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异变与互相干扰的身份》专题研讨会实录 ——第七届亚欧艺术营——2009/2010视觉艺术工作坊

“第七届亚欧艺术营——2009/2010视觉艺术工作坊”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卢森堡国家馆活动之一的国际研修计划——《迁徙、异变与互相干扰的身份》专题研讨会于8月27日在民生现代美术馆拉开帷幕。时长全天(10:00am-20:30pm)的研讨会内容包括:

 

–          协调人比利安娜·思瑞克(Biljana Ciric)、Fabienne Bernardini介绍研讨会主题、嘉宾与此届艺术营的相关活动与艺术工作坊历史的传承关系;

–          卢森堡艺术工作坊导师Paul de Felice 与Sylvie Blocher对艺术工作坊及合作机构Casino卢森堡当代艺术论坛的介绍;

–          10位艺术家对于身份问题的探讨、以往艺术创作及此次为艺术营参展创作项目所作的构想介绍;

–          4位特邀嘉宾:艺术家及策展人Richard Streitmatter-Tran陈德良)、策展人及理论家徐文瑞、艺术家徐坦、时尚设计师张达针对身份主题的系列讲座及与观众的互动讨论。

 

10位参展艺术家:陈航峰(中国)、Abhishek Hazra(印度)、Ingrid Hora(意大利/德国)、Anh Tuan Nguyen(越南)、潘剑锋(中国)、Matthias Reinhold(德国/波兰)、Kata Sangkhae(泰国)、Christoph Schwarz(奥地利)、Elisabeth Smolarz(德国/美国)、Mayura Torii(日本/法国)等。

 

 

关于

继2009年7月于卢森堡当代艺术论坛举办的“第七届亚欧艺术营——2009/2010视觉艺术工作坊”圆满完成后,亚欧青年艺术家驻地工作坊计划第二部分活动作为2010上海世博会卢森堡国家馆正式文化项目落户上海。为期两周的艺术工作坊将在上海东大名创库举办,其后艺术家针对此届主题《迁徙、异变与互相干扰的身份》所创作的艺术作品将于东大名展出,展期将从9月7日开始,持续至是年十月中旬。作为卢森堡当代艺术论坛上诸位欧洲演讲内容的延伸,此次的专题研讨会将由亚洲发言嘉宾与参展艺术家、专业参与观众们一起对于“身份”这一议题展开观点、态度与讨论,也或许可作为10位艺术家在上海艺术营驻留期间的创作先期引发的启迪与方向。

现场参与的专业艺术观众包括东大名创库负责人郑为民、新单位创始人刘妍、来自新加坡、台湾等地的若干独立策展人,等;崇真艺术网作为此届亚欧艺术营沪上的官方合作媒体将为全程活动提供深度报道。

 

卢森堡艺术工作坊 Luxembourg Art Workshop

发言人:Paul de Felice

Fabienne BernardiniPaul de Felice

 

自1998年至今,卢森堡艺术工作坊已走过十二个年头,全程得到了卢森堡大学的鼎力支持。在创立之初、即上世纪90年代末,卢森堡的艺术界是相当低迷的,作为一个小国家,我们没有任何艺术机构来组织任何谈得上影响力的艺术活动或展览,更不用说可以作为交流平台的大型艺术博览会或类似如今的工作坊项目了。1996年,在我于卢森堡大学任教期间,我下定决心、成立了卢森堡的第一本艺术杂志,内容面向全球的当代艺术,旨在向卢森堡介绍国际性的当代艺术家,同时也为卢森堡的当代艺术家提供一个媒体展示的平台,以期与其他艺术家同台竞技、互相交流。次年、即1997年,我携这本杂志参加了巴塞尔艺博会,获得出乎意料的良好反响。当时来自法国的Son Casino先生问及杂志的出处,当我答曰卢森堡时,他完全无法相信,这简直就像在马达加斯加滑雪那样不可思议!于是他在展览后访问了我在卢森堡的杂志工作室。由于作为大学教师,薪资并不充裕,艺术杂志的广告吸引力也远不如一般的商业杂志,因此不论在资金上、抑或精力上,我都需要一名志同道合的合作者一起发展卢森堡当代艺术事业。于是我和Son共同策划创立一个可供卢森堡当代艺术成长、展示与交流的平台,尤其是帮助卢森堡青年艺术家走向国际艺术舞台展示、交流自己的创作。1998年,首届卢森堡艺术工作坊-艺术家驻地项目作为第二届Manifesta(欧洲当代艺术双年巡展)的一部分成功举办,她交换了艺术家与策展人、公众与艺术评论家的关系,促进了诸多当代艺术话题讨论,也将参与Manifesta2的一些国际性艺术家带到卢森堡访问交流。

 

2003年,卢森堡艺术工作坊首次与Casino卢森堡当代艺术论坛接洽,Sylvie也首度作为艺术家与导师的双重身份开始与我们进行合作。至2007年,我们首次开始了双城交流活动,与罗马尼亚的青年艺术家进行交流驻地项目。2009年,由于卢森堡世博馆的文化艺术规划,我们作为驻华项目之一正式开始了我们首届与亚洲艺术家驻地合作的项目,同时受到卢森堡文化基金与上海东大名创库的资金与场馆支持,促成了此次艺术营与艺术展览的成功举办。

 

Paul de Felice是卢森堡大学视觉艺术实验室负责人,艺术史和视觉艺术教育学讲师。此外,Paul也是一名艺术评论家和国际当代摄影展独立策展人。他是国际艺评人协会(AICA)会员,并与巴黎、柏林、罗马、维也纳、布拉迪斯拉发、莫斯科等城市合作,在卢森堡联合举办了“欧洲摄影月”。

Casino卢森堡当代艺术论坛

发言人:Sylvie Blocher

作为工作坊的另一位导师,法国艺术家Sylvie Blocher认为身份性中涉及到的关键词包括一系列概念,并由此整理了一篇关于身份的宣言短文:国家、国家主义、民族狂热、错置、护照、艺术学院、社会限制、政治事件、土地、疆域、移民、语言、概念、个人态度。她解释:由大众组成的亚文化概念,致力于在社会宗教的束缚中寻求突破,以及在展示个性中不断挣脱,不顾一切地想要重构自身的与众不同,尤其是在全球化的语境中。人性、奇异性(Singularity)、唯一性、区别性(Distinction),分离再混合,邀请、迁移、重新定义界限,从而不断碰撞出新的火花。

 

会上,Sylvie展映了两部她的艺术短片,其中一部时长5分钟,是总共14分钟短片的一个片段。镜头前是一群14~17岁、各样肤色、不同人种、就读于法国中学的青少年,他们一个接一个缓慢经过镜头,正视着拍摄者,神情各异,或多或少怀着好奇心。其中有三位少女已身怀六甲,脸上是抹不去的浓重青春气息。Sylvie之所以选择青少年作为短片的拍摄对象,是因为她对这一年龄段的迷恋:这是一个所有人生都尚未定论的时期,也是性别等各个身心方面非常复杂、难以解释、充满可能性的阶段。

 

另一部短片拍摄自她来到上海的第一天晚上,她把行李安置好后就抱着相机走出酒店,在人民广场熙熙攘攘的人流间反向穿梭。在酒店的旅客须知上最显眼处,用英文标注了:别反着人流走。而Sylvie正是这么做,在这1分半长的黑白短片中,Sylvie扛着相机,冲着人流,无数张脸孔和好奇的眼睛透过镜头注视着我们观众;直到某人将Sylvie的相机推倒。

 

Sylvie Blocher在巴黎-赛尔齐国立高等艺术学院开设研究生课程,因此,在参与本次工作坊的探讨的同时,她还在巴黎就同一主题展开研究工作。早在1993年,Sylvie就提出了“我是我们”(Je Nous Sommes)以及“全球本土艺术”(ULA)等概念,并通过“活体图片”(Living Pictures)影像艺术系列不断实践并展现这些新概念。2005年,应策展人侯瀚如之邀她参加了在维他命艺术中心举办的广州三年展。

艺术家

1、 Christoph Schwarz(奥地利 /德国)

Christoph Schwarz,他此次上海之行本身就是一件艺术作品。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乘坐集装箱轮船从卢森堡到达上海,历时一个月,完成了一场特殊的旅行:“上海是2010年世博会的举办城市,也是全球最重要的集装箱货运码头之一;而集装箱则是全球化生产循环的最佳模式,因此,我希望以此作为项目的主要关注领域。参加工作坊活动期间,我将对这些素材进行反思与重塑,并在上海展示最终的作品。在此次项目中,我希望营造一种仿佛让19世纪的卢森堡商人穿越时空来到21世纪的感觉。我考虑采用瓶中信传递信息,或者也可以通过与船员大量的交谈,谈论大家对于大海的记忆——当然,也可以是其他不同的话题。”

 

“此外,现代人的出行方式也是我所关注的一个焦点——我希望向大家展示即使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摒弃高排放的非环保旅行方式也充满很多可能性;我也希望进一步凸显“旅途本身是一种回报”的理念。或许我的想法比较老派,但是我觉得即使要前往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遥远国度,路途中花的时间久一些也无并无妨。

 

在现场视频中,他用镜头记录下了他的“航海日记”:一望无垠的碧蓝海洋,平静的海浪轻轻拍打又退却;巨大的远洋轮的宽大甲板上,他穿着牛仔裤坐在地上抱着吉他弹唱民歌;海上明朗的日光照进控制室,他翘着二郎腿,搁在控制台上,双手捧着口琴把玩简单的曲调;在巨大的船舱储藏室内,浅绿色的各色管道和设备中,他拿着拖把做着清洁。一个人、一艘船、一个月、一方目的地;他说其实在最后的一个星期,他已经无法再忍受那种独自一人的与世隔绝了。

 

Christoph Schwarz,1981年出生,现在维也纳生活、工作。他擅于运用各种日常制品来讲述关于数字化社会的故事,其表现形式亦十分新颖,包括在画廊中举办虚拟新闻发布会、展示手机装置、呈现虚构的欧盟机构或兜售垃圾邮件。用艺术家Daniel Bleninger的话来说,Schwarz的艺术实践从不拘泥于任何一种特定的媒介,他用极具反讽意味的手法展现了一种对于平淡之美的欣赏与喜爱。他擅于运用各种日常制品来讲述关于数字化社会的故事,其表现形式亦十分新颖,包括在画廊中举办虚拟新闻发布会、展示手机装置、呈现虚构的欧盟机构或兜售垃圾邮件。用艺术家Daniel Bleninger的话来说,Schwarz的艺术实践从不拘泥于任何一种特定的媒介,他用极具反讽意味的手法展现了一种对于平淡之美的欣赏与喜爱。

2、 Abhishek Hazra (印度)

 

来自印度班加罗尔的Abhishek Hazra是一位视觉艺术家,他的作品主要通过动画和行为的形式来探索技术与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取材自真实或虚构场景的文本片段是他作品中的一大常见元素。同时,Hazra对于科学实践与社会历史等领域抱有浓厚的兴趣,尤其关注殖民地时期的印度历史与文化。

 

面对着川流不息、点亮巨大望远镜的信息流,这些高耸的公共雕塑感到茫然与困惑,在一望无垠的戈壁沙漠,徒劳地找寻可以交谈的对象。然而,一个技术故障让它们把分析的焦点转而投到自己身上——放在CCD图像处理设备上。而且,除了图像,它们还听得到声音。循环播放同一句话——持续的单一声音淹没了它们本应根据程序去搜索的宇宙背景辐射。望远镜是否偶遇实验声音——陷入难得的坦白时刻?

3、 陈航峰 / Hangfeng Chen (中国)

作为工作坊的两位中国艺术家之一,陈航峰为我们带来了他参与工作坊第一部分时所创作的作品《千手观音》,在看似搞笑的背后其实蕴含严肃的话题意义。他介绍说:在工作坊之后,他在当地商店搜罗“中国制造”的各类生活用品,邀请卢森堡艺术家手持它们排演了这出这看起来蛮另类的“千手观音”,耗时45分钟。他说,在“中国制造”的背后其实存在一个民工群体,他们的生存状态,生活方式是需要被关注的。

 

下一个场景转到英国北部一个主要由移民构成的小城市。在那里,陈航峰碰到了一位艺术家,她的身份颇具代表性。作为一名白人,因为受周围移民大环境的影响,她主动皈依伊斯兰教,在他看来,这是很有趣的现象,于是便有了《talking to the wall》这件作品的诞生。通过作品,陈航峰试图解读文化中的身份认证和转化,以及特定文化语境对个体身份的界定和重新定义。

 

艺术坊的创作活动还在继续,陈航峰说,接下来的作品可能会继续围绕商品与人固化的关系,探讨人的各种身份及隐藏其后的本质问题。

陈航峰,上海人,主修绘画专业。近年来,他主要以视觉和多媒体艺术家的身份活跃于艺术领域。他的“疯狂标志”系列(Logomania)对国内外众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标志进行排列组合,组成各种灵动而繁复的图案。这些图案以剪纸、版画、刺青、挂毯等多种形式呈现,游走于艺术与实用品之间,超越了不同领域之间的藩篱。陈航峰对于商业化、环境主义、全球化和文化嬗变等主题抱有浓郁的兴趣。他的艺术实践还包括摄影、影像、行为和装置。

4、 Ingrid Hora (意大利 /Italy)

来自意大利的艺术家Ingrid Hora认为,对于个体来讲,文化植入的过程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和不可抗拒。

 

在会场,她说自己非常关注中国家庭的独生子女这一独特现象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身份认同问题。独生子女在享受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同时却也意味着需要承担巨大的责任,他们被动地成为一个家庭甚至家族的全部和未来。当这重压不能承受时,总要有渠道将这负面能量发泄出去,变装活动便是其方式之一。热衷参与变装活动的这群人正是通过外在服饰的颠覆试图完成身份转化,哪怕这只是表象,只是暂时的,但却有助于他们在社会固化的身份重压下暂时逃脱,短暂喘息。

Ingrid Hora,1976年出生,现主要在伦敦、柏林开展艺术创作。她的作品表现的是混沌杂乱(或过分井然有序)的社会生活,关注现代生活带来的各种冲突与矛盾。人们在自己周围竖起重重壁垒,以此营造出边界与秩序。Hora所感兴趣的是展示壁垒背后所发生的故事,那里正是膨胀的欲望、萦绕不散的迷思与天马行空的幻想潜伏之所在。她的一些作品看起来与家具有几分形似,却很难用一个现有的概念去定义这些作品:它们所支撑的是无形的行为而非有形的肢体。另一些作品则更像是面对持续性状态被短暂打破后发出的轻声的惊呼。

她近期创作多围绕“功能性逃逸”(Functional Escape)这一主题。“功能性逃逸”是她自己创造的一个词语,用以描述希望通过某些特别的活动、目的或任务从令人不悦的现实中寻求慰藉和消遣的倾向。故事中孤独寂寞与希望、祈愿共存,游走于“出世”和“入世”两种精神境界之间。
5、 Kata Sangkhae(泰国 /Thailand

Kata来自泰国,其艺术作品关注当下社会热点。他以雪为媒介向我们展示了一幅泰国地图;他走上街头,拍摄了一系列游行冲突的照片,其冲击力从观者视觉直抵心灵深处,从而达成他试图进行爱和灵魂对话的目的。

 

他创作的一件作品名为《轮胎花园》,寻常的轮胎中间居然生长着花草,茂密丰美,充满生命的绿色气息。他是这样阐述的,“在街头冲突中,燃烧的轮胎往往被作为进攻武器来使用,轮胎便成了暴力的象征。我希望通过《轮胎花园》的创意,传达出爱和和平的美好愿景。”

 

Kata Sangkhae,1976年出生于泰国曼谷。2002年,Sangkhae毕业于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获得艺术硕士学位(雕塑专业)。目前,他担任曼谷大学画廊艺术指导兼主席。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他的作品多围绕着都市身份、城市、旅行游历和文化环境等主题。

6Elisabeth Smolarz (德国 / Germany)

由于Elisabeth自身的多民族文化背景,她非常关注移民的生活状态。在工作坊的第一期,她邀请一位偶然结识的罗马尼亚女孩担任视频的主角,在一个淡粉色背景装饰、铺满马赛克的浴室中,女孩走入尽头,在镜子前取了木梳,坐在浴缸沿上,对着镜头梳着她美丽的金色长发;她身段修长运程,脸庞犹如欧洲经典肖像画中走出的贵妇,皮肤白皙,神情拘束却又洋溢着青春的无畏气息。这视频作品的标题是Melusina,波兰语中“美人鱼”的意思。Elisabeth在解释创作灵感时如是说:

 

“我从小就听一辈子没理开过波兰的外婆讲美人鱼的故事:王子遇到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子,想和她终身厮守;她答应了,但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每个星期要给她一天独自呆着的时间;另一个就是要为她建一座城堡,可以有她自己的空间,王子答应了。在最初的几年中,他们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渐渐地,王子越来越好奇,想知道在星期中的这一天,她究竟在城堡中做些什么。于是他偷偷跟着她来到城堡中联通海的湖泊旁,躲在树后发现了她美人鱼的真身,惊讶地发出声响。她发现了他的背叛,不再信任他,依然离开了王子回到海洋世界。我对这故事无比着迷,因为她始终隐藏着一个身份,而以另一个身份生活。”

 

笔者不由联想到Patricia Highsmith笔下的天才雷普利,身份的独立转换,成为另一个人。

 

Elisabeth Smolarz,1989年随家人离开正经历政治巨变的前共产主义波兰,移居德国。当时13岁的Elisabeth Smolarz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成长,受到后共产主义和民主体系的影响。特殊的成长经历让她对于个体所处的环境以及文化、政治、社会、经济条件会对意识和观念所产生的影响抱有浓厚的兴趣。她的作品在国内外进行过广泛的展示,包括巴登-符腾堡州艺术协会、埃斯林根摄影三年展、卡内基-梅隆大学、塞浦路斯当代艺术独立博物馆(IMCA)、布鲁克林艺术委员会、雷克雅未克摄影博物馆、西班牙卡斯特罗当代艺术馆、雕塑中心、莫斯科双年展(2009)等。Smolarz获得的奖项和驻留机会包括对外文化关系研究所旅行奖金、Karin Abt–Straubinger基金会、里约热内卢Capacete艺术家驻留项目、北京红门画廊艺术家驻留项目等。

7Matthias Reinhold (德国 / Germany)

Matthias的关注点是名片,作为个人身份的一个快捷信息传递,名片在欧洲的意义与在中国截然不同。在欧洲,名片并非是漫天发的、标有联系方式而已的纸片与潜在商业机会,而是彼此信任后、确认想要继续交流的一种友谊确认。在此次艺术营之前,Matthias有过一次中国之旅,体验了这股开放市场经济后的名片热潮;他于是收集了各色名片,有些是欧洲朋友,有些是仅有过一面之缘的中国人,他为每一张名片的反面设计了艺术化的平面创作,并集合展示的一起。这方小天地里的艺术创作反映了他对这个人、对名片正面已经提供的信息所作的反馈,并用绘画、装置的形式展示出来。

 

Matthias于1998至2004年间在德国斯图加特国家艺术学院学习。自2007年起,他一直在斯图加特和华沙两地开展视觉艺术工作。Reinhold是巴登-符腾堡州中国美术学院奖学金获得者。近期展览包括“汇编IV”,杜塞尔多夫艺术馆(2009);“Ikonolog”,Walbröl画廊,杜塞尔多夫(2008);“年轻的艺术”,Pfalzgalerie Kaiserslautern画廊(德国)/Stadtgalerie Saarbrücken画廊(德国)/路德维希艺术协会(德国)/Schlassgoart画廊(卢森堡)(2008)等。

8Mayura Torii孔雀鸟居 (日本 / 法国)

 

鸟居小姐的所有创作都很拘谨、很干净、很简练、很有条不紊,她的创作灵感总是来自对她而言最强烈的情感:害羞、丢脸、尴尬、耻辱和惭愧。而她作品中的棱角分明与简明扼要,以及那种几乎令人窒息的“干净”,来自她的个人洁癖。在展示她的代表作品中,其中众人最喜欢、印象也最深刻的一张同样不出所料是她最羞于示人、自我暴露的一张。这张摄影作品是她在某天回家后脱衣时偶然产生的创作灵感,她发现逐次脱下的外衣在地上呈现了一种如同花朵般的美感;于是她整理出现在的图样与模式,用摄像机记录下来,就好像是把自己最隐秘的一面暴露在观众面前,探讨她自我的身份认同与性格认同。

Mayura Torii于1998年离开日本前往美国、德国、法国等地,在那里,她不仅学习了不同的语言,还体验了不同的文化与生活方式。这可以视作她艺术创作的起点。语言在Mayura Torii的作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论是一个盒子、一个物件、一件装置、还是一幅绘画、一张照片都可以在标题中获得共鸣。而如果不是标题,则文本也一定会激发共鸣。她的作品对语言与文化翻译中的不稳定和不可靠因素进行了探究。

9、潘剑锋 / Jianfeng Pan (中国 / China)

潘剑锋是上海人,创作媒介多样。会上他主要介绍的有两个作品,一是一段视频创作,记录了他裸露的啤酒肚在镜头前随着剪辑过的midi音频令人不免甚感作呕地抖动。视频原长约五分多钟,但他根据对现场观众的表情反馈,不得不中途打断。该创作灵感是他步入中年后,注意到自己的身体特征正越来越成为定义其身份的重要元素;二是一系列的摄影、影像作品,主题都是关于法国的海水。灵感来自于他游历法国时,在海滩时对清澈海水的感慨,于是创作了诸幅摄影作品,图像中他衣冠齐整如上班一族,却站在蔚蓝的海水中,周边满是在海边玩乐、或多或少裸露身体的各地人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一系列的影像作品则以“中国人在法国发现无比清澈的蓝色海水”为题,如网络视频的恶搞者一般,创作了一系列伪新闻报道,虚构了一个中国人将一立方的法国海水运回国内以供参观的新闻,并自导自演,创作了许多煞是规模的新闻实证资料来佐证这一新闻艺术。

潘剑峰,1973年出生于浙江省的一个艺术家庭,1996年获得中国美术学院硕士学位。1999年,他又以优等成绩获得了伯明翰中英格兰大学硕士学位。潘剑峰的艺术创作横跨绘画、瓷器、设计、影像、装置、动画等多种媒介,聚焦人类的共同关切,以作品为概念表达的纽带。他用自己天马行空的创造性展示了对于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种全新的认知,创作的作品既充满奔放的生命力,又显得奇趣而富有想象力。

10Anh Tuan Nguyen (越南 / Vietnam)

Anh是所有艺术家中到场最晚的一位,可以说“严重迟到了”,几乎在当日研讨会即将结束前的五分钟走进会场。由此也可见一斑他的特立独行,其后他的艺术创作也证实了他的“不走寻常路”。作为一名勇于用自己身体实验的艺术家,Anh紧跟法国著名身体实验、概念艺术家索兰的脚步,在自己身上打孔、作艺术创作为主题的物理实验,利用各种生物、道具来配合完成其行为艺术创作。由此探讨了一系列“人类”身份的问题。

Anh Tuan Nguyen,1981年出生于河内,曾分别在开放大学和河内艺术大学攻读平面设计和艺术专业。除了布上油画作品,Nguyen还尝试通过装置、录像艺术、概念艺术和行为艺术等媒介来进行创作表达。他曾多次在德国、中国等各地参加国际展览、表演和驻留计划,作品曾入选胡志明国际当代艺术节和河内国家当代艺术节。作为一名艺术家,Nguyen最关注是对于人类本质的深刻认识。因此,他希望对自己有更清晰的认识,同时,也致力于对个体和社会之间的复杂联系的探索。Nguyen的作品游走于现实与幻境之间,融恣意的想象与深邃的洞察于一体。

特邀嘉宾

张达

电影《这就是英格兰》(This is England)的海报作为张达演讲PPT的开头,这位“没边”设计系列的创始人以英国街头穷困青年自发设计背带裤再次复兴流行引入主题,通过戴雷朋墨镜的美国摇滚歌星Bob Dylon、咆哮派诗人Allen Ginsberg的评说、太保卷发造型诉说公众明星人物与历来风潮变迁,讲述多组其摄影师朋友在巴黎、纽约与上海的街拍照片,包括制服、职员套装、西装、宽条纹polo衫、迷彩服、标志物等不同主题来反映都市阶层、族群、对品牌不同出发点的追求,以及服装包装里的不同人的真实身份、面貌,撇清其假象外壳与包装纸,比较三个城市在不同主题与身份象征上的表现。

(左图)1954年11月,技高一筹、发型师Rose先生宣称他发明了“额前卷发”造型;图中他正准备为一名年轻顾客理发(脑后和两边都剪短)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右图)1954年5月,时代恐怖与分化,在伦敦托特纳姆麦加舞厅里,一位太保点燃香烟。太保之名得之于他们模仿的爱德华式服装,直筒裤和长礼服。(太保即50~60年代的反叛少年,身穿爱德华七世时代<1901-10>的时代服装,行为放纵反抗权威)。

张达,时装设计师,既受到传统中国技艺的熏陶与启迪,同时又对“即穿即扔”式的现代文化抱有浓郁的兴趣。张达出生于1970年,现在上海居住、工作。2005年,他设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自创品牌“Boundless”。他的作品在瑞典Bonnier Konsthall美术馆、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等各处展示。

陈德良 Richard Streitmatter-Tran

Richard新婚不久,但无法与妻子相伴;因为由于国家间的身份不认同、种族歧视等问题,他的妻子如今被扣留,不得进行国际旅行,人身自由受到很大限制。而他作为艺术家,恰恰十分重视国际间交流,先后发起了以长征计划“LongMarch”为代表的跨国艺术家交流沙龙项目。他曾与昆士兰艺术画廊策展人Russell Storer联合策划了2009年第6届亚太三年展(APT6)“湄公河”展览。2010年,Richard Streitmatter-Tran在胡志明市创立独立工作室兼当代艺术空间“DIA/PROJECTS”。2007年,他在英国伯明翰、荷兰阿姆斯特丹分别就身份问题创作了多个流动艺术沙龙。会间他旁征博引,用高度综合性的艺术理论知识阐述了艺术对身份的讨论。

徐文瑞

作为2010上海艺博会当代艺术博览会的特别项目策展人之一,同时也是台北当代艺术双年论坛的主策展人,以及其他大大小小国际性、地区性的艺术项目策划人,徐文瑞是个“飞人”,护照上满满的签证意味着他每年十指数不过来的航班与国际旅行。作为这样一名“地球村人”,徐文瑞的艺术视角则更针对全球化国际背景中的身份问题。

 

他的讲题“形成中的全球公民身份(Global Citizenship in Formation)”,也是9月10日在台湾艺术中心举行的台北双年艺术论坛的主题。要谈论多元变迁的身份,并非在一眼望去皆名流香媛的酒会或论坛上,而是在第三世界国家的街头,在印度、菲律宾的周日菜场市集,在难民区随处可见、不足7平米却住着7口人的帐篷里。在当今信息全面自由流通的当代社会中,人人都可观察艺术,人人都可周游世界,国家、民族的边界松动,国与国的冲突、宗教问题逐渐在全球化语境中淡化。而对“citizens, humans, people(公民,人,人民)”的定义,也由此需要与时俱进。有个新名词,是“naked life”,即不背民族国家主义包袱的移民,历史上诸多艺术家以这样的身份进行着针对“身份”的探讨创作。19世纪,启蒙运动的出现与发展,随即诞生了美术馆与艺术的公共化,同期也是现代主义艺术的摇篮。彼时的观众不同于当今的观众,没有假想的适合所创作作品的理想观众。而反观今日,反而是倒退,正如市场经济中自2008年危机复苏后流行的一句话:“没有crisis(危机),只有market correction(市场修正)。”

 

展览作为公共性的建构,有两个作用:一是使作品公共化;二是公众的形成。作为策展人,我也会问自己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把双年展的全球模式带到一个城市?二是如何透过双年展的展览建构新的公众?或,提出新公众的提案?全球化的抗拒,非正式政治中的行动,自己动手做的行动主义,新主体性的形成,都可以成为上述问题的答案。

 

徐文瑞在会上展示了五段影像作品,其一是荷兰设计师、艺术家Michel Garrison的一段对视觉艺术宣言式的视频创作,应该理解为讽喻地对视觉艺术与市场经济的宏观把握与阐释。作为一名理性的国家主义者,Garrison通过冲锋陷阵般的文章、字句对印刷术(typography)发明以来的大众视觉进行了统揽回顾。徐文瑞也将这段视频作为其台湾双年展的策展前言进行展映。在双年展的主展厅中,他设计了一群战火硝烟中顾盼求生的难民场面,这些立体的装置作品构建出了浓厚的恐怖主义气氛,而他给了一个Erorist(错误主义者)的名字,来对所谓的反对恐怖主义者(horrorist)的愚昧政府武装镇压进行嘲讽,抗争中的人们竭力抵制资本主义的压迫,并挣扎着寻求自主自由的生存空间。

Garrison的影像片段

其二是英国的一个影像恶搞团体The Yes Man针对英国一家化学公司在印度数十年前犯下的恶性所做的公众媒体惩罚。该化学公司设在印度的工厂在20年前发生了严重的泄露事故,当地居民立时死了上千人。但公司没有做出任何的赔偿措施,在印度引发了强烈的暴乱。但国际社会在当时并没有给该公司施加任何道德压力。于是Yes Man将矛头对准了该公司,煞有介事的建立了一个号称该化学公司官方致歉网站,表明会为印度当地居民赔偿所有损失,并将变卖公司所有上市股份来支持当地的重建。这个网站被著名英国电视台BBC的一名编导在网上瞎逛时无意中发现了,并邀请这家公司在BBC上发布致歉申明。The Yes Man欣然应允,并在法国接受了直播采访,代表该化学公司公开致歉,并发表了变卖公司股份的申明。节目播出当天,印度当地人民欢欣鼓舞,化学公司估价大跌20%。当然第二天,化学公司官方发言人立即出面澄清,印度人民也白开心一场,但这样的公众媒体行动却是力申人权的典型案例。

 

其三是由台湾青年影像艺术家崔广宇(Tsui Kuang-yu)创作的系列短片“隐形城市”,由三个独立短片组成,分别采摄在台湾当地通过海报、建筑等形式模仿国际知名建筑景观(埃菲尔铁塔、凯旋门、旧金山大桥)前合影的人,从特定的拉伸镜头出发,逐渐揭露出令人哑然失笑的真相,讽刺了对地标建筑的荒唐模仿与公众的讽喻反映。

 

其四是一个创意团体设计的乞讨者一号机器人(beggerV1.01)在地铁中、大街上的暗访视频,普通公众对其的反馈在镜头前一览无遗。该团体日前已将该机器人的制作程序开源放在网络上,欢迎所有有识之士改进其设置。

 

其五是荷兰的一个艺术家摄制的一段影像作品,讲述了一名算命女巫用马克思的《资本论》来为两名年轻女孩算命,煞是讽刺有趣。

 

作家John Burger对公共分享的书写对徐文瑞的策展思路有着很大影响,作为“台湾人”,国际性的策展人,徐文瑞对展览的公共性、艺术家的艺术领域、独立策展人的特殊客观立场、华人的身份认同、对各类艺术话题的研究与实际策展等问题的探索与创作,仍在继续。

徐坦

特邀嘉宾的压轴、艺术家徐坦就其“关键词”艺术项目进行了比较系统地阐述,笔者将结合9月4日他在喜玛拉雅中心做的关键词学校项目与讲座独立成篇,内容如下:

徐坦从2007年开始了他的“关键词”项目,并在美国纽约的Location 1艺术中心首开个展;2008年至今,他先后在广州的维他命艺术中心、瑞典斯德哥尔摩的Bonniers Konsthall美术馆、美国旧金山的Yerba Buena当代艺术中心、香港亚洲当代艺术文献库(AAA)与第53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制造世界”主展单元的Giardini花园中组织了关键词学校,并在2009年英国伦敦的弗瑞兹艺术节举行了题为“关键词:生活、存在、生存”的个展。

每届关键词学校结业,他都会整理并出版《关键词词典》,并创造了他独有的搜索方式。会上,他从语言学谈起,以中国人对“8”寓“发”为例,揭示了中国人强烈的集体意识;具有相当历史几乎堪称传统的“8”、“发”最早来自广东话的发音,且很快就传遍中华;时至今日,北京奥运会的开幕日期也是2008年8月8日,这当然是国家政府的决定,徐坦称之为“国家潜意识”,并发明了一个概念词“亚信念Sub-relief/faith”。中国人是没有正经信仰的,但中国人的亚信念非常强烈。他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一回他在广州早上晨练跑步,休息的时候和一个老太太闲聊,老太太告诉他跑完步后去“刮痧”,排毒效果特别好。中国人、至少是广东人常常把“排毒”挂在嘴边,但到底排的是什么毒?效果到底怎么样?有没有科学证实?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相信大多数老百姓也搞不清楚道理,那对这类“亚信仰”的现象,也就很难分清是人先相信了“它”;还是先的确有了效果再相信?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让类似这种现象更值得研究了。正是为了这种研究,他发起了关键词网站,关键词学校。

最近的一届关键词学校,发生在一个玻璃结构的小房子里。中瑞物流设备有限公司(青岛)是一家瑞典在华的外资企业, 生产如机场, 超市手推车, 酒店及其他盛物和搬运的车和框, 这个结构正是由这个公司废弃的,不合格的产品(wrong products)搭建而成。在这结构里将展示访谈的录像,其中部分录像也在研讨会中先睹为快了。访谈包括制作设计竹结构pavilion建筑师和其他建筑师艺术家。作为此届由德国歌德学院与证大喜玛拉雅美术馆合作的“更新中国”展览的一部分,这个名为“暂停与持续”综合媒体的项目也在美术馆所在的大拇指广场上进行了两天的现场互动。现场谈及的问题包括:关于持续性发展,全球化环境下,中国或者发展中国家作为全球加工厂,发展对当地环境的的影响,全球加工厂发展对于中国及当地社会人群意识的影响;对于美学持续发展的看法;对于发展的看法,对于创造性的看法。

回顾发生在该玻璃结构还处在青岛中瑞厂房前的地方性关键词学校,徐坦说当时持续3天的项目一共整理出了115个关键词,并最终根据重要性和话题分类。徐坦将这个玻璃结构称为“展亭”,“亭”与“停”谐音,有中场暂停、休息休息的意思。

 

对徐坦而言,分析方式就是一种美学,分析方式本身成为一种艺术。社会科学的方式与社会发生关系,看起来像语言学/人类学,方式本身是艺术/美学。他用很多统计学的方法,表格、同一值出现频率等来对关键词讨论的结果进行分析,并进一步利用颜色、单位、涵义将数据进行整理分类。来自工厂最热门的关键词是父母与和睦,这与在香港所作的结果很不一样;但有一点一样,就是依然集体主义体现了其主导性。

 

徐坦对知识、概念、意识活动的看法,将知识分为两种,一种是软件,这类知识可以拷贝、安装,但只有激活了才有用,有意识和价值,这价值体现出知识;另一种是感性,意识大于概念。90年代他做很多概念艺术,后来抛弃了,因为开始对自己艺术家的身份认同产生了动摇,而是对纯粹的行为产生更纯粹的认同。他意识到概念只是意识的尺度,而非意识活动本身。在做关键词学校的过程中他坦言更多是学习、收获。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学校期间,他与很多专业的教师专家共座,跟他们学;而这些教授们也坦言很享受过程,觉得可以有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讲很多平时没机会讲的话。韩愈《师说》有言“教学相长”,关键词学校是学科之间的身份互换,以艺术的名义来做的坦诚交流。

 

一个中国设计建筑师朋友和徐坦说他做的关键词虽然有意思,但不够专业,不能去参加任何一个专业的论坛,不论是语言学、哲学、社会学抑或人类学,他都不够格。徐坦的回应是:这是艺术互动活动。

给徐坦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参与者,是在2009年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制造中国”主展上,与会的一名年轻语言学博士,针对一个拉丁词“disfattista”讨论了很久,认为这个词是无法在其他语言中找到对应词的。而其词根“fatti”即是“facts”(事实)的意思。

 

会末徐坦讲了个事实笑话:在张江的一次关键词活动中,他采访一个工厂的普通员工,对方一个劲儿地说和谐、团结之类的词;徐坦很快觉得不对劲,发现是这名员工的科长在围观的人群后方举着牌子示意他照样儿念。还有一次在大丰村油画区(中国仿制油画最热闹的区),被提及最多的词竟然是“原创”。艺术家应该是最具意识的社会角色,这也是徐坦做关键词项目的原因。他在和一位美国语言学家讨论时,对方表示如今由很多词汇都是被商业、政治严重污染了的词汇,如创意creativity, 独立individual, 创新Nuevo, 想象imagination 概念concept, 原创original等等,不一而足。

 

徐坦认为参与者在关键词学校中,可以深刻体会到认可美学与被认可美学。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