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avaggio 400 anniversary

/顾灵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1610年7月18日,意大利绘画大师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1571年9月29日~1610年7月18日)在意大利波尔图埃尔科莱(Porto Ercole)在饱受流离逃亡、热病交加之苦中死去,而他终获自由的消息在死后的第二天才姗姗来迟。

卡拉瓦乔,这位光线与明暗掌控的意大利绘画天才,一生不言妥协,用自己的拳头与画笔度过了令人扼腕痛惜的短暂的39年。他不畏强权的孤注一掷与对假面信仰的冷嘲热讽,几乎标志着现代绘画的开端,也是无数在他之后前赴后继、勇于革新的文学、音乐、绘画、雕塑等诸多领域的杰出人才的灵感源泉。

2010年7月18日,为了纪念卡拉瓦乔逝世400周年,全球各地都在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来纪念这位生活的战斗者与绘画艺术的大师:

意大利,罗马

Scuderie del Quirinale(www.scuderiequirinale.it)卡拉瓦乔回顾纪念展

Scuderie del Quirinale原来是皇家的御用马厩,后被改造为美术馆。此次纪念展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卡拉瓦乔展,神乎其技地从25家艺术馆、私人收藏、画廊、艺术基金等处齐集了40幅卡拉瓦乔的代表名作,说百年难遇丝毫不夸张。订票规模盛况空前,单日浏览量10万人次,3日内订票总量高达500万人次,被意大利官方媒体Rai评价为“年度展览”。小编在今年年初游览意大利期间,万分幸运地在开幕的第二天前往参观。彼时初春光景、萌芽时刻,花苞吐露第一抹芬芳,怀想当年公众观看卡拉瓦乔画作时内心的惊天动地——世界要改变,生活要改变!如今的我们被铺天盖地的广告包围,正如英国青年艺术家Mark Titchner的创作灵感一样,仿佛再也无法真的很纯粹地进入绘画艺术的境界。当日天气实在太美,尤其是漫天游走的云彩,如梦如幻,仿若就是为了卡拉瓦乔出来兜风的。

展出的卡拉瓦乔代表作名录:

Ragazzo con canestra di frutta,1593-1594

Caneatra di frutta Ambrosiana I musicj,1595-1596,Doria Pamphil Galleria

Riposo clurante la fuga in Egitio,1595,X3

Ibari,1595

Bacco,1597

Conversione di Sauto,1601

Incoronazione di spine,1602-1604

Madonna dei Palafrenieri/Adorazione dei pasteri,1608-1609

Amore vincitere(Amore Vincit Omnia),1602

Giuditta che taglia la testa a Oloferne,1599-1600

Cena in Emmaus,1601,X3

San Bioyanni Battista,1602

Cettura di Cristo nettorto,1602

Sacrificio di Isacco,1603

Amore dormiente,1608

David con la testa di Gotta,1610

Annunciazione,1608-1610

2010年7月17日,是意大利罗马为纪念卡拉瓦乔特别开设的白昼之夜(注:罗马每年会有一个夜晚,所有博物馆、美术馆彻夜开放,整个罗马城灯火通明、仿若不夜),罗马著名的私家美术馆 Galleria Borghese同样迎来了无数前来亲眼观摩卡拉瓦乔代表作之一《朱迪斯砍下霍勒芬尼的头颅》(Judith cuts the head of Holofernes)。图1,图2

中国,上海

 

2010年7月18日,意大利驻华领事馆文化处在上海世博会意大利馆主办了纪念卡拉瓦乔逝世400周年的纪念观影活动,放映了由意大利Marco Fodella基金会出品的影片《伤心之乐趣——卡拉瓦乔的手笔》(Voluptas Dolendi – The Gesture of Caravaggio, 2008)与BBC出品的卡拉瓦乔同名传记电视电影(Caravaggio,2007)的片段,并由意大利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处处长倪波路特邀讲解。

前者从卡拉瓦乔的艺术风格中得到灵感,以音乐、舞蹈、朗诵、绘画以及摄影等形式的组合再现了卡拉瓦乔的作品,主要用一名女性舞蹈演员与一位女性竖琴演奏家的形与声演绎了卡拉瓦乔的几幅代表作品,如《抹大拉玛利亚的忏悔》、《美少年纳西赛斯》、《少年酒神》等,倪波路在影片片段之间加播了一些对应的卡拉瓦乔原作的图片,并加以说明。在影片结束后的最后点评阶段,倪波路将卡拉瓦乔与帕那索斯(意大利著名诗人、作家、电影导演)相对比,两人同样对暴力美学执迷、同样浓厚的文艺气质、同样的疯狂、同性恋、同样地早年惨死、同样地从心理角度上按照自己想要的死法去死。图3

关于卡拉瓦乔

 

他的教名是米开朗基罗,而他的绘画也借鉴了很多西斯廷的米开朗基罗,曾师从米兰画家培德查诺学画,继承了意大利北部现实主义民俗画的传统,并受到威尼斯画派的影响。1593年到1610年间活跃于罗马、那不勒斯、马耳他和西西里。他通常被认为属于巴洛克画派,对巴洛克画派的形成有重要影响。

卡拉瓦乔的一生醉人、危险而又充满了谜。1600年,他突然出现在罗马的艺术圈,此后就再没有缺少佣金和资助,尽管他将自己的成功经营得很糟糕。关于他最早的评介见于1604年,这份材料描述他大约3年前的生活方式,说“他干两周的活儿就能挎剑大摇大摆逛一两个月,还有一个仆人跟着,从一个球场到另一个,总是准备争吵打斗,因此跟他在一起狼狈之极。”1606年,卡拉瓦乔在争斗时杀死了一个年轻人,人家悬赏他的项上人头,于是他逃离罗马。1608年,他又在马耳他卷入另一场争斗,之后的1609年,在那不勒斯,还是争斗,这次可能是不明来历的对头要取他性命。

在16世纪末到17世纪初的几十年间,罗马一直在建造巨大的教堂和宏伟的宫殿,需要大量画作。当时反宗教改革派教堂在搜寻正统的宗教艺术以还击新教的威胁,因为此前统治艺术界近一个世纪之久的风格主义不足以担此重任。卡拉瓦乔带来的是一种激进的自然主义,兼具近乎物理上精确的观察和生动甚至充满戏剧性的明暗对照画法。在卡拉瓦乔手中,这种新风格是达到真实性和灵性的工具。

虽然卡拉瓦乔在世时声名显赫,死后的几个世纪里却被人们完全遗忘了,只是在20世纪的最近几十年才被重新发现。尽管他影响了自他逝世后几乎所有的艺术风格,但对新兴的巴洛克艺术才是真正影响深远的。安德烈·贝恩-若夫鲁瓦(保罗·瓦乐希的秘书)评论道:“坦率地说,卡拉瓦乔的工作标志着现代绘画的开始。”

卡拉瓦乔一生都几乎过着狂乱的生活。即使在一个纠纷是家常便饭的时代和地方,他还是因为屡屡争斗而声名狼藉,他的治安记录和审讯记录足足抄录好几页。1606年5月29日,可能并非故意,他杀了一个名叫拉努乔·托马索尼的年轻人。此前,来自上层社会的赞助人摆平了他的一系列出轨行为,但这次他们无能无力了。卡拉瓦乔逃往那不勒斯,因为那不勒斯在罗马当局的司法管辖权之外。在科隆纳家族的保护下,这个罗马最有名的画家也变成了那不勒斯最富盛名的画家。他与科隆纳家族的关系带来了接二连三的教会重要委托,包括《圣母玫瑰经》和《艾莫斯晚餐》。

尽管在那不勒斯获得成功,卡拉瓦乔还是仅仅在几个月后就离开前往马耳他——马耳他骑士团的总部所在地,估计他希望得到骑士团首领阿罗夫·德·维格纳科特的庇护,使他杀死托马索尼的罪行得到赦免。德·维格纳科特非常喜欢这个著名的艺术家,让他当骑士团的官方画家,还吸纳他当骑士。早期的传记作家贝洛里记载说卡拉瓦乔对自己获得的成功很高兴。在马耳他时期,他的主要作品包括巨幅的《带着施洗约翰头颅的莎乐美》(他惟一签名的作品)和《阿罗夫·德·维格纳科特及侍从的画像》以及其他骑士团首领的画像。尽管如此,1608年8月末他还是被捕入狱。很久以来,这次突然变故有多种猜测,但最近的研究显示,这是另一番争斗的结果,在这次争斗中,一所房子的门被毁掉,一个骑士受了重伤。到12月的时候,他被作为“一个可憎的堕落的团员”驱逐出了骑士团。

仅仅在西西里岛9个月后,卡拉瓦乔回到了那不勒斯。依照卡拉瓦乔最早的传记作家的说法,在西西里岛的时候卡拉瓦乔被仇敌追踪,因此他觉得还是在科隆纳家族的保护下最安全,除非获得教皇保罗五世的赦免他才能回到罗马。在那不勒斯,他画了《圣彼得的受难》与《圣托马斯不轻信》,最后一幅《施洗约翰》以及他的最后一幅画《圣乌尔苏拉殉难》。他的风格在继续演进,《圣乌尔苏拉殉难》描绘了最具动感和戏剧性的一幕——匈奴王的箭射中了她的胸,与之前的绘画不同,这幅画没有摆固定姿势的模特。此种画法更加自由而令人印象深刻。如果卡拉瓦乔当时活了下来,会出一些新东西。

在那不勒斯,一群不明来历的人袭击了他。最初,罗马传闻“最著名的艺术家”卡拉瓦乔丧生,但后来又获悉他还活着,但面部受了重伤。他画了一幅《带着施洗约翰头颅的莎乐美》,画中的大盘子里正是卡拉瓦乔自己的头,画被送给德·维格纳科特乞求宽恕。可能同时他还画了《手提歌利亚头颅的大卫》,画中年轻的大卫以奇怪的悲伤神情注视巨人的带伤的头颅,这颗头颅依旧是卡拉瓦乔的头。这幅画他可能送给红衣主教的侄子希皮奥内·博尔盖塞,这个狂热的艺术爱好者掌握着赦免大权。

1610年夏天,卡拉瓦乔乘船朝北接受赦免状,赦免状似乎归功于他那些有权势的罗马朋友。此行他带了给红衣主教希皮奥内作礼物的最后三幅画。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加渲染的事实是,7月28日一份从罗马发到乌尔比诺的公爵宅邸的匿名私人新闻说卡拉瓦乔死了。3天以后另一份私人新闻说他死于热病。这些是最早的死亡简报,后来有更加详细的报道。但一直没有发现尸体。最近确凿的研究证据表明1610年7月18日,卡拉瓦乔在意大利波尔图埃尔科莱港死于热病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Gallery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典艺术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