学纤维,这个时间空洞在光线穿过纤维时生成。艺术家们在这一刻透过洞把这束光抽走,然后抽走其他光束,并利用一个时间透镜将光分成不同速度运行的两束,从而让其因过快或过慢而隐形。Fridman 说,整个项目看起来就是堆在桌上的一大团面条(其实是光学纤维)。 这是科学史上头一回真在时间里玩把戏,把一个事件藏起来。整个项目的理论概念来自Martin McCall,他是伦敦帝国学院光学理论系的教授(theoretical optics at Imperial Colleg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新媒体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