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Venice

Notes and Quotes and Pics and Bits from Venice

From: Randian By Girolamo Marri Translated by Ling 签到威尼斯   坐在长椅上 大胡子导演:别说我迷信阴谋论了!证据明摆着,就是因为五个新藏家中有四个都来自安哥拉,他们施加的压力才导致安哥拉馆捧得金狮。   在一艘拥挤的汽艇上 从橄榄油转做拍卖行的人:我刚去了安哥拉馆。我不是很确定。我觉得我没明白;它看上去像是对费里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s-Torres)的致敬,然后我发现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去偷那些廉价的印刷宣传页,没人注意自己周围那些美妙绝伦的宫殿壁画。作品肯定是要批判图像消费主义、资本主义与个体贫穷。肯定是这样的——不过我还是不确定我真的明白了。   在一艘汽艇上 Girolamo Marri: 所以你看过安哥拉馆了?我猜你喜欢它,因为大部分人说它糟透了。 刀子嘴艺术夫妇之妇:其实,就它这类型而言,真的不错。 Girolamo Marri: 什么类型? 刀子嘴艺术夫妇之夫:从一大堆东西里挑出来摆一块儿的类型。     在餐厅巧遇正要为未婚妻点批萨的高调艺术家。 Girolamo Marri: 你怎么看土耳其馆的Ali Kazma的录像?不坏哈? 高调艺术家:不知道;拍得不错,图像很悦目,但五屏投影装置太过气了,那是90年代才用的玩意…. Girolamo Marri: (笑)我喜欢你这么具有洞察力的评价,把“90年代”作为形容词。Flamboyant Artist: 其实我只是引用了Hyperactive美术馆馆长的话。   在一艘驶向花园的汽艇上,沿途路过Marc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憎恨当代艺术的双年展意大利馆策展人Vittorio Sgarbi[转]

作者:Benjamin Genocchio(陈颖编译)  2011-6-1    来源:artspy艺术眼 我总是惊讶于如此多国家迷失在了取悦艺术界政治的欲望中,他们在选择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及策展人时难免有失中肯。任命维托里奥(Vittorio Sgarbi)——意大利政治家、艺术评论员、早期大师作品的收藏家、当代艺术的怀疑者——为本届双年展意大利馆的策展人就是这种令人感到遗憾的症状的典型。 维托里奥在意大利以外的国家并不是太出名。对于那些不太熟知他的人,我可以打一个比方:他就是意大利艺术界中的格伦·贝克(Glenn Beck)。他是一名激烈的保守派兼理论家,他对当代艺术及艺术家们感到憎恨。他是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任命的2001-2002年度的文化副部长。2004年时,他创立了一个名叫“The Party of Beauty”的政党来反对意大利城市的发展,2008年他担任了西西里岛上某个市的市长。 如果维托里奥不是那么有报复心的话,那么这些情况都不会令人担心。但他有一个让人感到十分困扰的习惯:嘲弄艺术家,辱骂那些支持他讨厌的艺术家的策展人甚至是评论家。他仿佛总是时刻准备着与人争吵一般。几年前,他甚至还打算控告我对他组织的古代欧洲绘画作品展做出的坦率评论并以此威胁我。 任命维托里奥为此次双年展意大利馆的策展人,总算是给了我们一个探究他认为值得我们关注的艺术的机会。他期望用曼特尼亚的作品来填充整个场馆,而我对此丝毫不感到惊讶。但无论他准备展示什么,他作为策展人的效能都与双年展甚至是当代艺术毫无关系,而是全与意大利的政治有关。 维托里奥的任命正值意大利统一150周年。意大利文化部部长Sandro Bondi希望能够借意大利馆来表现对意大利文化遗产的赞扬,而在维托里奥的身上,Sandro Bondi恰好找到了他合适这项任务的特点。就我个人而言,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维托里奥究竟想传达什么信息,但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它必定会饱受争议。我也肯定维托里奥必定不会平和地结束这场盛会。他毕生都在为给当代艺术的心脏来一刀做准备,而现在正是这样的机会。是时候让艺术评论家们带上自己的头盔了。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